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7章:棋高一着 - 最强妖孽

第527章:棋高一着

大灵术师x,站立原地。 而他面前十米,一具无头尸体,横陈于此,血液甚至喷到了x身上。 “咕嘟……”不知道哪位伯爵,不自觉地吞了口唾沫,明明现场如此多人,却感觉滚雷响过。吓得他立刻捂住了嘴。 那个站立在场中的男人,浑身鲜血,满身纹路,仿佛地狱归来的恶魔。而他,刚刚杀死了这一届认为稳稳三甲之一的萨维迪恩七世。 柯文纳斯家族的天才,从此陨落。 “第一战。”劳伦斯回过了神来,对于这个结果,他都有些不相信。但还是站了起来,沉声道:“大灵术师x获胜。” “哗!!!” 全场沸腾! 黑马! 真正的黑马! 一黑到底! 开始战胜埃索恩,再胜“骷髅王”埃默里奇,再胜一轮,最后,站到了威震欧美上百年的萨维迪恩七世面前。然后…… 还胜! 突入三甲! “难以置信……”一位侯爵颤声道:“这才是黑马……太难以置信了!竟然是x战胜了萨维迪恩七世?” “萨维迪恩七世就这么死了?那个几乎从无败绩的人狼?”“不敢相信……这真的是一位大灵术师?” 开始,还是低沉的,难以自持的议论。五秒后,全场都沸腾了起来! 不知道多少人,震撼地看着场中,那具无头尸体是如此刺目,根本不敢相信这就是威震侯爵期近百年的萨维迪恩七世! “mygod……”一位侯爵眼角都在抽动:“这可是萨维迪恩七世啊……他,他竟然没有进入三甲?还因为血战被斩杀现场?” 伏地魔家族,一位瘦的不成样的老者,差点站了起来,颤声道:“谁都以为血战是x先生会陨落,结果……竟然是他反杀了萨维迪恩七世?!这,这怎么可能!侯爵后期斩杀半步大公?!现在的半步已经满地都是了吗?” “不敢相信,最后活着出来的竟然是大灵术师阁下……”“这真的是以智慧见长的大灵术师?天哪……在我的印象里,他们从来不屑出手。一声令下,有太多的大公愿意为他们出手。”“这……这完全改观了我对大灵术师的看法!” 震惊的议论声,此起彼伏,这个结果太出人意料了。根本没人能猜得到。 血族之中,朱红雪愕然地看着徐阳逸,许久,长长舒了一口气。 萨维迪恩七世有多强,她是知道的。但正因为知道,此刻才感觉难以置信! “三甲了……本宫再无遇到他的机会。”她脸上一抹杀气闪过:“虽然本宫无比迫切地想遇到他,却根本没想过,他竟然能斩杀萨维迪恩七世!这可是六世冕下亲手调教出来的杀人机器!” “叮!”就在此刻,天空中的数字,再一次转动起来。 对比起第一次一比八十五的赔率,这一次的赔率仍然高达1:3.8。所有看着空中的人,脸色都无比复杂。 太黑了……黑到底!可谓圣战创立以来最黑的黑马! 一比八十五,狂赚一百多万灵石。现在1比三点八,至少又是几十万。算下来,所有伯爵,侯爵,几乎全都在对方身上跌了个跟头。 平摊下来钱不算多,然而这种哔了狗的感觉……简直让人心头窝着满肚子的无名火! 谁他妈能想到三甲中有一个“孱弱”的大灵术师? 谁能想到侯爵后期反杀半步大公? “这真是……”半龙人家族,一位年迈的侯爵摇头苦笑。然而,他的话忽然停住了。 不只是他,全场,都安静了。 因为,就在此刻,一股真正的大公灵压,轰然升起! “这是……”一位伯爵,单纯是这股灵压,就让他脸色都苍白起来,声音抖得不成样子,颤抖着看向柯文纳斯家族的方向:“大,大,大大公……” 所有人目光都看了过去。 “沙沙沙……”萨维迪恩六世,浑身的黑袍猎猎作响,无风自舞地漂浮半空。就算大公不让人看到面容就根本看不到。徐阳逸同样可以感觉,对方掩藏的真容之下,那一对饱含怒意的眼睛。 “咔……咔……”他苍老雪白的手,在黑袍中捏的卡卡作响。 羞耻。 极度的羞耻。 愤怒。 无边的愤怒。 这个人……竟然真的斩杀了他的儿子! 他唯一的儿子! 即便你是大灵术师,即便你是柯文纳斯家族拉拢的人。在血战之前,你可又问过我这个柯文纳斯金字塔顶端的人的意思?! “x先生……”他感受着手掌上一层层冒出的纯白毛发,一字一句地说:“我,要个解释。” “萨维迪恩。”安东尼奥不动声色地看着自己的手,淡淡道:“血战从无干涉的先例。难道柯文纳斯家族要对大灵术师寻仇?” 全场寂静。 目光交流中,所有人的神智都回复了过来。刚才只顾着震撼,他们都忘记了一件事。 “七世……可是六世冕下唯一的儿子。”一位血族侯爵目光闪烁,将自己苍白的脸完全笼罩进黑袍中:“被斩杀在面前,可是当面扇了冕下一耳光。他要怎么处理?” 萨维迪恩六世和安东尼奥的目光交接。许久,才冰冷开口:“这是我们柯文纳斯家族的家事。” “本大公唯一的儿子被斩杀眼前……”他的目光中潜藏着一抹浓郁的杀意,声音却云淡风轻地看向徐阳逸:“难道还不允许本大公问一句吗?x先生?” “我只想问,你和本大公的独子,到底有什么不可化解的恩怨?” “一定需要用血战解决?” 杀子之恨,让自己在所有人面前大失面子的恨,让他心中一片怒火几乎可以烧光美洲大草原! 如果不是这人是大灵术师…… 如果他不是柯文纳斯家族全力拉拢的人…… 如果……不是在这里。 可惜,没有如果。 现在,他只能将这份狂怒深藏心底。但这份怒意来的太狂猛,太突然,让他即便如何压抑,都忍不住毛发倒立。甚至瞳孔都竖了起来。 徐阳逸沉默了片刻,随后,拿出了一样东西。 “这是!”就在那个东西出现的一刻,另一股大公灵压倏然升起,声音中带着一抹惊愕:“恶魔容器?” 他手中,是那个方形的盒子。 褪尽一切黑暗,它看起来显得精细而华美。由一道道金色的镂空花纹组成,整个盒子的材质都是铂金。每一个角上,镶嵌着一枚小巧的钻石。放到凡人世界,绝对能拍出一个难以想象的天价。但是……现在,盒子的中央,旋转着一把钥匙。 就在盒子出现的瞬间,一股难言的,极度的扭曲,仿佛看到世间一切邪恶的感觉,潮水一般弥漫到全场。不知道多少伯爵,眼睛直了直,随后立刻通红起来。 粗重的呼吸声响起,伯爵们全数倒抽一口凉气,随后,一片惊呼响彻现场。 “恶魔气息!”“这是恶魔的容器?!”“怎么可能!修炼世界在三大圣地的带领下,封印三条恶魔裂隙‘苏拉美冈’‘孟菲斯托’‘乔尔丹底’已经过去四百年!怎么可能有恶魔重新回到人间?” 随着那股扭曲至极的灵气蔓延,忽然,一位伯爵站了起来,仰天咆哮一声,疯狂朝着身边的侯爵扑去。 “刷!”就在此刻,无穷圣光从天空降下,仿佛温泉一样沐浴人间,顿时,黑色灵气退潮一般散去。所有伯爵的眼睛,再次清明起来。 “圣光普照。”劳伦斯白色的神职服猎猎作响,无穷神光中好似天神降临,悬浮于半空。脸上没有一丝微笑,更没有半点和蔼,目光如电直视徐阳逸:“x,我以梵蒂冈的名义对你询问。这个东西,是从哪里来的。” 不等徐阳逸开口,他无比郑重地说:“你不是欧美人。你无法了解‘恶魔’两字的真正含义。请详细告诉本大公。” 徐阳逸微笑道:“这,就要问六世阁下了。” “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七世会拿出这种东西。” 好胆!! 萨维迪恩六世浑身的衣袂轰然飘起,须发根根直立。狂暴的灵气轰然冲出,将周围冲出一个十多米的空白。目光如刀,刀刀刺向徐阳逸。 真是好大的胆子…… 以亚欧分界线乌拉尔山,高加索山,博斯普鲁斯海峡以西,恶魔就是修炼世界最大的敌人! 一旦和恶魔扯上关系,不是错也是错!自己儿子的死因根本没有人会再去追究,被恶魔两个字轻而易举地取代。 现在……他要怎么说? 说这是七世的东西?的确是,他认识这个东西。七世生下来就有入魔的征兆,他拼尽全力为对方斩魔,这才活了下来。一旦说这是七世的,那么……别说七世,就连他,以及身后的柯文纳斯家族都会受到牵连! 或许其他家族有纷争,然而恶魔两字一旦出现,绝对会联合在一起。 这口巨大的黑锅之下,x做了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柯文纳斯,萨维迪恩,到底和恶魔有没有关系。 对方立刻将自己从这个漩涡中摘了出去。 说不是? 萨维迪恩七世已经死了。是不是都在x的一张嘴上,他忽然发觉…… 无论是不是,他接下来要解决的根本不是为自己的儿子泄愤。而是拼命应付这个盒子的一切! 好个老奸巨猾的小鬼!

上一篇   第526章:大象无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