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9章:桀派(三) - 最强妖孽

第539章:桀派(三)

徐阳逸看着她,笑了:“早识趣点不就好了?” “还是你认为我在骗你?” 珍妮没有回答,沉默了许久,就在徐阳逸让火龙再次冲下的时候,珍妮没有尖叫,而是咬着嘴唇说道:“我再问一次……你确定要听么。” “一旦听了,你就永远不能做自己的逍遥修炼者。梵蒂冈掌握着欧美最大的秘密,路西法级别,那是……恐怕百万分之一的修炼者才有可能被告知的东西。我确定,你这种异端,一定在那百万分之一之外。” 徐阳逸的回答是整个书柜都燃烧起来。 “好!”珍妮眼中看魔鬼一样看着徐阳逸,立刻说道:“既然你要找死……我就成全你。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你听吧……你将永远得不到主的宽恕!永坠地狱!” 再次沉默,她仿佛斟酌了一下词语,咬牙道:“有的东西……隐藏在各种史书,传说之中。以一种独特的方式流传下来,除了历史的掌管者,无人知道它的真相。在教廷,我们叫这些东西‘历史原文。’” “它可能是一页纸,一句话,甚至可能一个小小的物品。但是其中,却可能藏着那一个世纪的君王,或者修炼者拼命想要掩盖的东西。” 徐阳逸轻轻敲击着地面:“比如……君士坦丁献土文献?” 珍妮怜悯地看着他:“没错……按照史书。它记录了君士坦丁一世赠予教皇冕下教皇国的土地,但……如果事实并非如此呢?” “不是本来就是假的吗?”徐阳逸忽然很想找根烟抽,摸了摸,并没有。 “不……我的意思是,这份文献,和什么赠予土地完全无关!那份最初的君士坦丁文献上记录的却根本不是什么赠予教皇国!”珍妮神系了一口气,目光如火:“而是‘建造。’” 她声音都有些颤抖:“君士坦丁一世被治好病之后,接受洗礼。教皇冕下亲自进行祝福。之后提出,由教廷,与‘柯文纳斯家族’‘塔古勒家族’‘提拉宋家族,’以及许多亚洲家族,‘孔家’‘孟家’‘荀’家等共计七十二家。共同在‘教皇国’建造一个东西。地点,由君士坦丁一世租借。这,才是它记录的东西!” “时间,是公元两百三十七年。预计建造时间为两百年。”她直视徐阳逸:“你想起什么了吗?” “本座对历史不感兴趣。”徐阳逸淡淡道:“接着说,建造什么?” “你真让我失望。”珍妮摇了摇头:“你听说过‘中世纪’吧?这个时期的欧洲没有一个强有力的政权来统治。封建割据带来频繁的战争,教派对人民思想的禁锢,造成科技和生产力发展停滞,人民生活在毫无希望的痛苦中,各种闻所未闻的怪物生长在人们的绝望之中。所以中世纪或者中世纪早期在欧美普遍被称作‘黑暗时代。’” “中世纪,起源于公元440年左右,到1400年结束。异端,你再对比一下历史原文的时间线……两者几乎一模一样!就在那个东西建成的同时,黑暗的一千年弥漫整个欧洲。”她双手握在一起,指节因为过度用力而发白:“而那个东西……叫做……通天之塔!” 徐阳逸目光霍然闪亮。 通天之塔? 难道是…… “没错。”珍妮笑容很冷:“就是你想的那样。” “历史上的通天塔,有两座。一座存在于现实,一座存在于传说。现实中的,被称为‘巴比伦通天塔。’而传说中的,被称为……”她顿了顿,沉声道:“巴别之塔。” 即便徐阳逸已经见识过了传说,此刻也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 巴别之塔。 传说中人和神联通之处。 巴别,古语为“神之门。”许多人都把巴比伦通天塔当做巴别之塔。但是,这是不同的。巴别之塔存在于圣经。巴比伦通天塔是真正存在过。 而且,这一座“神之门,”还是由看管北欧神话的提拉宋家族,吸血鬼,人狼,还有教廷,以及东方诸子百家的各大世家共同建造! 为什么? 忽然,他脑海中光芒一闪,想起了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当初……小青曾说过……汉末,所有高阶修士全部消失,而公元237年…… 东汉末年,三国乱世! 一条扭曲的时间轴在徐阳逸脑海中形成。人类发展的几千年,到底发生了什么?隐藏在人类之中的修行界,又担当了什么角色?次级界锚怎么破碎的?仙,神,又是什么?真的存在过?还有那些强大的高阶修士,全都去了那里? “为什么?”他终于开口问道:“为什么要建造这座塔?” “没有为什么。”珍妮恢复了平静,仿佛从她嘴里说出这段巨大的秘密,都是沉重的负担:“这就是历史原文----君士坦丁文献上记录的唯一事实。我不知道公元六百年教皇厅给丕平看的是什么。但是绝对不是这一份!” “‘历史原文’上,盖满了蝙蝠爪印,白狼爪印,当代教皇的手印,以及……神传家族提拉宋当代族长的印记。还有一些你们东方当时的顶级修行家族的印章。没有道理,也没有原因,或许,只有找到通天塔的时候,才知道为什么。” “但是我从未见过通天塔!”徐阳逸看着她的眼睛:“教皇国早已消失。现在的意大利,无论如何也没有如此巨大的塔基。这应该是修士所修的建筑,不可能没有半点历史残骸留下!” 珍妮眼中仿佛有憧憬和感慨,看着天空,金发飞扬如同天使:“这也是我们想不通的地方,意大利……1800年以来,教廷走遍全国每一个角落。试图寻找到历史的真相。传说中的神,我们的主,到底存不存在,然而……没有。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一丝残骸。” 徐阳逸没有开口,他很理解这种感觉。神,仙是否存在,会给修炼者带来一种道标,理念。就像迷雾中的孤灯。 “从公元三百多年开始,所有的高阶修炼者全部消失。欧美,自从拟定修建巴别之塔后两百年,进入黑暗时代----这和巴别之塔条约上建造完成的时间完全吻合。” “那么……曾经存在过的,辉煌无比的修炼文明,到底是怎么消失的?按照推理,真正高阶的修炼者到现在都应该存活。他们又去了哪里?” “黑暗时代中,狼人,吸血鬼越来越壮大。还有新兴的黑女巫,龙人……以及那些从来没见过的,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东西。又是从哪里出现?为什么这么巧合,都在巴别之塔建成后,潮水一样铺开来?” 她激动地开口道:“找到巴别之塔,就知道一切答案。修炼之路,也有了一盏指示的明灯!整个修行界,所有修炼者都将为此而改变!人……可能真的找到永生之路!” 徐阳逸嗤笑了一声:“同时,梵蒂冈的威名将永垂不朽?天主教都可能成为世界第一大宗教?” 珍妮垂下了黑鸦一般的眼帘,湖绿色的眼睛里波澜不兴:“随你怎么说。异端。” “车奉朝前辈呢?”徐阳逸斜斜托着下巴,沉吟道:“他只是一个渺茫的希望。整个历史原文之中,只有君士坦丁一世得病,治好后赠予教皇国一事,和历史记录相符。车前辈在其中,或许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线索。为了这个,你刚才在上面要杀我?” “但是只有这一个线索!”珍妮淡淡道:“无论他多缥缈,多难以捕捉。我们也只有他。” “本来,他没有名字,历史原文上都没有记录。或许他在这件事中,真的是个不起眼的小角色。但是,我们刚刚知道了他的名字。这可能是我们寻找那段历史,追寻修行最终目标唯一的线索。” 徐阳逸脸上平静,心中已经翻覆不已。 教廷绝对不会做无关的推测,必定是有了其他什么证据。并且,这条时间线太诡异了,几乎是全球修行界盛衰的分界线。真的无法不这么想。 不仅仅有西方,还有东方……可能全世界都参加了。他们到底要造出一个什么东西? 那个东西呢? 就这么蒸发了?一点印记都没有? “这到底是神之门,还是潘多拉的魔盒呢?”许久,珍妮恢复了情绪,平静开口:“没人知道,梵蒂冈……自从进入现代之后,走遍了记录的所有家族。有的存在,有的已经不在了。你们华夏的那些家族除了曲阜孔家几乎没一个留下来。找不到这件事的一丝痕迹。” 洞窟里非常安静。徐阳逸万万没想到,圣约翰大教堂下藏着这种东西。如果知道…… 他愣了愣。 自己还回来趟这趟浑水么? 他惊讶的是,自己心头的回答,竟然是:是! 这些东西不是力量,而是眼界。 只有眼界开阔了,才能看得更远,才知道自己真正要什么。 一路走来,他一直想看到现在金丹至尊,元婴渺渺的修炼之路尽头是什么。而现在,他感觉自己血脉中天生的冒险因子又在蠢蠢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