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7章:银莲花开 - 最强妖孽

第497章:银莲花开

“有事?”安琪儿立刻高兴地转过头来,水蓝色的大眼睛如同碧波荡漾的湖面。 徐阳逸沉吟很久,斟酌道:“有的事,我不希望……” “我明白。”安琪儿撅了撅嘴:“我不会对其他人说。不过……” 她笑着抬起头:“奖励?” 徐阳逸看了她数秒,淡淡道:“安琪儿小姐,你是个不错的女修。我相信只要人眼睛没瞎,都会看到的。” “万一他眼神不太好呢?”安琪儿微笑着,脸上迷人的酒窝若隐若现,毫不避讳地直视他的眼睛:“有的人就是缩头乌龟,尝试一下都不愿意。” 徐阳逸沉默,许久才道:“你听过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么。” “本座现在,就是那一缕流水。” “本座周围的敌人,身上的责任,你想不到有多少。现在答应任何人,都是不负责任。”他顿了顿:“所以,很抱歉。” 有的话,他觉得必须先说清楚。 安琪儿也安静了,她很少安静,三秒后,抬头一笑:“你说你是水?不过,我怎么听到的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呢?” 徐阳逸看着天花板淡然道:“那你有到曾经沧海的地步么?” “没有。不过沧海这种东西,不渡一渡,是不知道的。”安琪儿微笑道:“我走了啊,不要想我。bye~~” 她身影一晃,消失在了流光韶华。出去之后,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脸,感觉有些发烫。 “他怎么知道本姑娘喜欢一本正经的禽兽的?”她坐在镜子前,两只手压着自己丰腴的粉肉,挤成一个猪头状:“没责任还叫什么男人?哎呀……这一点好喜欢……” “怎么办?本姑娘好像真的觉得老爹终于没介绍错人。” “说不定……可以试试?” 徐阳逸沉默地坐在法宝之中,过了好一会儿,才让自己的心绪平复下去。 是单纯地拒绝?还是因为自己一成不变的生活规律被打乱?或者本能地拒绝? 他自己也不清楚。 他只知道,他没有接纳任何人的准备。而安琪儿看似很听话,实则侵略意识很强,一步步地背靠岳真人敲击着他的城防。 他不喜欢这样。 嗯,很不喜欢。 他心里再次确定了一下。轻轻打了个响指,一口两米见方的四足鼎出现在他的面前。青铜铸就,四方围满兽头,上面刻画着一道道封锁灵气的法阵。 这是安琪儿带来的戒指,岳真人出品。 “果然不同凡响。”他轻轻抚过,手指下的法阵能清楚感觉到对灵力的封锁近乎达到百分之百。而有了这个东西,修炼千里不留行更多一分把握。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 安琪儿在流光韶华的时间十天后,又进来了一次,看到的是徐阳逸将整个身体泡在鼎中,里面血红色的液体不断侵蚀他的身体。他脸上不时露出无比痛苦的神色。而在他面前,数百份天才地宝缓缓升空,小心翼翼地对着丹鼎投放。 她本来想上去看一看,但是犹豫了片刻,还是离开。 现实世界中,半个月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酒店之中,岳真人的身影缓缓凝实。安琪儿正在百无聊赖地喝着咖啡,看到他的身影出现,立刻高兴地喊道:“老头,你来了?我正闲的无聊……” 岳真人挥了挥手,沉声道:“还有五天,也就是说,流光韶华之内还有二十天,圣战号角将在纽约吹响。他一次都没有出来过?” 安琪儿听到圣战两个字,神色也凝重了起来,看着岳真人的眼睛:“是不是……有什么事?” “以前的圣战你不会这么关心的。” 岳真人沉默了三秒,嘿然一笑,掀开了衣服,上面一道黑色血痕。 “这是?”安琪儿愣了,她根本不相信,有人能伤到自己的老爸。 “塞壬家族的种子选手。”岳真人放下衣袖,端起咖啡抿了一口,无关紧要地说:“哪些家族会参加,哪些不会,有什么人。这些都是绝密,咱们渠道不如两大家族,只能本真人亲自去探探底。” 他收敛了笑容:“目前确定,塞壬,龙人都会参加,而他们的种子选手实力极强。本真人是用半步金丹的实力和他们试探,他们不会知道本真人是谁。我也没想到,一名筑基后期,竟然能伤到本真人。” 安琪儿愣了很久,都没有从震撼中回过神来。 这可是金丹后期的真人啊! 陆地神仙,地球上能伤到他的人屈指可数!在她印象中,自己的老爸就是最强的,是无所不能的!比华夏那些金丹厉害了好几倍! 就算压制到了半步金丹,眼界,阅历,作战经验,直觉却不会衰减。他捏死普通的筑基中期就和捏死蚂蚁一样简单。如今……竟然被圣战的种子选手伤到?以至于让一位金丹后期的真人赞誉一位筑基修士“实力极强?” 片刻,她才回过神来,咬了咬牙:“他们死了?” “没有。现在杀人太过不智。不过,本真人也没想到,这些家族有如此优质的苗子。伤我之人,恐怕比起当年灭日也是伯仲之间。”岳真人眼睛眯了起来:“你最好祈祷你的心上人快点出关,否则一旦圣战号角吹响,紧接而来的就是抽签。他……就再没有机会了。” 安琪儿沉默了。 许久,她才喃喃道:“这一届……怎么会这么强……老爸你以前也偶尔兴趣来了试试他们,好像没有一个人能挡你十招,这一次居然有人能逃走,还有人竟然能伤到老爸……这都派了些什么人出来啊?” “正常。好歹都是传承千年的大世家,底蕴深厚。圣战是圣器出土之后的事情,一共不到四十年。”岳真人淡淡道:“如果说,之前他们还没有太放在心上。那么当塔古勒家族参悟圣器之后实力明显提升,他们肯定坐不住了。这是一个正常的波形,只不过徐小子运气不济,正好碰到了峰值而已。” “只不过,这个峰值,高得有些离谱而已。”他若有所思地看着窗外,平静开口。 就在此刻,半空中的流光韶华忽然震了震。 刚刚还平静的岳真人倏然站了起来,目光大盛,一打响指,顿时,一片光幕出现在房间之中。 流光韶华内,此刻,大鼎已经不在,徐阳逸赤裸着上半身站在丹鼎之前,身上每一块肌肉,竟然发出淡金色的光泽。 仿佛少林寺的铜人。 “这是……”岳真人凝神看着光幕中的画面,他的眼睛仿佛x光一样,直接看透了徐阳逸的皮肉,一直看到了骨头之中。 “这不可能!”刚仔细看了一眼,他豁然站了起来,愕然看着光幕:“这才四个月!为何……为何他会有往完人方向迈进的趋势?” “完人……只能出现于传说中的修炼体质!就连本真人都不知道到底有几种!他居然会有!” “是这几个月觉醒的?还是一直都在?”收回目光,他心中震撼不已。现在不是没有特殊体质,而是太少太少!可以这么说,全球有没有五十人都是问题,而现在在他面前就出现了一个! 心中剧烈波动,但是他根本没有时间顾忌,因为……徐阳逸面前的丹鼎,已经完全燃烧在一片通天火焰之中! 火柱直大厅顶部,而在这团火之间,一枚银色的,拳头大小的丹丸,正在轻轻跳动。 岳真人的手情不自禁地握紧。 禁灵丹…… 圣器,次级界锚的碎片。一切的一切,都要取决于禁灵丹能否完成。 屋子里安静了,呼吸可闻。只见光幕中徐阳逸双手飞快打着印诀,一道道银色光芒萦绕指尖,而对应的,丹炉中的银色丹丸,翻腾不止。并且凹一块凸一块,就像里面装着一只跳动的精灵那样。 “老爸……你能学会?” 岳真人摇了摇头:“我能记清楚他所有手印,但是学不会。丹道深奥复杂,空有手诀没用。” 就在此刻,徐阳逸双手猛然一合,一片银光绽放,而随之,丹炉之中响起一声巨响,所有绽放的银光,和空气中游离的灵气仿佛漩涡一样朝着丹炉涌动,肉眼可见,汇聚成一朵五六米大小的银色莲花。 “叮……” 第一层花瓣开放,一道悦耳之声响起。 “当……”“嗡……”“沙……”四层花瓣,四响天籁,银莲层层绽放,中央,一枚金色丹丸包裹在无穷氤氲之中,沉沉浮浮。 岳真人没有说一句话,只是握的发颤的手,已经表达了他心中无穷的渴望。 “禁灵丹……”许久,他才闭上眼,强压心中的狂喜,颤声道:“本真人……元婴可望!” “轰!”就在此刻,一声巨响,丹炉寸寸炸裂。安琪儿心中一惊,立刻看了过去,岳真人也被巨响惊醒,立刻双手掐诀,一道道可见的禁制出现在酒店周围。 但是,已经晚了。 一道肉眼可见的银色灵气波纹,以根本难以想象的速度突破了禁制,“沙”的一声消失在纽约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