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6章:六强与狼毒残灵(二) - 最强妖孽

第516章:六强与狼毒残灵(二)

“但是,晚辈可能会死在圣战中。”徐阳逸沉声道。 “无妨,本大公都快死了,还怕什么圣战。”安东尼奥呵呵一笑:“本大公承诺,救你一命。带你离开这里。” 徐阳逸还是没有立刻答应。 “真人冕下,您真的只是为了延长精灵族的命运?有圣灵本体坐镇,哪怕只剩一尊,其他人也不敢造次。” 安东尼奥目光有些飘远:“我相信,你应该知道什么是人柱了。” “人柱,作为精灵族的起源,力量的源泉,它其中藏着无比丰富,深奥的东西。” “它为什么会出现?它来自与哪里?每一尊圣灵都有它们的传说,希腊传说,北欧传说,华夏传说……它们存在,和他们同存于世的那些神话在不在?”他目光灼热地看着窗外的天空:“身为修炼者,身为世界上寿命最长的种族,传承和自我,你无法理解。你还太年轻。” “传承知识,源自本我,修炼的奥秘……这些,简直让本大公难以自持……它的出现,更让本大公坚信,这个世界……神话,或许并不只是神话!” 当然不止!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没有说出悟空最后留下的那条关于明十三陵至关重要的仙陨信息,而是迟疑道:“羽蛇神?” “没错!”安东尼奥浑身的黑色灵气都暴涨了一分:“羽蛇神!存在最为古老的神!两千岁的玛洛恩阁下说它存在,它就一定存在!不知道多少岁的羽蛇神……也一定知道很多,那些古老的记忆!” “总有那么一些种族,有那么些人,是要做历史的见证者的。在这个浮躁的年代,大多数人不愿意做,没关系,我可以来做……”他的目光有些沧桑:“总有人对未知,对知识心存向往。这是修炼者的根,如果忘记了这一条,那么再强,也都不配被记在心中。” 徐阳逸有些失神。 不得不说,他没有想到这种回答。在这个实力为尊的修行界,竟然还有这种人。但是,仔细想一想,谁不是如此? 这是一种求知欲,与生俱来,无可灭绝。有人追求的是武霸天下,而对方追求的是名垂千古。前者记住了名,后者记住了他们的族群,他们的大脑。 孰优孰劣? 无人可知。 “你接受本大公的解释么?”安东尼奥微笑着看向徐阳逸问道。 “每个人都有自己价值的体现方式。”好几秒后,徐阳逸认真点了点头:“冕下的解释虽然晚辈现在不是很懂,但是,晚辈认同。” “那么,就开始吧。”安东尼奥深吸一口气,轻轻挥了挥手,那个精密的盒子无声打开。 里面,只有一只笔。一瓶黑色墨水。 “阿尔卑斯最高峰,有一只圣灵。”安东尼奥捻起那支笔,感慨道:“三百年一醒,三百年一睡。六百年蜕一根羽毛。它没有名字,被称为‘白龙。’” “它的羽毛,加上sss级宝物陨星宝钻,最高深的宝物宗师制作十年而成,这不到一克的面积上,布满了一万道以上的符文。这,就是它的笔尖。” 徐阳逸无声苦笑。 一支笔,来头如此之大,这个人情,可欠大了。 “这是世界之树的汁液。”对于那瓶黑色墨水,安东尼奥只是微微解释了一句。不过这一句,已经足够分量。 世界树,全世界,只有精灵族自然之梦林地,月神之井有一株幼苗。 至于功效? 无。 或者说,所有的功效都不真实,它已经被神化了。万年长一米,从精灵族建族开始就这么高。至今不长,也是整个精灵族誓死捍卫的圣物。 他打了个响指,顿时,上面一阵白光闪过,禁制破开一丝。一股精粹至极的灵力,轰然从盒子中传出。这一刹那间,徐阳逸仿佛看到了阿尔卑斯山上那个孤高的纯白之影,浑身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境界差距太大了……这……恐怕是一个无限逼近元婴,或者……已经元婴的怪物! 金光拂过,徐阳逸身上的上衣顿时消失无踪, “哼,每天就知道指示别人,也不知道给点好处!”盒子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地让笔沾上墨水,在空中飞舞开来。 “可能有些痛。不过,我想你能接受的住。”安东尼奥俊美无暇的脸上露出一抹深邃的笑容,随后指尖一点,鹅毛笔闪电飞来,一团圣洁无比的白光,在徐阳逸丹田炸开。 “轰!”刹那间,一股剧烈的疼痛就从他身体中传递出来。他说不清什么感觉,就好像丹田里有一具躯壳,这一点,将躯壳点破了个洞,洞里有什么东西正要蓬勃生长出来的一样! 而这个东西,随着这个破洞的产生,立刻和他的身体有了心心相印的感应! 华夏,南州市。 徐阳逸根本不知道,此刻的南州,古松真人擎天宫永远莅临上空。地面一片漆黑,很多黑色的土地仿佛泡沫一样沸腾,无一丝生机,并且……在极其缓慢地朝着整个隆肃省蔓延。 上空,一只只巨大的飞行法宝上,不知道多少修行研究员正在关注着下方那一株巨大的植物。 它看似奄奄一息,实际上,是将所有的生机都锁在了体内,只等那个男人荣耀归来的时刻。 他,即是它。 然而……就在此刻,所有研究员都倒抽了一口凉气。因为……这株几十年没有动过的植物,竟然轻轻颤了颤! 它的一片枝叶,默默地舒展开来,“卡卡”声响彻这片空间。 “动了?!它动了!?”“几十年如一日的狼毒竟然动了?!”“它要苏醒了吗?马上汇报张副院长!”“不可思议……这可是远古活化石!” 这一切的一切,传不到西方。就在同时,安东尼奥已经连续四笔点在了徐阳逸双肩,双臂之上。 落笔之处,一朵朵青色的花朵,指尖大小,出现在徐阳逸身上,随着每一朵花的开放,他越来越感觉,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将要复苏。 青色的纹路,从花朵里蔓延出来,交杂在一片诡异的黑色魔鬼纹之间。徐阳逸看起来现在如同地狱的复仇恶魔。同时,他死死咬着牙,身体都在震动。强忍着这股撕裂身体的痛苦。 而安东尼奥,随着每一笔落下,他脸上都会多出一条鱼尾纹。四笔落下之后,这位虚婴境界,都已经气喘吁吁。 “青花图案,你体内的圣灵是植物?相当罕见……在精灵族,本来有三株植物圣灵,全部都是圣灵百年吞噬中第一批阵亡的……”安东尼奥喘着气,再次抬起手:“植物圣灵很弱,不过,只要不遇到其他圣灵,不会有生命危险。下面,是最重要的一笔,这一笔,会将所有纹路全部激活。” “任何圣灵,只要在身体上存在过,必定留下痕迹。这些痕迹,是它对于人柱的馈赠,使人柱不至于死于成长之中。圣灵难觅,载体同样难觅。这些馈赠平时根本不会触发,也只有我们和圣灵接触了千年的精灵族,才掌握着这个秘宝洞窟的钥匙!” “这些馈赠,被称为‘神的恩赐,’切记,任何圣灵,都有它最特殊的天赋,神的恩赐之中,或许其他的都没有,但是必定会有本体一种极其实用的天赋!这需要自己去摸索。” 徐阳逸咬牙点了点头。 虽然痛,还比不过当初锻造左臂。 白色鹅毛笔,尖端凝聚出黑色幽光,闪电一般直刺心口。 “卡卡卡卡!!!!”一朵绿色的青花在胸口绽放,徐阳逸立刻清楚地听到,身体中,好似世界忽然崩溃,原本已经布满裂痕的“躯壳,”随着这一笔,全数裂开! 与此同时,身体中……一股从未感受过的,无比磅礴的力量,轰然爆发! 这些力量来的如此猛烈,以至于他仰天长啸。七窍中,无穷青光喷薄而出! “轰!!!”一声巨响,安东尼奥面前,出现了一幅地狱的绘卷。 “沙沙……”他失神地看着眼前那一株巨大的植物虚影,十几米高,这只是圣灵残影,并不大,但是…… 他愕然看着自己的手。 他……在发抖? 虚婴境界的他,竟然在发抖? “这……不可能。”他愕然看着自己的手,随后,他发现,不只是在发抖!他的手心,满是汗水! 不……还不止手心,他额头上都布满了生理性的冷汗! 惧怕。 从未感觉过的惧怕。 玛洛恩身上都没有感到过! 这不是境界问题……而是层次问题。高层次的捕猎者,就算是睡着的老虎,绵羊也根本无法靠近! “你在做什么?!”一个狂怒的声音从盒子里响起,器灵大喊道:“我感觉到一股无比恐怖的力量!你到底……呃?!” 盒子上突兀地长出两个眼睛,目瞪口呆地看着同样死死咬牙,满头大汗的徐阳逸:“这……这怎么可能?!这小子身体里怎么可能有这种东西!” “这是怪物!怪物!!安东尼奥!杀了他!不要犹豫!这小子身体里藏着不得了的东西!我他妈现在就怀疑他大灵术师的身份!!普通人怎么可能有这种东西藏在身体里!” 一只苍白的手,打断了他的喧嚣。安东尼奥一瞬间仿佛老了几十岁,颤抖着想要走上去,却发现脚一软,竟然身不由己地跪在原地。 臣服。 对于上位者完全的,五体投地的臣服。 “太可怕了……难怪,难怪能绞杀玛洛恩阁下的分神……就算他到了自然之梦林地,玛洛恩阁下除了灭杀他的身体之外,根本没有杀死他的可能。至于吞噬……更加没有希望!” “难以相信……植物系不是最弱的圣灵吗?怎么会出现这种可怕的东西!这……简直如同撒旦一样!满身杀气!毒气!种种不祥的气息……就算地狱最深的那一层,也不可能有这种恐怖的植物!” “它到底是什么!这个才侯爵后期的人,竟然经得起它的承载……感觉,它,好像是杀戮过天使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