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0章:三强赛(一) - 最强妖孽

第520章:三强赛(一)

徐阳逸冰冷地扫了一眼对方:“滚。” “why?你让柯文纳斯家族的代表滚?难道是加入了别的家族?”萨维迪恩七世粗鲁中带着一丝优雅解开西服的镶金扣子。冷笑道:“噢,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x先生‘刚刚’加入我们柯文纳斯家族,一定忠心耿耿,怎么会做出这种下作的事情?” 徐阳逸也笑了,走进对方身边,猛地一抬脚,对准萨维迪恩七世的脸踢了过去。 现在正好一肚子鬼火。 虎虎生风,一旦被踩中,必定是刺耳的骨折声。 “你敢!”萨维迪恩七世一声低沉的怒吼,并没有动,而是灵气布满全身。徐阳逸一脚踢在对方手上,如同踩到了钢管之上。竟然发出一声闷响。 他微微笑了笑,随后抬起腿,这一次,腿上青光浮动,他已经用上了神龙踏山! 第一次,我不和你计较。也卖柯文纳斯家族一个面子。 第二次,你还敢来? 那就别怪本座手下不留情! “吼!!!”萨维迪恩七世同样认识这招,这一次在不敢拦,而是猛地跳了起来,狼一样四肢着地,全身的毛迅速翻出,肌肉已经将西装撑得咔咔响。 “你竟敢对我动手!”他死死盯着徐阳逸:“你敢挑衅柯文纳斯家族的权威?!” “我在这里成长了一百多年,你初来乍到的大灵术师,苍白之龙阁下看得起你,别以为谁都会围着你转!风骚的小蜜蜂。” “你们在做什么!”一个声音在两人耳中响起,如同滚雷。两人对视了一眼,丝毫不掩饰眼中的杀意,彼此转过了头。 那是苍白之龙的声音。 “没什么。只是x先生忽然向我动手了而已。”萨维迪恩七世舔了舔嘴唇:“或许,他是不认可我作为归票人的实力。还或许,是想清理掉我这个归票人?就能名正言顺地成为唯一?” “萨维迪恩七世。”苍白之龙的声音几乎没有一丝感情:“说话之前先过过大脑。别以为今天是六世冕下在,你就可以肆无忌惮。” 徐阳逸目光轻轻动了动。 最前面那个虚影,就是萨维迪恩七世横行无忌的依仗? “x先生。”就在他若有所思的时候,苍白之龙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我觉得,加入一个家族,就应该维护家族的面子。不是吗?” 徐阳逸淡然一笑:“您认为是我无故动手?” “起码我看到的是这样。” 很好…… 徐阳逸悠然走过萨维迪恩七世:“那么,我希望他以后管好自己的贱嘴。” 苍白之龙沉默了片刻,才接着说:“有些话,确实想和x先生谈一下。我已经全权委托萨维迪恩。” 他的声音消失了,徐阳逸嘴角扬起一抹冷笑。还能是什么话?到了现在,劝自己放弃,为萨维迪恩七世留下底牌! 做梦? 萨维迪恩七世仿佛看待待宰羔羊一般,目光毫不掩饰地从徐阳逸身上扫过。 “不想死,就滚远点。”徐阳逸靠在墙上,点了一根烟:“给你一分钟放屁的机会。” “呵呵……”萨维迪恩七世目光眯了眯,因为剧烈的杀意,他的手难耐地不停搓着:“看来你也猜到了,家族还是选择了高贵的我作为归票人。不,nonono,我对你并不是来说这个,让他妈该死的归票人去死吧。你千万不要接受这个该死的归票人位置。从而自动放弃。” 他舔了舔嘴嘴唇,用只能两个人听到的声音,嘶哑说道:“据说,当初有一个人和你一起来。而那个人,现在在哪呢?” 徐阳逸不动声色地扫了他一眼,萨维迪恩七世脸上笑容比刀子还残忍:“在纽约,还没有我找不到的人。更何况,有人特意告诉了我这个消息。来,现在猜一猜,我不知道他对你有没有用,是你什么人,你说,如果他现在在我手里,你会怎么做?” 一片汹涌的杀意,从徐阳逸心中沸腾而起。 他朋友不多,真的要算起来,就只有楚昭南和方程。方程早已死在南州一战中,然而,无月身上却莫名出现了对方的意识。 他考虑过,这可能是古松真人留下的后手。说不定有什么东西可以保存一丝灵识重生,现在无月身体里很可能有两个灵魂,他并不想揠苗助长,这才是他没有去打搅无月的原因。 方程因他而死,他虽然从未说过,心中却一直放着这件事。 他忽然想起了红绳没来由的动弹。 那个时候……是方程的潜意识,还是无月在向他求救? “谁交给你的人。”他压抑着心头立刻将萨维迪恩七世斩杀于此的怒火,看似淡然地回答。 “玉藻前。”萨维迪恩七世毫无一丝心理负担出卖了对方,随后“嗷”一声凑近了徐阳逸,杀意已经剧烈的不加掩饰:“在这里,你根本动不了我一丝一毫。就算让我划破皮肤都不可能。看来我猜的没错,那个人,对你很重要。重要到你难以压抑心中的杀意对我出手?x先生,你真的应该好好学习一下礼仪。粗鲁得让人恶心。” “恨我吗?想要杀我吗?来,我给你这个机会!如果你胆敢拒绝,我就会将他交给血族!让他做永远的血奴!” 徐阳逸眼中火焰轰然燃烧。 他是第二次这么想杀一个人。 第一次,是朱红雪。 第二次……还是朱红雪!再加上萨维迪恩七世! 一次……两次。三番五次触动自己的底线! “没有遇到你。想必……你也很遗憾吧。”他目光如刀看着手掌,强压心中怒火:“原来你说,要送本座一份大礼,是这个意思……” “咔!”拳头猛然握紧,一声骨节响,他狼一样舔了舔嘴唇:“本座,誓杀你!” 他收起刹那宣泄的情绪,不带一丝温度看向对方:“你成功地激怒了我。” “所以,我从来不认为华夏的修炼者能成大事。为了一个旁人,你居然愚蠢地答应了。”萨维迪恩七世愣了半秒,随后仰天狂笑:“只有‘自己’才是最独一无二的,你竟然为了其他人不自量力地出手。愚蠢都不足以形容。” “谢谢你。”他笑完,怜悯地低下头:“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货。谢谢你给了我这个机会。” “你懂我的意思吧……血战。”他收敛了笑容,目光刀子一样看着徐阳逸:“不死不休! “咱们只有一个人能从台子上活着下来!懦夫,应战!!响应我萨维迪恩七世的挑战!” 徐阳逸也笑了。 “好,我答应你,小狼狗。” “轰!”一只狼爪猛然按在墙壁之上,碎石飞溅。萨维迪恩七世鲜红的舌头伸出半米长,从他衣服上舔过:“我会让你知道……只要愿意,狼狗也能咬断你的喉咙。” 说完,他大笑着离开。 他没有看到,他身后的徐阳逸,脸上同样是杀意弥漫的笑容。 很好……萨维迪恩七世,朱红雪。 你们两人……都得死。 我朋友不多,但是让我徐某人认为是朋友的人,谁动,谁死。 “他没有答应归票?”几乎就在同时,最前方的萨维迪恩六世不动声色地在灵识中开口:“孩子,你是否对他说了这次圣战对于柯文纳斯家族的重要性?” “当然。” 没有开口,许久,萨维迪恩六世淡淡道:“那么,就给他一个毕生难忘的教训。” “明白!”七世的声音充满了感慨:“放心!我会连伊利萨那的债一起讨回来!该死的黄皮狗,他们就不应该出现在纽约!” 没有任何人知道,此刻,在塔古勒家族的休息室。血腥之月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老者:“why?” “大公阁下,您说什么?归票人不是我?!而是玉藻前?那个区区侯爵后期?!” “是我。”玉藻前在他身前,露出完美的笑容:“你要问为什么?” “很简单。因为……我比你更强!” “要来试试么?从你放弃虚位开始,你就不可能有赢过本宫的机会。” 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很快过去。 就在这两个小时内,顺序抽签决定,第一战,无巧不巧,正是xvs“银月”萨维迪恩七世! 两人在万众瞩目中,准时登上了赛场。 衣服猎猎作响,为了猎杀方便,徐阳逸换上了久违的迷彩。而萨维迪恩七世,仍然是一身黑色西服。不过没关系,变身之后也不存在了。 无数目光盯在他们身上,这是三强的第一战。随着习惯性的一声“投注开始。”顿时,头顶上两个鲜红数字,开始拼命跳动起来。 只是,这一次,徐阳逸根本没有去看,而是直视萨维迪恩,对方也是如此。 “叮……”两个数字停下,两人不约而同地抬头。 x,一百三十万。 萨维迪恩七世,三百二十万! “比第一次有所进步,这是你有生之年最高的一次投注。因为,你的生命很快就要结束了。”萨维迪恩七世收回目光:“准备好了吗?” “你抢了我的台词。”徐阳逸微笑道。 下一秒,全场死寂。 紧接着,所有人都爆发出一震惊天动地的惊呼! 甚至……全部伯爵起立,侯爵都有一大部分震惊地站了起来,难以置信地看着赛场。就连最前方的五大大公,都深吸了一口气。 “这怎么回事!?”苍白之龙怒吼一声。身边的侯爵全都惊呼出声:“x……七世,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做!”“他们疯了吗!?” 因为……两人不约而同地割开手腕,鲜红的血液如同溪水一样流到赛场上,这些血液一接触到地面,立刻起了某种奇怪的反应。全场每一块砖石,都亮起了血红的符文,带着妖异的红芒,瞬间,无穷红光从劳伦斯的光罩上闪起,将这里形成一片血腥的海洋! 双方……同时要求血战! 不死不休!

上一篇   第519章:箭在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