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修罗场(二) - 最强妖孽

第50章:修罗场(二)

灵压如同海潮,如同山岳。现场所有练气期修士,初期,中期的根本口不能言,冷汗涔涔。只有后期修士,才能勉强支撑,满心惊恐地看向贵宾席。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不知道,刚才有人喊敌袭?”“不可能!这是天道分舵最底层!谁敢杀进来?”“他们不怕人类修士的追杀?”“真的是敌袭?谁这么大胆?现场可是有八位筑基前辈!”“如果不是敌袭,而且是大敌来袭,八位前辈怎么可能毫不顾忌我们全力爆发灵压?” 上万道目光,齐齐看向贵宾席,随着八声怒喝。下一秒,拳,掌,剑,铃,扇,全部打在了对方身上。 火云眼睛陡然眯起,仿佛看到了最恐怖的东西,扇子果决地丢手,怒吼一声:“诸位道友!撤!” 不用他说,这一瞬间,八个人全部离开!呈环形包围着少女,虽然他们人多势众,但是眼中的神色,却无比震撼! 剑,入肉三分,扇,烧焦了少女半边身子,拳,掌,全都在对方身上打出一个巨大的凹痕。 但是……对方神色丝毫未变!只是静静地看着插在自己身上的各种兵刃。 “你……你竟然……”影杀的喉结抖了好几下,才带着无比郑重的声音说道:“半步金丹……” “刷……”少女静静地抽出一把剑,放在面前看了看,轻启红唇:“知道吗。” “不入金丹,永远不知道巅峰有多么强大。” “总是做着一些可笑的梦,却不知道自己只是被一巴掌拍死的蝼蚁……” 没人说话,八位筑基修士,八位在练气修士眼中已经高不可攀,贵不可言的八位修士,此刻,无一人有心情开口。 “怎么回事?”一位少女疑惑地问:“这个女人是妖怪?八位筑基修士杀不死她?” 话音未落,她身边的爷爷已经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她惊恐的目光中抬眼看去,平时笑容满面的爷爷,此刻,脸上的肌肉都因为巨大的恐惧而颤抖,额头上的冷汗不要钱地滴了下来。 “没死?!”另一边,一位少年惊悚的目光死死钉在少女身上:“这,这怎么可能!这可是八位筑基前辈!还有四位筑基大圆满!” “闭嘴……”他身边,他的父亲已经面如死灰,少年看了一眼,差点没吓得跳了起来! 他们罗家的镇族之宝,一只银色的圆环,已经不知何时握在了父亲手上。 父亲周围,叔叔,伯伯,那些平时几乎没红过脸的长辈,此刻,有的手中握着符箓,有的手中握着一把兵器,全都无声站了起来,无比凝重地看着贵宾席。甚至…… 他不知道是不是看错,他似乎在这些亲人脸上看到了一种死亡的悲痛。 “宏儿……你记得……等会如果有机会,不要管我们,一定要逃!无论如何都不要管我们!” “刷……”一群人无声站起,为首一位老年妇女,在四位中年男女的陪同下,颤巍巍地抖开了一副画布。刹那间,一道恍若游龙的刀气,带着一声清亮的龙吟。跃上半空。 又一群人无声起立,没有说话,盯着贵宾席,然而,每个人手中,都提起了兵刃。 “刷……刷……刷……”仿佛无声的警钟,全场上万修士家族成员,三千修士,此刻,尽皆起立。 “妖孽……你现在退出天道分舵,我可以当什么都没发生过!”逐月牙齿都咬得死紧,浑身肌肉针刺一样,绷得死紧,目光根本不敢移开对方一分一毫:“现场如此多修士,即便你半步金丹,也讨不了好!” 少女幽幽看了他一眼,忽然笑了:“你不想知道我怎么下来的?” “很简单……”少女咯咯笑着,不等对方答话,就开口道:“因为上面已经没有活人了。你们是不是很久没联系到上面了?” “朱红雪!”天道分舵数位高官,听到这句话,几乎目呲欲裂:“要不是金丹真人心怀仁慈,还有你的活路?!” “清末连屠四城!你罪不可恕!死后都得下十八层地狱!抽筋拔骨永生不得转世!你还敢对天道下手!?” 上面没有联系,没引起他们的重视,因为这里的通信信号本来就不算太好。毕竟五年一开。没人想到,下面比试的时候,上面正发生着惨绝人寰的杀戮! 少女没有说话,只是淡然看着头顶天下独步四个巍峨大字,许久才淡淡一笑:“写的真丑。” 筑基修士,没人说话。半步金丹,和他们是质的不同!现场三千修士家族,就算挡住了,但是要死多少人? 他们带来的凡人附庸,后辈要死多少? 这里……注定血流成河! “你要做什么。”王不识咬牙道:“即便你是半步金丹,也不是金丹真人!瞒着整个华夏修士界突破到半步金丹,你已经位极人臣,还要做什么!” “放肆。”朱红雪转过头,没有一点感情地看着他:“本宫要做什么,是你这样的东西可以问?” 说完,她又忽然笑了起来:“不过呢,本宫今日心情尚可,不妨给你猜的机会。” 他竖起一根指头:“猜错一次,我就杀一个筑基修士,你看怎么样?” 没人动手,和半步金丹动手代价太大。但就在这时,逐月的胸口,忽然爆出一个巨大的血洞,他圆睁着双眼,一口鲜血猛然喷出,到死都难以置信地看着朱红雪。 “联络浮云真人?”朱红雪微笑着手指轻轻一勾,一只老鹰造型的折纸就从瞬间死去的逐月身上飞了过来,随后,无风自燃:“算了……夜长梦多,有些游戏还不是浪费时间去玩的时候……” “本宫告诉你们答案吧,虽然有些无趣。” “记不记得天道对本宫的记录么?”她站了起来:“河古省连屠四城,为了筑基对么?” 这句话,就像一个引子,他面前的筑基修士,脸色全都变了! “你的功法……突破大境界,必须血祭?”火云颤声问道。 “很聪明,或者,你们能拿出传说中的生死转轮丹?我转身就走,别用那些丹液来糊弄我。”朱红雪的头发无风自舞:“可怜……你们明明都记下了,为什么不多考虑一下我为什么要杀人呢?” “我没有那么嗜杀的……” “十万人。”她的声音已经带上了一抹血色的疯狂:“血祭十万人,本宫便是第十一位金丹!” “所以,你们……都得死。”她仰天疯狂大笑,下一秒,一股澎湃地让人心颤的灵压,倏然从她身体中狂猛爆发! 如十二级地震!如龙卷风加海啸!现场练气初期,每一个人还站得住! “本宫昔年杀人盈野,何在乎你们上万条性命!本宫就算见了十殿阎罗,他们也未必敢收本宫!”她整个身体脱离力学地悬浮了起来,及腰长发无风自动,眼睛也变为了竖瞳。 “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本宫只要冲破金丹,死后谁管他如何评价!” 灵气壁内,徐阳逸已经猛然站了起来! 就在那道仿佛魔神一般的灵压轰然爆开的时候,一股死亡的气息瞬间打破了他打坐的沉静。 熟悉,太过熟悉。 朱红雪! 朱红雪亲临! 他的思维,已经迅速转动了起来,马上回想起了当日左轮对他们说的一切。 河古省杀人盈野,连屠四城,血祭数十万人,突破筑基……原来……原来对方的真相一直在记录之中!只是从未有人注意过!全被对方的残暴吸引走了眼球! 难怪……难怪对方除了这件事,其他的根本没什么恶迹! 筑基当夜,血染百里,成就一世妖名。不是发疯,不是扬威,而是对方有必须这么做的理由! 对方百年如一日,隐忍在天道对面,就是为了突破金丹的时候突然发难!因为它在长久的生活中,已经太清楚天道的规则! 五年一次的毕业大典……在对方眼中,恐怕早就是五年一次的饕餮盛宴! 除了这里……还有哪里有这么多修士? 除了这里,还有哪里能五年一次汇聚上万修士? 之前没动,是因为时候不到。对方没有把握,也没到进阶的时候。 长达百多年的隐忍,已经降低了丰邑市分舵的警惕心。 现在……这只静坐百年的死神,终于伸出了她的利爪。 呼吸,渐渐急促了起来,千百个念头从他脑海中走过。 现在,唯一的期待,就是筑基修士能拦得住它!但是…… 面对着随时可能身死道消的局面,谁会为素不相识的练气修士出死力? 刚才对自己的条件,已经不重要了。现场,只有一个条件。 活下去。 在朱红雪已经为了金丹魔疯,敢冒天下之大不违血洗南通省天道分舵的情况下,活下去! 但是……自己被关在灵气壁之内! 这有好处,接下来的战斗,绝对是血肉横飞,血流成河!朱红雪这种境界的妖怪,要血洗这里,必定是无差别攻击! 练气期修士……能活下来的几乎百不存一!普通人更不要提! 不过,他可以! 火云为了制造亲近的机会,没有把他们放出去。然而,他清楚记得,火云之前说过,这面灵气壁,乃是浮云真人的术法!可以挡金丹修士片刻! 他,可以比别人多活一段时间。但是,之后呢! 他要做最坏的打算,因为朱红雪敢单刀赴会,必定是有绝对的信心! 那条百米长的巨大妖体,当时带给他那种无可抵挡的杀气,他确信现在的自己要头脑一热上去拼命,对方呵口气就没了。 灵气壁,是一个保护他的结界,也是束缚他的囚牢! “怎么办!”他的手,死死放在灵气壁上,却发现根本虚不受力! 更不要提,他现在被楚昭南的子弹卡在胸口,灵气丝毫用不出来! 现在,是真正的生死一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