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箭在弦上 - 最强妖孽

第519章:箭在弦上

“各位孩子。”劳伦斯苍老的面容上,庄严中带着慈祥:“从现在开始,没有休息。我会亲自为你们恢复身体。昼夜不停,三天之后,进行总决赛。” “六人,分为三队。胜出者为三强,两小时之后开始三强战,有没有什么意见?” 所有人都摇了摇头。 “按照惯例。”劳伦斯浑身教会白袍无风自舞:“每胜出一人,在下一场战斗的六个小时之中,我,珍妮,以及两大传奇猎魔人,还有梵蒂冈的记录者,将会陪同这位强者进行第一轮祝福。” 徐阳逸目光霍然一闪。 这个惯例,没人对他说! 是忘了?还是故意? 而这一句话,带来的是天翻地覆的变化! “也就是说……我的对手并不一定是萨维迪恩。不过,最关键的是,原本我以为,是决出三强之后一起观摩。人多水杂,没想到……竟然是自己一个人面对一位金丹,两位半步金丹,还有那个记录者?又是什么身份?岳真人为什么不告诉我?” “怕我临阵退缩?很有可能,若本座早知道是如此,在一对一的大公眼皮底下解开次级界锚,本座确实不一定会答应。” 他咬了咬牙,抬起头的时候,脸上已经一片沉静:“敢问冕下,第一轮的祝福就是在这里?” “圣器之间。”劳伦斯朝他点了点头,目光中却流露出一抹沉吟的深思:“总决赛地点并不是在这里,而是圣器自行选定地方。x先生,难道没人对你说过么?” 劳伦斯苍老的心中,没来由地涌起一抹疑惑。 这缕疑惑是什么,他说不清,也是转瞬即逝。他并没有在意。 徐阳逸沉默,手心已经泌出了冷汗,脸上神色不动,心跳得厉害:“晚辈只知道圣器能帮助感悟大公境界。却并不知道第一轮祝福。” “这是柯文纳斯家族的失职。”苍白之龙站了起来,万众静谧中,朝着劳伦斯鞠了一躬:“x先生,请容我解释。在内部评议会中,没人预料到您能走到这一步。本来的计划,是如果您进入三强,我会专门对您讲解。” 言下之意,现在不要问了。 徐阳逸心中深吸了一口气。 问不问? 现在问,有点太标新立异了。显得太过急切,圣战已经进行了90%,只剩最后10%的进度。而就在这百分之十中,他和岳真人要做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 任何一点的不清楚,都可能导致最后身死道消。现场五位金丹,岳真人就算再强都不可能在五位金丹的眼皮底下潜入。所以…… 强攻! 他抿着嘴唇,瞬间知道了岳真人真正的意图。 在进入之后,岳真人会仗着自己大公后期的修为,强行突入万人角斗场!和他这个侯爵后期一起,抢夺这块次级界锚的碎片! 思维渐渐清晰了起来,他目光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周围。 柯文纳斯家族,萨维迪恩六世。大公中期! 塔古勒家族,猩红大公奥斯维斯.塔古勒。大公初期! 精灵族,大精灵王安东尼奥.黑鸦。虚婴境界! 半龙人,“圣龙的咆哮”坎德里耶.圣龙。大公中期! 以及…… 梵蒂冈教会,坐镇纽约的“圣鞭”劳伦斯! 只有大精灵王会为他出手。但是,对方的状态,他之前看到过对方苍老的面容,恐怕虚婴境界敢发挥十之五六就不错了。 但是……不能不问! 箭在弦上,如果他猜测的是真。岳真人真的敢为了次级界锚和梵蒂冈撕破脸,那么,他绝对不会给自己反应的时间。甚至会逼着自己动手。 岳真人会撕破脸么? 他设身处地地猜测了一下,心中一沉。 百分之百! “若本座是岳真人,知道这是次级界锚的碎片……无论如何,这次也是必须拿到手的。” “不,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归票人的优势立刻会显示出来。到了这里,他们要的是家族的胜利。”他沉思着:“若本座对上的并非血腥之月,萨维迪恩七世对上的也不是血腥之月或者朱红雪。那么他们就会劝说本座自动放弃。为萨维迪恩七世这匹‘上马’留下一个‘下马’的对手。等于本座无形中帮他们踩了一次地雷。” “假设我的对手是血腥之月,本座放弃之后。血腥之月直接胜出,萨维迪恩七世就再不会遇到他。用我换掉了威胁最大的对手……”他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是归票人真正的优势。举族为他创造出制胜的环境。一旦他们更相信萨维迪恩七世,就一定会来劝本座放弃。” “所以,没人会对本座说详细规则。因为我一开始就被排除在真正的核心团体外。本座……必须自己问!” 归票人并不是他!已经冲刺到了最后关头,谁都会本能地相信真正属于家族的人。 “x先生。”劳伦斯平和的声音将他拉了回来,仿佛若有深意,又仿佛是信口一说:“你的体温在急剧升高呢……紧张?或者……想到了别的?” 所有人目光都看了过来。徐阳逸此刻如芒在背,一位大公的凝视,现场所有人的眼睛,一句话问出,就在所有人心中都留下了疑惑的种子。或许……就是这个种子,会让进入圣器之间的时候,这位大公多关注自己一点。 这一点,恐怕就是他最恐怖的劫数。 “冕下。”这句话出口,他感觉喉咙都有些痛,只能大鞠躬,让人看不清他额头上冷汗泌出的痕迹:“晚辈不懂规则,还请各位详解。” 劳伦斯目光如湖,看着徐阳逸好几秒。微微笑道:“能为一位新晋大灵术师讲解,我也深感荣幸。所谓第一轮祝福,就是每结束一场之后,有六个小时的休息时间,而这段时间内,将会由我亲自陪同,前往圣约翰大教堂圣器之间观摩圣器,还有疑问吗?” 徐阳逸心中再次一沉。 好你个岳从饶……不仅仅是在大公眼皮底下,还是在梵蒂冈纽约分会的老巢!这下,就算安东尼奥都救不了自己! 自己只能依靠岳真人,而对方想什么时候行动都行。看起来没什么关系,然而……到了他这种境界,已经能不多不少地真正参与真人棋局。这种不能掌控的感觉,是忌讳中的大忌! 生死不在自己手中,还要修为何用? “没有了。”他露出一个完美的微笑,如同一个寻常后辈那样,回到队列。 劳伦斯再次多看了他一眼。 别以为教会就是神圣的,教派之争,不比江山之争少半分血腥。历史上最残酷的刑具全部都最先出自教会。他们能发动死伤无数十字军东征,更能将任何指认的异端屠城灭国。他的年纪,已经见过了太多的人。 不知道是不是大灵术师的身份,他总有些感觉……x先生,好像有心事? 什么心事? 他现在近在眼前的是即将来到的三强战,任何一人都是顶尖中的顶尖,强者中的强者。他没有问相关的问题,却问起的是有关圣器?这是绝对的信心,还是…… 他想起了教皇冕下曾经亲口告诉他,纽约圣器虽然他移动不了,但是却藏有惊天秘密,必要的时候,就算牺牲他也要保住圣器。 不得不说,徐阳逸还是太年轻。盐吃的不够多,在一群老狐狸面前,就算尽力掩盖好自己的狐狸尾巴,也难免闻到一星半点的味道。 “既然没有,那么,就开始吧。” 随着劳伦斯的一挥手,从六位种子选手体内,六枚白色光球升起。他轻轻弹了弹,所有光球台球一样撞击起来。 一分钟后,随着他一声淡淡的“stop。”所有光球令行禁止。全部停在了他的面前。 “刷……”随着他轻轻一抓,两个光球被捏到了手中。 “哦?”他打开看了一眼,有些疑惑,随后微笑道:“玉藻前,血腥之月。” “哗!”就算此刻庄重肃穆,欧美虚伪之下最强者三甲决胜,所有修士都难免低呼了一声。 塔古勒家族内部战争! 两位种子选手的决战! 没有管其他人,第二组光球被抓出,劳伦斯看了一眼之后,立刻无奈地笑了笑。 “萨维迪恩七世,x。” 再次喧哗! 这一届,运气太背了,两大家族全都是内讧!也就是说,肯定有一个三甲名额会花落别家。 “‘冰之使魔’安格丽斯塔,‘无头骑士’凡尔顿。” 现场的气氛,随着名字念完,已经布满肃杀。 沉,沉重到极致。 浓,血腥到刺鼻。 六个人,目光相互交错,都带着冰冷的杀意,毫不掩饰地在对手身上看了一圈。只不过徐阳逸从萨维迪恩七世身上收回目光的时候,感觉到了另一道目光。 朱红雪。 她看到徐阳逸看了过来,冰冷的脸上,伸出一只手,用拇指在脖子上一割,唇语说了一句什么。扬长而去。 徐阳逸看明白了。 她说的是:我要送你一份大礼。 随着两小时后开始最后三强赛的声音传来,每位参赛选手都开始回到自己休息室。其实这并不是给选手休息的时候,而是各大家族靠拳头的角力已经进行到了最后阶段,进行最后的部署。 这是不成文的潜规则。谁出局,谁归票,都在这里一言而定。 徐阳逸走向了休息室,但是,他看到了一个人。 这个人如同铁塔,不偏不倚挡在他门口,带着满脸轻蔑的笑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噢噢噢,这不是尊敬的x先生吗?”看到他过来,萨维迪恩七世笑着伸长胳膊,大马金刀挡在徐阳逸前方:“终于等到了我们碰面的一刻,真的是让我期待已久了呢。”

上一篇   第518章:三强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