第491章:大公vs虚位大公(三) - 最强妖孽

第491章:大公vs虚位大公(三)

今天才看到~有个纵横年终评选,希望喜欢这本书的读者,能为本书头上一票!谢谢! 我知道我第一次写玄幻,我也知道我这本书中间出了问题,不过,我在尽心尽力地改进,提高,从回到地球之后,到现在,是我目前最满意的章节,以后也会按照这个质量写下去,总算感觉摸到了玄幻的脉 前几天去体检,肝,肺都有问题,腿部有血栓,说是坐久了……看在老胖子这么努力的份上,请为本书投一票,谢谢,投作品,不求多高,毕竟这本书还远没有到真正的高潮,但是希望,如果可以……能够的话……能保持在第一页? ¥¥¥¥¥¥¥¥¥¥¥¥¥¥¥¥¥¥¥¥¥¥¥¥¥¥¥¥¥¥¥¥¥¥¥¥¥ 没有回答,徐阳逸只是啐了一口。下一瞬间,鱼肠剑上,五道光华齐齐亮起! 临字决发动! “那么……”血腥之月遗憾地叹了口气,神色冰冷:“如同蛆虫一般死去吧……” “嗡……”就在他抬起手的瞬间,手忽然顿住了。 他愕然看着自己的手,刚才……自己的心中,竟然升起了一丝胆怯? 不……这不可能,他杀死徐阳逸最多七八十招,在两个侯爵之间,这不会超过一个小时。还是他想折磨对方的前提之下。 那么……为什么呢? 强压心中的震撼,他知道,如果这是个和他同等的高手,这一刻,他已经处于极大的劣势。 “有趣。”就在他抬起手的瞬间,忽然愣了愣。 刚才的失神,他的四周,竟然闪起了无数红芒! 愚蠢! 他嗤之以鼻,伸出双手,全力一握:“圆舞曲……第三章,狂诗之章!” “轰轰轰!”紧接着,那道红色细长弧芒疯狂跳跃,在徐阳逸面前凝聚成一片赤红的光幕! 他……要将徐阳逸分尸! 一道道恐怖的杀机临身,徐阳逸根本不敢多想,天启大爆炸已经握在手中,五星神成型。就要用出。 “可惜……可惜!” “若本座能跟上他的速度,绝不至于如此被动!” “天启第五蚀很可能杀不掉他,这是我的底牌,现在就用出,一旦杀不掉,后果……就是我死定了!” 然而,现在不用,根本不可能有后果! “天启……”他神色也冷了下来,灵气疯狂灌入,就在红光涌现的那一刻。他……忽然看到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身体轻了起来。同时……他清楚地看到了那条跳动的红光是什么。 那……是一把蝮剑。 蛇形蝮剑,全部用人骨做成!再被鲜血染成赤红的颜色。 只不过,这把蝮剑的骨头极其细小,看起来,仿佛是一条红绳。 “啪啪啪!”他的身形毫不犹豫地朝旁边一闪,所有能用的加速神通全部叠加,就在他刚刚离开原地,蝮剑如同万蛇出动,直接将他原来在地方打成一片残骸。 “这是……”他愕然看着自己的身体,觉得有些难以置信,为什么忽然看到了血腥之月的速度? 愕然的不仅仅是他,血腥之月同样震惊地看着他。 “沙……沙……”空中,有什么东西在飘舞。徐阳逸这才意识到,自己不仅移开了,而且……没有使用任何灵力,竟然漂浮在半空? 黑色的东西在身边挥舞,他摸了摸,终于知道为什么了。 食梦! 食梦出现了! 现在,他背上的,是一对黑色翅膀。然而……食梦的黑色翅膀上,有四只眼睛。 此刻,那四只同样血红的眼睛,布满血丝,竖瞳一眨不眨地盯着血腥之月。 六只眼睛,他终于看到了血腥之月的速度。食梦的加持,这才在命悬一线之间把自己拉了回来。 “有趣。”片刻,血腥之月才回过神来,冷冷道:“x先生,看来,你身上有很多不错的宝物。” “不过,非常遗憾。它马上就是我的了。”他右手平摊,一枚水晶头骨若隐若现,上面刻满无数符文:“夜还很长。你知道么……为了确保行动能够成功,我特地带出来了一件宝物……它,叫做‘安哲罗法典,’可以隔绝这里的气息四个小时。我是想说,我对您非常重视,真的。” “所以……您绝对跑不出去。” 徐阳逸心一点一点地沉了下去。 四个小时……就算现在有食梦加持,他也根本不可能在一位虚位大公手里拖这么久。 怎么办……怎么办? 就在他心急如焚的时候,忽然,眼睛一亮。 不……还有机会。 这毕竟是岳真人的领地之旁,只要出现那么一丝丝……有其他唐人街的修士感觉到这里,岳真人必定悍然出手。 在一位金丹真人的领地旁动手,这是挑衅金丹! 不! 就在此刻,他深吸了一口气,死死盯着血腥之月:“你真他妈够疯狂。” 血腥之月苍白的脸色,闪烁起一抹病态的猩红微笑:“哦?” “你是想栽赃给唐人街的那一位。”徐阳逸脑海中拼命思索着脱身的办法,嘴里逼着自己开口:“本座明白了,本座并不知道唐人街里还藏着那一位,从而没有邀请他。这可以看作是对大公的不敬。所以,他有了一丝杀本座的理由。” “若是你将本座击杀在此,没人知道你会对本座动手。只会想到唐人街那一位身上。而没人敢去找他的麻烦。因为他本身就了无牵挂。” 他死死盯着血腥之月,身体中,灵气疯狂朝着鱼肠灌输。这是他最强的一招,如果这一招都冲不出去,后面更没有机会。 血腥之月脸上挂着一丝显而易见的嘲弄,两秒后,才淡淡道:“看看你的丑态。” “为了苟活,费尽心力地说这些毫无用处的废话……我本来打算给你一个华丽的死法。不过,您现在真的让我太失望了。一件完美的艺术品,应该在死前保持着它的绝代风华,您现在,就只是路边一美元一根的廉价热狗。过期的劣肉再配上恶俗的香辛料。实在让我恶心。” 他伸出苍白的手,招了招:“comeon,用出你最强的招数。毕竟,你曾经璀璨过,值得这份怜悯。” “如你所愿。”长剑上,五个符文依次亮起。 岁星神,金星神,辰星神,荧惑,镇星神。一片金光璀璨间,他身体倒飞而出,紧接着,整个血色结界之中,一道道红色光芒轰然暴起! 天启大爆炸! 这十秒,徐阳逸已经将天启大爆炸推向了巅峰威能,同时,手中握着的一枚爆气丹,毫不犹豫地吞下。 “嗡嗡嗡”数不尽的符箓萦绕周围,血腥之月脸色微变,但是马上镇定下来。 狗急跳墙了么?他眯起眼睛凝重地看着四周,一个个符箓飞快凝实,无所不在的杀气水银泻地。他紧紧抿着嘴唇低下头,他用斗篷整个笼罩了自己。 “丝丝丝!!!”下一秒,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黑色斗篷四散破碎,而一股无比恐怖灵气,轰然爆开! “刷!”一只蝠翼扬起,遮天蔽日。 “沙……”猩红的眼睛睁开,如同黑夜中血色的月亮。 一排排锋利的獠牙,浑身钢针一样的黑毛。一秒之内,天启大爆炸还未完成,一只足足有三百多米的巨型蝙蝠,咆哮着出现在徐阳逸之前。 “丝!!”它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整片血雾都为之震动,甚至……徐阳逸清晰地感觉到,脚下的地面,石头都被震起半米之高! 随着它的翅膀盖下,那些结界中的高楼大厦,顷刻土崩瓦解,化为道道红雾消散。 “轰!!!!”一团巨大的火球,在红光中疯狂炸裂。血腥之月丑陋的蝙蝠脸上,映照出一片死亡的鲜红。 红光疯狂而至,恐怖的冲击波将地面带起二三十米的沙石巨浪,朝着四面八方呼啸而出。所过之处,已经将它全身的毛和巨大的耳朵都吹得后仰。然而,他巨大的嘴角,却扬起了残忍的弧度。 他的胸口急剧膨胀,嘴里无穷红光四射,带着一道道黑色的冤魂,仿佛打开了地狱的大门: “让我来给你完美开头,丑陋落幕的人生画下句号!” “猩红馈赠!!”天启大爆炸的冲击波已至眼前,他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整个身躯全部膨胀起来。虚位大公的灵压海啸一样横扫全场。紧接着……它巨大的嘴里,出现了一轮血红的月亮! 杀不死他! 就在这轮血月出现的瞬间,徐阳逸就明白了。 那种疯狂的灵力,可怕。但是更可怕的,是其中那一股超脱侯爵的灵力!十分之一的大公威能! 即便天启大爆炸,遇上它,也无法击杀对方! “绝望吧,颤抖吧,然后……死去吧!!哈哈哈!”血腥之月仰天狂笑,但是,就在下一秒,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正在膨胀的血月,连同其中的大公威能,一起凭空消失! 就像从未出现过那样! “这是……”他愣了一秒,随后,毛骨悚然地惊叫起来:“大公!!” “呵呵……”一个平淡的笑声,顷刻间破碎血腥之月刚才还说绝对无法突破的结界。紧接着,一股远超血腥之月,纯正无比的大公灵气,在场中轰然爆发! 如渊如岳,如浪如潮! “在本真人面前,竟敢伤本真人的女婿……谁给你的狗胆!!” “轰!”就在那只巨大的蝙蝠咆哮之际,随着这一声怒吼,天空中,一只金色的巨掌轰然盖下,一声惨叫,刚才还耀武扬威的巨大蝙蝠,好似苍蝇一样被死死摁倒了地下。 “敢在唐人街闹事……你是当本真人死了不成!” “啪!”金色巨掌随意一拍,血腥之月独特而尖锐的叫声刺破云霄,紧接着,巨大的蝙蝠“啪”一声被扇到结界上,“轰!”结界疯狂震动,随后,蝙蝠好像冲到了玻璃窗一样,软塌塌地滑下来。 “回去问问你们塔古勒家族的老鬼,上百年来,谁敢在本真人头上动土!他们不敢,你一个区区后辈竟敢摸老虎尾巴!本真人惯得你不成?!” “啪!!”又是一声脆响,血腥之月嘴里的红月早已消失,身体断线风筝一样飞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