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5章:偷天换日(三) - 最强妖孽

第535章:偷天换日(三)

“啪……”血滴无声地和白球碰撞在一起,瞬间,一圈金色的波纹陡然闪现! “轰轰轰!”一声声巨响从周围传来,珍妮瞠目结舌地看着四周,刚刚钉上去的十字架化了……劳伦斯阁下的封禁破碎了…… “这是……破解封禁的东西……”她的话中,充满了无力感。 太仓促了。 而对方,已经准备了好几个月。 “刷!!!”禁灵丹直接落入金棺之上,刹那之间,光华大放!一朵数十米大的九品金莲,全部由符箓组成,顷刻间出现在圣约翰大教堂上空! 符箓组成的金莲,被中央的白色光球照射,一枚枚符箓全部漂浮,消失。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都明白了这是什么。 “他……在破解圣人遗骸的封禁!”珍妮目光发红:“这里面……还有别的什么东西?还是他需要什么?不……我们以为金棺就是外面的禁制,而这里面竟然还有!” “无论要什么,都决不能让他得逞!这是梵蒂冈的物品!” 间不容发……她很清楚对方肯定有后手,否则根本不可能如此大胆破开封禁,她立刻想到了天空中两位大公的战场。初期的圣鞭冕下肯定不是超越自己两个小境界的对方的对手。那么…… “所有人听令!”她双手放到胸前,一圈金色的圣光轰然爆发:“十分钟内,必须杀了他!!” “天国的甲胄!!” “轰!”圣光呼啸而出,就在同一瞬间,大门倒塌,一位苍老的老者站在门口,身后,无数人头攒动,一股肃杀的气氛瞬间笼罩全场。 “x……停手。然后加入梵蒂冈!废去所有修为!今天的事情,我们可以不计较!”老者目疵欲裂地看着那朵金莲:“否则……我保证,你将会被丢入梵蒂冈最深层的监狱。永远无法看见太阳!” 徐阳逸淡淡看了对方一眼,嗤笑一声。双手开始飞快地结印。 随着结印的开始,禁灵丹毫光大放,“咔擦”一声,甚至从中间出现了一道裂纹。 “找死!!”“异端!受死吧!!”“杂种……你不能活着走出这里!你亵渎了主的威严!” 三声怒喝,所有人全部发难。高尔斯外面的黑袍纷纷碎裂,里面,竟然是一个半人半机械的物品。 它全身都是一把把武器,一声令下之后,万箭齐发,无数圣银弩箭夹杂着破风之声,在天空中洒出一片绚烂的白芒。 “圣箭洗礼!”范海辛一声咆哮,根本不管身上一道道恐怖的伤势----他从左肩到右腹,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散发着青色灵气,不断腐蚀他的躯体。此刻,随着他灵力全面爆发,血带着内脏的碎肉立刻喷了出来。 “刷!”天空中,一只银白的弩箭瞄准了徐阳逸,随着“嗖嗖嗖”的不断狂响,一条条数米长的圣光之剑从上面飞射而出,地面“轰隆隆”飞沙走石,所有石板寸寸龟裂! “哗啦啦啦……”在他身后,梵蒂冈的部队潮水一样涌入。领头的部队一身金甲,身后的修士吟哦之中,一匹金色骏马在他们胯下出现,带着狂猛的灵气之潮疯狂冲击了过来。 三方合围! 徐阳逸已经危在旦夕,但是,就在这一刻,他沉声道:“绿线。” “轰隆隆!”地面荆棘乱舞,绿龙无双。一根根巨大的藤条,带着半人高的倒刺,迅速将他围城了一个圆球。紧接着,所有的攻击全部打到了荆棘之壁上。 刹那之间,碎末横飞。而在荆棘之壁内,徐阳逸全速掐着法诀,根本不管外面翻江倒海。 一分钟…… 只要给他一分钟,禁灵丹完全爆开,就可以引出圣器的真身! 而……梵蒂冈在纽约的全部战力,在这一分钟内将发起疯狂的冲锋!他甚至已经感到了地板在隆隆作响……这是不知道多少圣光战马集合在一起,准备冲锋的势头。 “再快一些……更快一些!”双手翻飞拉出了残影,头顶的禁灵丹裂痕越来越大,无穷红芒从里面发出,随着红芒的每一次冲刷,金色遗骸就颤动一分。上面金色越来越少,甚至已经露出了下方的肉色。 “圣教军!!”外面,老者看着忽然出现的荆棘之壁,一声大喝,十余名身穿金色盔甲的的教徒拉扯着胯下灵光组成的圣光战马,全部汇聚成一排。没有一匹探出,没有一匹落后,整齐地如同标尺卡出来的一般。 “嗡!”他双手结印,每个人的头顶,都出现一道圣光,随着圣光,他们身上的盔甲卡卡出现,胸口清一色变为雄鹰,肩部化为狮鹫。一道道精密无比的花纹出现,而手中,圣光闪现,一柄两米长枪凭空被握在手中。上面道道灵气蒸腾而起。 “十字军屠戮阵法!!”他喷出一口鲜血,眼睛发红,浑身黑色的神职袍羽翼一般猎猎飞舞。根本没有擦一下,苍老的手指戟指荆棘之壁:“消灭这个异端!让他在圣光的照耀下灰飞烟灭吧!” “西缕缕!!!”所有圣光战马仰天怒吼,随后,十位骑士全力冲锋,每一脚,都让地面出现细密的蛛网纹。 “隆隆隆……”地面颤抖的瞬间,徐阳逸就知道梵蒂冈动杀招了。这种集团组织,单体可怕,但是那些狂信徒,狂热者更加可怕!他们比军人更严密,比机械更精准,一旦结成阵法,攻无不破,坚无不摧。 “这他妈的……是梵蒂冈的战阵!三大宗教之一天主教的战阵!” 生死一线,他根本没有功夫再去抵御,面前,禁灵丹只差一丝就能完全裂开。而就是这一丝,却让他掐诀了二十秒! “为了吾主!!!”荆棘之壁外,狂热的怒吼撼天动地,随着地面的震颤,一股狂猛无比冲击之力,瞬间荆棘之壁破碎! 十个金光闪闪的身影出现在身后,徐阳逸眼睛都红了。不到三十米的距离,一个冲锋不可怕。他能挡得下来。然而后面无穷无尽的苦修士,卫道士,再加上前方两位重伤的半步大公,一位形态诡异的圣女。 他心中一沉,解不开……岳真人绝对不会出手相救!因为没有一丝价值的东西,只能被抛弃! 这是他们的约定,他无怨无悔。现在,还有机会! “滚!!!”他怒吼出声,所有的绿线全部冲到了后面,形成一面更加坚实的盾牌,而前方,完全留给了珍妮,高尔斯,范海辛。 “畜生……”范海辛强忍剧痛,信念高于一切,吐着血举起手中的弓弩:“去死吧……杂种!梵蒂冈的永夜监牢欢迎你!boy!” “挑衅主的代言人,挑衅圣父的威严……你罪无可恕!!”高尔斯全身一阵卡卡声,数不尽的圣银弩箭上膛。 没有回答,徐阳逸已经进行到最后一步。不能出手,只能赌! 现在,思维都是奢侈。 只有身体的本能结印。 “杀!!!!”前方,随着这一声,无穷弩箭刺来,泛着星星点点的圣光,仿佛黑夜中为逝去者拉起永眠的幕布。 赌赢了! 徐阳逸舒口气都不曾有,双手摁下了最后一个法诀。 “刷刷刷……夺夺夺!!”两个声音几乎同时传来,前方三人,目瞪口呆。 就在这一刹那,徐阳逸的身体模糊,仿佛虚幻,所有弩箭,齐齐穿过他的身体,钉入身后的荆棘之壁。 虚灵仙体,发动! 就是这最后几秒,他争取到了最关键的时间! “轰!!”圣约翰大教堂上,九品金莲轰然炸裂,无穷符箓朝着天空飞散。好似黑夜彩蝶。 “这是……”“这是……”小教堂的方向,劳伦斯目疵欲裂地看着那片飘飞的灵光,嘴唇都在颤抖:“教皇冕下……我……愧对您的教导啊……” 完了……一切都完了…… 虽然他不知道圣约翰大教堂到底发生了什么。然而眼前的情况,身为大公的他如何不知。这是禁制被解开。 圣约翰大教堂没有这个禁制,唯一可能的…… 就是圣器! “哈哈哈哈!!!”岳真人仰天大笑,随后,手抬起,深吸了一口气,一片迷蒙金光,化作金光的长河,毫不掩饰地在天空中迅速飞去。 没有时间掩饰。 徐阳逸同样恐怕是强弩之末了,生死极速,一秒之间,他必须带走对方。 “看!那是什么!!”“我的天……这,这是天文异象吧?!”“mygod!神!神降临了!!”“这,这是主的赐福?!” 金光划过纽约,所有人都呆住了。isss的局长扑通一声,苦笑着坐在椅子上。 他知道,他当到头了。 随后,他立刻拿起电话:“是我!立刻让纽约所有传媒过来!是!现在!马上!还有电视台!shit!别废话!准备善后吧!” 纽约的路人,全都呆住了,眼睁睁地看着那条金色长河冲向圣约翰大教堂。就在靠近的瞬间,忽然变成一只金色巨手,朝着教堂摁下! “mygod……”“天……神啊……”“这是……神降临了吗……” 所有人,全都惊呆,不知道多少信徒,齐齐划着十字。看着神灵的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