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1章:三强赛(一) - 最强妖孽

第521章:三强赛(一)

本来应该寂静无比的赛场,轰然之间就像一盆冷水泼进了油锅,整个场面轰然炸开! 人群林立而起,愕然看着场中。一道道因为震惊而不受控制的灵气弥漫全场。谁都面面相觑。 “蠢货!!”苍白之龙急的立刻站了起来----这是他在本届圣战的第一次失态。咬牙道:“他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这可是大灵术师!”身边,一位侯爵大圆满的瘦削男子也倏然站起,目光如鹰,震惊的火焰弥漫整个眼球:“就算萨维迪恩七世在怎么不喜欢x,他这一举会拖累整个家族!” “圣白十字会的人不会来看圣战。但是他们肯定明天就会知道这件事!”“他疯了吗!竟然和x血战!他知不知道家族为了拉拢大灵术师花费了多少代价?!”“他以为我就喜欢黄种人?他们奸诈,狡猾,懒惰。但是当这个黄种人套上大灵术师的名头的时候,这些都不是问题!” 喧哗声议论声此起彼伏,却根本没有影响到台上的两人。他们就如同两尊雕塑,目光中只有彼此。 “肃静!”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威严的声音,和一股狂猛的灵气几乎同时升起。凝固如实质,厚重如海浪,顷刻间,全场立刻安静了下来。 这是大公灵压。 劳伦斯和萨维迪恩六世几乎同时站了起来。劳伦斯朝对方点了点头,又坐了下去。 “你在做什么。”萨维迪恩六世根本来不及和劳伦斯道谢,眼中胸光四射:“回答我,我的孩子。” “谁给你的权利允许对大灵术师动手!?” “呵呵……”萨维迪恩七世终于转过了头,冷笑道:“你不是要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吗?我想,没有什么比性命更深刻的了。” “放肆!!!”六世简直怒火直冲天灵盖!这还是自己的儿子?!竟然在所有人面前说出这种话,是,他是想给对方一个教训,却绝不包括生命。 现在……只有一方能活下来,无论死的是谁,对柯文纳斯家族都是莫大的损失! “谁放肆!”没想到,萨维迪恩六世猛地朝着四周咆哮道:“都在怕……都在担心!凡人世界亚洲就在被欧美打压!修行世界你们还在畏首畏尾!还有脸说自己是欧美的修炼者?!” “一个大灵术师的名头,就让你们一个个动都不敢动!呵呵呵……我在柯文纳斯家族成名上百年,就因为这个杂种,元老会竟然让我,让如此劳苦功高的我去阿尔卑斯山守矿洞?!哈哈哈!真是为了跪舔圣白十字会不遗余力啊!” “喀喀喀……”整个大厅都颤抖起来。本来因为血战而震撼地站起来的所有人,迅速回神,随后,全场响起一片惊呼,齐齐坐了下去。如同被恐龙惊吓的小狗一样,瑟瑟发抖。 大公灵气外泄! 这是因为极度的愤怒,让大公都无法控制住自己的灵气了!可能下一秒就会出手! 六世的眼睛,从黑白,变为赤红,最后化为一片绿色的满月,死死盯着下方的七世。 这就是自己的儿子……自己教育的好儿子! 竟然在圣战前方拆自己的台,还说出了如此大逆不道的话! “萨维迪恩七世!”苍白之龙已经顾不得许多,一步冲到前方,嘶声喊道:“立刻……给六世冕下道歉!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 话音未落,他一声惨叫,断线风筝一样倒飞数百米,随手轰然撞在角斗场墙壁之上,明明如此之远,却仿佛流星陨落。声音响的如同山崩地裂。 “谁给你的胆子管本大公的家事!”六世的声音很平静,只是脸上,已经出现了无数白毛,身后一条雪白的尾巴已经扬起。刚才就是这看起来毛茸茸一点力道没有的尾巴,以一种人类根本看不清的速度,猛然扫了一下苍白之龙,对方虚位大公境界,直接被击飞数百米。 “我的孩子,收回刚才的话。”他目光看向场中:“我想,今天的闹剧还有办法解决。” “我从来不做一个听命于有色人种的‘孩子!’”萨维迪恩七世哈哈大笑:“等我参悟完圣器,我就会退出家族!你,你,还有你们!你们都太孱弱了!太软弱了!竟然对一个黄皮猴子毕恭毕敬!我太失望了!” 他锋利的爪子从现场每一个家族身上划过。但是,还没有等他划拉完。光罩之上,忽然出现了一只巨大无比的狼爪虚影。 “轰!”整个场地都狂猛震动,六世的手掌猛然往下一按,光罩周围,全部龟裂。如同流星陨落,直接出现一个数百米的大坑。 “这里是教皇亲设的角斗场。”劳伦斯仿佛什么都和自己无关一样,淡淡说道:“血战一旦开启,绝无停下的可能。就算是我,也没办法解开。所以,六世先生,还请坐下。” “你这是看不起教皇冕下?”猩红大公微笑着开口:“挑战世界三大宗教之一?我怎么不知道柯文纳斯家族已经强大到了这种地步?” 大精灵王安东尼奥没有开口,只是不动声色地看了对方一眼。 “既然已经是既定的事实,六世先生没必要为了孩子的选择动怒。”坎德里耶也开口道。 六世脸上白色的狼毛,一点点退了下去,随后,冰冷地看了一眼场中,再没有说什么。缓缓坐下。 “啧啧啧……真是演得一手好戏。差点还被你骗过去了。”刚坐下,猩红大公的取笑声就在他耳中响了起来:“血战从没有取消的先例,为了让它取消,你还真是费尽了心思啊。假装动怒,想救出里面的两个人,你的演技已经可以上奥斯卡金奖了啊。” 六世的声音没有一丝动怒的表现,淡淡道:“好歹是本大公的儿子。” “噢,我差点忘了人狼那低下的繁衍率。也就是说,你其实只是在救你的儿子?以防万一?x先生可有可无?我可不可以对圣白十字会复述这段话。” “滚。”六世冷笑:“正是因为你儿子太多,你才根本不能体会独子的感觉。” 猩红大公干笑了两声:“那么,我们做一个不太可能的假设,如果七世死在x先生之手,你要怎么做?” 沉默。过了许久,萨维迪恩六世不带一丝感情地说道:“历史上,并不是没有大灵术师莫名消失的先例。” 现场重新安静了下来,徐阳逸指尖灵气抹过。手腕上的伤痕消失。平静开口:“你和父亲的遗言完毕了吗?” 萨维迪恩七世还没来得及开口,全场的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因为徐阳逸的身影已经如同闪电一般疾冲而上。速度之快,甚至在地面上拉出一道鸿沟,双手间紫焰闪耀,人未到,招先到,十条火龙应声而出。 “吼!!”紫光滔天,龙吼响彻全场,极高的温度让空气都在模糊。地面碎石刚刚升起就化为灰烬。萨维迪恩七世金色的瞳孔中,倒映出一片滔天火海。甚至毛都卷曲了起来。 “你果然不弱……正是这样,才虐杀地有意思。”它深吸了一口气:“别自以为是地以为后期就能挑战半步……今天就让你明白一丝大公之威的根本差距!” “岚!” “刷!”它的身影,再次消失在场中,徐阳逸根本没有犹豫,一声大喝:“食梦!” 无声蝶翼响,四片蝶翼在他身后飞快展开,一片片黑色灵光中,四只血红的眼睛立刻飞快搜索。几乎就在同时,徐阳逸一个侧身,神龙踏山咆哮而出,左侧猛地响起一声巨响。 “轰!!”一直黑色的人狼之爪从虚空中伸出,徐阳逸眼睛一眯,他看清楚了。那只是一只手,从虚空裂缝中伸出,半米大小,利爪如刀,直抓他的腰部,他的脚正和爪子碰到一起。 “嗷!!”一声咆哮,狼爪再次消失。而下一瞬间,徐阳逸周围瞬间裂开七八个虚空裂缝,七八只锋锐如刀的利爪从里面极速射了出来! 只有爪子! 根本没有手臂! 就像利爪的遥控风暴一样,每一抓,竟然比起裂空都不遑多让,黑色的空间裂缝被道道抓开,刹那之间,徐阳逸周围布满道道数米长的抓痕,经久不消。 但是,在食梦的凭依之下,徐阳逸的身影如同穿花蝴蝶,每一爪看似要抓住他了,都被他翩然躲开。地面上横七竖八的抓痕陈列,却没有一爪抓到他身上。 “你只会逃吗?懦夫!”空白的四周,传来萨维迪恩七世痛快至极的大笑:“来!正面和我作战!让我把你片片撕碎!” 徐阳逸没有一点反应,四只眼睛拼命搜索着四周的虚空。 他就在这里……像一只变色龙那样隐藏,但是,只要他出招,一定有灵气泄露!就算他把形体隐藏地再好! 黑爪爪影漫天,外人看来徐阳逸可谓险象环生。然而,就在十秒后,他目光猛然一闪,左手呈拳往身后击去,随着一声“当”的响声,周围所有爪影齐齐消失。 他的拳头,碰到了东西。 那是另一只爪子,一只毛茸茸的人狼之爪。此刻,它正防护在自己头颅面前,眼中闪过一抹惊讶。 不等他惊讶完毕,五道雪白的爪痕闪耀长空,甚至空气中都响起一阵刺耳的撕裂声。 裂空! 萨维迪恩七世的身影完全显现,他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捕捉到了位置。然而,凶性大发的他根本没有后退,随着一声长啸,全身的毛发,肌肉寸寸鼓胀,不像人狼,更像一只巨大的刺猬,四肢带出黑色的灵气,踩着轰隆的地面,疯狂冲了过来! 直面裂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