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0章:圣器开启 - 最强妖孽

第530章:圣器开启

徐阳逸脸上看似平静,心中已经无比焦灼。 “怎么会这样?一切都和之前预计的不同。是做,还是不做?” “岳真人根本不知道它的封印是什么。他以为是禁制。也是……法宝几乎已经不可能困住元婴真人。但是他绝对没想到,这个禁制竟然是刻在这一片大地上的!金棺本身和大地连在一起!” “要想破禁,首先必须打开金棺。但是为什么是金箍棒?东西两方修行界极少交流,金箍棒怎么可能成为西方圣器的钥匙?难道小千世界的尽头是西方?” 这个想法刚结束,他就愣了愣。 真的有这种可能…… 当初,两位悟空都是西行。最后来到西方,无可厚非。 “这个可能……太天方夜谭了……不,这个金棺里到底是什么?看样子,梵蒂冈几十年来都没有打开金棺。看似并无作用的金箍棒可以?” 劳伦斯目光如火,走到金棺周围,用手在四个角落的花纹上,按照一种奇妙的数据,转动了好几下。 “发掘到圣器的第一年,我们就发现,圣器可以打开。”随着一阵机括声响起,他的目光也炽热起来,沉声对徐阳逸道:“它是一尊无比精妙的机械。风格是纯粹的天主教风格。梵蒂冈恰好有一位工匠宗师。他亲自来研究过,金棺只有这四个地方可以打开。但是,转动轮数超过十,就会引发禁制。” 徐阳逸心中长长舒了一口气。 不是为圣器打开,而是为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圣器之上,再没有关注他。 “我们实验了无数的方法。在第二年中,我们终于找到了开启金棺的办法。左右各七轮,上帝七天创造世界。我相信这尊圣器里,藏着主的意志。” 徐阳逸心中冷笑,不亏是神棍,什么都能和主扯上关系。但是脸上还是一脸疑惑:“禁制?” “没错,整樽金棺,所有花纹,链接为一个非常古老的自毁禁制。一旦超过十,立刻引发禁制自毁。威力么……”他顿了顿:“足以炸毁整个纽约。” “呵……”徐阳逸倒抽了一口凉气,之前无数猜测再次浮现。 真的……和羽蛇神有关? 这个作风精美的金棺,是羽蛇神所制? 但随即他就否定了。那种境界的怪物,与人类文明同存,怎么可能有闲心雕刻这个东西? 将心比心,若他是羽蛇神,大多就捏一个禁制往地下一埋而已。 “卡卡卡卡……”金色棺材四面展开,里面是一片金色的光芒,根本看不清到底有什么。但是诡异的,金光之中,有一个纯金打造的圆孔。隐约可以看到上方的图案,正和金箍棒上一模一样! 做不做? 心再次狂跳起来,这可能是距离圣器最近的一次。现在取出禁灵丹,谁都不可能阻挡。好歹他也是可以斩杀半步大公的侯爵后期,还有圣剑这种杀手锏。 心思瞬息万变,当他走过去的时候,放弃了这个想法。 剧本完全不同。 不走到最后一步,他绝对不会先使用禁灵丹。 屋子里,完全安静了下来。劳伦斯招了招手,金箍棒立刻飞来,竖直起来,正对那个孔洞。 大小,完全一样。 即便是劳伦斯,此刻声音也有一些激动的颤抖。谁都没有说一句话,随着他的灵力引导,金箍棒一点一点对准小孔插了进去。 “沙……沙……”轻微的声响,牵动所有人的心脏。五分钟后,金箍棒竟然全部进入了小孔之中! 棺材不过金箍棒的十分之一厚。也就是说……石台也是空心的!里面有一个承载金箍棒的枢纽。 就在金箍棒没顶的时候,整个金棺,响起一片卡卡之声。 “成了……真的是钥匙!”珍妮深吸了一口气,绝美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我,我想得立刻致信教皇冕下。告诉冕下这个绝好的消息!” “等等。”劳伦斯一眨不眨地盯着金棺:“别太急。” “刷……”就在这时,金棺彻底分为九瓣,仿佛花朵一样盛开。 而随着它的盛开,里面一道道金黄色光芒闪耀,劳伦斯目光一闪,大公灵气毫无保留地爆发,瞬间,整个圣约翰大教堂周围,一片金白色文字闪过。 下一秒,金黄色的光芒就冲击到了墙壁之上。然而,却根本无法突破白金色的文字。但是,却震得整个房间猎猎作响! “经过这么多年,还有这样强大的力量……这位封禁圣器的修炼者,实力深不可测。”劳伦斯感叹说道,刚要看向圣器,却看到了徐阳逸的表情,目光一闪:“x先生,您怎么了?” 徐阳逸愕然地看着天空。几乎没听到劳伦斯的问题。 就算他心脏再大,就算他再波澜不兴,此刻,也根本无法抑制住内心的波动。 他认出来了。 这是梵文! 佛教的梵文! 平时看到这些,没什么。但是,这里是天主教的教堂!打开的是天主教雕刻风格的圣器!却显出了梵文的光芒! 这怎么可能! 他目光看向棺材,刚才没有注意,仔细一看,他算是看清楚了。 莲花…… 这朵金棺,完全盛开之后,竟然是一个中心两米,加上花瓣足足五米多的巨大莲花! “x先生!” 他终于收回自己的心神,拱手道:“抱歉,冕下,晚辈实在是没想到。” “你看出什么来了?”劳伦斯只是点了点头表示理解,立刻追问。刚才那些灵光束,他深深感到了另一股力量。 这股力量,他非常熟悉。 信仰之力! 这是另一位神,不在天主教中的神的信仰之力! 从宗教立场上讲,这就是异端。 “这是梵文。”徐阳逸肯定地说:“佛宗。” 所有人目光都眯了眯。 欧美,天主教势力熏天。亚洲,佛宗一家独大。世界的中央部分,伊斯兰教说一不二。 “这是佛宗的圣器?”劳伦斯有些不能接受。所有人都看向了中央的东西。 那……是一具尸体。 金色的尸体,不知道过了多少年。早已经干瘪。浑身赤裸。然而,却给人一种无比坚固的感觉。从所有毛孔中冒出金色的微光。 “这是……金身佛陀。”确定是佛宗之后,劳伦斯立刻从脑海里搜索佛宗的一切知识。身为圣鞭,他了解太多东西。只是刚才不愿相信而已。他沉吟看着尸体:“还有一种叫法……” “圣人遗骸。” 屋子里,一片寂静。徐阳逸首先感觉的就是不能接受。 次级界锚呢?! 这里面不是次级界锚吗? 所有的推测从开始就是错的?但是,这个推测如此严密,几乎能肯定这是次级界锚碎片!岳真人耗费几十年的确定,他不认为有错! 那么……还有一种可能…… 他目光看向了圣人遗骸,咬了咬牙:“尸体里,有东西。” “你怎么知道?”劳伦斯神色不动抬起头问道。 “我能感觉到。”既然撒了谎,就得用更大的谎言去隐瞒:“怎么知道的,我不能告诉各位。只能说,晚辈有一件比较特殊的法宝,能感觉其他法宝存在。” 劳伦斯看着他的眼睛,许久才点了点头:“那么,一起看一看?” “可以。”徐阳逸心脏再次狂跳起来,手指甚至有点颤抖地摸向了储物戒。 禁灵丹…… 这,应该就是圣器的真面目了。次级界锚如果没错,就在这具尸体里面! 而它被封禁住了,他根本没有感觉到当日九天之上,看到伊甸之树的那种感觉。显然,这里有一个大公都无法感觉到的,极其高深的禁制,甚至他都不能确定禁灵丹能不能破解。 灵气已经运转到极致,圣剑立刻就将调动。没有什么万无一失,任何事都有风险。接下来几秒,到岳真人来到之前,就是他殊死一搏的时间。 然而,就在他手碰到储物戒的一刹那,珍妮忽然惊呼道:“等等……冕下!您,您快看!!” 徐阳逸也愣住了。 风波迭起,暗流涌动。 目光所及之处,那具尸体……动了。 它张开了自己嘴。而嘴中,无穷绿光闪耀! 这具尸体,竟然能够隔绝一切灵气!即便大公距离这么近都没发觉! 所以说……从一开始,就没有禁制?是尸体吞下了次级界锚? 这一片绿光,比任何见过的绿光都要温顺。 它磅礴,如同山峦。它精纯,甚至比大公更深厚。但是绝对不会给人任何锋锐之感,而是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刹那之间,徐阳逸就感觉身体中的疲乏感一扫而空。其余人的目光,全都是无比震撼。 只有劳伦斯,声音已经颤抖了,他猛然跪倒地面,激动地惊呼:“这是……伊甸之树的树叶!!” “这是……次级界锚!!” “我的主……您看到了吗?竟然在圣约翰大教堂里藏着次级界锚的碎片!” 所有人都跪了下来,徐阳逸也一样。但是,他心中几乎焦灼地要发狂了。 不对!不对!都不对! 尸体嘴里,含着一片绿叶。 儿童的巴掌大小。 对于伊甸之树,亿万分之一都不算!按照它和岳真人的推测,这一块绝对不止这么小!而是出奇的大!大到疑似羽蛇神的人物,要禁锢住它! 为什么这里只有这么小一点?就连他都用不上! “不……”他跪下的目光,忽然闪了闪。看向那座石台。 “这里……是空心的……否则金箍棒绝对不可能全插下去!” “真正的宝物……可能不是这片树叶,还藏在更里面!” 但,就在这时,忽然之间,一股奇妙的感觉袭来。 “嗡!!”绿叶上,毫光大放,而徐阳逸立刻感觉自己进入了一种玄奥的状态。 我是我,我又非我,仿佛身体分成了无数部分,遨游在宇宙。 “刷刷刷!!”一道道绿光,组成一株光芒的树苗,从圣人遗骸口中缓缓生长出来。 七根枝条,七片树叶,七枚法宝。 金、银、吠琉璃、颇胝迦、牟娑落揭拉婆、赤真珠、阿湿摩揭拉婆。 这是……七宝妙树! “圣器……显灵了?”劳伦斯愕然看着圣器,立刻看向眉头紧皱,背后一圈金光闪耀的徐阳逸:“x先生……竟然在这种时候……参悟了圣器?” ¥¥¥¥¥¥¥¥¥ 首先,预祝各位春节愉快 从即日起,每天一更,,,直到2月6号(暂定…… 没办法……春节事情多,大家都理解,这是我写书的第三个春节了…… 有很多话想说,不过想了想,还是谈谈书吧 写到现在,回归地球之后,感觉自己才摸到脉的样子,有些看似简单的东西实则藏着很多文章,从都市到玄幻并不是一条好走的路,每天我写完,都会发给朋友看,给别人审稿,看读者的感觉如何,前段时间失眠,每天早上6-8点才能睡着,最近才调整过来 读者,朋友的意见一致都是:回到地球之后好看太多了,回到之前的路子等等,我也这么觉得 然而……为毛订阅不这么觉得? 我想,或许是中间有一段没写好,导致读者流失。不过,还是有信心,毕竟这本书首订不错,170w对于玄幻并不多,实际上,140w左右,找到自己的不足,开始改进,说起来真是一把辛酸泪 在此,祝福各位春节愉快的同时,也希望各位喜欢这本书的读者,来个订阅,目前的订阅和自己需要的差距太大,都感觉心中一凉啊…… 好几次别人说切了算了,开你擅长的都市,我还是没有切,仍然在写这本……不管怎么说,就算成绩不好,也写到解决完所有谜题再说,还是那句话,写长,写少,都看读者们的订阅如何了 最后,拜谢,再次祝大家春节愉快,鸡年吉祥,万事大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