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0章:金丹一指 - 最强妖孽

第500章:金丹一指

流光韶华之中,“刷”一刀闪过,百世春仅剩的残破藤条花瓣还没来得及防护,就已经僵直在半空。 “啪!!!”下一秒,一声脆响,整个灵体,完全炸开! “沙沙沙……”炸裂的无数红芒,一枚枚涌向徐阳逸的身体,不到十分钟,如同江河入海,整个灵体一丝不剩。 同时,徐阳逸的脑海中,万古丹经王的声音嗡鸣而起。 “百世春,丹灵。” “下级丹灵,可使吸收者的每一招攻击,都带有一种负面效果。对境界在自己之上者,效果减半。境界越高,几率越小。” 负面效果? 徐阳逸感受着身体,没有丝毫不适,和曾经吸收的过目不忘一样。 他沉吟着抬起手,一道道紫色火焰隐约冒出。就在十方炼狱启动的同时,他清晰地感觉到了,一股炽热的毒素,在他指尖蔓延。 “火毒。”他若有所思地挥了挥手,紧接着,天启六蚀的黑气萦绕,而这一次,指尖上泛起点点冰花,以他的手为中心,温度降低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 “每用出新的神通,就会附带一种效果。”他出神地看着自己的手,暗付道:“而且……强度不同,第一次的火毒明显比第二次的冰冻强。也就是说,它的强弱不定,那么……” 他目光一闪:“有没有那么一丝可能……附着上更高级的负面效果?比如让对方灵气迟缓,或者结印放慢。甚至……必死?” 沉默片刻,他笑着摇了摇头:“是本座贪心了。” “不过,这个东西如果配上临字决,足以打造一个以本座为中心的界限领域。本座现在用的是体术,拳拳到肉,也就是说,临字决始终围绕对方打开。而在对方的恐慌之下,不断削弱对手。甚至……”他握了握拳,深吸了一口气:“无数的蚂蚁,说不定能咬死更高境界的强者。” 比如……虚位大公! 他抬起头,目光灼热地看向修炼室顶端:“这些,都是本座的猜测,说不定,这枚丹灵和本座意外契合。既然号角已经吹响,圣战将至,能多一分提升就是一分。至于实战,就让本座的第一位对手来试刀吧。” 确定没有任何问题之后,他仍然没有出去。 而是神色郑重地,掏出了数瓶丹药,放在自己面前。盘膝坐下。 紧接着,他全身灵力,都开始迅速翻涌。 从他以前的筑基中期70%,一路上涨。 75%,82%,88%,93%……99%! 还没有停下! 他眼中露出一抹坚定,圣战号角已经吹响,那么,在全面开战之前,有一点提升,都是保命的底牌。 下一刻,“轰”的一声,一道道白色灵气,从他全身爆射而出,迅速铺满整个空间,如梦如幻! “嗡嗡嗡……”外界,流光韶华拼命颤抖起来。安琪儿正要上前,岳真人却一把拉住了他。 “老爹。”安琪儿担心道:“他,他没事吧?” “没事。”岳真人目光如火,凝神看向宝塔:“他在进阶。” “哦……啊?”安琪儿习惯性地回答了一声,忽然跳了起来:“你,你说他进阶?进阶筑基后期?” “对。”岳真人话语中带着无限复杂。这到底是个怎样的怪物?四个月修炼,进去之前,顶多筑基中期的七成半,四个月后,竟然冲击筑基后期! 一旦进入后期,就有叩问金丹之门的资格!多少修士被拦在后期之前?筑基后期,是真正的顶尖修士分水岭,已经可以被称为大修士! “此子,绝非池中之物。”许久,他没有打搅,而是加固了法阵:“古松老头,你恐怕永远也想不到,你当年的做法,放走了一个怎样天才的修士。” 他沉吟着倒了一杯咖啡,虽然心中焦急,走过这一步的他也知道,筑基后期的进阶,是一个大坎。走上去,就能问鼎金丹。走不过,继续默默无闻。 压抑着焦躁的心情,他将咖啡端到嘴边。但是就在这时,忽然之间,他耳朵里,听到了一个极其微小,但是极其清晰的声音。 “啪!” 仿佛玻璃被击破。然而,就是这个声音,让他手都抖了抖,咖啡都溅到了自己身上。却浑然不知地站了起来,眼中第一次,针对徐阳逸出现了震撼的神色。 “哎呀,老爹,没掉牙啊?怎么漏了?”安琪儿正拿着一张纸巾去擦,却被岳真人推开了。 他甚至没有看自己的女儿,而是直直看着流光韶华,眼睛都没有眨。 “安琪儿。”数秒后,他沉声开口:“你以后,非他不嫁。” “老爹……人家好羞涩呢……” “不是开玩笑……”岳真人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本真人纠正一下。” “古松老头放开的,不是天才。” “而是怪物。” 他太清楚刚才那一声代表的是什么了。 一击破障! 他更清楚,目前,所记录的突破筑基后期体障的记录。第三名,黑山真人。十拳。二十秒。 第二名,灭日,五拳,十秒。 第一名…… 天载真人!半步元婴! 一拳,一秒。 而现在,第二个一击破障的出现了! 徐阳逸,狼毒,同样一击,同样一秒! “这份天资,比本真人还高。说不定以后能比本真人走的更远。安琪儿能嫁给他,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心思刚刚落定,流光韶华一阵轻微的颤抖,一道道白光从中出现,数秒后,随着一股强大的灵压,徐阳逸的身形由小到大,缓缓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安琪儿掩着嘴惊讶地看着他,岳真人也凝视着他。 确实是筑基后期…… 毫无一点噱头! “幸不辱命。”徐阳逸恭敬地拱了拱手,岳真人目光中闪过一抹灼热,对要上前的安琪儿挥了挥手,沉声道:“你随我来。” 他化作一道流光飞走,徐阳逸立刻跟了上去。 安琪儿不屑地看着两人的背影撅了撅嘴,数秒后,拿出手机缓缓记录:2056年,洋芋抛妻弃子于凯宾酒店。 想了想,她又把洋芋二字划去,改成老公,这才满意地一笑,放进口袋。 刚刚飞出酒店,徐阳逸就微微一愣。 八道光柱,直冲云霄。 岳真人没说什么,他也没问。飞行了大约半个小时,两人直冲云层之上。岳真人终于停住了身形,转过身来,目光如剑:“精灵,矮人,伏地魔,梵蒂冈,塞壬,半龙人。以及……吸血鬼和狼人。” “这,是已经确定参加圣战的家族族徽。” 徐阳逸朝下放看了看,虽然距离已经极远,仍然可以感知到,纽约不知道多少修士藏在人群中,看着天空中光柱,宛若朝圣。 数栋摩天大厦上,散发着可怕的灵气,至少都是侯爵后期。然而,仿佛猛兽划分了领地。无一人生事,他感觉到了狼人,吸血鬼的灵气,都安静地站在那里。 没有一个人说话,所有人都沉默着看着天空。好似战斗之前枕戈待旦,只等那一声冲锋的号角。 这种肃穆的感觉,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岳真人扫了一眼,淡淡道:“今夜,披露所有圣战角斗士名单,接下来立刻抽签。” “幸好你出来得及时。否则,就是本真人拉你出来了。” 徐阳逸为这件事情的突然而愣了愣,紧接着,恢复了平静。 “你不怕?”岳真人微笑道:“本真人以为你至少会说:为何这么快?自己还没准备好。” 徐阳逸平静回答:“既然决定了,还有什么好怕。” “但是本真人怕。”岳真人目光包含沧桑,看向下方的人群。隐藏在人群中的修士,在他眼中如同黑夜的萤火虫。 成百上千,成千上万。 “本真人已经接近四百岁了……本真人怕,再也看不到元婴的边际。” “本真人怕,明明掌握了如此大的秘密,最终却倒在时间之前。” 他收回目光,却并未看向徐阳逸,背负的双手不自觉地摸了摸手上已经消下去的血痕,声音平淡:“本真人前几日将自己降到半步金丹。和几个种族的后辈玩闹了一番。有一些小小的发现。” 徐阳逸静静听着,岳真人行事和其他真人完全不同,只要结果,如果是其他真人,就算不安,绝对不会自降身价和“后辈玩闹。” “那就是,这一届的角斗士,比之前几届加起来还强。甚至有人,能让压制到半步金丹的本真人受伤。” “我承认,在那一刻,本真人犹豫了,圣鞭,两大传奇猎魔人坐镇圣约翰大教堂。若打草惊蛇,咱们就再也没有图谋次级界锚的计划会。我很害怕,在这一届的怪物里面,你根本没有走到前三的机会。所以……”他终于深深看向徐阳逸:“接本真人一式。” “本真人会降低到金丹初期。若你一指都接不下去,那你此次不去也罢。” 徐阳逸愣了愣,随后一掀浓眉。心中热血沸腾。 “怎么?怕了?”岳真人浅笑道:“放心,本真人不杀你。” 他伸出一只手:“本真人只出一手,一指。若能撑过一式,就算你赢。” 徐阳逸没有回答,而是舔了舔嘴唇,深呼吸一口,四倍筑基后期的庞大灵力,轰然暴涨! 行动证明一切。 不是害怕,而是兴奋! 兴奋于自己一路走来,终于有金丹试招,终于可以叩问金丹大门! “请真人赐教。”他双手抱拳,手臂上白虎虚影,腿上青龙虚影若影若现。灵气已经调动到极致。 岳真人凝视着徐阳逸,三秒后,滑出背负的右手,指尖直指徐阳逸:“那么,接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