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修罗场(四) - 最强妖孽

第52章:修罗场(四)

就在此刻,一股猛烈而尖锐的痛苦,突然在他胸口/爆发!仿佛一万根锥子在扎着他的心脏!那种剧烈的疼痛,让他一手捂住自己的丹田,就算隐忍如他,也从牙缝中发出一声压抑不住的痛苦。 “啊……” 毫不犹豫,他立刻看过去。赫然发现…… 他胸口那朵黑色莲花的印记……动了! 他的肌肉没动,但是那朵黑色莲花,自从小盒子消失后他以为只是纹身的黑色莲花,此刻,却仿佛活了一般! 外界,一道光柱,陡然射到楚天一面前,下一秒,随着一声尖锐的狐鸣,光柱陡然消散! 楚天一面带冷笑,手中握着一个漆黑的按钮,正对着朱红雪那一双惊恐的双眼。 “你说我敢不敢?”楚天一苍老的身躯一步一步走上去,重复一遍:“你说我敢不敢?” 朱红雪不说话,猛然爆发出一声尖叫:“老贼!” 随即,一只巨大的爪子朝着楚天一抓去! 只是,爪子到对方面前,楚天一动都没动,爪子却停下了,并且在微微颤抖。 “收手……本宫放你离去!” 楚天一没开口,而是微笑着看向其他修士:“你们能拦得住她?” “不能。”火云咳着血道:“境界的提升,哪怕是半步,都是天壤之别……我等最多能阻拦她半个小时。” 楚天一点了点头,随后,微笑着按下了那个按钮:“那就烦劳……诸位陪我一程了。”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影杀哈哈大笑:“能拖着半步金丹,天妖榜第九的老怪一起游地府,本座还怕什么!” “生化武器吗……”岁寒三友苦笑着站了起来:“万万想不到,本座三人谨慎了一辈子,却栽在这里……” 无一人后退! 孤独的八人,面对庞大的两百米妖体,仿佛一柄柄铮铮利剑,毫不退让一步! 朱红雪的脸,第一次郑重了起来。 人类如果只是靠人脉渠道这些站稳世界主宰,那不可怕。可怕的是科学发展至今,有些东西已经完全能够威胁到筑基修士! 比如楚天一手上的按钮。 但是……三秒后,一丝异状都没发生! “你果然怕死……”朱红雪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接下来……本宫会让你觉得死都是一种奢侈。” “愚弄本宫?你……这……这是!?” 话音未落,他巨大的狐狸身形居然歪了一歪,声音中带上了惊悚:“神,神仙醉?!” “你怎么带着这种东西?!” “跑!”影杀喉咙里发出一声怒吼:“所有人等,立刻撤离天下独步!” 愣了不到一秒,所有修士,普通人,疯狂地朝着门口冲去! 人潮如海,人流如织。剩余的数千人,根本不敢多呆一秒,人流的长龙,夹杂着此起彼伏的哭号声,有带着遁光的法器,有将符箓贴在身上的修士……此刻,如同潮水一般冲击向已经站都站不稳的朱红雪身后大门! “老贼!”朱红雪凄厉的长号划过半空,生生看着残存不多,大约还有四五千的修士家族逃向身后的门口,她却根本动弹不得! 神仙醉……中者,身体全无灵力,四肢酸软。即便是她的境界,也足足可维持好几分钟! 虽然凭着妖体,她还死不了,但…… 对面的所有筑基修士,包括楚天一,纹丝不动!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平时看上去有些鸡肠小肚的火云颤巍巍握紧手中长刀,破碎的刀锋直指朱红雪:“我火云活了一百八十年,离入土也不远了……华夏好歹生我养我,将我推到这种万人之上的位置,至少,本座也不能过河拆桥是不是?” 话说的轻松,话语里却带上了必死的决心。 他很清楚,如果他们现在一退,那些逃跑的低级修士,必死无疑! 狂怒的朱红雪不可能放过任何一个人!看看她以前干了什么就知道!看看她的外号怎么得来的就知道! 金丹的诱惑,就在眼前!她怎么可能放过一个人? 他不能退,也不愿退!更不可退! “鬼雄我是摊不上,鬼卒,本座倒愿意陪火云道友一程。”岁寒三友哈哈大笑,朝着楚天一说道:“阁下,走吧。” 楚天一目光深沉,最后点了点头:“我去了。放心,各位晚辈,家族,我会代为照拂。” “有我楚家一天,就有你们家族一天。” “当然,这笔账你一个副部长不抗,谁来抗?”火云仰天长笑:“走!你走一个,对华夏的意义等于我等十个!” 楚天一二话不说,鞠躬之后,立刻离开。 朱红雪眼睛都红了! 偏偏现在,尾巴都动弹不得,站都站不起来! “小辈!!!!”怒极攻心的长鸣划破天下独步,她眼睛都红了:“留下来的杂种们……本宫要用尔等魂魄点天灯!燃烧数百年!干枯而死!” “扰我金丹大道,本宫与尔等不死不休!” “本座就没打算活下来!”影杀一剑上扬,哈哈大笑:“妖孽,看剑!” “当!”剑光被挡在一片竹叶之外,那是一片足有一人大的树叶,上面布满血色脉络。朱红雪咬牙切齿地说道:“小辈……只要撑上最多一刻钟……本宫若不将尔等抽筋扒皮,枉活这数百年!” “哈哈!何惧之有!”火云朗声一笑,一刀挥出,上面片片火光闪耀,空气中都留下一阵烧焦的痕迹。 “妖孽!你杀人如麻,日后必不得好死!”岁寒三友大笑一声,化为三道流光,挥身而上:“本座兄弟三人在阴曹地府等着你!” “杀一是为凶,屠万既是雄!本宫手下人头数十万,何惧生死!”朱红雪凄厉的叫声遍布整个天下独步,令人心颤。 没有任何人注意到,翻涌的灵气壁内,正发出一声声低沉而压抑的男性嘶吼。那是痛楚到了极点,根本无法压抑的呻吟。 “啊!!”徐阳逸捂住胸口,仰天长啸。 不是外而内的痛,刀斧伤痕都是如此。这……是由内而外!仿佛要把它的身体剖成两半的剧痛! 拳头已经握得死紧,赤裸的上半身每一块肌肉都在暴起,一条条青筋在上面浮动,全身都泌出了一层冷汗,却根本无法缓解。 就在刚才,他对修士一词,第一次有了自己的解释。而不是书上说的解释。之后,这种疼痛,如影随形!仿佛身体内一万把刀子在刮! 有担当,有热血,与天争命! 无论是朱红雪为了突破境界杀人如麻,丧心病狂杀入天道,还是几位筑基前辈为了撤走南通省上百家族以身殉道……这才是真正的修士!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这才是修士! 他此刻趴伏在地面,但是身体弓得如同一张弯弓,右手撑地,左手死死摁住胸口,一滴一滴生生痛出来的冷汗,顺着他坚毅的下颌落在地面上,尽管他已经死死忍耐,牙缝中仍然发出一声声痛苦的呻吟。 不……不能这样! 在痛的完全失去灵识之前,他已经知道了,现场,七位修士以自己为饵,留住了这只前朝巨擘! 天妖榜第九,手中人命几十万的积年老妖!从清朝活到现代的百年老怪! 他如果现在不保持清醒,等会儿……即便有机会,也是转瞬即逝! 必须离开这里……他晃了晃已经痛的不清醒的头,死死咬着牙,一只手捂着心脏,整个人咚一声摔在地上,右手颤巍巍地摸索着。 终于,他找到了一块尖锐的石块,二话不说,对准自己左胳膊全力刺下去! “艹……”嘴里发出一声闷哼,他不能刺腿,楚昭南该死的子弹还卡在胸口,他必须用腿来跑。 剧痛,从左臂传入大脑,不知道是不是以毒攻毒,他竟然感觉内部的疼痛好了一些。 他没有看到,一些飞溅的血液,染到了他的胸口上,竟然全被他胸口的黑色莲花印记吸收。并且…… 莲花,吸收血液之后,竟然在慢慢变白! “呼……”他擦去头上的冷汗,打算叫醒楚昭南,就在此刻,他的脸色忽然变了。 一道灵气消失了……徐阳逸心中如同划过一颗流星。喉咙不自觉地紧了紧。 这是影杀的灵气…… 就在刚才,彻底粉碎。 影杀,陨落。 他没有悲哀的时间,更没有时间去思考外面有多惨烈。因为,第二道崩溃的灵气,随即来到。 “王前辈……”他心中有些沉痛,在这些人身上,有的在抢人的时候胡搅蛮缠,有的小肚鸡肠,有的面容冷峻却一肚子坏水,但是,最关键的时候,他们全都站了出来。 他们用自己的生命,给徐阳逸上了一课。 一个修士生命中,最关键,也最重要的追根溯源。 何谓修士? 这,是自己的道。是自己的真。是自己的根。 第二道……第三道……到了最后,只剩下最后一道! “刷……”就在这时,四周的灵气壁,轰然崩溃! 全场的目光,倏然集中到了他身上! 他死死咬牙,颤抖着捂着胸口,有些发红的眼睛赫然看到,朱红雪的爪子上,串着一个半死不活的人,正是火云。 其他人……他已经看不到了,只有空气中残留的灵气,证明他们在这世上来过。 朱红雪愣了,火云也愣了。 朱红雪是完全没想到这里还有个人。 火云心中大叫一声不好! 忘记了……变化发生得太突然,他根本忘记了徐阳逸还被他“友好”地关在里面。 这个人……丢不得! 他一人,日后,可挡十万练气! 他有这种预感! “小子……”本来已经感到灵识飞散的他,瞳孔都在涣散,此刻,却忽然充满了无穷的力量:“有朝一日……为……本……本座八人……报仇!” 回光返照。 徐阳逸深深吸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胸口的血液此刻沸腾得简直在喧嚣! 他根本没有一丝考虑,因为心脏的剧烈疼痛,他的声音都抖得厉害,但是,却一字一句,无比坚定,斩钉截铁地说道:“我,立誓。” “我,徐阳逸,有生之年,必斩此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