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5章:万古丹经王启动(一) - 最强妖孽

第495章:万古丹经王启动(一)

流光韶华之中,一片安静。 徐阳逸静静地感受了一下身体,灵气上次在开云界,已经非常逼近侯爵后期。禁灵丹如此玄奥的丹方,只要自己炼出来,绝对有突破后期的希望。 他环顾四周,内部,是一间简简单单的白色石室,上面刻满一道道蓝色符文。除此之外,还有一堆堆早已准备好的天才地宝。 “这是……高阶聚灵阵?还有禁灵丹的炼制物品?”他眯了眯眼睛:“为了禁灵丹,岳真人还真是下了血本。” 他抹了抹储物戒,一直陪伴自己的丹炉飞了出来。上面有的地方已经有了丝丝裂痕。这是他练气期时候购入的丹炉,到了现在,已经不是很适合筑基期的丹药了。 “侯爵境界的丹药,任何一种,灵气都颇为丰富。成丹之时的灵气冲击,低阶丹炉根本无法承受。”他缓缓摸着上面代表自己走过的丹道之路的裂痕,沉思道:“看来,练完禁灵丹,就得换一个了。” 在丹炉前坐下,他并没有立刻融入信仰神火。而是手指在虚空连点,一个个青色的华夏文字出现。他洋洋洒洒写了一大堆,随后一挥手,这些文字全部飘了出去。 这是千里不留行的修炼物品。 随后,他并没有立刻动手,而是一字一句地看起卷轴来。 这,可能是迄今为止他看过的第一份真正的古方。许多万古丹经王的知识,和古方悉悉相印,让他对于丹道的理解更加深入了一分。 “这是一千五百年前,云南赵家的炼蛊法……本座曾在万古丹经王上见过……” “这是七百年前金陵柳家的锤丹法,如今,却用来凝练一部分?” “还有这里,一千两百年前,河北曹家的凝丹诀,但是……现在却要配合其他成丹法一起使用?” 数米卷轴漂浮在前方,他心神入定,一看就不知道看了多久。直到他收回目光时,没有一丝轻松,脸上无比凝重。 “匪夷所思……奇想天外!” “若不是看到,根本无法想象,这是一枚破禁丹的炼制方法。它……将几乎所有的丹道顶尖方法全部融合到了一起,仅仅是炼制部分,就分为七大工序,每一种药材是一种方法,而融合之时,彼此之间的手法完全不同……” “有的,本座会,但是还有一些,本座甚至没听说过,另外一些则只是看过……四个月内练出禁灵丹,这个挑战,非常大。” 以往他炼制的丹药,都是11等于2的简单算术。最多加上了乘除法。而禁灵丹……则是方程式,比简单的运算复杂了太多太多! 但是,他的目光异常明亮,毫无气馁之色。 这是对他现在最好的挑战! 并且……万古丹经王,炼丹即修炼,越难的丹,增加灵气越迅速。四个月,很紧,却并非没有希望。 “本座最大的优势,就是手法完全按照万古丹经王来,思路也是。和古法并不排斥,如果让欧美的大灵术师,恐怕他看到卷轴就会哭出来。”他笑着抚摸卷轴,但就在手刚抹上去的时候,一个声音鬼魅一样在他身后响起:“你在笑什么?一句话不说就开笑……好渗人。” “艹!!”徐阳逸心头都是一跳。在法宝内部,只有他一个人的情况下,忽然出现了第二个声音,他差点本能地一剑回敬过去。 咬了咬牙,忍住给对方一剑的欲望。他冷声道:“本座从不知道,你还能进来。” “现在不就知道了?”安琪儿娇笑着走到他面前,强迫徐阳逸看着她:“是不是有惊喜。” 徐阳逸冷冷看着她,许久才道:“有惊吓。” “我有那么可怕?”安琪儿拿出一面镜子照了照。嗯,唇红齿白,杏眼红唇,不还是那个只负责貌美如花的自己么? “你肯定看错了。”收起镜子,她肯定地说。 徐阳逸清晰地听到自己磨牙的声音,忍住怒气道:“道友进来干什么?” “首先纠正你一下,不是道友。而是道侣。”安琪儿收敛了笑容,沉声道:“柯文纳斯家族的资格,已经收到了。在圣战前一周,所有参加的家族名单都会发布。那时候,才会知道有多少家族参加。以及他们参赛者的名字。” “他们有一个要求,就是您的第一件作品,必须卖与柯文纳斯。” “嗯。”徐阳逸不置可否地绕过安琪儿,仔细看着卷轴问道:“不是只有柯文纳斯和塔古勒两大家?” “不,这两家可以拥有十个名额,但是,还有一些家族,比如海上的塞壬,山顶的龙人,这些,都是极为强力的家族,他们会拥有一到二个名额。”安琪儿撅了撅嘴,丢出一个储物戒:“就知道凶人家。要不是问我事情,你是不是打算一辈子自称本座?” 徐阳逸没理她,接过储物戒,看了一下,心情终于好了一些,嘴角微翘----里面全部都是千里不留行第一重的物资,果然,即便金丹真人不在修行界走动,同样富可敌国。 不过,安琪儿显然不会让他孤单太久。 “你知不知道你笑起来很好看?很迷人……就像孤独的狮子终于愿意躺下来晒太阳那样。”她红润的嘴唇也翘了翘:“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你不打算说给你未来的妻子听一听?” “本座觉得你的华夏语需要好好学习一下。”徐阳逸收回目光,沉吟着看着卷轴,心不在焉地说。 “我明白,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意思是,一个男人孤单太久,自然会想找一个女人做一些众乐乐的事……你瞪我干嘛!” 忍住……忍住! 徐阳逸抿着嘴唇回过头去,他想不通自己如此好的耐心,怎么每次见到这个女人就有种想破功的感觉。 大约是对方总在不合时宜的时候用不合时宜的方式出现在自己身边吧…… “出去。”徐阳逸手一挥,一道风压想把她送出去,安琪儿却纹丝不动。 “你到底想干嘛!!”他终于忍不住心头的邪火了,时间如此紧急,这个女人处处添乱!起码在他看来是这样。 他无比怀念以前自己独自修行的日子,无拘无束,现在莫名其妙地加了个累赘,这种强烈的不适应感,让他心中一直潜藏着一股焦躁。 “又凶我!”安琪儿哼了一声:“你等着,以后总有我不让你上床的那天!” “……那还真是多谢了。” “你……”安琪儿鼻子动了动,脸上也有些不好看,她从来都是天之骄女,放下身段去追求这个有眼缘的男子,谁想到这么多天都不给她一个好脸色。 心中火气,她干脆一屁股坐了下来,声音也冷了:“修炼。” “出去。” “怎么!这是我老头的东西,为什么我要出去!”她大声说完,又小声轻轻道:“人家又不吵你,不闹你,就看看……你事情真多!” 最后几个字,声音又大了起来。 徐阳逸冷冷扫了她一眼,摇了摇头:“别后悔。” 随后,他静静打坐了起来。 大约一天之后,他清晰地感觉到,身体恢复到了最好的状态,这才睁开了眼睛。 安琪儿在他身后同样安静地看着他,她没有修炼,心中也很复杂。 有的东西,就是眼缘。 她看到徐阳逸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不过,只是喜欢他的相貌而已。 但是……接下来,对方真想杀了她,她不仅不害怕,反而感觉到了一丝刺激。 自己这种身份,谁不赶上来巴结?欧美只要自己愿意,随时可以招婿。但是,她不愿意。 这种反差,让她很想看看,这个合眼缘的男子,心里是不是也这样孤傲。 她不是一个容易服气的女人,否则就算有岳真人帮忙,她也修不到筑基。一次次的示好被拒绝,她心中也涌起了一股不服气的感觉。 凭什么啊! 就算你不喜欢本姑娘,摆出这幅臭脸孔给谁看?本姑娘比哪个女修差了? 越这么想,她越想看透对方,不得不承认,对方的性格,正好踩了她缺失的那一块情感的边。 想法还没有想完,她忽然轻轻“嗯”了一声,疑惑地看着四周。 “闭嘴。”徐阳逸淡泊的声音传来,安琪儿愣了愣,随后,她确实发现了,从前面那个高大的男人身体中,确实有什么东西在发散。 万灵化丝! 徐阳逸沉默着,将自己的灵识分为一道道细小的丝线,蔓延向前方小山似的天才地宝堆。同时……一抹储物戒,信仰神火终于出现。 火光印入徐阳逸的眼眸,他眼中闪过一抹渴望,随后毫不犹豫地敞开身体,让信仰神火进驻丹田。 “轰!”就在信仰神火进入他身体的一刹那,他全身都响起了一种仿佛铁链破碎的声音。一种难以言喻的舒适感冲入他的脑海。那个青色漩涡,仿佛尘封已久的齿轮,竟然开始了缓缓旋转。 “嗡……嗡……”一道道灵气从四面八方涌来,让他身体里升起一种从未有过的强力感。信仰神火准确冲入了漩涡中央,紧接着……一道道赤色经脉,在他身体中迅速闪现。 “这是……”他目光一闪,这是虚灵仙体在体内形成漩涡之后,就消失不见的丹鼎经脉,他以为是两者结合而成的漩涡,然而,没想到经脉仍然在自己身体内。只不过被漩涡遮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