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帝器(一) - 最强妖孽

第53章:帝器(一)

“哈哈哈哈哈哈!”朱红雪哈哈大笑波纹一般扩散:“你?!” “就凭你!?” “就凭你这种练气蝼蚁?” “本宫当年在青丘山修行的时候,你曾祖母都还没出世!” 火云也笑了,不是觉得可笑,而是宽慰。 一个妖孽资质的修士,加上金丹功法……他并不觉得是笑话。 可惜……他看不到了。 “走!”他大喝一声,就在这瞬间,朱红雪猛然挣脱了爪子! “自爆气海?!”她愕然看着火云,万万没想到对方如此刚烈。 就在刚才,她感觉对方体内灵气瞬间沸腾,这是气海自爆的前奏! 徐阳逸死死咬了咬牙,二话不说,朝着朱红雪身后,九条尾巴遮住的大门狂奔而去! 刚一迈步,全身的疼痛,没有灵气的疼痛,心脏的疼痛,和楚昭南一战后的后遗症,潮水一样笼罩了他的全身! 他红着眼,死死咬牙。猛然用脚往后一蹬,全力朝门口冲去! 机会,只有这一瞬! 火云用生命换来的这一瞬,不是给他现在报仇的!而是以后,等他莅临筑基,迈步金丹的时候,再来报此仇! “轰!”不到两秒,一朵小型蘑菇云,炸裂在朱红雪面前,随着一声惨叫,徐阳逸根本没有回头,而是用尽全力,朝着门口急冲! 身后,一股狂猛的冲击波,朝着四周扩散。徐阳逸的全身衣服,都被冲得猛然往前!他本人如同后心中了一锤,一口血根本没有抵抗地就喷了出来! 火云,陨落。 八位筑基前辈,此刻,尽皆陨落,为了让南通省所有人逃离,他们,没有后撤一步。 快一些! 再快一些! 对方已经为自己做到了极致,他必须逃出去! 近了……更近了,他都不知道,自己没有灵力的情况下居然能跑这么快,距离那扇几十米的大门,仅仅还有二十米的距离! 冲过去,就有生还的希望! “刷……”就在此刻,一个娇小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登……”他立刻停住脚步,迅速后退,就这一瞬间,他立刻认出这就是朱红雪的人形态。 因为,身上的血腥味,和那恐怖的威压,如出一辙! “急什么?”一只玉手轻轻挥来,伴随着一声银铃般的轻笑:“他就逗逗你而已,区区筑基中期的自爆,也想伤了本宫?天真得可笑。” “轰!”看似柔弱无力的手,却仿佛带着排山倒海的巨力!徐阳逸已经用双臂交叉护在胸前,却毫无悬念地直接被打飞几十米! “啪!”全身的骨头仿佛都要被摔断,他痛苦地捂住自己的胸口。“哇”的一声,刚刚被火云治愈的伤口再度裂开,甚至比一个小时前还要严重。 “咳……”咳出来的全是血,他默默感受着身体的状况,这一击,起码全身一半的骨头都碎裂了……根本说不出来话,一张嘴全是血。 挣扎着要站起来,但是,刚直起身子,一只纤纤玉足就踩在了他的背上。 “轰!”如同被千斤巨锤击中,他被死死踩在对方脚下,动弹不得。 朱红雪没有看到,徐阳逸因为这一次挤压,七窍中,一丝丝金光转瞬即逝。 仿佛他身体中……藏了什么金光四射的东西一般。 “让我猜猜……你是这届魁首?”朱红雪根本不介意他身上全是血和泥的混合物,莹莹一笑:“你看,现在一个人都没有了,碍事的都死光了。本宫这次才杀了几千人。该不该从你身上找点利息呢?” 雪白的长腿出现在徐阳逸眼前,朱红雪蹲了下来,用手挑起了他的下巴,温柔地帮他拨了拨头发:“问你一个问题。” 徐阳逸的目光朝前看去,朱红雪是用左手挑着自己的下巴,右手,一个玉盒不停旋转。 看到他的目光,朱红雪了然地说:“想要这个东西?这不行。火云老鬼死死护着呢……肯定是好东西。” 那是属于我的……徐阳逸闭上了眼睛。 第一次,自己,想杀人。 想把这只妖怪的头给砍下来,放到天下独步,用她的血来祭祀今天的所有英灵。 “乖,做人不能太贪心。”她的目光顺着对方的胸肌,腹肌,一路向下,脚顺势伸了过去蹭了蹭:“你说,他们是不是蠢猪?明知必死还拦着本宫?” 徐阳逸喉结动了动,闭着眼睛,没有开口。 不是他不想说话,而是现在浑身居然不痛了! 而是一股火烧的感觉,灼热地吓人! 朱红雪不知道他现在没有灵气,但是他知道。普通人好上几倍的体质,从几十米高的阶梯看台最高处一掌拍到擂台!蛛网都炸裂了一大圈,他竟然没死? “艹你妈……”许久,他终于有了一丝力气,毫不犹豫地用出了自己最熟悉的国骂。 “啪”话音未落,朱红雪拿起了他宽大的手,轻描淡写地掰断了一根手指:“再说一次。” “他们,是不是蠢猪?” 剧烈的痛楚传入徐阳逸的大脑,但是他没有叫,而是死死看着朱红雪不带一丝感情的眼睛,腮帮的肌肉动了动,一字一句地说:“你,听清楚。” “艹你妈。”他笑的狰狞,嘴角却洋溢着愉悦的弧度:“f-u-c-k,y-o-u。” “爽么?婊子。” 如果非要死,他绝不会选择跪着死! 朱红雪轻轻叹了口气,抬头看了看已经布满裂痕的天下独步“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你身上带着一股让我非常熟悉,但是非常讨厌的味道……所以轻轻提醒了你一下……” 她捏着徐阳逸的下颌,若有所思地一只手撑着脖子,幽幽说道:“好像年代很久远了,是什么呢?算了……想不起来。” 放下徐阳逸的脸,再次拿起了一只手,微笑着,神情自若地再掰断了他一根手指:“乖,听话,再给你一次机会。说:你是我的奴仆。再跪在地面上亲吻我的脚。我就给你个痛快。” “呵呵……”徐阳逸一声闷哼都没有,听着自己的手指爆竹一样又被掰断一根,十指连心,痛楚却根本没有让他惨叫,只是带血而笑。 身体中的火热……越来越热了,如果不是他现在浑身鲜血,早就被看了出来。 身体中,仿佛有什么东西要喷发出来,他的皮肤,血肉,骨骼都拦不住。 实在没有力气,再说多余的话了…… 朱红雪的脸色冷了下来。 她轻轻舒了口气:“那么……去地府做你的美梦吧。” 下一秒,一只手,直插进了徐阳逸的心脏之中。 徐阳逸的目光收缩了一下,他甚至感觉不到痛。只能感觉到心脏爆裂时,血液中断,全身冰冷的感觉。 自己要死了么…… 他溃散的眼睛中,带着浓浓的不甘。 就这样死去? 刚刚夺得魁首……就被这样的妖怪杀死在这里? “刷!”就在此刻,他的全身,猛然爆发出一片金色的光芒! 金色光芒照亮整个天下独步!从他的气海中如同圣子降世一般挥洒! 不仅仅是弥留之际的徐阳逸,朱红雪都完全愣住了! 这是什么? 徐阳逸不知道,他只感觉到…… 自己全身,在这数秒之间,竟然在进行着惊人的修复! 这种修复,远超他所知的一切丹液!几乎是眨眼之间,他就恢复如初! “这是……”他甚至有闲心抬起自己的手,愕然看着眼前发生的超乎想象的一切。 朱红雪微张着嘴,活了几百年的她,都从未看过这种奇观。 心脏,她是亲手捏爆的,但是怎么可能?! “嗡……”刹那之间,金光越来越盛!徐阳逸终于发现这些金光是从哪里来的了! 他的气海上,他的体外,一片巴掌大的金色盒子,正在疯狂震动! 一道道如同梵唱的嗡嗡声,看似杂乱,却极有韵律地从盒子上传来。每一道光,都仿佛天边的红霞,夕阳的夜彩,瑰丽无方,圣洁地让人不敢逼视! 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惶惶天威,只是看着,明知道这些光没有一点威能,却根本不敢去触碰。 盒子上下翻涌着,朱红雪情不自禁抓着玉盒后退一部,她感觉到了……这个半边盒子里有东西,这个东西……很恐怖,非常恐怖……让她都觉得脊背生寒!而且……这种感觉非常熟悉! 对了……没错!当初这个小子进入分舵,让她多看了一眼,就是这种感觉! 这种……让她恶心想吐,却因为年代太久,还是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感觉! 多久前见过? 五十年?不对……一百年? 是了!一百一十三年前,那个该死的大内太监,手里拿来斩杀自己的东西,就带有这种感觉! 久远的记忆,在血脉里轰然炸开,那种来自于天赋的惊恐,瞬间占据了她的思维 “帝器!!!”她嗓子里陡然爆发出一声高亢的尖叫,毫不犹豫转身就逃! 就在同时,天道分舵第一层,这里已经满是尸体。然而,此刻,天花板上巨大的机械人脸,双眼骤然睁开,一串01字符在眼中流动。 “灵力震动……无法统计……灵力强度……无法统计……灵力持久:3-5s……” “指引程序,检索……位于天下独步所有生物,尽数检索,记录……” 机械话音刚落,它张开嘴,一枚小小的绿叶,恐怕只有三分之一个巴掌大,飘飘悠悠飞了下来。 紧接着,这片绿叶,如同化作一道绿色闪电,以肉眼根本无法看清的速度,冲向天下独步! 同一时间,全华夏,十双仿佛沉睡许久的眼睛,猛然睁开,两个字,几乎同时从他们口中发出。 “帝器?!” ¥¥¥¥¥¥¥¥¥¥¥¥¥¥¥¥¥¥¥ 微信公众号,首批活动已经开始:朱红雪故事的小连载,我个人很喜欢这个妖的…… 各位不要嫌短小……转型途中还要码这个故事,真心累! 再次说下公众号:搜索”厄夜怪客大叔“或者“eyeguaikedashu”就是厄夜怪客大叔的拼音,也能搜到~ 微信号等您哟(媚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