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6章:大象无形 - 最强妖孽

第526章:大象无形

随着萨维迪恩七世“答应你”三个字出现,天空中倏然泛起万道黑光。随后,一张十多米大的古老羊皮卷出现。 上面写满了字。而同时,他的手寸寸裂开。他毫不犹豫地用手摁在了上面。 “啪!”鲜血四溅,一个六芒星的纹章立刻出现。但是,这个六芒星全部都是由萨维迪恩七世的英文组成。 “呋呋呋……”半空中,一个兴奋至极的笑声,震颤着传来:“你终于答应了……你很聪明,就让我来圆满你最后的梦想!” 羊皮卷被一团赤红色的火焰吞噬消失,就在同时,萨维迪恩七世血一样红的目光,看向了徐阳逸。 那股目光,充满怨毒,疯狂,仇恨。 “吼!!!”他发出一声惊天咆哮,四肢着地,朝着徐阳逸全速冲来。冲击过程中,他的身体急剧变化。一根根雪白的骨刺从皮肤地下冒出,身体飞快变大,并且……肩膀两边,两块不停蠕动的肌肉,或者凹陷,或者突出,仿佛他的身体是个布袋,囚禁着里面疯狂的恶魔一样。 它的身体,已经数秒内膨胀到了十米,每一根骨头都在错位。全身的毛都在飞快掉光,取而代之的,是龙鳞一样黑沉沉的鳞片! 它根本就不是人狼了! 而是正在朝一种……徐阳逸根本没法理解的东西蜕变。 然而,徐阳逸并没有慌乱。目光中,甚至露出一抹怜悯。 “本来,你重伤之后,还有大把机会。” “一缕大公之威,就算被封印在这个盒子里,你本身,我也承认确实很强。” “但是,你为了保证彻底杀死我,选择了捏碎盒子,和恶魔签订合约。你……”他摇了摇头:“抛弃做人的那一刻,就没有我杀的价值了。” “杀我?!”萨维迪恩七世哈哈大笑,他的声音有两个不同的音调响起。一个是他的张狂,另一个则是彻底的邪恶:“不到大公,你根本没有杀我的资格!” “你不懂!这种感受,这种放任力量奔跑的感受……你绝对无法理解!早知道是这种感受,我还在担心什么?!哈哈哈哈!” 随着它的狂奔,地面隆隆作响,徐阳逸不避也不逃,左手握住右手腕,一道锋锐无比的青光,从他手臂间迸射。 “本来……我是打算留着这一招去圣器之间的。” “刷刷刷!!”道道青光充斥天地,甚至要驱散天地间浓郁到极致的黑暗。狂奔之中的萨维迪恩七世立刻减速。惊疑不定地看着徐阳逸。 大公之威! 不是一丝……而是全部! “撕拉!”两个头颅,从萨维迪恩七世左右肩膀上撕扯而出,惊疑不定地看着徐阳逸。齐声惊呼:“大公初期!?” “这不可能……”左边的头颅惊疑不定地看着面前的无穷青光,那种感觉……好像很久之前,他曾经感到过…… “大公级别的杀招?”右边的头颅双眼圆睁,和左方的头颅对视,他们无论如何也不相信,转眼间,碾死的臭虫变成了大象。 “不是吧……侯爵期能释放出大公期招数的修炼者……两百年都不见得有一个……”两个头颅交换了一下目光,好不容易才投影到这里,并且宿主实体签了恶魔契约,结果……门都没出,就遇到这种事? “我不相信。”左方的头颅低下,发出切齿的呜咽:“两百年一出的超绝天才!我刻尔柏洛斯不可能运气这么差!” “轰!”左右两个头颅,七只眼睛同时闪耀,张开的血盆大口中,绿色,红色的火焰之球同时亮起。 “地狱龙息!!!” “轰轰!”绿色的龙息带着腐烂的味道,红色的龙息带着炽热的空气,仿佛太极的两极,疯狂撕扯着这片空间。已经破碎不堪的地面,如同水面一样沸腾。 龙息直冲徐阳逸,然而,就在临身之时,青光爆闪,一道道古朴的符文骤然出现,两道龙息竟然毫无预兆地消失。 “丝拉拉……”前冲的身体,在两个头颅道道惊呼之中,急刹车一样停住了脚步。甚至面前都带出一片沙尘。 “停什么!!”萨维迪恩七世满眼血红地看着徐阳逸,一切……都因他而起,自己现在,就算赢了也不是自己了。但是,他意志消失之前,一定要杀死这个黄皮畜生!要亲眼看到,他的尸体被拖进地狱的火焰之河,绑在烧红的铁链上受到永世的折磨! 他忘不了当初一脚将伊利萨那踢下来的对方,走下自己主持的酒会时是怎样的嚣张,目无余子。 他忘不了当拍卖大会上,苍白之龙亲口将自己发配到阿尔卑斯山。父亲都无法为自己开脱。 他还忘不了……在阿尔卑斯山吹着冰雪,遥望纽约,祈求元老会给他一个机会的卑微。 这一切……都是因为面前这个人! 为什么……我让你死的时候,你就不能好好去死? 为什么……你一个区区有色人种,不龟缩在亚洲,前来欧美挑衅我的尊严? 你要死,必须死! “杀了他!!”萨维迪恩七世怒吼道,身体疯狂往前冲去,然而,却仿佛有一股阻力,让他举步维艰。 “你到底要做什么?”杀意沸腾,却偏偏被拉住身体,他仰天长啸:“恶魔的契约还没有履行就开始反悔吗?!” “蠢货!!”左边的头颅怒吼道:“这是能灭杀大公初期的招数!!” 他眼中无比复杂地看着徐阳逸:“萨维迪恩……你这头蠢猪!你惹到了不该惹的人!” “这个亚洲人,以后就算冲进地狱,我都不会太惊叹!” 就在此刻,虚空中,传来一声清鸣。 徐阳逸缓缓睁开眼睛。明明举起的是右手,映照在其他人眼中,却仿佛举起了轩辕剑。 一道锋锐无比的剑气,横贯长空。漆黑之间,一道龙吟般的剑响,震得空间都波动不定。 圣剑,降临! “逃……马上离开这里!”右边的头颅咬牙道:“我只是使魔!你懂不懂使魔的规格?所有恶魔中最低下的魔种!你想让我陪你一起死?!” 萨维迪恩七世懵了。 使魔? 看起来如此厉害的对方,仅仅是使魔? 他和一只区区使魔签订了卖身契? 绝望,让他眼前一片漆黑。然而,他根本没有按照对方的要求退走,而是全力冲了过去! “你做什么!!蠢猪!!”“停下!!你要找死吗!!”“呵呵……欺骗我……你的谎言纸一样苍白!要么撕碎那个亚洲人,要么我们一起去死!!”三个头颅,发出三重的嘶鸣,巨大的身躯转瞬逼近徐阳逸,就在同时。徐阳逸手臂划出。 只是轻轻的一划。 沙…… 无声。 无声到极致。 极致中,大象无形,大音希声。 “不!!!”“蠢货!!!!”左右两个头颅发出惊恐至极的尖叫。作为使魔,他们太明白这是什么了。 大公……纯正的大公一击! 一片黑暗之中,出现了一条白线,极细的白线,却贯通整个黑暗。 三张血盆大口,就在徐阳逸面前十米处停了下来。二十一只金色的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徐阳逸。 死寂。 无风,无影,三秒后……整个空间都在震颤! “轰轰轰!!”血战光罩边缘处,响起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轰隆”一声!所有石块齐齐飞上天空,地面只剩下空白的地皮。仿佛一把无形之剑从地面刮过,寸草不生,砂砾不存。 石块被震上天空,随后化为齑粉,整个台面,都猛地一沉! 下降三米! 大公之威,千米范围。现在被教皇亲设的血战壁垒困在其中,威力疯狂爆发,中心之处平静如湖,边缘之处却好似最凶暴的雷霆。狂猛的冲击波震荡的光罩都颤抖不已。 “喀喀喀……”光罩外围,所有大公的眼睛都轻轻眯了眯。 “大公一击……”安东尼奥意味不明地说:“终于用出圣剑了么……” 萨维迪恩六世的目光倏然尖锐,一股形同实质的杀意,从他身上猛然散发。随后,极好地掩饰了下去。 他知道,七世倾尽全力都用不出这一招。 “咔擦……”椅子的扶手,无声化为飞灰。 “竟然能有人做出大公一击……是x?还是七世?”奥斯维斯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六世。就算是他,心中都有些震惊。 跨小境界杀敌不可怕,能走到大公的,哪一个不是天纵之才? 但是……跨大境界威胁到他们,那就不是普通的天纵之才可以概括的了。 “沙沙沙……”无形冲击波终于散尽,站在徐阳逸身前的萨维迪恩七世,三个头齐齐掉落。切口光滑如镜,冲天血柱喷起。 “喀喀喀……”就在对方倒下之时,整个天幕,徐徐打开。那一片劳伦斯都无法解开的光罩,终于化为点点灵光消失。 四周,一片安静。黑暗被光亮缓缓驱逐。徐阳逸闭上了眼睛,感受着身体里几乎空乏的灵力。和那种瞬间抽空灵力带来的乏力感。笔直地站稳身子。 没有人开口,但是他可以感觉到外面那种凝重肃穆的气氛。 没有人尖叫,但是他似乎能听到所有人心跳加速。 无论侯爵,还是伯爵,十年圣战三甲第一个参悟圣器的名额,即将出现。 当眼前终于亮起的时候,他看到了整个角斗场,而几乎大部分人,脸上都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下一篇   第527章:棋高一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