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伟业制药(二) - 最强妖孽

第5章:伟业制药(二)

夜,已经华灯初上,这栋大楼里,还亮着不少灯。霓虹闪烁了起来,那尊黑暗中的蛤蟆,一动不动,就像真正的石雕那样。庞大的身躯在霓虹照耀中,散发出一种妖艳的诡异。 这是徐阳逸眼中的场景。 在其他人眼中,这里,楼顶,什么都没有。 “先生……您是?”前台看到徐阳逸进来,没有半分阻挡,身上的警/服就是最好的通行证。徐阳逸扬了扬手里的警/官证:“你们公司有人和连环杀人案有关,我需要马上进去。” “连,连环杀人案?!”前台的声音猛然拔高了起来,这一个月,连续十二个人离奇死亡,现在听说晚自习都取消了!这是真的假的?这是真警察?真的有疑犯在自己大楼? 将证件往对方桌上一扔,徐阳逸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径直上了电梯。 “叮咚……”电梯停在十五层,他准确地停了下来,看了看楼层,才发现这整层楼都是会议室。 股东会议室,各小组会议室,研究所会议室……他右手轻轻抓了抓空气,放到鼻子前闻了闻,准确地踏进了股东会议室的房间。 “晚上好,很抱歉打搅了。”推开门,他彬彬有礼地微微鞠了一躬:“能出来见个面吗?如果不想死的话。” 会议室中,空无一人,依稀能看到桌子上的人造盆景。透过盆景的枝枝桠桠……看过去是会议室硕大的落地玻璃窗。外面,星星点点的灯火如同繁星璀璨,点亮了这个不平常的夜晚。 没有任何人回答。 “不要激动,我理解你的担心。我尽量心平气和地谈一谈。”他文质彬彬地微微一笑,抓过一把椅子,小心地抬起,小心地放下,落在厚实的地毯上没发出一点声音。他缓缓坐下,轻轻拍了拍警/服:“在人类社会中跋涉了这么久,终于抓住了和知名企业合作的机会。再不用担心因为妖的容貌不会变化,身体不会成长,而被邻居,同学怀疑到几年换一个地方。也不用担心下一顿吃的在哪。更有自己稳固的捕食区。还能拿着大笔的花红。我都懂。” “不过……我的耐心有限。你看,这是我的毕业考试。我们能不能彼此理解一下对方……我这个人呢,比较心急。心急起来,脾气就不会太好……”他悠闲地拿出打火机点了一根烟,深深抽了一口,看着寂静如同停尸房的会议室,仿佛他自说自话一般。等了三秒,他笑了笑:“先礼后兵,我礼完了。” 他脸上仍然带着一丝轻笑,手中握着的打火机,将刻度调到最大,放在了自己面前的会议桌上。 “啪兹……”橘黄色的火苗,照亮了整个房间。为黑暗的角落披上了淡光的柔霞。 下一秒,异变陡升! 他用的不是燃气式打火机,而是最普通的那种。时钟,指向九点正,火机的火苗,忽然闪了三次,随后……变得和血一样红!桌子上……朦胧而诡异地,在火光照耀下,拉出了一个恶魔般的影子! 不是人,而是一只巨大的蛤蟆影子! 黑暗中摇曳,摇曳中颤栗。 “噼啪……”就在这一瞬间,本来温润的火苗,如同爆竹一般“兹拉”作响,仿佛一只跳动的鬼魅!喷着地府的幽光! “呜……呜呜呜……”四周的椅子,就像有人坐上去那样,被齐齐四面拉开!实木椅子在厚重的地摊上拖出沉闷的声响!响彻于空无一人的房间! “刷!”窗帘猛然扬起!夜风呼呼呼地决堤一样灌进房内! “你的耐心比我想象中差……”徐阳逸一把收起了打火机,冷笑着吹灭了火光:“不语花的灯芯,无根水的燃料。对于人类无色无味,对于妖是比最恶心的恶臭还难闻,我还以为你能忍多久。” 火焰骤然熄灭,世界在这一瞬重归黑暗掌控。 这种极度反差的视觉,太多的人都会感到极不适应。但是……这种不适应感,根本不适合他。 黑暗中,一点光亮起。 不是灯光,不是任何人为光线。更不是亮起在徐阳逸对面,而是他的头顶! 它血红,它只有一丝,它是…… 徐阳逸再熟悉不过的妖瞳! “找死。”他冷笑了一声。 下一秒,一道诡异的风声,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破空而来! 风刃术……距离自己,0.65米,力度:70kg……速度,70m/秒左右……他的大脑仿佛最精密的计算机,瞬间列举出一大串数字。 他的双目,没有任何亮光,却无比深沉,仿佛黑夜中一对明亮的宝石。眼睛一往如常的沉定,捕捉着黑暗中每一个最细微的变化。 一道轻微的波纹,在他身体左侧浮现,那是无形的力量夹杂着狂暴的速度,推开空气!推开阻力!即将冲到自己身上的迹象! “刷!”简洁而明快的声音,如同死神的镰刀,在他耳边刺耳地响起! “扑!”下一秒,黑暗中,仿佛一刀砍入木桩的声音传来,随后,空旷黑暗的房间中,响起了一个男子惊讶的呼声:“咦?!” 就在这一刻,徐阳逸,动了。 没有风声,没有脚步,好似行走在森林的猎豹。用厚厚的肉垫踩上了风,踏上了云。没有任何启动的声响,只有一道轻轻的风啸,如果不仔细听,就是风吹在窗帘上那种“呼”的一声轻响。 “啊!!!”一声惨叫,从黑暗中发出,随着一个轻轻的响指,火机再次亮了。 徐阳逸有力的手,死死扣在一个人的咽喉上,在警局没什么力道,但是现在,却青筋毕现,让人毫不怀疑手上的力度。 “呃……呃!”被他提起来的人,只能从喉咙里发出一阵阵干涸的叫声。这是一个少年,大约十七八岁的年纪,但是衣着却是穿着范思哲t恤和裤子,家境显然不错。 只不过,他血红色的眼睛,金色的竖瞳,根本不是一个正常人类该有的东西。 徐阳逸的目光随意地看过自己的左手,那里,警/服已经被割出一个巨大的口子,从肩膀位置开始,半边袖子都悬挂了起来,切口无比整齐,就像刀削过的一样。 只是,满手鲜血顺着他被割开的警/服已经流了下来,滴在地面上,滴答作响。在暗淡的火机光芒下,煞是吓人。 “知道吗……”徐阳逸另一只手扣住少年的下巴,大拇指用力一/顶,逼迫对方头大幅度扬起。少年双脚踢在他身上却仿佛踢上了石头。他对着少年已经开始泛白的眼睛,不紧不慢地说:“你应该知道的,天道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外号,猜猜,我的叫什么?” 等了三秒,没有回答,少年喉咙仿佛被钳子卡住,根本无法回答。只能发出被禁锢的“呃呃”声。双手拼命掰着徐阳逸的手,却仿佛抓上了铁箍,根本无法撼动分毫。 “看样子你不太喜欢和人交流。”徐阳逸弹了弹烟灰,动作不徐不疾而且温文尔雅。根本不顾对方已经开始吐白沫,笑着说:“记清楚一点,我的外号是……微笑死神。” “是不是挺酷炫的?说实话,我也喜欢……别翻白眼,我骗你的。”徐阳逸收敛了笑容,凑到对方耳边轻声道:“平生,没有一只同阶妖怪敢主动在我面前露出妖瞳。” “啪”信手一丢,少年如同一堆麻布袋一样落到了地面上,滚出去两三米。徐阳逸擦了擦手,平静地坐下,冷眼看着对方捂着自己的喉咙,疯狂地咳着,捂着发红的喉咙爬了起来。 “咳咳咳!”仿佛要把肺都刻出来,少年猛然抓起面前的茶杯,一口灌下,闭目休息了好几秒,这才咬牙切齿地睁开眼睛:“敢这么对我……三水曹氏不会放过你的!” 徐阳逸吐出一口青蓝色的烟雾,笑了笑:“伟业药业?曹氏?” 少年喘息着,不答话,徐阳逸弹了弹烟灰:“他们算老几?” “七年前,曹家异军突起,一只全能型的保养品让全国人民耳熟能详。几年赚了一个多亿。伟业药业也正式打响了名字……”他顿了顿,仿佛在整理资料,数秒后才笑着看着对方:“但是呢……你知道,天道里面有些科学疯子总是闲得慌。尤其,在明知道有另一种智慧生物的情况下,不能不更闲得慌一点……” “凝露草。”他看着少年的眼睛,对方的眼睛显然眯了眯:“我就说,新保养品怎么就好了?行啊……修真的东西都加进去了,哪怕加一点,对凡人的效果都显而易见。你和曹家还真是合作愉快。我猜猜……你是他们的技术总监?借此入的股?” “所以,曹氏就算眼睁睁看着你七年不长大,视若无睹,反而完全包庇着你的存在?真是和谐的共生关系……就像腐烂动物和它身上的蛆,让人作呕。” “那又怎么样?”少年的外形是少年,此刻却完全平静了下来,说话的语气,动作,却根本不像毛毛糙糙的少年人,反而如同一潭湖水……一潭幽深的,久经事故的湖水。 “妖族永远不会长大,也不会衰老。我找个宿主有什么错?”他有些畏惧地看了徐阳逸一眼:“‘神农架公约’仍在,你们人类修士无端干涉我们妖族商业内务,那是越权!我有资格去南通省最高修真法院上诉你!你面临至少五十年的监禁!” 徐阳逸头靠着椅子,抬起手摆了摆制止了对方,声音没有一丝起伏地说:“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 他微笑着看向对方:“你告诉我,如果刚才进来的是普通人,会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