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3章:三强赛(三) - 最强妖孽

第523章:三强赛(三)

“颤抖吧……跪拜吧!然后在我萨维迪恩七世的脚下死去吧!!低贱的野狗!”对方头顶黑色盒子再次旋转,他的左臂,眨眼间膨胀成一只巨/枪!枪尖直指徐阳逸,仰天大笑:“早知道答应你会得到这种力量!我为什么不答应?!十几年了……哈哈哈!今天我才知道,你居然有这样可怕的力量!” 徐阳逸目光异常凝重,萨维迪恩七世这句话是对谁说的?他不想知道,因为,就在他的面前,一股让空间都颤抖的灵气正在枪尖疯狂凝聚! “隆基努斯之枪!!!” “轰!!”天空中,所有血眼再次睁开,一道道红光汇聚盒子。下一秒,枪尖爆发出磅礴的灵光!周围所有地面刹那间化为飞灰,平平整整,一道十几米粗的灵光之枪,带着道道雷电朝着徐阳逸冲来! “妈的!!”生死攸关,鱼肠剑上,五星神轰然爆发!一股不逊于对方的灵气,从灵光之枪面前冲起,形成一朵璀璨的蘑菇云! “轰隆隆!!”赤红的冲击波肆虐全场,巨/枪瞬间被天启大爆炸吞没。又在这朵盛开的罂粟中增添了一抹漆黑的死寂之色。 就在这一刻,那朵支撑他进阶侯爵后期的信仰神火晃了晃,终于不堪重负地熄灭。 “嗡……”他身体中,传来一阵低沉的嗡鸣声,他明显可以感觉青色漩涡旋转的速度慢了一分。这都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 万古丹经王关闭。 从现在开始,他的灵气只能支出,不能吸取,就算吸取了,也无法储存太久。 “竟然在这种时候!”他咬了咬牙,对于信仰神火的熄灭,他早有准备,毫不犹豫地,极品灵石滑入手中。经过他如此多次的吸取,极品灵石终于出现了一丝晦涩。 心疼,也必须这么做。因为……他清楚地感觉到了,就在还没有消失的蘑菇云对面,一股海潮一样恐怖的灵气,正在疯狂冲来! 他也没有看到,极品灵石出现的时候,萨维迪恩七世头顶的黑色盒子,轻轻晃了晃。 一股比之前更加邪恶,扭曲,充满了死寂气息的灵气,悄无声息地蔓延了出来。 “六环魔法。炎枪术!” “轰隆隆!”正在消失的蘑菇云中,诡异地出现一个黑洞,黑洞中,一根黑色火焰组成的古朴长枪飞快射出,周围的空气都发出难闻的焦热气息! “天启……第一蚀!” 不守反攻! 他就是要逼迫对方主动撤去这一招。以自己现在的状态,根本承受不起几次。 瞬间,黑夜再黑一分,一个巨大的漩涡凭空出现,随着一声清亮的嘶鸣,九头巨鸟虚影震颤得空间都在轻颤。而在萨维迪恩七世脚下,数不尽的繁杂符文闪耀,形成一个诡异的百米圆圈。 鬼车鸟停占星台! 感受到无形杀机,萨维迪恩七世一声狂啸,就在鬼车鸟靠近头顶的那一刻,忽然,他全身无数符箓闪耀! “当当当当!!!”一阵连绵不绝的响声,鬼车鸟竟然落不下去! 与此同时,炎枪术已经逼近他的身前,他甚至能看到周围的地面都在融化。 “轰!!!”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无穷火焰四溢,一分钟后,炎枪术消散。徐阳逸浑身发黑,鱼肠竖在身前,轻轻颤抖。嘴角血液不停留下,竟然被硬生生推动五十米。 “真他妈是个怪物……”他擦了擦血迹,浑身动一动都散了架一样,看了过去:“这就是一丝半步大公的威力?还是他根本没有动用?纯粹的境界压制?” 所谓反杀,只存在于面对普通半步大公的情景。如果对方和自己同样天才,那么根本不存在这种情况。 但是,他明白了一件事。 “大暗黑天,竟然是阵法!” “欧美的阵法,只确定有召唤法阵。和华夏一样的护山大阵,根本没有。召唤法阵是最低级的法阵。没想到,他竟然有这种东西。”他灵识铺开,朝着对面蔓延:“也就是说……他头顶上的是阵眼?” 这一眼之下,他深吸了一口气。 对面……再也不是那个怪物了,而是一只蝎尾狮! 蝠翼,蝎尾,狮身,综合了欧美传说中经典怪物的融合体,正在前方百米之处! “你到底是什么?”他咬牙站起:“人狼绝不会是你这样。” “谁知道呢。”萨维迪恩七世发出一阵狂笑,指了指头顶:“不如,你问问它?” 徐阳逸没有询问,而是忽然开了口:“它能隔绝所有灵气?” 可能没想到徐阳逸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开口。停顿了一秒,萨维迪恩七世嗤笑的声音如同天神一般从空中滚过:“当然,包括大公。这一招,让我两次从血族大公手中逃生。不到十二小时,绝不可能人为解开。用它来作为你的葬礼,你应该感觉荣幸。” 徐阳逸也笑了:“那我就放心了。” “有的东西,我也不想给别人看到。 “刷!”一点光芒,穿破黑暗,他上半身所有恶魔纹同时亮起。而整个场地,竟然出现了一圈诡异的符箓。 “你应该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他喘着气,擦了擦嘴角的血:“我可以告诉你,这叫‘神的恩赐。’” 随着这句话说完,地面道道青光冲天而起。萨维迪恩七世仔细看了看,目光立刻尖锐了起来。 “这个杂种!这是……他刚才流出的血?他并不是毫无目的地躲避,而是从开始就有选择?用他自己的血画出的东西?” “这是召唤法阵。”徐阳逸仿佛看出他的想法,目光不动声色地扫过对方头顶。如果在对方这样的狂轰滥炸之中只会躲避,那是死路一条。只有不断寻找契机,才能真正击败对手。而现在,一旦有机会破坏掉这枚阵眼,他有希望斩杀对方。 “刷……”一颗奇形怪状的种子,长满荆棘,散发着拳头大的幽芒,出现在他手上。 “喜欢园艺吗?” “呵呵呵……如果它是用你的血浇灌的话。”蝎尾狮尾巴竖起,喷出一道极为不祥的灵光,带着赤红的光尾,一化十,十分百,百成千,数千道光芒直射而来! “撒旦之击!!” “轰轰轰!!”血光的地狱,黑夜的囚牢,疯狂地在无尽幽暗中肆虐。那厚实的地面简直就像豆腐一样,红光犹如刚出炉的锋利餐刀,“哗啦啦啦!”地面瞬间七零八落,眨眼就接近徐阳逸站立之处。 就在这刹那之间,那枚种子发出一声轻响,紧接着立刻消失在空中。下一秒,在他身体周围,大约五十米方圆,所有地面好似地龙翻身,轰隆巨响中,全部拱起! “刷!”光落到徐阳逸头顶十米之时,他周围地面尽数崩塌,一条条数米粗的蔓藤疯狂长出!遮天蔽日,密密麻麻!随着一股更加不祥的气息,那些长满了一米长倒刺的荆棘形成一面巨大的半圆形防御壁,将徐阳逸牢牢保护在了里面。 “轰隆隆!”万道红光洒落,荆棘之壁竟然发出一种拟人的“嗞呀”之声,猛地震动了一下。但是,却并没有被红光击散,一道道焦黑的痕迹出现在荆棘之壁上,无数的断枝带着令人头皮发麻的惨叫被割裂空中,再化为灰烬。然而,却一层一层,剥鸡蛋一样死死护住徐阳逸。 三分钟的红光肆虐,全场都化为一片焦土。然而,萨维迪恩七世并没有笑,而是凝重地看着场中那一个倒扣圆形一样,满身焦黑的护罩。 那是……植物。 活着的植物。 尽管上面焦痕满满,但是,它的生机并没有减弱。就好似一条焦黑的巨蛇盘卧在那里。“巨蛇”身上,蔓延出无数“小蛇。”一片片浓浓的黑烟从巨蛇身上冉冉升起。 荆棘之壁内,徐阳逸左手已经出现了一道可怖的伤口,顺着所有恶魔纹的纹路同时爆开,甚至可以看到里面森森的骨头。 一道道鲜血涌出,但是,这些鲜血并没有流到地面,而是诡异的悬浮在空中,形成一枚枚拳头大小的血球,朝着四面八方飘去。 “拟态。” “任何被它吞噬过的植物,都能被它模拟。无论它是属于地球,还是属于传说中的仙界,地狱。我叫它……绿线。”他靠在荆棘之壁上,用带血的手掌狠狠一抹:“吃了它!” “喀喀喀……”随着血球的融入,已经被烧成焦炭的植物,居然再次伸展起来。 一只只嫩芽突破黑炭的表皮,开出鲜艳的花苞,有的结出红色的果实。一道道绿光冲破死寂的黑,整个荆棘之壁,再次转动起来。 “这不是花……”萨维迪恩七世目光倏然一紧,一朵朵花苞轻柔绽放,在层层花瓣之中,并非花蕊。而是一只巨大的嘴! “嘴”周围,都被一片片花苞包裹起来,而花苞打开,里面全部是一排排的利齿,一根猩红的舌头滴着黄色的消化液,狂蟒一般乱扫。 “丝丝丝!!”无数蔓藤挥舞,荆棘之壁一层层解开,他这才发现这株植物有多大。绝对不小于两百米! “这是……捕蝇草!”萨维迪恩七世愕然看着四周:“并且,不是一般的捕蝇草……这是……只生长在黄石火山最底部,地狱裂隙中的恶魔捕蝇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