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4章:七眼黑狼(一) - 最强妖孽

第524章:七眼黑狼(一)

“吱吱吱!!!”他还没有惊讶完,绿线顿时疯了一般,数百米的巨大身体朝着四面八方疯狂喷射,所有花苞全部打开,带着刺耳的嘶鸣声冲了过来。 萨维迪恩七世转身躲过一根冲来蔓藤,花苞咬了个空。就在蔓藤冲过他身边的时候,蝎尾狮咆哮一声,爪子猛然伸出,但是,随着一声更加响亮的咆哮,他立刻缩回了爪子。 厚实的兽爪上,出现了几道血痕。 那是绿线身上的倒刺。 荆棘之壁中,徐阳逸目光霍然闪亮,咬牙站了起来。 “嗡……嗡……”他的眉心,一点炽热的红光闪耀。这是百世春触发! “只要属于我的攻击都可以触发?而不是肉体攻击?”他闭上眼睛,仔细感受了一下:“这是……麻痹?” “半秒的麻痹!” 对于他这种高手,半秒,可以做的事情太多了! 打破阵眼的机会,就在这半秒之中! 空中,萨维迪恩七世还没有转身,身后就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枝叶抖动声。 刚才穿过他的那根触手,灵活地绕了回来,一层层花苞打开,对着他的背后,发出一声饥渴的咆哮。一排排雪亮的牙齿张开,血盆大口对准他的身躯咬下。 “啪叽”一声闷响,巨大的狼爪已经狠狠抓住整个花苞,用力一握,无数绿色树汁飞溅。然而,就在这一刻,整个恶魔捕蝇草都静了静。 下一秒,所有蔓藤,带着无数的大嘴朝他冲来。仿佛绿龙横空,形成一波波巨大的浪潮,全部巨嘴都已经瞄准最中央的萨维迪恩七世。 “吱吱!”一根蔓藤尖叫着冲了上去,紧接着是第二根,第三根,第无数根! “找死!!”萨维迪恩七世怒极反笑:“出来,娘们儿一样的杂种!只会躲在这些女人喜爱的花花草草后面吗?可悲的胆小鬼!” 话音未落,荆棘之壁层层打开,浑身沾满黑痕和血迹的徐阳逸再次出现,身后一根蔓藤低垂,他跳了上去,用尽全力一弹,弓一样射了过来! “蹭!”天空中,只余一道青光。 “哈迪斯之刃!”一声咆哮,无数红光再次照耀,萨维迪恩七世的脸上露出了嗜血的笑容。 敢正面冲击? 那就彻底地,毫不留情地碾碎你! “刷!”他头顶的黑色盒子轻轻震动,一把无形长刀若隐若现浮现在空中。然而,就在这一刻,他猛地睁大了眼睛。 灵气被中断! “这是……”他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全身,怎么会是现在? 怎么会是这种时候? 半秒麻痹,发动! 这一瞬间,时间仿佛静止了。这半秒的停顿,带来的是前方山峦一样嘶吼咆哮的绿线,还有绿线之中,那个一剑西来的身影。 金色流光,在绿色的掩映之下,拖曳出令人心颤的痕迹。 直指他头颅! “吱吱吱!!!”刹那之间,所有绿线蜂拥而至!萨维迪恩七世站立之处,瞬间形成一个巨大的花茧,足足有二十多米。无数绿线的蔓藤攀缠其上,其中一片片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响起。 那是食物的咀嚼声。 绿线之后,天外飞仙,五星神虚影轰然爆发,仿佛谪仙临世。 “咕呜呜……”花茧中,响起一阵沉闷的咆哮。或者是痛苦的呼喊,或者是狂怒的咒骂。然而,就在同时,徐阳逸眉心红点再闪! 百世春第二次触发! “石化!一秒!”徐阳逸长啸一声,剑走游龙!五星神神人合一,朝着前方一剑斩下! “天启……全蚀!” 青色冥火,瞬间围绕两百米,无穷冰花掩映其中。死亡的寂灭中,带着令人迷醉的华彩。 缛彩遥分地,繁光远缀天。 “刷!”目标……是那个诡异的盒子! “你敢!!!”就在这一刹那,花茧轰然爆开,突如其来的危机让萨维迪恩七世每一根头发都倒竖了起来。就在石化刚过,根本不顾后遗症带来的剧痛,咆哮着抓向头顶的方盒。 “当!”一声脆响。 萨维迪恩七世五指应声而断。徐阳逸很清楚,连续触发两次百世春创造出的机会,绝无仅有,这一战,这是他最好也是最大的机会! 不成功,便成仁! 金剑击中方盒,然而,以鱼肠的锋利却还没有斩断它。只能看到黑光狂震。下一秒,萨维迪恩七世的手已经死死握住了盒子。 “扑!!”然而,徐阳逸同样一口血喷出。就在剑尖斩中盒子的瞬间,一股奇异的感觉出现在他脑海中。 “来吧……打开我吧……你将拥有看到神灵的资质……来吧……我就在这里……一直,一直等着你……” 这句话,顺着剑尖传来。不是进入他的耳朵,而是深入他的脑海,灵魂,刹那之间,仿佛他周围无数幽灵一同对着他说这句话,无日无夜,永久不休。 “这他妈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心中疑惑,手上却丝毫不慢,就在萨维迪恩七世握住盒子的瞬间,徐阳逸的手猛然握紧。 “杂种……”萨维迪恩七世刀锋一样的牙齿根根摩挲,徐阳逸剑芒闪烁之间,刚才那一招恐怖的大爆炸即将出现,他根本没想到,瞬间陷入如此恶劣的事态。 “去死吧……杂碎……”深吸了一口气,他全力握紧了手中盒子。 一阵卡卡声响,盒子上爆发出万道金光,然而,他突然停住了手。 握住盒子的手,忽然好像被吸干了血肉一样,肉眼可见地干瘪下去。甚至指头都无力再握住盒子。 “这是……”变化来的太快,萨维迪恩七世愣了愣,随后一声狂叫,手用不上力,直接弯腰用狼头咬了过去。 “绿线的种子,藏于宿主体内,足以将它吸成枯骨。”徐阳逸目光一闪。 还有三十米…… 大暗黑天的阵眼不破,一旦让对方撑过这一段时间,自己立刻会陷入被动挨打的境地。他可能再也不会有百世春连续触动两次的机会! “丹鼎本我心诀……万灵镇!!” “刷啦啦!”巨大的风压,将萨维迪恩七世脸上毛都吹得齐齐后仰。面对杀招,他却根本不管不顾,脖子一伸,血盆大嘴再次朝着盒子咬去! “咔……”锋利的牙齿咬中盒子的瞬间,一个清晰的开锁声响起。一股狂暴的杀戮之意猛然冲上心头,他泛红的眼睛看了过去。却看到徐阳逸不知何时带上了一个古怪的面具。 紧接着,他脑海中忽然传来一股撕心裂肺的剧痛!就像脑浆都被搅成了一团。剧烈的疼痛之下,他忍不住失声狂叫。然而,他忘记了现在嘴里正叼着那个盒子。 不好! 时间仿佛忽然变慢,他睁大的眼睛中,看到盒子垂直坠下,而盒子后面,就是急冲而至的徐阳逸。手中鱼肠五道身影已经全数亮起,目标正是盒子的方向! 他要把这个盒子炸飞! 此刻,时间都仿佛成为一帧一帧,两人的心跳都如同擂鼓。盒子下方,无穷红色符箓闪耀,就在萨维迪恩七世巨大的狼头第二次要咬上去的时候,一股恐怖的灵气从盒子下方爆发。或许炸不死他,但是他如果咬下去,就等于把头颅送到爆炸的中心。 “吼!!”一声咆哮,萨维迪恩七世立刻缩回脖子。与此同时漆黑的长尾猛地卷了过去,这个盒子他绝对不可能让它落入其他人手中! 然而,晚了。 天启六蚀虽然单体威力不大,但是范围奇大无比,就在萨维迪恩七世缩回脖子的瞬间,青色冥火,蓝色冰花,黑色鬼车鸟,同时爆发! 三种颜色灵气冗杂,竟然形成了一片比幽夜更深邃的黑。 “轰!!”汹涌的黑浪,排山倒海,笼罩两百多米,好似巨兽咆哮。对着萨维迪恩七世猛冲而来! 一片漆黑的光芒,在萨维迪恩七世全身爆发!他卷过去的尾巴倏然一阵抽筋,那是蚀骨,蚀血,蚀肉同时爆发的结果。他感觉到自己的毛已经碰到了盒子冰凉的外壳,然而,却再无法前进半分! “天启大爆炸!!”徐阳逸已经近在咫尺,刚才一秒攻防,可谓他所有杀招齐出。直觉告诉他,这个盒子决不能被对方握在手中,那种让人头皮发麻的威压,那一声声诡异的恶魔低语,太过逼真。 “轰!!!”一团巨大的蘑菇云,从原地炸起,然而,萨维迪恩七世只是微微愣了大概万分之一秒,随后,竟然带着惨烈的咆哮,仍然朝着盒子咬去! 剧烈的红光照耀血战之中的五百米方圆场地,彻底淹没萨维迪恩七世五十米高的身躯。 徐阳逸停在了爆炸之外,面沉如水。他没想到对方如此坚决,竟然硬抗天启大爆炸,也要咬住那个盒子。 可见那里面的东西对他有多么重要。 就像对方也没有想到,他竟然能将那个金色盒子硬生生从自己手中打落一样。 现场,红光弥漫,硝烟漫天,徐阳逸不动声色地将鱼肠横于胸前。在爆炸中心完整吃了一次天启大爆炸,虽然天启大爆炸是范围杀伤,但是也足以将对方炸的重伤。 这场战斗,胜利的天平终于开始朝他倾斜。 硝烟散尽,红光残褪。 他看到了对方的身影。 左臂完全消失,嘴里鲜血长流,浑身的毛都焦黑了,不少地方一根都没有,露出下面伤痕累累的皮肉。尾巴消失,脚有些跛。然而,徐阳逸的目光,却不动声色地紧了紧。 萨维迪恩七世,血红的嘴巴里,锋利的獠牙叼着那个盒子,眼睛尽是疯狂的神色,嘴里发出疯子一样的“呵呵……”声。 根本不知道是笑还是喘气。 “嗷呜!!!”忽然,他嘴里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哀鸣,尾巴卷住掉下的盒子。双手抱着头,眼睛中,迅速弥漫起了一片黑雾。 “它来了……” “它就要来了……颤抖吧……杂种,在大公之威下跪拜着死去!” “不……不要再说了……住口!住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