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8章:桀派(二) - 最强妖孽

第538章:桀派(二)

珍妮绝望地闭上眼睛,美丽的面容上闪过一抹痛苦,白皙的脸庞因为呼吸不畅而泛起潮红,含糊不清地说道:“杀……了我……吧……异……教徒……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徐阳逸脸上没有任何怜悯,带着一抹微笑,手轻轻一捏。 “咯咯咯”的声音,从珍妮那普通男人根本舍不得碰的精致面容上流出。但是,她死死咬着嘴唇,一道红线留下。却一声不吭。 就在她以为自己要死的时候,徐阳逸松开了手。她立刻大声咳嗽着摔倒在地上,捂着发青的脖子,拼命呼吸。 “你,不错。”徐阳逸难得地夸奖了一句对手:“起码有点气节,虽然是个女人。” “我……的一切都属于主……”珍妮咬着嘴唇,脸上露出一抹惨笑:“死心吧……异教徒……在我这里……你什么都得不到!” 从一个狂热者身上毫无收获。徐阳逸收起了心思,开始打量四周。 珍妮绝对知道些什么。她境界不高,没有眉心中水晶的支持,徐阳逸分分钟玩死她。但是,首先,这里根本不知道怎么出去。除非珍妮确定要和自己一起死在这里。但是……这种卫道士,只要有一丝希望,她一定会选择为教会送出金苹果的讯息。 “欧美三大传说之一的金苹果……我就不信你不动心。”他眯了眯眼睛,留住一丝希望,他总有机会让她吐出属于自己的信息。 他目光开始仔细地打量四周,周围的东西还很多,作为一个禁锢次级界锚的法阵,绝对不会平白无故放一些东西在这里,这里面或许同样藏着信息。 信手走到一个书架旁。典型的古欧洲式书架,上满堆满了爬满灰尘的书籍。他信手抽出一本,仔细看了起来。 已经褪色的蓝色封面,他并不认识,是一种非常古老的文字。然而,打开之后,里面全部是对恶魔的介绍。 各种各样的魔婴,使魔,到传说中的恶魔,甚至有一张撕毁了四分之三的大恶魔都有。他渐渐被这些东西吸引,缓缓看了下去。 过目不忘的丹灵极速发挥,他根本没用多少时间,就大略翻完了这本书。然而,就在看到最后一页的时候,他的目光忽然顿了顿。 一个符文。 灵气构成的符文,经历不知道多少年不散。现在,竟然仍然凝聚在那本书上。 念不出它的名字,是一个三叉戟的符号。诡异的是,在翻到他之前,徐阳逸根本感觉不到一丝灵力。而翻开之后,肉眼可见,周围黝黑的恶魔灵气倏然波动起来,那个符文好似风眼一样,迅速再次闪耀! “嗡……”一片蓝芒闪耀,符文仿佛要脱书而出。徐阳逸目光一闪,立刻合上了书。 刹那之间,灵气断绝。蓝芒迅速消失。 果然有问题…… 如此浓郁的恶魔之息,这下面除了金苹果什么都没有。他从一开始就是按照:这下面有一只真正的恶魔这个想法来思考。 果然啊……他轻轻吹了吹书上的灰尘。这个法阵,可没有这么简单…… 他跳过了符箓那一页,迅速翻到了最后,终于出现了一行英文。他扫了一眼,正要放上去。忽然,眼皮再次挑了挑。 他再次打开书,仔细地看着最后那一行字。 papalstates。 “这是……教皇国?!”他目光如火地看着那行字,思绪迅速转动。教皇国悟空次级界锚羽蛇神界锚封印圣器金苹果恶魔……他总觉得,这中间有一条线,将所有东西全部串联起来。仔细一想,却根本找不到。 “我想,你应该看看这个。”他转过身来,将那本书丢到脸色已经平静如湖,一片圣洁的珍妮面前。 珍妮根本不为所动,眼睛都不睁开。 徐阳逸笑了笑:“这是教皇国的书籍。” 珍妮立刻睁开了眼,透绿如同翡翠的目光深深看了一眼徐阳逸,风情万种,却只能远观不能亵玩。就连伸出手的姿势都是无比优雅。 “天堂文?”就在打开第一页的时候,那一双翡翠忽然神三国一缕晶莹,红润的樱唇张开,惊呼道:“怎么会……天堂文记录的是教廷最珍贵的文献,所有天堂文都被收录在梵蒂冈,这里怎么可能还有遗失的天堂文?” 她震惊中立刻翻到了最后一页,当papalstates这一行英文出现的时候,她倒抽了一口凉气。 “教皇国……”她愕然站了起来,难以置信地看着四周所有书架。肩膀都似乎在颤抖:“难道说……这……这是历史上只有名字没有记录的教皇国的档案馆?” 她立刻走向一排书柜,就在要走到的时候,一道高大的身影,已经站在了书柜之前。 “让开!”珍妮态度非常坚决:“你根本不知道这对于天主教是多大的宝藏!” “教皇国,就是梵蒂冈的前身!如果你阻挠我,就算死,我也会送出这条信息。让整个地球的二十亿基督徒,十七万基督修炼者无日无夜地追杀你!” 还没说完,她感到一只有力的手,骨节分明,已经握住了她圆润的下巴。并且在湿润的嘴唇上轻轻擦了擦。 “前提,是你要活着出去。”徐阳逸手一招,一个书柜的五十多本书齐齐飞出这只是书柜的十分之一而已,迅速在珍妮面前翻到了最后一页。 papalstates! 全部都有这行文字! “宝库……”珍妮激动地发颤,捂着心脏看着周围:“无边的宝库……我的天……这,这难道全都是教皇国的密档?!” 她还没有说完,下一秒,一道炽热的火焰轰然闪起。 “很快就不是了。”十方炼狱缩小版萦绕在徐阳逸指尖,淡淡道:“告诉我你知道的,关于这里的一切。” “否则……” 一本古书,书页已经燃烧了起来。 珍妮愣了愣,刚才还平静如湖的她,这一刻,轰然灵光暴起!额头中央水景立刻闪耀。而这一次,和之前完全不同! 她的外衣消失了,只剩一层洁白的轻纱裙,裙摆拖曳在地,最后化为片片羽毛。身后六扇白色的羽翼扬起,笼罩在一团圣白的光芒之中。配上她完美无缺的面容,真正的天使降临。 没有任何废话,她的左手五道白色的闪电爆射而出,毫不犹豫地直射徐阳逸心脏! 然而,下一秒,随着一声惊呼,白色闪电消失无踪。她悲愤地看着徐阳逸:“你还会做什么?” 一本古书,放在徐阳逸胸前,他根本没有做出防备。 对于珍妮这个无聊的问题,徐阳逸只是笑了笑。紧接着,整本古书轰然燃烧! “不!!!”珍妮捂住嘴惊呼,这一次几乎没有任何考虑:“放下!我答应你!!” “刷……”古书上的火焰立刻熄灭。徐阳逸点了点头:“你在上面要杀我。我可以不和你计较。本座不想和梵蒂冈翻脸。但是,你要记清楚,你只是侯爵初期,就算我不抵挡,你要杀我也费力得很。” “别做蠢事。”他将烧的半焦的书扔进了珍妮怀里,对方雪白的贝齿咬住红润的嘴唇,立刻接孩子一样抱住:“也别以为修士不杀女人。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他坐了下来,弹指一挥,六条火龙笼罩六个书柜:“现在,你可以说了。” “如果我觉得有错,我会烧毁一具书柜。” “你觉得有错?”珍妮牙齿咬的咯咯响,看着面前这个堪称英俊野性的恶魔开口道。 徐阳逸点了点头。 “好……”珍妮坐了下来,奇异的是,这一次她的变身并没有消退。斟酌了一下语言,沉声道:“我就告诉你……这件事,是教皇厅的‘路西法’级别档案,你确定要听?任何非教会人员一旦知道,只有死路一条!” 没有回答。珍妮抿了抿嘴道:“是……当年,君士坦丁献土仪式……为什么要杀死悟空大师。因为……这一切都是假的!” “神权的真正改变,一千年的‘中世纪,’所有起因,都是来自于教皇国的建国。当时,教皇司提反二世和法兰克人领袖丕平联合,被赠予拜占庭的原拉文那总督区。这就是教皇国。” “从此以后,教皇的地位发生巨大变化。由于掌握了大片土地,他既是西方天主教会的最高领袖,拥有无上的宗教权利。又是的世俗君主,掌握着大片领土和民众,如此一来罗马教皇依靠“教皇国”内的财力和民力组建起一支属于自己的强大的武装力量。但是……教廷担心丕平的后代以此为借口收回教皇国的土地。所以……” “伪造了君士坦丁献土的文献?”徐阳逸思索道:“也所以,参与这次事件的两位君主决不能泄露,而这件事情的中心,治好国王的车奉朝,就成了政治牺牲品?” 他目光直视珍妮:“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珍妮摇了摇头。 “我对历史不感兴趣。”徐阳逸叹了口气,打了个响指,一条火龙咆哮朝着书柜吞噬而下。 “等等!”珍妮几乎是尖叫了起来,死死盯着徐阳逸:“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