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2章:三强赛(二) - 最强妖孽

第522章:三强赛(二)

“月之印章!” 哗啦!黑白交界,扬起千堆雪,刹那之间,两人的身影迅速被黑白包围,周围不时爆发出一道道十几米长的空间裂痕,然后在狂暴的爪劲中悄然消失。一块块巨大的石块好似切豆腐一样被割裂,砸起,随后在空中被根本看不到,比剑还锋锐的灵气割成块块碎片。 空气中,全部都是两人肉体正面相博传来的尖锐风啸,仿佛那里就是一个台风眼,吸纳着无数的利剑,在其中交接碰撞,任何卷入者,都只能被切割地体无完肤。 所有伯爵修士都呆住了,全部都身体前倾,震撼地看着两人的战场。他们已经完全看不到两人的身影,更别说看到动作。只能看到深邃的黑与死寂的白。以及不停响彻与耳边的撕裂声碰撞声。 侯爵修士,同样脸色凝重。萨维迪恩七世有多强,他们非常清楚。作为人狼本代最强之人,名震欧美绝对不是假话。但是……此刻竟然和x不相上下! 那可是大灵术师。 号称体质孱弱,智慧无敌的大灵术师! “当!!”随着一声金铁交鸣,两道身影不约而同地爆退百米。 四只发红的目光相对。萨维迪恩七世全身完好无损,只是毛发有些凌乱。徐阳逸同样毫发无损,胸口微微起伏。 目光从未离开彼此。 “嗖……”无形的风从两人周围刮过,就在这时,萨维迪恩七世脸上忽然裂开一条几公分的口子,随后身上血液道道喷出,竟然在无形中仿佛被千刀万剐,伤口之多,甚至形成一片迷蒙的血雾。 “艹……”徐阳逸狠狠咬了咬牙,几乎同一时间,他上半身的衣服无声撕裂,变成一条条破布条。下面的身体布满红痕,却并没有伤口。只是,嘴角留下一缕鲜血。 很强。 确实够强。 他修炼完千里不留行之后,这是第一次完全放开,和对方硬碰硬地刚正面。刚才那种刀尖上舞蹈的感觉,让他此刻血液都在沸腾。 谁被完全抓中,都是重伤。两人不停躲避着对方的爪劲,在躲避的同时攻击对方,身体柔韧度,反射力,迅捷速度,他只要差了那么一点,现在恐怕就是一堆肉泥。 “啪……”一个单调的掌声响了起来。一位侯爵感慨地叹了口气,由衷地鼓掌:“精彩,实在精彩。” “啪啪啪!”他的掌声仿佛提醒了所有人。三秒后,掌声连成一片,形成一片掌声的海洋。 如果说侯爵还有他们的矜持,伯爵修士却绝不会有,在他们面容呆滞地跟着苍白之龙的掌声鼓了几下之后,一位位伯爵,已经激动地站了起来。 “漂亮!太厉害了!这体术!根本看不到影子!”“mygod……这,这比我的教官还厉害的多!起码我还能看到他出拳的轨迹!两位阁下我只能听到风声!”“你的教官?呵呵呵,现在可是欧美虚位大公以下的三甲赛!”“听说体术修炼起来难度非常大,而且强大的体术很难找。没想到进攻起来是这样带有血性!看得我都差点尖叫起来了!” 六世愣了愣,一抹极其隐晦的难以置信从他脸上划过。 不只是他,整个柯文纳斯家族,都有些不敢相信,每一位侯爵都交换了一下眼色。眼底浓浓的震撼挥之不去。 “萨维迪恩七世……修炼的好像是‘山崩之章,’那是经过七代家主改进……号称欧美最强炼体术的功法吧?”一位侯爵沉声对身边的人说道:“x先生……他挡下来了?” “不仅挡下来了……而且还旗鼓相当!”身边的女性侯爵,轻轻摇着头感叹道:“我不知道是我疯了还是现在的修炼者疯了……一个大灵术师居然会去修炼炼体术?这不是要几十年才能看到成效的吗?他,他怎么可能修炼了炼体术还有时间去学习圣药炼制?” 周围一片喧哗,但是场中两人,谁都没听到。萨维迪恩七世冷冷地看着徐阳逸,终于开口:“你比我想象中的要有趣一些。” “不过,正是这样,你才有资格给我制造乐趣。”他掰了掰脖子,卡卡作响。猩红的舌头在毛绒绒的嘴唇上舔了一圈:“那么,我们就结束玩闹,来进入正题吧……让我带领你走向地狱。” 他深吸了一口气,整个胸膛都膨胀起来。不……说膨胀都不恰当了,而是涨成了一个巨大的气球,肉眼可见,周围一道道白色灵气抽风机一样被吸入他的胸膛。好似无底洞一样。 随后,他长长吐了一口气,一圈无边无际的黑烟,从他嘴里飘飘悠悠地冒了出来。漫无边际,凝而不散,越来越多,不多时,整个场地,一片漆黑。 黑夜,降临。 浓浓的黑色,已经不是雾了,就是单纯的黑暗。吸进去的光,吐出来的暗,让其中的人如同行走在深不见底的黑暗,孤寂恐惧永远随行。 没有呼吸,没有光,没有风,好似最底层的海洋。 “几十年来,从来没人有资格让我用出这招。”萨维迪恩七世的身影仿佛笼罩在层层迷雾中,仿佛蒸汽一样不停扭曲:“我不想用,也不敢用。你真该感到荣幸,杂种。” “捕猎术式……之零。” 随着他这一声落下,天空中,一道道月牙形的血光亮起。鲜红刺目。 那是一只只闭目的眼睛,散发出血红的光芒。布满四百多米天际,形成一幅名为恐怖的幕布。 “大暗黑天!” “嗡嗡嗡……”一个黑色的盒子出现在他头顶,不停旋转。本来,黑暗中根本看不到其他黑色,但是……它不同。 那是一种……极度扭曲的,难以言喻的感觉,就像将世间的邪恶都拧在一起,形成一种极致的黑暗。 一圈圈震动空间的黑色波纹,带着一道道撕心裂肺的哭号,从盒子里散发开来。就在此刻,天空中所有血目齐齐睁开,瞳孔中全部映照出那个盒子的影子。 一道道红光汇聚到盒子之上,通过这个盒子,化为最纯粹的黑暗。盒子黑光越来越盛,三秒后,半空中响起一个极其轻微的声音。 蹭……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全身的灵力轰然爆发,地面随着“轰”的一声陷下去足足半米。一圈二十米的灵气护罩,围绕着他熠熠生辉。 那是……极速移动的声音! “轰!!”就在灵气护罩亮起的同时,立刻轰然炸裂!一道白色身影,左手带着猎猎风声抓向徐阳逸的胸膛。徐阳逸没有任何迟疑,临字决全面爆发! 无形波纹扫过方圆三十米,那道快到极致的身影终于停顿了一下。 一只巨大的狼爪,竟然已经触及他的胸膛。这一瞬间,金色的眼睛和黑色的眼睛四目相对。两人心中都充满震撼。 空间抹消! 徐阳逸刹那就明白了这是什么,如果不是刚才自己界限领域爆发,现在恐怕已经血肉模糊。而萨维迪恩七世,根本没想到,自己莫名其妙地感到了畏惧? 从这只蛆虫身上感到了畏惧? 但是,这是有心对无心,徐阳逸反应更快。或许两人之间的反应速度只有百分之一秒的差距,但是在他们这样的高手手中,这一瞬,已经足够决定很多事情。 羚羊挂角,白驹过隙。 黑暗中,一道金光斩破黑夜的囚巢。徐阳逸不退反进,鱼肠洒做漫天金雨刺向对方。五星神熠熠生辉,在他身后构成一幅神圣巍峨的战仙图录。 “十方炼狱!!” “轰轰轰!”十条火龙从萨维迪恩七世周围轰起,并不是群龙出海,杂乱无章,而是呈圆形将他完全包围起来!形成紫焰的囚牢! “杀!!”随着徐阳逸一声怒吼,十龙吐珠。但是,就在这一瞬,萨维迪恩七世再次消失! 毫无犹豫,鱼肠短剑化作漫天金光,辗转腾挪,徐阳逸周围出现一道金色的光球。根本看不到萨维迪恩七世的人影,只能听到金色圆球之上,无穷叮当声响起,伴随数不尽的火花闪耀。 两人的体术在此刻已经化为极致,徐阳逸根本不考虑后手。对方根本没有招数可言,就是单纯的快,单纯的强!被对方找到一个突破口,接下来他的牙齿就会咬破自己的喉咙! 随着每一声巨响,他脚下的地面寸寸龟裂。萨维迪恩七世每一爪都重若山峦,响应对方的,是他剑剑破风,空气都被撕裂出呜咽之声。 没有慌乱,只有剑舞到极致的华丽,金光滔天,临字决从未爆发过如此强大。他丹田中的信仰神火都已经如同风中残烛,不停飘摇。一个个古朴的篆文浮现在他三十米周围,以他为中心,形成一个绝对领域。 肉眼可见,萨维迪恩七世的速度越来越慢。长期处于临字决范围,战意,勇气,被不断削弱。百世春根本无法发动。十几分钟内,他们交手上千次,却没有一次刺中对方。 “削弱战意的古怪招式?”萨维迪恩七世的冷笑从三尺剑围外传来:“天真……太天真了!就算我再慢,也是相对的!你就算灵气耗光也达不到让拥有一丝大公之威的我弃战而逃的地步!” “当!”随着一声震天巨响,徐阳逸硬生生倒飞出几十米,鲜血洒满地面。他一声未吭,凌空一个倒转,平稳落到地上。 他的左肩,大腿,血肉模糊。鱼肠剑在手中嗡鸣作响,胸口急剧起伏。面沉如水。 三千七百三十二剑。 无一击中对手。 对方出了至少四千爪,他中了两爪。 左臂和大腿仿佛要离自己而去。但是,他根本没有时间顾忌这些。因为,就在他对面,他看到的根本不是人狼! 那是……一只下半身是马,上半身穿满盔甲的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