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2章:大公vs虚位大公(四) - 最强妖孽

第492章:大公vs虚位大公(四)

“沙……”徐阳逸卸去鱼肠中所有灵气,终于长长舒了口气,浑身脱力地在墙角打坐。 这是岳真人的声音。 松懈下来,这才感觉浑身肌肉抽筋一样痛。爆气丹带来的后遗症爆发,灵气完全供应不上,身体仿佛踩在云上一般。 刚才看似没有动几次手,实则丝毫不下于当年面对小青的时候。神经每一根都绷到了极致,灵气随时随地处在高压线上,松一分就是死。 他拳头握的死紧,逼迫着自己聚集灵气,心中,变强的欲望,野草一般疯狂滋长。 要更强……还要再强! 强到无论走到哪里,看到了什么,自己不愿,无人再敢强迫自己! 否则……只能如同今天一般,虚位大公说杀就杀,即便他保证,也不给半分机会。 “本真人在问你话!”还不等他感受,一声巨响,金色手掌仿佛拍皮球一样,将惨叫的血腥之月再次拍飞。然而,这一刻,血腥之月全身瞬间炸裂,化为一只只小小的蝙蝠,惊恐至极地四散逃离。 “放肆。”岳真人饱含怒意的声音在全场响起,整个空间都微微晃动:“本真人亲自问你一个个区区侯爵,你竟然敢不告而别?!” “你是不是太不将本真人放在眼中了!” 话音未落,所有的蝙蝠仿佛遇到了一块磁铁,吱吱乱叫声中,全部自动飞入掌中。随即……岳真人巨掌一捏,一声惨叫,伴随着迸射的血液,从金色巨掌指缝中溅射而出。 “大公阁下!大公阁下请饶命!”一个瑟瑟发抖的声音从手掌中微弱地传出,虚弱地哭喊道:“我再也不敢了……请大公手下留情……就算看在塔古勒的面子上……” “你敢威胁本真人!?”一声冷笑,金色巨掌立刻握紧,一阵撕心裂肺的尖叫声从手掌中传出,紧接着的,是一个强忍痛楚,却魂飞天外的讨饶声:“不敢!我不敢!大公阁下!我没有半丝那个意思!!我绝对不敢威胁一位大公!!” “哼。”岳真人这才嗤笑一声,金色手掌悄然化为虚无,一只满身是血的,巴掌大的黑色蝙蝠石头一样“扑”一声坠落泥土中,完全看不出十分钟前血腥之月高贵而优雅的模样。 “站起来。”岳真人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谁给你的狗胆,允许你坐下的?” 徐阳逸闭上眼睛,几欲仰天长啸。 这才是金丹。 这才是岳真人的真面目。 杀伐果断,绝非那个对女儿溺爱的老师。而是一招足以扫平纽约的金丹大公! “我……迟早会走到这一步……”他低下头,目光如火看着全场,心潮激荡,月夜下的这一幕,他会永远铭记。 “走到……谁都不敢再质疑本座的那一步!” “刷啦啦……”一道道血色灵气包裹那只蝙蝠,足足十几秒,血腥之月才再次站了起来。 他苍白的脸,本应该是英俊的,带着一抹玩世不恭却礼仪万方的微笑的。然而,现在,他没有笑。 不仅没有笑,而是脸色铁青,嘴里的血不要钱一样涌出来,本来梳理得服服帖帖的金发背头,现在散乱得不成样子。一身华丽的黑袍早已经支离破碎,身上的骨头不知道多少关节被捏碎,能站着都是勉强。 而且……他在发抖。 面对大公之怒,害怕的浑身瑟瑟发抖。 “过期的劣肉再配上恶俗的香辛料?嗯?”他刚刚站稳,岳真人不带一丝感情的冷笑就从半空中落了下来,不见其人,只闻其声,仿佛上天的旨意:“你想要我女婿的东西?嗯?” 血腥之月浑身都抖了抖,情不自禁。 “‘毕竟曾经璀璨过?’‘这是你给他的恩赐?’嗯?!”岳真人越说火气越大:“本真人都不曾如此说过!就凭你!?就凭你一个区区侯爵?!” “跪下。” 血腥之月浑身抖的如同筛糠,听到这句话,本能地就要跪下。然而,他的眼睛扫过角落调息的徐阳逸,弯了弯,却没有跪。 他跪不下去! 给这个残次品? 给这个自己十分钟前还可以轻松杀死的人? 给这个……看到了塔古勒家族圣棺,却可以逍遥自在的人!? 凭什么!! 自己杀不了他……反而给对方下跪?这传出去,塔古勒家族立刻就会成为欧美笑柄!他的脸,他血腥之月的面子,几百年的威信,又算什么? “不跪?”岳真人哈哈大笑:“好,好得很!” “啪啪!”下一秒,血腥之月膝盖上,传来两声脆响,随后,“扑通”一软,跌倒在徐阳逸面前。 “说。”岳真人冰冷开口:“用你最优雅华丽的词语,诚恳地给x道歉。然后,祈求他原谅你。” 没有人看到,血腥之月低下的头颅,牙齿都咬的咯咯响。 他的手,死死抓着地面,都抓出了好几道痕迹。 他很清楚,只有道歉,才能活下去。但是……这一句“诚挚的,优雅华丽词语组成的歉意,”他怎么说得出口! 屈辱!无比的屈辱! “很好……我就喜欢这种硬骨头。”岳真人根本没有一丝怜悯,空中,一根金枪陡然落下:“既然不愿道歉,那么……就去地狱里后悔吧。” “我说!!”就在金枪落下的瞬间,血腥之月整个人匍匐在徐阳逸面前,嘶哑着声音,尖叫道:“我说!我说!!请大公阁下停手!!” “刷……”金色枪尖,距离他背心只有一公分。悄然而止。 “你知道这叫什么?”岳真人嗤笑:“这叫贱。” “明明要说,不给你一耳光,你就听不懂人话。” “说!” “滴答……滴答……”血腥之月低下的头颅,张了张嘴,脸已经扭曲得不成人样。一滴滴汗珠混合着血液,滴落到他面前。 曾几何时,自己低下过高贵的头颅? 曾几何时,自己对任何侯爵不是为所欲为? 但是……现在要对着这只蛆虫讨饶!这条腐烂的劣肉! “咯咯……”他的指甲已经深深挖进地理,就在此刻,岳真人一声冷哼。他眼睛都化为血红,从牙缝里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x……先生……” “请原谅我……原谅我对您所做的一切……我错了……我……我……” 他嘴唇都咬出了血:“我……我不应该……不应该对您起了杀心……我……低贱的我……请求高贵的您……真心的……原谅……” 声音看似无比恭敬,只有面前的徐阳逸能感觉到,对方埋在心中那种极度的屈辱,和极致的怒意! 徐阳逸感觉到一道灵识附着在了自己身上,岳真人的声音淡淡在耳边响起:“如何?” 徐阳逸丝毫没有考虑,平静开口:“我不认为死亡能够成为谅解的备忘录。” “你!!!”血腥之月抬起头来,眼睛已经完全血红,看死人一样盯着徐阳逸,却一个字都不敢骂出来! 这一句话,等于给他判了死刑! “哈哈哈!”岳真人张狂的笑声传遍四周:“说得好。” “以德报德,以直报怨。华夏修士,理当如此!” “刷!”话音刚落,枪尖金光大盛,全力捅进了血腥之月后心。 徐阳逸的眼睛,满含杀意,和血腥之月血红的眼睛,在这一刻看到了一起。他非常清楚,今天,对方不死……就算圣战之后,他没有透露塔古勒家族的秘密,血腥之月也绝对不会放过他! 两人,只有一方可以活下去。 “本座,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血腥之月看着面前的徐阳逸无声开口,嘴型微动:“所以,麻烦你去死吧。” “x……我在地狱等你!!”血腥之月浑身颤抖,目光一眨不眨,仿佛要将徐阳逸的身形死死刻在心中:“我诅咒你……永生永世,灵魂被撒旦折磨!” “扑!!”血花飞溅,然而,就在这一刻,岳真人一声轻轻的“嗯”响彻空间。 枪尖,确实刺入了血腥之月后心。 然而,他没死。 因为……一只血红色的蝙蝠,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场中,仅仅是一只蝙蝠,却提起那把两三米的长枪。 “这是……”头顶上的振翅声,血腥之月看了一眼,随后,立刻大喜过望,嘶哑声音大笑道:“初拥者……初拥者阁下驾临!哈哈哈哈……” 初拥者?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心中一凉,立刻看向头顶的蝙蝠。 没有一丝异象,除了它的颜色是血红色,但是……就是这样一只普通的蝙蝠,他只看了一眼,却从灵魂中升起无穷厉鬼哭嚎的声音。 他立刻低下了头,这才感觉好一点。但是,心中无比失望。 死不了了…… 初拥者……这是对大公,对金丹的称谓。 血腥之月狂笑之后,他猛然低下头,眼角微微抖动,仿佛生命瞬间回归,擦了擦嘴角的血。和徐阳逸平静对视。 谁都没有开口,谁都没有失态。然而,两人眼中的无声杀意,浓到化不开。 无声胜有声。 “mr.岳。”一个无比苍老的声音从半空传来:“你要杀他,好歹也该考虑一下我们塔古勒家族的心情。” “奥斯维斯.塔古勒?猩红大公?”岳真人淡淡道:“杀本真人女婿在先,本真人为何要替你考虑?” 他的声音,下一秒就危险了起来:“莫非……你的二代拥吻者死不得,本真人女婿就死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