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4章:纽约修士角斗场 - 最强妖孽

第504章:纽约修士角斗场

三天,转瞬即逝。 这三天,岳真人亲自为徐阳逸调理身体,讲解修行上的一些困惑之处。修炼到侯爵后期,徐阳逸本身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两相印证之下,岳真人的高屋建瓴,加上他的触类旁通。他竟然感觉刚刚晋级的侯爵后期更加稳固了一些。 三天之后,十二点。徐阳逸已经将心情调理到了最镇定的地步。全身灵气无一不通畅。随着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他的脚下忽然闪起一片柔和的白金色圣光。紧接着,他的身影消失在脚下符箓构建的法阵之中。 眼前,微微眩晕。下一秒,一股炽热的气浪冲刷着他的肌肤,耳边,一片片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尽量轻声却仍然喧哗无比的讨论声,似乎要将这里的空气都点燃。 他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的古代欧美风格角斗场。足足有一个足球场大小,上下一共十五层环形阶梯。 一尊尊雕刻精美,足足有二十米高大的雕塑,清一色覆面铁甲骑士。左手持火炬,右手持盾。盾牌上,刻着雄鹰环绕的十字架。而他们的左手火炬中,足足三四十米的巨大火焰照耀天际,让天空中的星辰都为之失色。 赤红色的火焰,拉扯出岁月的斑驳,映照出中央足足六百平方米的巨大角斗台。斑影摇曳的地板看不清颜色,却能看到一道道破碎的蛛网纹,一块块暗沉的血斑。映照在周围几十尊巨大火炬巨像中,神圣而带着严肃。 他出现的地方正是柯文纳斯家族的主台。 “刷……”就在他被传送来的瞬间,这个片区身后的巨像,手中火炬“轰”一声爆燃一百米!无数看不清的符箓在其中浮浮沉沉。覆面石像巨人竟然“卡卡”抬起头,随着一阵轻微的沙石掉落声,眼部射出两道红光,笼罩在徐阳逸身上。 现场,本来激烈无比的讨论声,兴奋的火焰,刹那之间安静了下来。但是,下一秒,一阵震耳欲聋的喧哗,轰然爆发! “大灵术师阁下!!”“本届第一战!大灵术师x阁下到了!”“我的天……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大灵术师!”“大灵术师阁下亲自登台!几十年来从未有过!” 这是那些被家族中带出来见世面的伯爵修士的尖叫,此刻,任何登上名单的人,都是欧美顶尖强者。或许,他们在这一次的圣战中很弱,但是放出任何一个人去,都是跺跺脚欧美修行界要抬抬眉的角色。 即便表面境界最低的大灵术师x,也是如此。 不说他是侯爵中期,就是大灵术师的身份,背后站立的圣白十字会,也足以让任何人对他肃然起敬。 相比于伯爵看到高阶修士的激动,兴奋,侯爵期的修士,要镇定非常多。无数的目光萦绕到这位最近名震欧美的大灵术师身上。徐阳逸微笑着抬头扫过,除了塔古勒家族,几乎所有人都对他微笑颔首。 “那就是x先生。”一群矮人之间,一个满头梳着小辫子,辫子上带着金环的矮人,胡须和他人一样长,金黄得就好像地上的麦田:“咱们的人是不是和他一组?” “哈哈哈,确实和他一组。不过那又怎么样呢?”身边的一位两根胡子辫子的矮人大笑道:“即便巨熊之子的实力可能徘徊在十二,三名左右。他也根本不可能出线。看看……他简直比我们最小的铁匠都柔弱,脆弱而且易折。就像风干了的玉米杆……这位x先生也是被实力冲昏了头脑,他的实力来源于他聪慧的大脑和渊博的知识,而不是……” 他轻蔑地扫了一眼徐阳逸:“他孱弱的躯体。以及存在于幻想中的实力。” “信心膨胀,完全不知道自己面对着什么。一个小时之内,埃索恩必胜----当然,这是考虑顾忌圣白十字会的面子下。”大辫子矮人用手肘撞了撞对方,挤眉弄眼地说:“正因为大灵术师和圣白十字会的存在,x先生的身份是个大难题,不过很幸运,这个难题不属于我们。你看看那帮自诩高贵的精灵族,脸色就像吃了狗屎一样难看,哈哈哈哈!” 不只是他一个人,所有人都关注着精灵族的举动。就在x出现之后,整个精灵族,就连最前方那一排大公之位上坐着的,那位俊美地如同太阳神一样的男子虚影,也不由得皱了皱眉。 而他身后,精灵族几乎所有人都围在了一起,低声讨论着什么,争论还仿佛非常激烈。 “埃索恩绝对不能输。同时绝对不能伤到大灵术师先生!圣白十字会那帮家伙可是非常记仇的。”一位头上戴着雕刻异常精美头环的女子,眼中没有眼珠,只有隐隐发亮的眼白,如同两轮明月,沉声道:“别忘了,x先生自己就是草木药理学的顶尖高手。一位可以请动圣影的大灵术师,对于亲近自然的精灵帮助有多么大,我想我不需要累叙。” “埃索恩会输?你在开玩笑?这玩笑真差劲!”一位肩膀上披着绿叶,带着白狼头饰的大德鲁伊皱眉道:“我认为这并不是一场公平的战斗。就像知道小白兔和大灰狼站在一起那样,就算小白兔勇敢地跳了跳,也绝不是大灰狼的对手。难度在于x先生的安全和胜利方式的度。这是一场闹剧!真正的闹剧。” “他只是文弱的大灵术师。噢,天哪,我简直不敢相信埃索恩面对这样娇弱的身体会不会兽性大发把他撕成碎片----这可是世界上最珍贵的碎片!” “埃索恩和x先生就像大人和孩童。就算是玩闹,力大无穷的成人也会伤害到脆弱的婴儿!我们不能给任何大灵术师留下恶感!” 同一时间,柯文纳斯家族,一位徐阳逸从未见过的侯爵后期,微笑着伸出手来,狠狠和他握到一起:“x先生,预祝你旗开得胜。” “x先生,他们不敢伤你。请放心。”“噢,相信我,如果他敢伤你,柯文纳斯会让那些人妖付出相应的代价。噢,不,十倍的代价!”“月神将引导您走向胜利!请放心,巨熊之子在我们的调查中,正确排位是第十一位。” 徐阳逸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和每个人握过手。 手中温度犹存,可惜脸上笑意从不达心底。 这是无言的轻蔑。 不只是柯文纳斯,甚至全场都一样。 没有人期待他。 之所以诚挚,是因为没有悬念的战斗,早已知道结果。没有利害冲突,如果不是他大灵术师身份尊贵,恐怕连这虚伪的,施舍一般的安慰都不会有。 说不定……他战败之后还有掌声和鼓励?让他不至于完全下不来台? 这算不算最大的讽刺? 人啊……果然有着两张面皮。就连类似人的生物也一样。 就在此刻,忽然,整个沙漏爆发出一片白金色的光芒。其中所有金色细沙粒粒飞出,瞬间,在整个角斗场布置出一片金黄色的光幕。 现场所有议论声,看好戏的声音,刹那间都停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满含杀意的慎重。 “第四届圣战,现在开始。”一个苍老的声音,从第一排传来。 五个虚影中,有一个不是,而是真人。 那是一名苍老的老者,脸上满是皱纹,甚至布满老年斑,但是在他开口的时候,周围针落可闻。 这是对于大公的敬重。 圣鞭,劳伦斯,坐镇纽约,看守圣器的负责人,地位更在圣骑士珍妮之上! “我再次重申,一旦进入角斗场,生死自负。”他顿了顿,身体微微转向一边:“x先生,你确定?”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过去,徐阳逸也站了起来,郑重抱拳:“我确定。” “扑……”龙人座位上,一位年轻的侯爵,已经忍不住笑了出来。声音很轻,没人注意到。 劳伦斯的目光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点了点头,坐下。 根本没有问埃索恩。 这本身就是一场一边倒的战斗,但是,他很希望x先生能临时更改自己并不明智的选择。 他好像并不知道大德鲁伊中名字后带有圣灵是什么意思。只要现在更改,他认为在他的主持下,全场都不会有人反对一位大灵术师退赛,即便之前从未有过这种先例。 大灵术师四个字,足以创造先例。 “圣战的规则,就是没有规则。投降与否,任何人不得干涉,除非对手点头。否则本大公不会解开禁制。属于修士的任何物品,法宝,都可以应用。现在……有请两位入场。” 徐阳逸一个闪身,身形如烟出现在场中,顿时,一阵心照不宣的掌声响起。 “x先生,勇气可嘉。”“您的勇敢让我赞叹。”“勇敢的大灵术师x,祝您胜利。” 徐阳逸充耳不闻,嘴角挂着一抹含蓄的笑容。 可笑么? 等会儿,就会让你们知道可笑的是谁。 世界上本没有道理,当拳头打不过的时候,才会讲道理。 就在此刻,角斗场的另一边,无数绿叶环绕,一道道绿色的灵气漩涡一样在场中飞旋,紧接着,另一道身影也出现了。 这是一个俊美的男子,满头白色长发,身高接近两米。两只麋鹿的长角从头上长出,身上的衣服并不是西服。而是由一种树叶和布料共同编织的产物。而对方,也正在看着他。 这一次,没有掌声。却有比虚伪的掌声更炽热的无声尊重。 对比起来,刚才的笑声如同是给予小丑。 “那么,投注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