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修罗场(三) - 最强妖孽

第51章:修罗场(三)

“所有修士听令!”影杀,火云,王不识的声音几乎同一时间响起:“练气初期除外,中期以上修士,和我等协手一战!” “是!”“得令!”“斩妖除魔,乃是我辈修士本色!” 无数人,不管愿意不愿意的,此刻,都鼓足了勇气。 因为,毫无退路,被一只半步金丹的老妖堵在地下密室,退,死路一条! 即便是对半步金丹产生了心理上的无边恐惧,即便是只有一击的勇气,这一击,也必须打出去! “斩妖卫道。”王不识双手一分一合,一道赤红刀芒出现在手中,随后,一声怒吼:“杀!” “杀!!” 杀声滔天!这一刻,全场数千修士,万众一心! 数千人的怒吼,让地面的沙尘都为之震颤! 无数的符箓,数不尽的灵器,带着这一声整齐的整天长啸,气贯长虹!天下独步中,数千道瑞瑞光霞如霭如雾,如同漫天烟花朝着朱红雪激射而去! 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 数千道修士引起的灵气波动,映照出朱红雪吹弹得破的面容。 万千瑞光之下,她没有丝毫的退避,而是轻启朱唇:“红颜易老,烟花易逝……本宫也不是不近人情,必然会给你们一个完美的死法。” 一动,一静,形成完美的,凄厉而美艳的图画。 “轰!”下一秒,千道黝黑豪光从朱红雪每一个毛孔中喷射!仿佛要把她从内部喷射开! 七窍中,黑芒喷射!一股令人压抑的,远超之前的灵气轰然爆发! 那一道道天空中的黑色光芒,如同几十万不得超生的魂魄,竟然发出令人心寒的“沙沙”之声!形成一片滔天黑色雾霭! “她要现妖形!”王不识仰天长啸:“杀!” 灵气壁内,徐阳逸的心,完全为外界所系。用灵识大略感知着外界发生的一切。 数千修士,齐齐出手,宝光灵气划破长空!色彩缤纷,战意滔天! 每一剑,每一掌,都带着必胜的决心,如同决堤之潮,汹涌朝着那只庞然无比的怪物涌去! 这就是修士的战争! 这就是人类的战争! 没有热武器,却不逊热武器! 比烟花更璀璨,却带着死亡的冷酷! “呼……”他深深吸了口气,修士的世界么…… 如果这次他能活着回去,这个世界,必定因为他的加入,更加精彩。 外界,柳絮飞残铺地白,桃花落尽满阶红! 朱红雪身上,暗沉的黑芒褪尽,随着一声“嘎!”的狐狸叫,黑色雾霭如同被狂风吹过,全数消散!一只通体雪白!足足有两百多米大小的九尾银狐,已经傲然立于看台之上! 人与之对比,仿佛蝼蚁比之巨象,脚踏地,头顶天,狂暴的气息如同妖神降世!九条雪白的尾巴一旦甩过,引起的便是灵气爆发的海啸! 它的额头上,一个诡异的黑色法阵,无比显眼。 “各嚓……”九条尾巴如同九龙乱舞,随意挥过。每一次挥过的地方,地面上就会出现一道巨大的划痕! 真正的妖怪……无比庞大的妖怪!远超徐阳逸当时斩杀的巨蛇! 雪白的银毛在千万袭来的灵气中,掀起海一样的咆哮。 “三界妖灵!”朱红雪仰起头,朝着天下独步挑衅一般发出一声狐鸣,刹那之间,成千上万道黑色灵气,顷刻出现!以它为中心,如同台风一样席卷全场! “当!”影杀抬手挡住狂风,却只感觉如同被万斤巨锤锤中!看似没有一丝力量的狂风,接触的刹那,就吹得他口吐鲜血,倒飞而出! “趴下!”随着一声怒吼,他的人迅速被卷进风中,声音也消失不见。 “咚!”徐阳逸猛然睁开眼,一言不发地看着灵气壁。 刚才那一瞬间,那种恐怖的灵力波动,就算隔着灵气壁,也传了进来。 整个灵气壁如遭重击!所有乳白色灵气晃动不止!仿佛下一秒就要崩溃! 他的额头,渗出了一丝冷汗,拳头已经不由自主地紧握。 如果……所有人齐心迎敌,说不定还有一条生路…… 但是!自己冲关都能被人生生断掉,他不觉得外面的人会为素不相识的对方拼死一战。 人性,本就难测。 生死一线。 语言,在这种时刻已经变得苍白,是生是死,只看外界能否齐心御敌。 他目光闪烁着,死死盯着看不透的灵气壁。 外界,瑞气横空,金戈满地。 但瑞气宝光,被那些黑色狂风一般的灵气一扫,如同秋风中的落叶,满地飞扬。 “叮叮叮……”“当当……”大珠小珠落玉盘,十秒钟后,天空中如同下起了一阵法器的雨点,所有修士刚才打出的法器,全部被吹得七零八落。 境界差距太大了。 “跪下,安心等死,本宫允诺各位,给你们一个毫无痛觉的死法!”朱红雪傲然立于原地,用毫无感情的声音开口道。 “扑!扑!扑!”吐血声,从所有筑基修士口中传来。 七个人,如同风中败絮,被黑风一扫,全部口吐鲜血吹飞倒地。 “这就是半步金丹的境界吗?”火云不知何时拿出了一柄长刀,拄着地面,捂着胸口站了起来,用发红的眼睛看着面前那只庞大到看不到头的九尾妖狐:“我们七名筑基……竟然一触即溃?” 现场,数千修士目瞪口呆。 刚才,他们几乎打出了自己最强悍的一击。然而……却被对方轻描淡写的化解? 引以为保障的筑基修士,毫无作用? “这……这……”一位老者浑身颤抖,他根本跑不出去,因为,朱红雪就站在大门前! “难道我们全都要死在这里?!”“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筑基修士拦不住它?!”“这只怪物怎会如此之强!” 人群,在不断后退,不断,不断地退缩。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刚才对着境界远超自己的老怪用尽全力一击,看似战意滔天,但是其中有多少人是不得不战? 这一招,寄予了他们最大的期望,已经耗费光了他们的心气神。 以及胆气。 尤其,是在这一击被轻描淡写化解之中。有不少修士,已经心生恐惧。 寂静,死一样的寂静。只剩下漫天黑风狂舞,和巨大妖体下方东倒西歪的人群。 影杀沉默地闭上了眼,再次张开,已经寒光四射。 气运丹田,他大喝一声:“我身合道!剑来!” 半空中,赫然响起了风雷之声。无数白色灵气光点倏然朝着一处汇聚,数秒后,一柄玉质三尺青锋,现于半空之上。 “你这又是何必。”朱红雪带着戏谑的声音传来:“明知必死,安静享受不是更好?” 影杀闭上的眼睛微微颤抖,忽然笑了。 “本座,从东岭省起,十岁步入仙途,七十练气,一百五十步入中期,一步步,都是和人类打着交道。” “教导本座者有之,爱护本座者有之,欺凌本座者有之……” “但无论何者,从未教过本座,对妖退让一步!” “人妖殊途,非我族群,其心必异!犯我族群,虽远必诛!” 他强压身体中翻涌得都快受不住的灵气,一口鲜血喷到剑上,用剑颤巍巍指着朱红雪:“妖孽……领死!” 仿佛听到了他的话语,剑上顿时爆发出一层赤红色的光芒,嗡嗡作响。 “说得好……”就在此刻,一个微弱的声音在外界响起,一个老者拄着拐杖,捂着心口和七人站在一起。 “楚副部长……”朱红雪冷笑着看了对方一眼:“你竟然还没死?安静坐着,我敬你的地位,可以留你全尸。” “笑话。”楚副部长仰天大笑:“人类发展了几千年,你们区区妖族,虫蚁成精,也敢妄言放我一马!” “你知不知道,如果我现在人在京都府,一颗核弹就是为你准备!”楚天一此刻身上完全看不到一丝老人的气息,仿佛猛虎下山,甚至往前了一步:“你又知不知道,如果今天我活着回去,不到一个月,我就能取你项上狗头!” “是狐头。”朱红雪淡淡地说:“如此,本宫赐你一死。” 九条尾巴,高高竖起,九个巨大的灵气光球赫然出现在尾部,随即,九道令人颤栗的白色光芒,如同水银泻地一般布满全场! “爷爷!”“父亲!救我!”“妖孽!老夫与你不死不休!”“我发誓!我日后必有一天斩你于三尺青锋之下!” 惨叫声,顿时汇聚全场! 九道光柱,九化十八,十八化三六,三六化七二……转瞬之间,光柱密布全场! 浓厚得熏人的血腥味,在整个天下独步弥漫开!一个人……十个人……一百个人……上千人,如同割草一般,根本毫无抵抗,在光柱之下死去! 一旦被光柱击中,人的一部分就仿佛蒸发!被平整地切割开来! 每死一个人,朱红雪额头上的符文就红一分。 灵气壁内,徐阳逸目光霍然一闪,死死盯着什么都看不到灵气壁! 这一瞬间,心灵中,仿佛有什么东西被打开了。 那是无声的言语,那是感悟的圣书。有的东西,就连语言都是苍白的。只有大魄力,大悲状,才能作为它的背景。 他仿佛忽然明白了,为什么走到今天,是人类占主力。单兵作战能力更强大的妖族,退避三舍。 那是每个华夏人血脉中流传的东西,这一刻,他的心毫无理由地跳动了起来,忽然觉得,自己耳熟能详的修士二字,此刻如此的让人热血沸腾! 有人害怕,有人勇敢,有人逃走,有人坚持。 那些坚持的身影,这一秒,深深打动了他的心。 凌驾众人之上的同时……更担负起保护众人的责任! 有所担当,方为修士。 心灵上,仿佛有什么东西褪去了,如同毛毛虫褪去了外皮,终于展翅化蝶。 顿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