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章:归票 - 最强妖孽

第510章:归票

“刷刷刷……”无穷的白光汇聚到徐阳逸身上,埃索恩仿佛“风化”的速度越来越快,十分钟后,随着一片白光闪耀,玛洛恩的灵体全数消失,而埃索恩目瞪口呆地站在徐阳逸面前,身体都在颤抖。 无人可以理会他刚才那种大恐怖。 身心处在极度的恐惧之下,他从未感觉死亡距离自己如此之近。偏偏一句话都喊不出来。 他能感觉到,自己身体中,圣灵在咆哮,在挣扎,在怒吼,在反抗。但是,对方身体中,也有一个存在,它更高级,更恐怖,更强大,更完美。 就是那个东西,一口一口地吃掉了玛洛恩的分神! “这是……”徐阳逸身体一抖,终于收回了自己的手,愕然看着已经布满纹身的胳膊。和埃索恩一样,他根本无法停下。身体中,有什么东西正在呼唤着,饥饿着,咆哮着让他吃掉对方体内寄存的圣灵。 而他同样能感觉到,对方身体里的白鹿之王,同样想吃掉他。它没有后退,而是一直迎战,怒吼着,交缠着,但是,最后是他胜了。 现场,一片寂静,许久后,轰然爆发! 所有侯爵都疯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不是圣灵吗?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强大的圣灵,精灵一族的王庭拱卫军!怎么会没了?!”“我没看错的话……被x先生吸收了?”“你开什么玩笑?虽然我也这么认为!”“他……‘吃’了圣灵?” 喧哗声,瞬间沸腾,就连侯爵,都愕然询问着自己的道友。不是他们压抑不住好奇心,而是五大圣灵就是自然之梦林地最后的杀手锏,曾经杀出去过采佩什大公!数百年从未有人愿意踏足亚马逊那片古老的林地,这已经成了共识。如今,却被一个大灵术师生生打破! 而且……不是打败,是吃。是吸收掉了!这比打败更让人震撼! “肃静。”圣鞭劳伦斯,现场五位大公中唯一的真人,轻轻咳了一声。声音虽轻,但是,五秒之内,现场一片针落可闻。 他的目光看向了场中,徐阳逸几乎灵识丝毫未损,对面的埃索恩,刚才的召唤圣灵,已经耗费了他所有灵气。 现在,恐怕一拳就能让他倒下。 “x胜。”他的声音响起,无一人反驳。 第一场战斗,太出乎他们的预料了。他们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首先是x先生的大发神威,让人看到了一位恐怖的大灵术师。接下来,更加科幻,号称精灵族立足之本的圣灵,竟然被吸收掉了! “我至今都以为我看到的是幻觉……”一位伯爵摇头感叹,不过,他还没感叹玩,下一秒,脸色立刻煞白。 “你怎么了?”身边的人疑惑地问。 他没有看到,并不是他一个人脸色煞白,而是现场太多太多的侯爵修士,此刻脸色全都白了。就连一些侯爵,脸色也是绿得不成样子。 因为……天空中,一阵悦耳的“叮叮叮”的声音响起。那两个红色的数字,开始疯狂转动起来。 一比八十五。 六千比五百多万。 现在,是讨债的时候了。 以往悦耳的声音,现在听起来,简直就是如同催命的音符。 “别……”一位伯爵修士,一只手捂着自己心口,一只手死死抓着扶手。和他一样,现场不知道多少人,都惨白着一张脸看着头顶。 忘记了……刚才太激烈,忘记了自己之前还下了一注。以为稳赢的一注! 结果,却让人根本不敢看。那些叮叮叮的声音,仿佛响彻他们的灵魂。 “呵呵……”劳伦斯苍老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抹笑意。黑马并不是年年都有的,甚至可以说,极少出现黑马,而这匹黑马,竟然一黑到底!直接砸了第一场的盘! 庄家,投注者,恐怕都会亏的体无完肤! “当……”当两个声音响起的时候,当场,一位女伯爵就哭了出来。 “我的老天!我不活了!!”她捂着脸,不是假哭,是真的哭,能看到晶莹的泪水滑下:“这这是我这十年的所有积蓄啊!整整两千中品灵石!呜呜呜……” 她还没哭完,现场伯爵区,惨叫声此起彼伏“天啊……我好想去死!”“埃索恩输了?我,我的一千灵石呢?就,就这么没了?”“怎么能输啊?!我存了这么多年才这么一点!竟然,竟然一场战斗就没了?”“破产了……这下估计得干苦力才能有修炼的资源了。” 现场谁都能体会他们的感觉。 因为……右边的数字,从五百一十二万,变成了零。 而左边,是可怕的一百零二万! “投注金,六千,八十五倍,等于五十一万。赢家通吃,分红投注金的百分之十,五十一万。共计一百零二万中品灵石。x先生,我想你需要圣白十字会的圣白银行服务。” 一百零二万! 现场的伯爵没有一个笑得出来,因为,这全部都是他们的血汗钱。刚才那种看了一场匪夷所思的比赛,值回票价的感觉刹那间荡然无存。 这票价……未免太贵了啊! 伯爵期,顶尖家族里的修炼者,一个月能有五十中品灵石就不错,天赋顶尖的一百,一百零二万,足足要他们干上一万年! 就算是侯爵,此刻也是眼红无比,侯爵资源对比伯爵堪称百倍,顶尖的更是几百倍,但是一百零二万……这他妈都等于一个大型家族几年的流水了! “恭喜。”苍白之龙身边的血族,笑的比哭还难看,尽量保持着优雅,话语比春天的橘子还酸:“一战,您起码入账三十万。” 苍白之龙也有些感慨,他真的只是想帮对方留点面子。万万没想到,根本不需要他留面子,x先生竟然实打实地博下了百万彩头! 徐阳逸看着天空中的数字,笑了。 笑的很开心。 尤其是看着现场大部分人死了亲妈却根本不敢骂的脸色,怎么说呢…… 这个feel,倍儿爽。 看不起我? 人前人后两面三刀? 那么,不好意思,这笔钱,本座笑纳了。 “还请x先生先去休息。等待第二次抽签通知。如果想要观看下一场比赛,将在一个小时之后开始。”劳伦斯笑着说道。 徐阳逸点了点头,现在当务之急,是立刻搞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他正要离开,耳中,忽然响起了另一个声音。 “x先生。” 很陌生,徐阳逸却心中一凛。 这三个字,带上了一丝大公威压! “你可以叫我安东尼奥.黑鸦。”声音不徐不疾地说:“本大公现在是自然梦境林地的统领者,大公后期。”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目光微微扫视了一下周围,发现没有任何目光落在他身上。他就明白,对方并不想要其他人知道。 “如果可以,精灵族的代表在你的休息室等你。” 不等徐阳逸拒绝,他微微笑了笑:“放心,白鹿之王玛洛恩阁下的一尊分身,我们还损失得起。倒是你,不想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你难道不想进入前三?得到观摩圣器的机会?你身上出现的纹身,为什么能吞噬玛洛恩阁下的分神,你不弄清楚,真的能安心修炼?” 徐阳逸犹豫数秒,终于点了点头。 “很好。”安东尼奥笑道:“精灵族很期待一位大灵术师的造访。再见。” 徐阳逸正要离开,却发现,他面前,一尊高大的身影,山一样站在了他前面一级台阶之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这是一个白人男子。 大约两米多高,西服下没有穿衬衣,只有一堆乱糟糟的胸毛,光头,轮廓非常粗犷。脸上三道疤痕几乎横贯了他整个面部。看着徐阳逸的目光中,冰冷,无情,而且充满杀意。 “萨维迪恩七世。”徐阳逸看了几秒,嗤笑了一声:“真没想到,你还能从苦刑中出来。” 他从没见过对方,然而,灵气不会认错人。 萨维迪恩七世脸上扯出一个看似恭敬的弧度,一步让开了过道,走到徐阳逸身侧,磨着牙笑道:“刚才我叫了两声,x先生都没有反应。是不是有哪位大公在暗示x先生可以去他们那边,所以,你想离开对你恩重如山的柯文纳斯家族了?” “对本座应该用敬语。”徐阳逸扫了对方一眼:“另外,有废话,留到我们见面的时候说。” “啧啧……真是无情。”萨维迪恩七世舔了舔嘴唇:“不过,有的话,恐怕见面的时候,就不用说了。” 徐阳逸停住了脚步:“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别的意思。只不过有的事情,我还是觉得x先生先知道的好。”萨维迪恩七世眼中隐含着复仇的热浪,低着头不让徐阳逸看到,狞笑道:“x先生,你恐怕不知道圣战的规则吧?不是表面上的,而是内部的。” “哦?”徐阳逸干脆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身边的伯爵立刻让出好大一个圈。萨维迪恩七世也冷笑着坐在他身旁:“也是,事先谁都想不到,一个孱弱的大灵术师居然能吞噬精灵族的种子选手。恐怕是别有用心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