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3章:信仰神火与禁灵丹(一) - 最强妖孽

第493章:信仰神火与禁灵丹(一)

“我不想和你进行无所谓的争论。”苍老的声音毫不畏惧,一如既往地寡淡:“血腥之月,我带走了。今天的事情,塔古勒家族欠你一个人情。” “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你以为这里还是塔古勒家族的圣血池?”岳真人平静开口:“想走,可以。塔古勒家族,本真人听说有一件宝贝,名为马拉松。如果……” “桀桀桀……”奥斯维斯终于干笑了起来:“你不觉得你胃口太大了?” “马拉松……当初塔古勒家族为了拿到它,和希腊众神世家进行了两百年的征伐。死伤大公超过五位,这才拿到三分之一。你张口就要,真的是欺负我们塔古勒家族无人?” 话音最后四句,已经陡然拔高。紧接着……四面八方的红雾之中,无穷红色蝙蝠涌现,带着震天的吱吱声和振翅声,海潮一样包围了整个空间。 没有声音出现,岳真人和奥斯维斯,两位金丹大公,仿佛隔着数十公里对视。徐阳逸平息静气,不让自己引起两人一丝多余的目光。 足足过了五分钟,奥斯维斯忽然开口:“原来是这样啊……” “马拉松……不可能。但是,它的百分之一,就当做塔古勒家族后辈无知的歉意。” 紧接着,整个空间微微一震,随后,一点赤红的东西凭空射入,不偏不倚,正好落到了不想引起任何注意的徐阳逸面前。 徐阳逸差点骂了一句国骂。 “x先生。”奥斯维斯的声音看似平和,却带着让徐阳逸骨头都冰冷的感觉:“这可是你的谢礼……收好了……别掉了。塔古勒家族的歉意……可不是谁都能收得到的……” 潜藏的威胁之意,不言自明。 徐阳逸暗叹了一口气,后悔么? 不,并不后悔。如果他不反击,今天死的一定是他。 因为反击,引来岳真人,更引来塔古勒家族金字塔顶端的老怪物,这是意料之外。 “谢前辈厚赐。”他咬牙拱了拱手,将这个滚烫的热山芋收了起来。 但是……刚刚接触这一团红芒,他忽然感觉…… 灵气动了! “这是?”他愕然了零点一秒。立刻内视自己的身体。 确实……确实动了! 四面八方的灵气,正在疯狂地冲入他饥渴的身体! “这怎么可能?”他愕然看着道道灵气进入青色漩涡的中心,滋润着漩涡中央的菩提子。就连食梦都欢欣鼓舞。 “这个漩涡,是万古丹经王和虚灵仙体二者合一的产物,没有火种,根本无法点燃万古丹经王!本座除了开云界的‘修行界o型血’根本不可能吸取别的灵力。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强压心中震惊,他不动声色地收下了红芒。 “很好……”奥斯维斯冷笑的声音传来:“x先生,你的胆子确实很大……希望,下次见到你的时候……你……还能活着……” “走。” “哗啦啦……”无穷蝙蝠飞来,将重伤的血腥之月挂在了它们爪子上,悠然离开。 徐阳逸看的很清楚,直到最后一刻,血腥之月赤红的眼光,都没有从他身上移开。 杀意已决! 这样的屈辱,随便是个人,都不可能忍受下来。尤其……是一个如此高傲的人。 蝙蝠飞行速度看似缓慢,实则极快。不到十分钟,所有蝙蝠“嗞呀”一声化作团团血雾,血腥之月带着一声闷哼跌倒在地。而在他面前,一双铮亮的皮鞋,已经站立在那里。 “噢噢噢……我的孩子……”一双苍老的手扶上他的脸庞,他全身骨节卡卡作响,恢复如初:“你看看……你弄的这样难堪,如果不是我亲自出手,今晚,你回不来。” “是……”血腥之月站了起来,仰天深吸了一口气,神色带着极度的怨毒。 x……你这条华夏的野狗! 我敬重你,想给你一个完美的葬礼,你却这样对待我。让我跪在你的面前,乞丐一样呻吟。 没完……咱们不可能结束……除非……让我亲自咬断你的喉咙! “在想什么?我的孩子?”苍老的声音微笑道:“不要让这件事成为你前进的绊脚石。你是距离大公境界最近的人之一。我的境界不如那个老怪物,非常抱歉,我无法为你讨回本该属于你的荣耀。” “阁下。”血腥之月撩了撩自己纷乱的头发,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我要进入圣棺。” 老者没有丝毫意外,只是淡然道:“为什么?” “为了……亲手拿回属于我的东西。”血腥之月心情激荡之下,血从自己嘴里泉水一样涌出来。他却根本没擦,双目发红地说道:“我修炼到今天……从没对任何人低头。然而……今天我却像一条狗一样乞讨,乞讨对方给我一条生路。” “那个老怪物,我不敢惹,也不能惹。但是……x……我要亲手将他碎尸万段!” “击杀大灵术师是重罪。”老者不徐不疾地说。 “但是,如果是圣战之上呢?”血腥之月轻轻擦了擦嘴唇,眼中杀机四射,半跪于地:“我知道,我知道的,他要加入圣战,这是我最好的机会……圣战,最多半步大公参加。我申请进入圣棺,降低我的境界。让我成为血界传承者。我愿意付出我的生命,将他在所有人面前斩杀!” “你……” “请阁下成全!” 夜风吹起他的斗篷,猎猎作响。没有人开口,许久,老者才叹了口气:“去吧……我的孩子……” “他是你的,谁都抢不走。我保证。血界传承者……只出于圣棺,除非被斩首,任何伤势都不至死。不需要灵气,是体术的极致。如果是你……应该是历史上最强的血界传承者……当初采佩什大公对抗奥斯曼帝国,最强大的‘红蔷薇军团’就是清一色的血界传承者,它们……被称为最恐怖的杀戮机器,最尖锐的破法之矛……去吧,德古拉先祖会保佑我们。” 就在同时,唐人街外,那个血色的结界并未结束。一道黑色的身影,已经冯虚御风,走到了徐阳逸身前。 “谢岳真人。”徐阳逸拱手道。 “怕是恨不得一脚踢死本真人吧?”岳真人幽幽道:“本真人知道,你不想引起这个老怪物的注意,不过,这是最好的办法。” “现在,圣战将至,他根本不敢和本真人节外生枝。所以……他不愿,也必须给。” “不过,你不该感谢我。”他招了招手,一个白色的身影蹦蹦跳跳地跑了过来:“刚才若不是安琪儿要来找你,即便本真人也赶不及。” 徐阳逸只看了一眼,随后眉头就是一皱。 是那只活泼过分的天鹅。 “你想问什么,本真人已经全都告诉她了。”岳真人爱怜地抚摸着安琪儿金色长发:“本真人乏了,你们先去吧。” “是……不。”徐阳逸随口应了一声,随后一脚踏前,深吸了一口气:“岳真人……您是说,您的女儿……” “有问题?”岳真人眼中怒火一闪而逝:“本真人的女儿自愿跟着你修炼,这是你的福分!” 眼神的意思是:你说个不字试试? “……这福分太大了,晚辈恐怕……照顾不周。” “她不需要你照顾。” “……晚辈怕怠慢了安琪儿小姐。” “放心……她不会让你觉得‘怠慢’了她。”岳真人话有深意。 “晚辈……”“stop!” 徐阳逸还要说什么,安琪儿已经走了过来,直视他的眼睛,徐阳逸暗叹一声,有些不自在地别过头。 他不适应太过主动的女人,尤其这个女人身份还非常不一般。更重要的是……对方刚救了自己。 “安琪儿小姐。”他别过头,话语中却非常坚定:“我现在并未考虑这些事。” 他并不习惯拒绝女人。 安琪儿静静看了他数秒,展颜一笑:“没事,我帮你考虑。” “我……” “哎呀,你好烦。我都站你面前了,你还要怎么样?这就是你对救命恩人的态度?”安琪儿气鼓鼓地用一根手指点着他的胸膛,忽然眉头一皱:“嗯?” 随后,不死心地又点了几下。 徐阳逸心中有些焦躁,又有些发虚,他体内藏的秘密太多,不会…… “怎么了?”岳真人也疑惑开口。 “不是……”安琪儿轻轻划拉了几下,轻咳了一声:“胸肌很有型……” “……”“……” 双双沉默,徐阳逸终于回过头,咬牙拱手道:“谢岳真人,谢谢安琪儿小姐。” 随后,转身便走。 安琪儿立刻如影随形地跟上,娴熟地挽手,徐阳逸正要反射性地甩开,立刻感到了身后刀子一样的目光。 “晚上要吃什么?噢,不,夜宵?”安琪儿看到对方“没有反抗。”咯咯笑道:“我做菜很不错的,你尝尝?” 尴尬地一起走了一公里左右,徐阳逸确信已经感觉不到岳真人火辣的视线了,这才转过头,轻轻甩掉安琪儿的手,淡淡道:“安琪儿小姐,你到底要做什么?” “做一个妻子应该做的事。”安琪儿轻轻掩嘴笑道:“不过,现在我看你还不错,以后你能不能胜任我的丈夫,还要看你表现。” 徐阳逸叹了口气:“你来真的?” “当然!安琪儿从来不说假话。”安琪儿收敛笑容,直视他的眼睛。 “你到底看上我什么?” 安琪儿眼睛骤然发亮:“你想知道?” “不……我想改。” “你这人真没情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