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6章:初战(一) - 最强妖孽

第506章:初战(一)

“咚!!!”一声闷响,那是裂空击上那面巨大的蔓藤之壁的声音。 紧接着……众目睽睽之下,这一式号称精灵族第三强的防御招式,居然……肉眼可见地朝内部凹陷数米! 蔓藤之壁背后的埃索恩,眼睛倏然睁大,他万万没想到,x竟然可以将这一招破到这种地步! “这真的是大灵术师?”他愕然看着自己面前越来越弯曲,已经撕裂到极致的蔓藤之壁,听着外面咚咚如同天神一样的敲门声,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我一定是看错了……大灵术师怎么可能有这么强悍的肉体!” “嗯?”徐阳逸皱了皱眉。 居然没破? 下一瞬间,另一道裂空轰然而至! “哗啦啦啦!!!”一阵惊天动地的闷响,蔓藤之壁,竟然在十秒后,轰然碎裂! 无数的蔓藤被炸飞,飞到空中成为点点灵光,飘飞过埃索恩震撼的眼前。他还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四处飘飞的绿色灵光,就在同时,身前忽然响起一片尖锐的呼啸。 那是无穷白色爪痕对着他抓来的风声。 “不敢想象……”他深吸了一口气,身体闪电一样往地下一蹲,紧接着,一条黑色身影,三米多长,竟然在道道白色爪痕指尖,如同蝴蝶穿花,轻盈无比地跃了出去。速度之快,居然地上都被它锋利的爪子拉出了道道火花! 那是一只黑豹。 落地之后,他身体周围,方圆十米蔓藤迅速弥漫,然而,他惊愕地发现…… 对方并没有追击。 漆黑如缎的身影缓缓转过身,用无比凝重的目光看向徐阳逸,许久,才口吐人言:“为什么?” 为什么不追击? 徐阳逸微笑着,揉了揉指节,咔咔作响:“本座说过。” “我会收下留情的。” 沉默。 全场,死一样的沉默。 就算再没有眼色的人也看出来了,x很强,非常强!绝对不是他们想象中孱弱的大灵术师!更不是什么只知道掌握知识却根本不懂杀敌的修士! 这……是一个和他们一样,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修行者! “你……看到了吗?”塞壬家族,三位侯爵已经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愕然看着场中,一位半裸的鹰身女子眼中目光无比复杂,手死死抓着扶手:“是不是……我看错了?” “当然……”身边的女子回答也仿佛活在梦里:“我……也以为我看错了……” 柯文纳斯家族,整个都呆住了。 包括苍白之龙在内,每个人都不敢相信地看着场中。一位侯爵微张着嘴,嘴唇有些轻轻发抖,手心都泌出了一层叫做尴尬的体液。 自己……刚才好像和对方握手了……还说相信对方? 但是,谁都知道大灵术师根本不可能亲自上战场啊!您只要一句话!多少人愿意去替你卖命?!你自己还练这么强干嘛!是要上天吗! 刚才的握手,虚伪的鼓励,谁都心知肚明。然而现实却给了他们一个狠狠的巴掌! 祝福我? 鼓励我? 是的,恭喜你们透过现象看本质。本座确实有拿下这场比赛的实力! “这真的是那些象牙塔里的大灵术师?”终于,一位新晋侯爵出神地开口。这才将柯文纳斯家族所有人如同脱肛的野马一样的思维拉回来。 随即,柯文纳斯家族第一排,一个老者的身影,轻咳一声,轻轻鼓起了掌。 “啪……啪……” 声音单调,透着憋在胸口说不出的尴尬。却让所有人回神。 紧接着,第二个声音,第五个,第十个……第一百,一千,一万个掌声响起!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鼓起掌来。 “难以置信,太难以置信了!”提拉宋家族,一位侯爵机械地鼓着掌:“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我绝对不会相信大灵术师有这么强的战斗力!” 矮人家族,满头辫子和两根辫子的矮人侯爵,嘴巴大张,眼睛溜圆,提线木偶一样,死死盯着场中,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两只手着魔一样,跟着全场海啸一样的掌声拼命鼓掌。 这世道怎么了? 是不是应该佩一副眼镜?噢!该死,修炼者不会近视! “不可思议,这真的是大灵术师?”黑女巫家族,斗篷之中,一个沙哑的声音说道:“难怪……难怪他有信心来到圣战。他是真的想以自己的实力杀到前三名!” “如果不是今天亲眼看到,有人对我说大灵术师会上圣战,我一定一巴掌把他扇出去。”“强大的实力,丰富的知识,这一场……不愧是开幕一战。”“这一战,结果难料。” 伯爵修士,同样拼命鼓着掌。不少人脸都涨红了,本来以为虎头蛇尾的开幕一战,居然是势均力敌!大灵术师和宫廷拱卫军,冠以圣灵之名的顶尖强者,居然不相上下!这个答案太疯狂! 许久,掌声停歇。这一次,不是施舍,不是给他台阶,而是发自内心地,将他作为参赛一员的同等强者来看待! 场中,埃索恩直视徐阳逸,眼中的目光,从懊悔,到慎重,最后,完全是当做大敌来看待。 “是我错了。我向您诚挚地道歉。”黑豹深深看着徐阳逸:“我不应该对一位同等强者怜悯,这是对顶尖强者的侮辱。” “所以……” 他的身体半蹲下来,毛发一根根竖起,眼睛从金色变为了碧绿,额头上,一个绿色符文缓缓亮起:“x先生,我埃索恩.白鹿,将用出全部实力,将您击溃!” “轰!!!!”话音刚落,一片海啸一样的绿色灵气,猛然冲出!而这些灵气,在他周围旋转成一个巨大的绿色漩涡,低吟的白鹿,翱翔的雄鹰,咆哮的巨熊,优雅的蟒蛇……伴随着埃索恩脚下突兀冒起的一朵朵小花,齐齐旋转。 与此同时,徐阳逸身体周围,同样一股丝毫不逊,甚至犹有过之的狂暴灵气,呼啸而出!而他身后,仿佛有什么巨大的植物,正在舒展着枝叶。那种莫名的厚重感,压迫感,竟然让现场不知道多少伯爵呼吸都困难。但是,无一人躺下,全都兴奋至极地看着场中瞬间白热化的两人。 居然能光用灵压就让现场伯爵呼吸不畅!这场战斗绝对是火星撞地球! 有史以来恐怕是最强的大灵术师,vs,自然林地,宫廷拱卫军,圣灵继任者! 现场,针落可闻。 无数的眼睛都睁到最大,没人愿意遗漏一个分析对手的精彩瞬间。 “野性生长。”随着埃索恩凝重开口,他的身体好像墨汁一样融化开来,同时,一片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雾,开始在场上诡异弥漫。 “仔细看,这就是精灵族王庭拱卫军的强大之处。”矮人一族的一位侯爵导师,对身后的伯爵沉声道:“他们是大自然的捕猎者。可怕的是,他们不仅能在森林之中来去自如,更能将所有环境都变为适合他们捕猎的场所。比如现在……” “精灵族排名一直贴近前十,如果抽到好签,确实进入前三有望。他们能够同时变化为任何动物,配合环境的隐藏,简直是天生的暗杀者。我想,在某些环境下,就算血族的破法者刺客都不是他们的对手。”柯文纳斯家族的人也对自己带出来长见识的伯爵解释道:“别小看这个前十……在这里的每一个人,放在欧美任何一个地方,都是足以让人跪拜的存在!前十五……那已经是欧美最顶尖的那一撮人。” 徐阳逸神色凝重了起来。 四周,黑雾越来越浓,越来越高,真的好似墨汁一样铺满五百多米,同时,在飞快上升,要将这里完全拉入黑暗领域。 就在黑雾完全弥漫整个金色护罩的那一瞬间,八只碧绿的眼睛瞬间亮起,隐隐约约照亮周围,染上一片惨绿之色。随后立刻消失。几乎就在同时,一道锋锐至极的灵气,陡然袭向徐阳逸咽喉! “好快!”徐阳逸猛然一退,白色闪电擦着他的咽喉而过。但是,就在他闪身离开的那一瞬间,八只碧绿的眼睛,在黑暗中再次亮起。 什么都看不到,只有一声接着一声,低沉的野兽咆哮,甚至涎水滴到地面的声音,还有……那种让人汗毛倒竖的压抑感。 他没有动。 忽然,黑暗中,破风之声陡然响起!这一次,没有任何留手,甚至黑暗中都仿佛荡起波纹一样抖了一下。 “刷拉!”静止的空间显而易见地抖出一道震人心魄的半圆,空气都为之破开。仿佛黑夜扬起了死神的外袍,挥动了寂灭的镰刀。 “更快了……”徐阳逸胸口一点信仰神火轰然炸裂,堪比同期修士四倍强度的灵气刹那间弥漫全身。这一刀,刀锋未进,刀风却已经带得他头发,衣服都猎猎作响! 但是,看不到! 只知道有东西过来,却根本看不到在哪里! “近一些,还要近一些!”他无比凝重地看着前方,似乎能闻见死神黑袍里的腐臭气息。就在0.1秒之后,面前一片宁静。然而,那一根叫做“危机”的神经却比拉得最满的弓都紧!间不容发之间,他羚羊挂角一般,身体猛然下蹲。 巨大的无形风刃几乎贴着头皮刮过。 身后“轰”的一声巨响!跳动的碎石甚至打到了他的衣服上,但是,就在同时,身体左后方,一道尖锐无比的灵气破空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