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6章:桀派(一) - 最强妖孽

第536章:桀派(一)

圣约翰大教堂。所有人都呆住了。 珍妮,高尔斯,范海辛,和身后的老者,无数的人头,齐齐看着眼前甚至称得上惊悚的一幕。 万道光芒,将遗骸上所有金色吞没,露出下方对方黄色的干瘦躯体,上面本该一闪闪的符箓,此刻一片默然。 金箍插在对方的胸口,缓缓旋转。 “啪!”就在这一刻,禁灵丹完全爆开,化为一点点银色光芒飘落,整个景象,如梦如幻,美轮美奂。 徐阳逸身后,荆棘之壁已经裂开一个大洞,老者一马当先,眼睛血红。身上黑色的神职袍飘飞如鹰,嘴边的血迹都顾不上擦。在他身后,是十位全身金甲的骑士。精美花纹的盔甲带着主的杀伐之意,手中长枪诉求着对异端血液的渴望。在他们往后,是根本看不到头的斗篷。 苦修士,卫道士,神职者。纽约----这个世界上第一大都市的所有教廷人员,此刻,全部汇聚圣约翰大教堂。 “异端……”老者的神情说不出的颓废,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多人,都没有拦住他? 他解开了禁制……他不知道为何要解开,更没想过圣器里还有禁制。但是,他本能地知道,必须拦住对方。 “去死吧……异教徒。”他仿佛魔鬼,黑色的神职袍就是他的羽翼:“你亵渎了教堂……你亵渎了主!以你低贱而卑微的身躯……你万死莫赎!” “不把你钉在火刑架上一千万次,用烧红的钉子钉入你每一根骨头,将你全身焚烧干净,你根本无法偿还你在圣约翰大教堂做下的恶行……” “别和他废话!!”范海辛脸色苍白,下一秒就会倒下去那样,却捂着伤口喷血道:“小心些……他能击杀萨维迪恩七世,实力极强。将他抓起来,不要杀了他,留下他能说话就行……” 徐阳逸冷笑着看了一眼所有人:“莫非你们还以为可以抓住我?” “你以为你还有可以讨价还价的余地?!”老者踏前一步,颤声道:“抓住他……信徒们!只要留下他可以活着的部分就可以!今夜,圣约翰大教堂注定被鲜血染红。主会宽恕我的……阿门。” 数百号人,从老者身后蜂拥而出,黑色,白色,金色,形成宗教的纽带。 “刷!”一片青光闪起,徐阳逸毫不犹豫启动了圣剑。虽然用一次少一次。但是,现在岳真人出手还不知道要多久。面对已经气得发狂的信徒,从现在开始,才是最危险的时刻。 “束手就擒吧!!异端!!”老者在人群中,一步踏出,一根寒冰铸就的长枪,舒米之长,横跨空间朝着徐阳逸当胸刺来。 “侯爵中期,狗仗人势。”徐阳逸嗜血地舔了舔嘴唇,手中圣剑就要划出,然而……就在此刻! “轰隆隆!!”整个圣约翰大教堂都狂震起来,碎石纷飞中,无数的信徒立刻蹲到了地上。突如其来的剧烈地震让人根本站不稳。而所有侯爵,立刻条件反射地升空,随后……他们看到了让人震撼的场景。 就在他们身后。遗骸,金棺,不知何时升到了空中,那一具已经完全褪去所有禁制的圣人遗骸,居然坐了起来! 悟空端坐九品莲台。手捏兰花,嘴角微笑内含三十二相,佛身庄严蕴八十种好。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右脚背搭左大腿,左足朝下。然而,所有人都齐齐退了一步。 就算此刻敌对,每个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徐阳逸。眼中只有一句话:这他妈到底怎么回事!? 为什么遗骸坐起来了? 徐阳逸同样不知道,莲台不停旋转。忽然,珍妮倒抽了一口凉气:“下面……” “下面!石台!” 就在莲台之下,那个石质基台,一点一点,布满裂痕。三秒内,轰然炸裂! “这是……”“这……”“难以置信!” 一片倒抽凉气的声音传来,就算伯爵,也因为地震停歇,看到了眼前的一切。 石台下……是空心的! 圣约翰大教堂下方,竟然别有洞天! 足足十多米大小,无底的深渊,一条通道缓缓盘旋向下,如同攀附巨柱的蟒蛇。崩溃的地面落入下方,居然没有一点点声音。 “杀了他。”愣了三秒后,珍妮忽然回头,一字一句地说:“马上通知圣座冕下!今天的一切,绝对不能泄露出去一丝!” 没有任何人反对。以主之名,其他一切皆邪恶。 四道侯爵期的灵气如同海潮喷薄,徐阳逸圣剑在握。但是,下一秒,现场再变! 一道磅礴至极的灵气,由远及近,眨眼之间,就逼近了圣约翰大教堂。徐阳逸仰天长啸,脸上终于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岳真人! 岳真人悍然出手! “结束了……”他灵识扫出,看见天空中那一片金色的河流,忽然变成金色巨手猛然摁下。笑道:“剩下的……就是搜刮战利品吧……” 就在同时! 他们脚下的深坑,猛然喷出一股冲天黑光! 同时,他和珍妮感觉到一股莫大的洗礼,惊呼都没来得及出口,就朝着最下方落去。 “刷刷刷!”无穷黑光弥漫天际,那只声威赫赫的金色巨手,居然刹那间湮没。 远处,岳真人愣了。劳伦斯也愣了。 这是……正面击溃! 圣约翰教堂中……有什么东西……正面击溃了岳真人的神通! 没有人开口,谁都感觉到了。黑光之后……一股难以形容的,扭曲至极的气息,从圣约翰大教堂中缓缓弥漫出来。 不祥,邪恶,倾尽世间一切恶念。 “这是……恶魔之息!!”劳伦斯猛然抬起头来,目光泛红地看向岳真人:“你知道里面有什么对不对?!” “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恶魔……一旦被放出来,整个世界都会毁于一旦!!你一个华夏修炼者,竟然开启恶魔的封印!你疯了吗!!” 岳真人也愣住了。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次级界锚呢!? 那汹涌如潮的灵力呢?! 怎么会出来恶魔之息? 自己错了?不……不可能!那尊法宝万无一失,里面绝对有次级界锚! “不是本真人!!”他面目狰狞地朝着劳伦斯说道:“本真人就算再卑鄙,也绝对不会和恶魔打交道!我在欧美上百年,难道还不知道恶魔是什么东西!?” “三大裂痕一役,两大神传家族,和梵蒂冈全部重伤。我就算再怎么蠢,也不会打恶魔的主意!”他磨了磨牙,冷笑道:“谁知道你们下面埋了什么东西……竟然引诱得本真人的法宝都看错……亏大了……亏大了啊……” 和梵蒂冈这算是撕破脸皮了,几十年内别想再回欧美,次级界锚也没有到手。血亏到底。 “我们?”劳伦斯笑的如同老鹰:“岳大公,你莫非不知道那小子是谁?一个华夏通缉犯弄出了恶魔的东西,你还想栽赃到我们梵蒂冈头上来?” “与恶魔有关,世界/通缉犯……你知不知道……”他朝前走了一步,眼中杀意大盛:“这两条,梵蒂冈就能对他处以死刑。” 岳真人他动不了,但是一个毫无根基的大灵术师,他有的是办法! 弄不死你,就把你变成梵蒂冈的药奴,你不是能制作圣影的圣药吗?很好……一辈子……就给我呆在梵蒂冈吧…… “不是这小子。”岳真人一本正经:“是本真人的女婿。” “你……”劳伦斯牙齿磨得咯咯,冷哼一声,全速朝着圣约翰大教堂飞去。 大公之间的战斗就是这样,没有必定开战的理由,也没有必定结束的理由。大家都是世界顶峰,没有百分之一千的利益,绝对不会和人生死相搏,大家的命都很珍贵。 岳真人沉默了数秒,随后狠狠捏了捏关节:“本真人倒要看看,这下面到底是什么?” “谁把这么邪恶的东西封印在圣约翰大教堂?看来……本真人的禁灵丹倒是帮了他的忙。竹篮打水……本真人不亲眼看到,绝不甘心!” 两位大公的身影,风驰电掣。岳真人速度更快,很快就赶上了前方的劳伦斯,戏谑地看了一眼下方被圣职者围的水泄不通的圣约翰大教堂,抬了抬眉:“你觉得本真人看女婿的眼光如何。” “相!当!差!劲!”劳伦斯脸色冰寒地从牙缝中吐出一行字:“你最好祈祷他还能活下来。活到梵蒂冈本部兴师问罪的时候,左右圣裁者一旦出手,大公中期都难以幸免!” “刷……”两人的身影顷刻间来到了圣约翰大教堂。但是只扫了一眼,劳伦斯就深吸了一口气,一把抓住了高尔斯的脖子:“珍妮呢!!” “圣女在哪里!?”他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你可别告诉本大公,他跟着那个异端一起掉下去了?” “是本真人的女婿。”岳真人再次善意地提醒。 高尔斯咬着嘴唇,点了点头。劳伦斯吐了口气,一把将他甩到了墙角。 “清场!”他满含怒意的目光扫过全场:“十分钟后,除了本大公和岳先生,谁还在这里,谁就准备接受圣裁!” “是!” 人群很快如潮退了下去。劳伦斯衣袂翻飞站在那个十几米的洞口之旁,脸色一片铁青。 谁能想到,圣约翰大教堂下面还有这种东西? 谁能想到……修建几十年的大教堂竟然是空心的? 他们面前,黑洞中传来阵阵幽怨的哭喊,一道道扭曲的邪气伸入空中,病毒一样蔓延,在下面,就是无底深渊。 “能确定是什么?”岳真人凝视片刻,神色也慎重起来。 “谁知道……”劳伦斯咬牙道:“你也别想走了……掀开了这个大盖子,不和梵蒂冈说清楚。就算华夏都保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