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8章:圣器之间(一) - 最强妖孽

第528章:圣器之间(一)

失策了……他痛苦地闭上眼睛,常年打雁,反被雁啄了眼……自己刚才杀意太盛。盛怒之下根本没想到对方更加棋高一着,先将了自己一军。他甚至可以想到接下来要为这件事不停解释,奔波,周旋于各位大公之间。根本没空去报这个杀子之仇。 “不……就算有空,自己也报不了了……”他牙齿都咬的咯咯响:“他告诉所有人这是我儿子的东西,一旦他出事……欧美现在能杀他的人就是那几个虚位大公,谁都会查到本大公头上……圣白十字会不会干休,塔古勒家族更不会干休……梵蒂冈还是不会……好小子……有你的,这步棋,我萨维迪恩六世认栽。” 他睁开昏黄的老眼,不动声色看向对方:“但是……日子还长着呢。历史上无故消失的大灵术师,绝不止你一个!” 全场死寂。 数秒后,萨维迪恩六世睁开眼睛,淡淡道:“不是。” “本大公不认识这个东西。” 他心都在滴血,目光如刀,一字一句地说:“恐怕……是吾儿不知从哪里找到的。难道他被恶魔蛊惑?” 袍子里的手,泛出根根白毛,这个耳光太过响亮。即便他大公之尊,也吞不下去。 在自己面前杀死了自己唯一的儿子,还要让自己否认。让自己帮他撇清这个关系,想起来他胸中的怒火就开始沸腾。 没人开口,所有人的目光都移向了徐阳逸。劳伦斯的目光显而易见的不信,不过并未表露,沉声问道:“x先生,是这样?” 不能逼太急了啊…… 徐阳逸恭敬地鞠了一躬:“没错。我本来以为这是柯文纳斯家族的东西,看来毫无关系。” “恐怕是七世受到了蛊惑,才向我提出血战,我深感遗憾。” 好一个深感遗憾! 萨维迪恩六世淡漠地看了徐阳逸一眼,仿佛在看一个死人。随后一语不发。 劳伦斯目光微闪,不过还是点了点头:“既然是这样,那就没有问题了。恶魔宿主一旦被斩杀,容器将成为普通法器。这是x先生的战利品,还请收好。” 徐阳逸无声舒了一口气。 冒着大公盛怒的代价,他走下这一步棋,并不是一定要把自己摘出去。他很了解家族这种东西,一切以家族利益为前提。柯文纳斯家族并非只有一个大公,萨维迪恩六世就算想要杀自己,那也是现在,日后并非没有合作的可能。 更关键的是……就在他拿到这个盒子的时候。他也听到了恶魔私语! “来……带我去‘眼’那里……我掌管着‘塔’的大门……只有我能打开它……别害怕……带我过去……你会看到神话的真相……” 什么是眼? 什么是塔? 他不知道,本来恶魔的东西,他根本不想带在身上,尤其是看到了刻尔柏洛斯的投影之后。但是,有一件事,改变了他的想法。 共鸣。 这个盒子……竟然和他耳中,那根金箍棒在共鸣! 好似……出自同一个地方那样! 这根本不可能!金箍棒来自于悟空,真正的悟空,车奉朝。东土大唐出品,绝无仿制。这个不知名的盒子呢? 地狱出品,没有国界。来自于传说。 怎么可能扯得上关系? 但是,他仔细对比之后,却坚定了这两个东西就是来自于同一地方的想法。 材质。 盒子的材质,和金箍棒的材质,一模一样!当初他曾对金箍棒寄予厚望。但是真正到手,却发现不过尔尔,完全比不过鱼肠,承载神通之后,也相当一般。和感受他们的威严完全不同。这件事,他一直百思不得其解。 两者的材质,全都是特殊的冰冷中带着炽热。摸上去几乎一模一样。而金箍棒最后的留言“仙陨于十三陵。”让他毫不犹豫决定拿下盒子。 但是,如果六世以这是柯文纳斯家族的东西的名义要回盒子,他毫无办法。只能让对方公开宣布这个东西属于萨维迪恩七世。偷换“家族资源”的概念,转变为“战利品,”才能真正属于他。 毕竟,面对拥有两名大公的家族,真要找他要什么。他一个刚刚进阶的大灵术师还真的没办法。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好。”就在这时,一阵阵起身的声音响起。劳伦斯,范海辛,高尔斯,以及他们身后,穿着女士西服的珍妮同时站起。一个威严的声音扫过大厅:“从现在开始,休息六小时。x先生……” 一道圣光笼罩在他身上,他的伤势顿时全面恢复。紧接着,一枚储物戒飞了过来。 他灵识看了一圈,里面装着上百万灵石。这是他圣战之中得到的赌注奖励。 “请随我们来。”劳伦斯微微伸出手:“不要抵抗。” 紧接着,徐阳逸面前所有物体都模糊起来,一阵传送的头晕目眩之感传来,他立刻闭上了眼睛。却无人看到,他紧握的双手,已经泛起青筋。 终于来了! 心脏不由自主地狂跳,圣战如果说是生死攸关,那么接下来,才是真正的偷天换日。 六个小时内,禁灵丹破除圣器禁制,和岳真人一起联手抢出次级界锚,而且是在大公眼皮底下。即便是他,都感觉热血瞬间冲到头顶。同时,那种如影随形的危机感,紧迫感,甚至比刚才和萨维迪恩七世战斗的时候更加浓郁。 只有一双眼睛,冷冷地盯在了他的身上,甚至看清楚了他手上一闪而逝的青筋。 “你在激动什么?”传送的巨大风压,吹动朱红雪满头青丝。披肩长发黑鸦羽翼一般扬起,苍白而绝美的脸上,神色如湖看向场中那个渐渐消失的身影。 “你,又在兴奋什么?” “不过,这都不重要了。”她目光微合,红润的指甲轻轻从扶手划过,精致的面容斜斜看向身边一位侯爵。 “玉藻前女士。”这位侯爵感受到她的目光,也笑了:“你的表情会让我误会。” 朱红雪青葱玉指温柔搭上对方的脸,轻轻揉捏着对方的双颊:“你知道么,人是很奇怪的生物。有的事情,看过很多遍也不记得。有的事情,经过一次就会刻骨铭心。” “有的人,明明只有一面之缘。但是日夜的想啊,想啊。推测着自己再遇到对方,对方的表情,神态代表什么。他的性格会做出怎样的事情。然后你就会发现,噢,人类原来真的不难懂。” 侯爵轻轻吻了吻她的手指:“能让玉藻前阁下朝思暮想的人,一定非常幸运。” 朱红雪脸上露出一个堪称完美的微笑:“是啊,我也这么觉得。你看,本来本宫进入圣战,有三次机会可以和那个人遇到,就为了这三次渺茫的机会。本宫甚至接受了猩红大公的拥吻。最后,本宫非常失望。” “您没有遇到?” “当然,所以,我想给他一个完美的谢礼。能麻烦你去禀报一下猩红大公么?本宫想去圣约翰大教堂走一趟。” “可是……” “没有可是。”朱红雪淡淡道:“你是他最宠爱的男宠之一,不是吗?” 侯爵脸上顿时一阵青一阵红,最后低着头离开了。 与此同时,徐阳逸眼前一阵模糊。短暂的眩晕感之后,再睁开眼时,已经身处一座宏伟的哥特式教堂之中。 猩红柔软的地毯,洁白的地面,五颜六色的彩绘玻璃,耶稣受难像,头顶上精美的壁雕……一切一切都散发出一种厚重的历史气氛。 今天是礼拜日。但是教堂里根本没有一个人。阳光透过彩绘玻璃在地面上拉出一道道斑驳的影像。他面前,劳伦斯浑身白袍翻涌,带着牛仔帽的范海辛恭敬地站在一旁。而另一边。是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高大男子,大约有两米二三,黑袍下的身形仿佛背着什么东西,根本不似人的形态。 苍白的面具上,两只发红的眼睛看向徐阳逸。范海辛也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这个自己曾看到过的“肇事者。”最后,是一身女式西服,面容近乎完美的珍妮。 他们站在地毯的尽头,而徐阳逸站在进门的地方。 “准备好了吗?”劳伦斯微笑道。 徐阳逸再次感受了一下身体,因为极度的兴奋与紧张,他的身体几乎达到了有史以来的最巅峰。 灵识缓缓伸进储物戒,里面,一枚拳头大的银色丹丸,上面刻满符箓,散发着莹莹白光,在其中沉沉浮浮。 “可以了。”深呼吸一口,他点头道。 “好。” 随着这一声落下,劳伦斯走到主祭台上,悠然抬起苍老的手,数不清的圣光朝着他手掌凝聚。数秒后,他的手上,竟然出现了一片金色的纹路。 “这,就是圣器之间的钥匙。”劳伦斯微笑道:“里面,只有本大公能打开。也只有本大公能进去。” 徐阳逸微笑以对,尽量让自己演技逼真。然而心中,已经剧烈地跳动起来。 没有到这里之前,他想的只是如何通过圣战。然而,真正走到了这里,接受十年以来第一次祝福。他才感觉…… 之前,只是战意。 现在,才是紧张。 面前这个苍老的老者,和蔼的面容下,隐藏着足以将他一分钟内灭杀的恐怖实力。以及……站在对方身后。圣光拱顶之上,世界三大教派之一。 如果说圣战是印证自己的道,检验自己的实力,力量才是唯一。那么到了现在……单纯的力量根本无济于事。 暴风来临的海面中,扁舟独行。

上一篇   第527章:棋高一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