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7章:桀派(一) - 最强妖孽

第537章:桀派(一)

圣约翰大教堂中,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离开了,只留下两位大公。事关恶魔,侯爵都难以插手。 岳真人仔细感受了一下,点了点头:“确实是恶魔的气息,下去看看?” 劳伦斯脸色阴沉,轻轻挥了挥手,顿时,一张张灵光构成的羊皮卷箭一样射到四周,无数白金色的圣光闪起。在圣光的照耀下,大教堂中黑色的恶魔之息缓缓退散。 十分钟后,全部聚集到了十米大洞之外。已经浓郁到实质,不停翻腾,蒸发,仿佛地狱之口。 劳伦斯手上金光闪耀,一只刻满符文的手套出现,他无比谨慎地伸出来碰了碰,随后深吸了一口气:“下不去了……” “这是结界……大公之上根本无法下去。能进入里面的,只有侯爵。”他沉吟道:“这也是一个不错的消息,里面……最差的情况,是一尊活着的恶魔。但是有这个结界,说明它境界并不高。” “容易解决?”岳真人皱眉问道。他并不想和梵蒂冈完全撕破脸,可以的话,能补救就补救一些。 “你是不是想太多了。”劳伦斯拂袖道:“我再说一次,这是恶魔!不是魔婴!不是使魔!位于地狱食物链的上层!任何一尊恶魔,都处于所罗门王的七十二柱之上!就算再容易解决,那也是相对于你而言!即便本大公,都不敢说‘容易解决!’” “现在,最好祈祷他们活着出来。如果圣女有什么三长两短……岳真人,我想左右圣裁者立刻就会找到你!” 岳真人冷笑一声,也并没有离开,而是不动声色地打量起大教堂来。但是,就在这一眼之下,他却愣了愣。 “道友……”他深吸了一口气,凝重开口:“你们的圣器呢?” 劳伦斯根本不打算理他,现在他心中满是焦灼。听到这句话,不由得心中嗤笑,现在还在打圣器的主意? 然而……下一秒,他霍然抬起头来,难以置信地看着四周。 圣器呢? 那尊金棺上的遗骸呢? 消失了……完完整整地消失了! “难道……”他目光闪烁地看着眼前的洞穴:“圣器……和他们去了下面?” “这怎么可能……圣器,遗骸,难道是活的?!” 他们的话,徐阳逸和珍妮完全听不到。 他们拼命地往下落着,周围一片漆黑。这个孔洞仿佛深不见底。一道道漆黑色的不祥灵气充满整个空间,只要稍稍感受一下,就让人感觉心头发狂,简直诱导出人心中最负面的想法。 “封闭五感。灵气护体。”珍妮咬牙切齿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这……是真正的地狱火焰之河中最纯正的恶魔之息。吸纳多了,我保证你还没有落到底部,就已经成为一个魔使。” “你在关心我?”徐阳逸反而并没有她想象的焦灼,对比起上面的情况,下面简直可爱太多了。不由得开了个玩笑。 “异端,注意你的言辞!”珍妮沉声道:“我只是不想恶魔代替主审判你。” 黑暗中,风声呼呼声响。徐阳逸嗤笑了一声,按照珍妮说的做了。 代替? 真可笑,很明显是下面情况不明,至少……他们两个都是人类。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身体一沉,灵气包裹之中,终于感到落到了地面上。 落地的瞬间,两人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电闪分开,徐阳逸鱼肠在手,而珍妮额头中心,一个水晶般的晶体闪耀,一片圣光照耀周围。两人如同狮子一般沉默地看了数秒,又不约而同地转过了头。 映入眼中的,是一个二十米的洞穴。 它并非天然形成,而是人工雕琢。圆形洞穴相当工整,里面全是一本本书,放在一个个古旧的书柜之中。不少古老的羊皮卷宗散落满地。仿佛是古代的某个藏书间。 然而……这些根本重要。两人的目光几乎是同时落在了洞穴中心。那里,有一个六芒星法阵! 法阵是鲜血绘制,不知道多久过去,仍然猩红如初。构成法阵的通灵符箓他们根本看不懂,仔细一看只感觉身体中灵气翻涌。立刻知道,这超出自己境界太多。 而在法阵中央……有一颗金色的苹果,正在翻翻覆覆。 一圈圈金色的灵光从苹果上散发出来,在周围形成点点灵光。徐阳逸的眼睛看了过去,但是刚看第一眼,他差点以为自己看错了。 眼中,根本没有苹果,而是一对浑身散发着金芒的裸体男/女,手牵手站在一起。无穷金光围绕着他们旋转。他们周围,没有邪恶,没有战争,没有痛苦,只有最原初的平和与善美。 他猛地摇了摇头,长长舒了口气,再看过去,苹果还是苹果。 “这是……金苹果?!”就在此刻,珍妮震撼的惊呼传来,她并不是一个容易失态的女人。但是此刻,站在五米法阵外,却整个人都瞠目结舌。 金苹果? 徐阳逸沉吟了数秒,猛地眼睛一亮! 他知道这是什么了…… 次级界锚! 这就是次级界锚! “没错……一定是它!欧美的次级界锚如果是伊甸之树,上面结出的果实就是金苹果!第一颗,被亚当和夏娃吃下。这……应该是不知道多少颗。”他不动声色地握了握拳,万万没想到,次级界锚确实存在,而且远不是遗骸口中的落叶。而是遗骸之下的金苹果! 这个东西,比一百片绿叶,甚至一截树枝都来的珍贵! “怎么可能……”珍妮深吸了一口气,轻盈地走了过去,颤抖着伸出双手,眼中只余一片虔诚:“这……这种东西……怎么可能存在于世界上?不应该是传说中的东西么……” “欧美几大传说,金苹果,黄金约柜,圣杯……竟然……让我看到了金苹果?” 她的手很漂亮,仿若白玉。虔诚地跪在法阵之前,轻轻伸出了双手。 随着她的伸出,金苹果竟然爆发出一片柔和的圣光,照亮整个黑暗的洞窟。一声声若有若无的圣唱萦绕耳边,珍妮满头金发都飘飞起来,仿佛金色的羽翼张开。配合上她绝美的容颜,不似天使更胜天使。 就在这一刹那,忽然,一道劲风朝着她而来。她根本没有管,而是径直伸出了手。 但是,劲风并没有击中她,就在靠近法阵的一刹那,六芒星轻轻震动,石片……竟然消失了! 没有粉碎,就这么在两人面前凭空消失。 珍妮愣了愣,身体微微抖了抖,刹那间回过神来。 “你要做什么?”两人隔着法阵对视,珍妮缩回了手:“难道你想取走主的恩赐?” “闭嘴。”徐阳逸搓着下巴,根本没看对方,凝视着法阵道:“什么东西都套上个主的恩赐,就成为教会的了。你怎么不对地球说,你也是主的恩赐?然后就可以成为地球的主人?” 珍妮没有动怒,白皙的玉手撩起金色的头发。翡翠般的眼睛里带着一抹理所当然:“地球,本就是主七天所造。” “不过,谢谢你刚才的提醒。” 徐阳逸没有回答,轻轻顿了顿脚,一枚石片凌空飞起,轻轻一弹,石片化为数十碎片朝着法阵直冲而去。 “刷刷刷……”和刚才一模一样,进入法阵的刹那,全部无声消失。 “有趣……”他收回目光,脑海中极速理清思路。 这个地方,看似没有危险,但是却是真正的危机四伏。无数谜题的苗头,都指向这里。 第一,为什么会到华夏的悟空,肉身会在这里?那么……回到华夏的到底是什么?或者,留在这里的是什么? 第二……为什么悟空会在这上面,禁灵丹明显是破开了禁制,而这个禁制,竟然是这底下的东西。 是以身做阵眼?还是有其他意义? 第三,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会有金苹果的存在?次级界锚果然被囚禁住了。囚禁住的这个人又是谁? 谜题一环套一环,仿佛身坠雾中,根本看不清真实。 沉思十分钟,他不得其门。但是,他确定,对自己了解地最清楚的不是自己,而是敌人。教廷和恶魔数百年的对手,这里还有一个人,一定知道一些什么。 徐阳逸徐徐走了过去,站在珍妮面前,凝视她的眼睛:“说出你知道的东西。” 珍妮冷笑一声,但是下一秒,她就被一股巨力提了起来。 徐阳逸的脸已经近在咫尺,不带一丝感情:“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我要杀你,费不了多少力气。刚才提醒你法阵有问题,只是留住你的知识而已。你额头中心的水晶还能发动几次?本座侯爵后期,足以杀你几十遍。你也别希望上面的人下来救你。既然到了现在他们还没到,就说明他们不是不想下来,而是根本不能下来。” “我拿走这个东西,杀了你再离开这里。没人会知道这里曾有过金苹果。但是,如果你和我合作。我可以留你一条命。” 珍妮红润的嘴唇抿得死劲,下一秒,左手一道圣光朝着徐阳逸胸口刺来。 “当……”徐阳逸屈指一弹,圣光刹那间化为飞灰。他淡淡道:“别挣扎,你和我境界差距太大。我不相信梵蒂冈对于恶魔没有研究,六芒星是恶魔的代表符号。说出你知道的,否则……” 他手紧了紧:“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