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章:三强赛 - 最强妖孽

第518章:三强赛

房间内,两人沉默着。许久,安东尼奥才说:“无论如何,本大公会保你平安。” 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太古怪了,即便以他的智慧,都只能看到个轮廓。他都不确定徐阳逸的圣灵到底藏着什么奥秘。 他离开了,然而,走到门口的时候,却顿了顿。极为复杂地说:“x先生,这个问题……我没有问过任何人,但是现在,我很想,非常想知道一个问题。你能回答我吗?” “请问。” 安东尼奥转过身来,目光如火:“圣灵的名字我不问,本大公想知道的是……它的‘神的恩赐’是什么?” “这样的怪物……它的恩赐……到底是什么?” 徐阳逸感受了一下,摇了摇头:“说不清。” “说不清?”安东尼奥明显不信。 徐阳逸诚恳到:“晚辈能感觉到,晚辈现在可以操纵一些东西……但是……具体操纵什么,却不明白。” “风?元素?魔法?”安东尼奥立刻说道。或许屠过神的东西,它的恩赐,他不弄清楚,简直难以入睡! 徐阳逸想了想,出神地看着自己的手:“都不是。” “好像……是一种从我身体里出现的东西……冕下,抱歉,这个东西有些复杂……不属于任何物质,仿佛……是从虚空中,或者从血脉中衍生出来的一样。晚辈自己都没搞清楚。” 安东尼奥叹了口气,没有再多问。 他终于离开了,走到屋外,却抖了抖袍子,从袍子里伸出苍白而布满皱纹的手。 上面,有一滴血珠。 “这是……”盒子惊讶道:“怎么可能?!” “他确实发出了东西……”安东尼奥舔去血珠,凝重开口:“这个东西,甚至本大公都没有看到。” “除非是传说中破除一切魔法的破法者再次出现,否则,这一次圣战,只要他舍得,他必定是第一。”他微微笑了笑,满意地说:“不过,属于采佩什大公的血族破法者,从来只出现于圣棺。而血族圣棺,早就不知道遗落到什么地方去了。” “那你刚才还说保他?” 大精灵王幽幽叹了口气:“我老了……” “真的老了。我或许看不到羽蛇神出现的那一天,但是我有预感,这小子,说不定以后能走的比我还高。本大公……至少得为精灵族留点政治遗产下来。” “否则,本大公彼岸花开的那天,就是自然之梦林地被踏平的那天。” 盒子愣了愣,随后小声道:“怎么会……华夏不是说祸害遗千年吗……你起码还能活好几百年呢……” 房间中,徐阳逸出神地看着自己的手,心中也百思不得其解。 这种感觉很古怪,就是明明自己知道,却说不出来。 忽然,他手腕上,忽然有什么东西动了动。 他愣了愣,随后目光一亮,再不去想这些,立刻看向手腕。 那里,有一条红绳。 “这是……师兄的气息。”红绳正在一闪一闪地闪动着,立刻让他满腔疑惑消弭了下去。他仔细感受着:“但是,不纯。更多的是无月的气息?这是怎么了?” 红绳只是闪动了数秒,立刻暗淡下去。他皱眉看了半天,再不亮起。 “无月和师兄可能一体双魂,至于为什么会这样,恐怕只有古松真人知道了。”他等待了十分钟,摇了摇头,不再考虑。 三天休息时间,眨眼就过。 这是二十四强最后加强,而这一次,要从二十四强中选出十二强。 抽签再次开始,不过这一次没有教皇意志降临。而是由圣鞭劳伦斯代理,徐阳逸的战斗排在第二场。 第一场,“海神的三叉戟”缪斯.塞壬和“青空之咆哮”半龙人牧罗伐,两位种子选手的决战堪称惨烈。牧罗伐半龙化身,青色的烈风咆哮震撼全场,上百米的巨大身体坚不可摧。而缪斯.塞壬仗着轻灵的身体,掀起滔天狂潮,将光罩化为一个海洋的世界。 水元素和风元素的奏鸣曲,场地被完全撕得粉碎,这一次,就连劳伦斯的光罩都有些震动。足足八个小时之后,当缪斯.塞壬尖叫着用锋利的双爪抓出牧罗伐的心脏时,战斗终于结束。 这是第一次有人阵亡。 来到十二强,谁都差不多,唯一的侯爵后期,就是徐阳逸接下来的选手“骷髅王”埃默里奇。剩下的都是半步大公,要战胜对手,就必须有杀死对手的觉悟。半步之间代表着家族的战斗,没人能控制得住自己。 半龙人家族什么都没说。收起尸体之后,仍然静静地观看比赛。 徐阳逸面对骷髅王埃默里奇,之前的下注更加疯狂,这一次,两边几乎都差不多。然而,战斗开始得快,结束得也快。 两个小时。 面对无穷无尽的的亡灵之海,骷髅,怨灵,幽魂……徐阳逸一力破万法,仗着千里不留行强化的肉身直指埃默里奇本体,四倍灵力疯狂涌现,地面都被打的寸寸龟裂。超过普通半步大公的实力。终于在斩杀埃默里奇最后的杀手锏大巫妖和骷髅龙之后,将埃默里奇击毙当场。 对方到最后都没有喊出投降。 没有人看到,他离开时嘴角挂着一丝强压兴奋的笑容。 是的……这几天,他终于发现了那个“神的恩赐”是什么。 而唯一知道是什么的埃默里奇,已经不可能对任何人说了。 伤亡,渐渐产生。接下来,和萨维迪恩七世战斗的“山脉之巅”菲利普斯.索罗伐斯。同样没有幸免,一小时五十二分的战斗之后。“银月”萨维迪恩七世斩首山脉之巅。至此,左方三名失败者全部阵亡。 “相当漂亮。”战斗结束,苍白之龙率先鼓掌。随后沉声问旁边的一位侯爵:“还没有接触x先生?” “没有……”身边的人迟疑了一下:“大灵术师身份尊贵……没想到他实力这么强。” “马上就是半决赛了。右边的名额只可能是血腥之月,不得不说……那些该死的蝙蝠抽签运气真的不错。”苍白之龙沉吟了片刻:“我会委托萨维迪恩七世和他好好谈一谈。” “尝试着劝他放弃,虽然他很强。但是,大公之威就是大公之威,哪怕只有百分之一,也和侯爵后期完全不同。” 徐阳逸听不到他的话,即便听到也绝不会放弃。但是,他看向赛场的目光,已经越来越凝重。 下面是右半场的比赛,朱红雪当场格杀对手。吸干了对方的鲜血。这个举动,让现场所有人惊愕不已。 “她被拥吻过了。”徐阳逸来到纽约这么久,大约也明白了为什么:“彻底加入了血族。” “但是,这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 “她没有结印时间!” 这个发现,让他都震惊不已。他不知道对方怎么做到的这一点。然而心中,却并不是畏惧,而是……激动。 兴奋,以及强烈战意,那种在战斗中磨练自己,印证自己的感觉,让该有的畏惧消失无踪。只余一片赤诚。 长久的杀意,也是时候宣泄了。 接下来,血腥之月的战斗,仍然轻松写意。 他出现了,这个自从比赛之后从未出现过的人。裹在黑色的长袍之中,其他什么都看不清。让人感到不安的是,全场,即便是大公,都感觉不到他的灵气。 他仿佛再也不是修士那样。但是战斗开始,却告诉所有人,你们猜错了。 体术。 他采用的是一种非常诡异的体术,全身的关节能自由扭曲,仿佛不是活人。从各种诡异的角度攻击对手,他的对手甚至没有撑过两个小时,就立刻宣告失败。 他,也是十二强败者中唯一活下来的人。 最后一场,黑女巫家族终于拿到最后一个出线权,“冰之使魔”安格丽斯塔战胜梵蒂冈唯三的参赛选手“救赎者”帕伦克夫,晋升六强。 至此,最后的六强已经全部出炉。 x,“银月”萨维迪恩七世,“无头骑士”凡尔顿,左方三强。 纽约负责人朱红雪,血腥之月,“冰之使魔”安格丽斯塔。右方三强。 当这六个名字闪耀整个大厅的时候,一片肃然。 伯爵,没有再欢呼,更没有震耳欲聋的掌声。侯爵,任何一个人,都面沉如水。眼中闪过炽热的火花。 家族和家族,那条无声的界限,终于在此刻完全崩溃。 如果说,之前还是带着家族中有天赋的后辈过来开眼界。但是从这一刻起,已经不同了。 六强赛……接下来的每一场,都会决定下面十年欧美是谁说了算! 即便不是塔古勒和柯文纳斯,或者其他人参悟了圣器,那也是家族飞速发展的时间! 无声的沉默,厚重如刀,高悬头顶,折射出肃穆的光华。 “沙……”圣鞭劳伦斯看似苍老的身体,终于站了起来,伸出手按了按,让每一个因为战斗而兴奋嗜血的细胞彻底归于平静。并没有笑,而是仿佛教会一般庄重:“请六强选手上台。” “刷……”一道身影起立,紧接着,是另一道身影。每一道,都带着自己的势力无比炽热的目光。以及欧美其他修士无声的致意,以及敌意。 但是,他们此刻,是真正的万众瞩目。几大顶级家族,连续两周多的血战,死伤数位天才,才换出了这六人的出线。他们毫无疑问是当代最强者之一! 劳伦斯打了一个响指,顿时,天空中如同打开了一道璀璨的窗户,一道道白光柔和射下,一声声圣唱悠然响起。而随着每一道白光照射过去,所有人都感觉,自己身上伤痕全部消弭殆尽。已经被一次次修好的角斗台,现在不仅回复如初,并且一道道蓝色光芒的符文隐隐透出。 坚不可摧。

下一篇   第519章:箭在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