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2章:圣战开启(二) - 最强妖孽

第502章:圣战开启(二)

写在前面的话: 各位知道,我是很不喜欢ps的,不过,眼看过年之前,也来ps一下~ 妖孽已经到502了,从开始的欣喜,到中期的迷惘,到现在感觉自己终于找到路,已经过了半年多了,希望各位读者喜欢的话,不吝来个订阅,谢谢 你们看十分钟,五分钟的时间,作者要花的是最少一个半小时,卡文甚至更久 如果喜欢,请来正版观看,毕竟,订阅才是作者吃饭的钱……谢谢 ¥¥¥¥¥¥¥¥¥¥¥¥¥¥¥¥¥¥¥¥¥¥ 这个名字,刚一出现,就轻轻一震,仿佛和虚空之中什么东西起了感应,随后,一声长长的号角,这个名字上凝聚出一团白色光点,倏然冲向圣约翰大教堂。 而就在同时,随着一片片沙沙之声,圣约翰大教堂上,无穷白金色圣光闪现。不是一团,而是仿佛绵延的山峰,煌煌数百米,好似一张金色的书页。 须臾之间,金光落定。一张灵光构成的白色羊皮卷出现在圣约翰大教堂上空,百米大小。虚空中仿佛有人写字,一片绵密的沙沙声,安萨斯.塔古勒的名字,第一个出现在了灵光羊皮卷上。 同一时间,塔古勒家族的光柱再次一阵,第二个名字出现。 “塔古勒家族,‘午夜玫瑰’薇薇安.米诺斯.安吉丽娜。半步大公。” “塔古勒家族,‘扭曲的桃乐丝’桃乐丝.比迪丽。侯爵大圆满。” “塔古勒家族,‘黑夜乌鸦’斯图尔特.g.阿尔萨斯。半步大公。” 一个个名字,陆续不断地出现,数十公里外的圣约翰大教堂仿佛天人感应,将一个个名字全部记录到了上方。 “这是……”徐阳逸疑惑问道。 “这是塔古勒家族的出战名单。”岳真人沉声开口:“圣战号角响起之后,进入各大家族的朝圣环节。这个环节,说直白一点,就是进贡。各大附庸家族,向主家贡献出他们这十年收集到的,能提高参赛选手实力的天才地宝。或圣药,或法宝。也就是说……” 他看了徐阳逸一眼:“最后这几天,所有角斗士的实力,都会更上一层楼。比之前更强大,更可怕。” 徐阳逸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 岳真人看着光柱中已经出现八个名字,淡淡道:“然则,天才地宝难寻,珍贵法宝更难寻,圣药可遇不可求,所以,这些真正的东西,都会集中到一两个人身上。他们,才是各大家族真正的杀手锏。圣战的最强之剑。” “最强的人物,当然是最后出场。按照不成文的规定,这是按照由弱到强排序的表格,最后两人,一定是最强的。其中有一名,一定是塔古勒家族十年来最强的一人……嗯?” 话音未落,他顿了顿,眉头不自觉一皱。 光柱停住了。 下方的名字,金光闪耀,却始终不显示出来。 这一刻,徐阳逸明显感到,四周那些摩天大楼上的极强灵气,全都产生了一种惊愕的波动。甚至下方的修士,隐隐可以听到惊呼之声。 “八人?”他沉声道:“塔古勒家族只上阵八人?” “不……”岳真人脸色有一丝凝重:“而是第九人,出现了变故。” “在确定名单之前,家族内任何人可以以挑战的方式挑战参战者。只要胜利,就可以进入圣战名单。”他凝神看着上面金光闪烁:“这是……有人在挑战第九位候选者。” 徐阳逸握了握拳头,如果按照排位来看,第九位,已经是塔古勒家族第二强的人选,究竟是谁,竟然临时挑战对方? 没有人开口,足足一个小时之后,光柱终于再次震动。而这一次,出现了一个人的灰色名字。 “‘饮血者’塔罗米修斯。” 随后,这个名字化为道道裂痕,哗啦一声碎在光柱之内,而另一个名字,金光闪耀地顶替了他原来的位置。 “塔古勒家族,纽约负责人,玉藻前。” 纽约,不知道多少人看着这一幕。这一刻,齐齐失声。 “灰色?挑战成功?而且被杀死了?!”“不可能吧……饮血者塔罗米修斯阁下,可是半步大公境界的怪物!”“玉藻前阁下不过是侯爵中期,竟然能战胜半步大公?”“难以置信……太难以置信了!” “你心跳加快了。”天空上,岳真人凝神看着光柱:“紧张?害怕?“ 徐阳逸嘴角挂着一丝嗜血的微笑摇了摇头。心中毫无畏惧,只余一片冰冷的杀意。 该来的,始终会来。 看样子,不止一个人想在圣战上了结恩怨。 不过……本座如今照样是筑基后期,你想要本座身上活帝器,可问过本座手中三尺青锋? “嗡……”就在此刻,光柱中再次一闪,塔古勒家族最后一个名字出现。 最后……也是最强! 地面上,无数的目光投射过去。 沙沙沙……金光在光柱内勾勒出一个名字,而这个名字,让整个纽约的人刹那间沸腾! 一个偏僻的街道中,一位头上扣着破烂牛仔帽的男子,胡子拉碴的他愕然看着天空中的名字,好几分钟,才魂不守舍地灌了口手中的啤酒。 “当!”柯文纳斯分部,一位白发老者狠狠地捏碎了手中酒杯。 楼顶上,云层中,数双眼睛,都火焰一样盯着那个名字,甚至以为自己看错了。 纽约,被这个名字震惊地鸦雀无声。 “血腥之月!” 数十秒后,所有聚集点门口,炸了锅一样尖叫了起来“怎么可能!这,这是虚位大公!”“不,不可能的……虚位大公,距离大公只差一步,他们也要加入圣战?” “难道是同名号的人?”“更不可能!他名震欧美一百一十七年,谁敢冒充他的名字?” “圣契不会允许的!这是梵蒂冈的圣契。每年只出产三十张,任何一张都珍贵无比,直接和灵识挂钩。如果塔古勒在血腥之月这个名字上耍什么花招,绝不可能被记录。” 仿佛响应了他的声音,灵光羊皮卷只是停顿了一秒钟,立刻书写上了血腥之月的名字。 “真的是血腥之月阁下……”“我的老天,这怎么做到的?!”“血腥之月怎么可能被圣契记录?!” 天空中,这一次,不仅仅是徐阳逸,就连岳真人,脸色都慎重了起来。 “极强的对手。”数秒后,岳真人才开口评论:“贤婿,小心了,这家伙,很可能是你这次最强的对手。甚至没有之一。” “虚位大公上阵?梵蒂冈会允许?”徐阳逸沉声道。 “不可能,”岳真人立刻斩钉截铁地说道:“除非,他降级到了半步大公境界。” 徐阳逸微微点头,两人都没有问为什么。 杀虎不死,必受其患。 对方……同样是带着必杀的复仇之心,来到了这个战场。 “刷刷刷……”转眼间,塔古勒家族十个名字全部出现,羊皮卷收笔。十个名字爆发出一道道金光,从上至下闪过,仿佛天空中璀璨的太阳。 震惊之余,整个纽约的修士,都带着崇敬的目光,看这这十个名字。 传承千年的吸血鬼家族,本代最强的十人! 七位半步大公!两位侯爵大圆满!一位神秘莫测的侯爵中期! 徐阳逸深深看了一分钟,长长舒了一口气,心中,反而轻松了起来。 了无牵挂。 岳真人饶有兴趣地看着他:“看到这些怪物,贤婿有何感想?” 徐阳逸淡然一笑:“自信人生两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 “好。”岳真人一抬眉,哈哈大笑:“我辈修士,只有逆天而行,哪有退避三舍。” 徐阳逸的目光,看似平淡地杀意从玉藻前,血腥之月的名字上划过。 无声胜有声。 “名单出现,三天内,圣战开启。”岳真人的脸上,也带上了无比的慎重:“今夜,你就好好看看。欧美真正的顶尖战力。海的这一边,修行国度真正的怪物。” 不需要再说什么。凝重的气氛,黑云压城。金丹之境的召唤,谁都是背水一战,无人会留手。到了台上,更不会有人在意他大灵术师的名头。 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沙沙沙……”随着塔古勒家族的十份名单出现,每一道光柱,此刻,全部齐齐震动。 “嗡嗡嗡……”嗡鸣声此起彼伏,一个个足以让欧美修士震撼的名字,不停出现在半空。赤红,白色,碧绿……这一刻,所有决定参战的家族,在这里,都递上了他们的请战书。 “‘死灵君王’帕里斯.琼斯。半步大公。”“‘灰色梦魇’法奥隆.迪翁。侯爵大圆满。”“‘异形’沙朗.古.诺娃。半步大公。”“‘山脉之锤’麦格尼.铜须。半步大公。” 一栋漆黑,甚至已经仿佛倒塌的阁楼中,朱红雪苍白的面容,冰冷地看着上方自己的名字。 她表情如常,只是,脖子上,有两个牙齿的痕迹。 “女儿。”苍老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希望你不介意我这样叫你。” “当然。”朱红雪转过头,恭敬地半跪于地:“大公阁下,能够完全加入塔古勒家族,是晚辈的荣幸。” 她苍白的拳头,不自觉地在地面握紧。 徐阳逸…… 当年的活帝器之仇,当年阻拦自己进阶大道之仇,现在,终于有了断的时候。 当然,还有你身上让人垂涎的活帝器。 真辛苦啊……自己藏着这个秘密如此多年,现在,它终于要是自己的了。你几十年进阶筑基中期,想必也是托了这尊传奇法宝的福吧,不过,你的好运也该到头了…… 意大利,阿尔卑斯山支脉。马特洪峰。 这里,已经是一片大雪飘零。任何生物在零度以下的低温里都会冻僵。但是,没有任何登山者知道,马特洪峰一个大雪掩盖的山洞里,此起彼伏的挖掘声响彻整个山洞。 山洞不算太大,大约三百米左右,沿着山洞,每二十米,就有一位严阵以待的男子,胸口上带着闪亮的族徽。上面只有一只狼头。 内部五十米处,是一个开采得整整齐齐洞口,周围符箓闪耀,一片绿色光幕,仿佛薄膜一般覆盖在洞口上,无人知道下面是什么。 然而,此刻,在山洞之前,一只巨大的人狼正蹲在那里,通体雪白,头和四肢是黑色。顶着风雪,目光直视纽约的方向。 忽然,一张赤红的,燃烧着的纸页,在它面前闪耀而出。它眼中闪过一抹炽热,随后一把抓到了手中。 只看了一眼,然后,疯狂的狼嚎响彻整个马特洪峰。 “圣战名额……”它死死咬着牙:“元老会,还是批准我了,父亲,我不会为你丢脸!” “还有x……要不是你……我能从纽约来到这里?!” “明明是大灵术师,为什么开始不说!是特意要给我好看?这样的奇耻大辱……就算脱离家族,我也要将你在圣战之上,当着众人片片撕碎!” “我,萨维迪恩七世,在此立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