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修罗场(一) - 最强妖孽

第49章:修罗场(一)

心中悔恨潮水一般蔓延,他算是知道,这个人,知道自己现在不能对他们做什么,但是,却吓出一身冷汗! 对方这是敲山震虎! 是的,我现在不能做。不代表我以后不能做!这一次,老子就不算这个账,但是迟早会有拿回来的时候! 他心中悔恨的,根本不是惹了徐阳逸,而是多宝阁的生意! 事情没做成不说,多宝阁还断了生意往来!半年……亏损起码是上亿计算! 如何不心痛?如何不滴血? 这还不如现场说出来来个痛快的好! 起码他还能一口反驳,这样欲言又止,当真害死个人! 更不要说……一些丧心病狂的老怪物,这件事如果传了出去,他倒没事,家人呢? 一想到这里,他就眼前发黑! 不惧修真法院追查刑法的亡命之徒照样大有人在! 手越握越紧,指甲都陷入了肉里,心中如同被一万只蚂蚁翻来覆去地噬咬,痛得发木。 “我们羽林卫,同样会立刻追查!并且尽快给道友一个答复。”芙蓉拱手道:“一旦查出,本部将会立刻停止对方注册修士的任务发放!” “我们csib,将会驳回对方半年内所有请求!” 楚天一喉咙都在发痛。 他知道,这些人恐怕都大约猜到有谁了,但是……这关别人屁事? 没人点名,他不可能自己跳出来。现在,这些人揣着明白装糊涂,许下各种承诺!而且他毫不怀疑对方会真正地兑现! 该死……该死! “多谢各位前辈厚爱。明日,我给大家答复。”徐阳逸说完这句,再不说话了。用尽全力挤压着胸口的子弹,但是那颗子弹生根了一样,就是出不来。 身体中没有灵气的感觉,太过难受。 他的这句话,算是彻底为这次抢人画下了暂时的句号。无论在座所有人再怎么不情愿,却不能不给他面子。 奇货可居,别人居一居不算无礼。只是在场所有人都知道,明天的代价,肯定会比今天更高! “金丹大门哪……”符箓王家的青年,仰天长叹一声,坐到了位置上,整个人因为过度的失望都显得有些失神:“百万修士,前仆后继,大道争锋,就为了抢这一丝机缘……” “如今,这扇大门打开了一条裂缝……就摆在我面前,却仍然不属于我们……” “一个徐阳逸,就已经让人动心了,浮云真人这步棋走的绝妙,却没想到……最终还是定不下来……”一位家主幽幽说道:“明日……明日其他几家又会拿出什么样的代价?” 逐月的脸色铁青地要死。 徐阳逸这句话……结果是浮云真人提供了功法,对方竟然还不选择浮云真人! 那可是金丹真人!世界巅峰! 哪里出了问题? 他百思不得其解。 转身,他深吸了一口气,沉着脸对自己的助理说道:“问一下天道,徐小友在分校学习时还有没有其他要求?或者爱好?” “阁下……”西装笔挺的助理有些为难:“不知道怎么回事……从刚才起就联系不到上面。好像信号有些问题。” “这也是可以理解的。”火云听到了这句话,笑道:“五年一开,独步天下的通信线路铺设太过麻烦。丰邑市分舵又不是魔都分舵,哪有这么多钱来次次维护?况且……” 他拿着手机晃了晃:“我也没联系上,急什么。” 逐月哼了一声,并不开口。 “不会是上面出什么事了吧?”影杀微微皱眉。 火云用一种:你有病吧的眼神看着他,许久才点了点头:“应该是,比如大爆炸之类,呵呵……” 他们随意笑谈着,气氛并不压抑。毕竟,这种时候他们已经是明显出局了。本来就得不到的东西,不如看看热闹。 贵宾席上除了三大势力的人仍然忙碌,还有两个人,一丝笑意都没有。 楚天一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直到身边传来一个声音:“楚先生,你这可是为他人做嫁衣裳啊。” “齐明杨……”楚天一没有看身边的齐副舵主,淡然道:“如果我当时,将神仙醉交给你,结果如何?” “我不敢下手。”齐副舵主心有余悸地说:“这里好歹是天道分部,你下手,我可以当不知道,但是我下手,性质完全不同。不过……” “与其担心我,不如担心一下楚家?”他冷笑着放下了茶杯,看着神色木然直视场中的楚天一:“这小子,资质堪称妖孽。现在又得到了金丹功法的助力……筑基修士堪堪两万之数,恐怕数十年后,他就会榜上有名,呵呵……楚先生,我不觉得他这样的人会放过今天这一茬。” 楚天一沉默了半晌,平静说道:“一块真正的极品灵石,让他消失。” “不够……”齐明扬沉声道:“他现在的身价要冒的风险,这不够。” “开个口。”楚天一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十年内,我不想再听到他的名字。” 没有回答。 “你怕我付不起价?”楚天一嘴角冷笑。 还是没人回答。 他不悦地转过头去,就在这一刻,他整个人都跳了起来! 就在他身边……距离一尺的地方,天道分舵副舵主,齐明扬,那个让徐阳逸冲关崩溃的人,那个让楚天一斩草除根的筑基前辈,此刻…… 身首异处! 他的头,还保持着平静的微笑,被提到了一只手中。而那只手,将人头高高提起,贪婪地放着血。 一道道赤红的液体,灌入一张娇艳的嘴里。又顺着嘴角蔓延下来,流的对方一身都是! “你……你!”楚天一亡魂大冒,就算是他,也忍不住一声尖叫:“你怎么可能在这里!” 这是一位萝莉。 非常美丽的萝莉。 及腰的长发披散下来,如同三千青丝,一双秋水泛波的桃花眼,两道弯弯的柳叶眉,一身华美的明黄色清代旗袍,上面绣着一只振翅欲飞的朱红色凤凰。 她的皮肤非常白皙,甚至白皙地如同死人。露出来的皮肤如同一片晶莹的雪地。看起来不过十三四岁的模样,但是胸口却丰满地让在场大多数女人都为之汗颜,盈盈一握的柳腰,水蛇一样的长腿,勾勒出一个诱人的尤物。 但是,楚天一此刻一点欣赏的心情都没有。而是彻头彻尾的冰寒,冷地可怕! 美丽的少女,把玩灯笼一样扭着齐明扬还带着微笑的头颅。殷红的鲜血映衬着她雪白的肌肤,只让人感觉诡异到颤抖! 一道道血液蔓延到她的身上,她却仿佛没有知觉,只是带着一股吸/毒般的欢愉神色,那张以后想必也是国色天香的面容,露出一种沉醉的愉悦。十根青葱玉指把玩着头颅,这一幕,让楚天一感到刺骨的杀意。 少女没有回答,楚天一悄然站了起来,这个刚才都没有抖一下的华夏高官,此刻紧紧抿着嘴,拐杖都没用,尽量让自己一步一步往后退。 他满头冷汗,拳头拽得死紧,而他带来的两位练气大圆满修士,此刻已经魂不附体,亡魂大冒,牙齿都在“得得”地打着颤,想退,却发现双腿完全不受自己控制! 那是真正的恐怖。 身临地狱的颤栗。 那是死神在距离自己不足两米的地方微笑带来的满心皆寒。 “咚……”人头被少女丢到了一边,楚天一立刻停下了脚步,他的喉咙很痛,非常痛,想高喊,却根本喊不出来,如同实质的压抑,已经化为了一只手,死死抓紧了他的喉咙。 “真是令人迷醉的味道。”少女没有穿鞋,雪白的玉足闲庭信步地朝楚天一走了过来,脸上的神色无悲无喜,仿佛秋天的落叶,仿佛冬日的深潭,刚才杀掉的,似乎不是一个人,只是信手碾死了一只蚂蚁。 人碾死蚂蚁需要理由吗? 不需要,如果真的需要,那就是…… 她,饿了。 “本宫在电视上看过你。”少女镇定自若地坐到了楚天一本来坐的椅子上,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好茶……极品大红袍?全华夏唯一一株?” 她微微抬起头,仿佛有风掠过,长发无风自动,眼中带着一丝感慨:“一百二十八年了……本宫许久没尝过这种味道了……” “人类,多么卑微,而且脆弱……”她轻轻抚摸着茶杯盖,如同太久没有和人说过话那样,幽幽说道:“可是,社会发展到了今天……即便是古代高高在上的修士,也离不开人类……” “灵气的稀薄,筑基修士飞行速度堪比……那个叫什么?”少女支着下颌,衬托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沉静了数秒才说道:“对了,飞机。他们宁愿坐飞机也不愿自己飞……练气蝼蚁,更不要提了……” “修行界的基石是数十万练气修士,他们依托人类生活,筑基才勉强可以超然物外……呵……我在说什么呢?”她终于微微一笑,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楚部长,本宫许久没开口,都不知道在说什么,多陪本宫说两句如何?” 楚天一全身都被冷汗湿透。 就算刚才,无数人扬言要帮徐阳逸报仇,他都没有如此恐惧! “怎么?”少女脸上浮现出一抹忧愁,弱不禁风地站了起来:“你不愿意么?” “你也以为我是疯子?” “敌袭!!!!!!!”楚天一没有喊,那两位练气修士,终于忍不住发出了声嘶力竭的尖叫! “敌袭!!!敌袭!!!保护楚副部长!敌袭!这不是玩笑!!!” 凄厉的惨叫声,划破天下独步的宁静,所有人心中猛然一跳!筑基修士们第一个反应过来,刹那之间,八道身影,朝着楚天一飞去! 长虹贯日,寒风飒起! 这一刻,筑基修士爆发出了全部的灵力! 灵气壁内,徐阳逸的眼睛猛然睁开。 外面怎么了? 一二三四……八道简直可以称为神魔一般的灵气倏然爆发!和之前的爆发不同的是,这些灵气,带着令人心颤的杀意! 发生了什么事?! 筑基修士全部出手? 他毫不怀疑是练气修士,因为……这之中就算最弱的那道,也远比他强大太多太多! 外界,八道身影,王不识首当其冲! “滴溜溜……”他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枚紫色铃铛,造型古色古香,一点紫红色的光芒在其中若隐若现,带着凌厉的杀气,如同一道惊鸿冲向少女。 他身后,是三位已经老的快要入土的老者,而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灵压,同样是…… 筑基大圆满! “岁寒三友也来了么……”少女幽幽叹了口气:“看到了一些令人怀念的面孔……”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怎么都急着送死呢……” 老者身后,是火云,影杀,逐月,以及那位不知名的修士。 一把带着烈焰的扇子,三柄散发寒光的利剑,追星赶月地刺向少女! 八声怒喝,带着无比的怒气在天下独步震天响起! “妖孽!受死!” ¥¥¥¥¥¥¥¥¥¥¥¥ 搜索guaikedashu或者:厄夜怪客大叔 就能找到我的公众微信号了~在上面我将会发表一些外传,比如某某人的外传等等,只要是在我的作品中出现过的,不定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