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章:桀派(四) - 最强妖孽

第540章:桀派(四)

“你没有烧毁这些珍贵的卷轴。”片刻后,珍妮转过身来:“看来你相信我了。” 徐阳逸没有开口,而是站了起来,走到一本书旁边,翻开:“相不相信暂且不说。不过……这里确实藏着一些东西。” “而那个东西的真面目,就在这些书里。”他回过头笑了笑:“你的回答,我很满意。所以,我决定给你一点报酬。” “刷……”一道蓝色光芒从书中闪耀而出,紧接着,空间再次微微波动,他没有再阻拦那个蓝色符箓,而是任由它飘到了空中。 “嗡嗡嗡……”下一秒,所有书柜都震颤起来。一本本古老的书中,全部泛起蓝色的光芒,竟然从书柜中飞了出来! “这是……”珍妮愕然站起,看着一本本书靠近那个蓝色符箓,然后自动翻页,齐齐露出不同的符箓,但是,都是蓝色。 如同翻飞的蝴蝶,蓝光映照出整个洞穴,齐齐汇聚到一起。形成一片密密麻麻的符箓之墙。 “刚才在你说的时候,我仔细看了看这些东西。”徐阳逸目光炽热地看着那片符箓之墙:“你仔细看看,这是六芒星,现场有六片书柜。而这片符箓之墙,正好汇聚在六芒星的一角。这说明什么呢?” 珍妮愣了愣,随后愕然看向徐阳逸:“你……刚才在听我说的时候,竟然还在关注这些?” 她不敢相信。 就算是修士,也不可能做到这一步,这是属于一心多用!超越了大多数人的的范畴! 用到战斗上,就是一边用招数,一边脑海中还能想下一步。多少战斗了一辈子的人才有这种本能,而这个人? 她能感觉到,对方修炼时间没有超过五十年! “不仅在想这个。我还在看你的故事编的圆不圆滑。不过,你该庆幸你说了真话。” 珍妮背心微微一冷。 怪物…… 能击败萨维迪恩七世那种怪物的,只有比他更强的怪物,这一点自己早该想到。她此刻真的很庆幸,自己刚才说的是实话。 “这个人……如果不能一次击杀,彻底抹消,最好不好和他为敌。”她不动声色地看了徐阳逸一眼,不再开口。 徐阳逸根本不在意一个侯爵初期的想法,继续说道:“我猜测过,这里面,恐怕有六种元素。上帝七天造人。第七日,神安息。这恐怕就是按照这个规律布置的。非常简单,仿佛是预料到什么不测,而布置封禁的主人又不在场,方便别人解开一样。” 他伸手一挥,顿时,所有书都废了出来。紧接着,第二个符文,第三个符文……第四,第五,第六个,全部出现。和他猜测的一模一样,飘飞在六芒星周围。严格遵循六芒星的角度,没有一丝溢出。 珍妮深吸一口气,凝重地站了起来,丰满的胸部急剧起伏,好似一只乳鸽要飞出来一般。 这里面到底藏着什么? 谁把金苹果封印在这里? 这一切,为什么和车大师扯上了关系?和历史原文中……梵蒂冈一直在寻找的巴别之塔有什么关系? 她目光根本不敢眨,死死盯着一切。 一本本书全部悬浮了起来,果然,每一本书里都有一个符文。而此刻,这些符文受到了召唤一般,齐齐萦绕在六芒星外。 没有说话,房间里只剩一片沉寂。忽然,所有符箓开始缓缓旋转,紧接着越转越快。十几秒后,地面上的六芒星,竟然开始融化。绘制六芒星的红色液体,居然齐齐蒸发! “咕嘟咕嘟”地朝外面吐着气泡。 “沙沙沙……”无声的鲜红弥漫开来,侵染了六芒星血环之内的所有地面。整整三米大小,此刻好似成为了一个血液深渊,一道道令人厌恶,心中升起无穷邪念的灵气,从下方冒了出来。 “这是……恶魔之息。”徐阳逸凝视血环之内,仿佛听到了无穷人的尖叫,哭号,从人的内心,大脑里往外爬。那种让人烦躁地想肆意发泄的感觉,让他立刻压抑下这股念头。 尽量心无旁骛。数秒后,那些邪念非但没有消失,反而在心中越来越喧嚣。 “艹。”他毫不犹豫地在左手上一抓,五道深刻的血痕立刻出现,刺骨的疼痛,瞬间让他冷汗流了下来,但同时,那种想发狂,发疯,把世界都打碎的欲望,终于减轻了一些。 “不对!”一股尖锐的危机感,刹那间在他脑海中爆发:“恶魔之息我不是没感受过,甚至在刻尔柏洛斯身上也有。但是却绝对没有如此浓郁,如此可怕!” 就像……在他面前展开了一幅地狱的绘卷,人吃人的血幕。那种勾引人心中最原始,最暴虐的感觉,让一只名为暴虐的猛兽从心脏中撕扯出来一样! 与这股欲望对应的,是全身灵力潮水一样消退,手脚都开始发软起来。 “你早知道?”他痛苦地蹲了下去,死死咬着牙,刹那之间,已经满头大汗,猛地抬起头看向珍妮,声音嘶哑地说道。 珍妮没有开口。 不知何时,她额头中的晶体发出道道圣光,在她体外形成一个白金色的护罩。她就在这个护罩的保护下,一步一步走了过来。 轻移莲步,步步生莲,仿佛走在云端最高贵的天使。 金色的长发是她的羽翼,湖绿的眼睛是她的窗户,此刻的她,看起来圣洁不可攀。 “难受吗?异端?”她轻轻伸出手,指头捏着徐阳逸的下颚,逼迫他保持抬头的姿势:“你不是应该舒服吗?这是地狱最纯正的恶魔之息,足以让一位侯爵修士发疯。” 徐阳逸发红的眼睛看着她,再一次肯定地说:“你早知道。” “当然,从看到这个法阵的一刻,我就知道下面是什么。”珍妮轻轻放下他的下颌,悠然直起盈盈一握的腰肢,随后猛地一用力,雪白的玉足一脚踩在徐阳逸背上。随着徐阳逸一声闷哼,将他死死踩在脚底。 “疼么?” “不,你现在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对吗?” 徐阳逸死死咬着牙,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确实,没有一丝痛感。身体中欲望布满全身,冥冥之中他还保存一丝清明,这绝非杀意。 “按照我教传统,异端……必须绑在十字架上烧死。现在,你这样死去,是主给你最大的宽容。”她满目愤恨地看向徐阳逸:“由我----圣骑士珍妮来执行这次刑法,你应该心存感激,被我救赎,你还有一丝上天堂的可能。” “没有信仰,没有绝对善恶。你这样的人,比地狱里最腥臭的魔使都不如……x,我看不起你。你枉有一身强大的知识,却无比卑微。在主的圣光照耀之下,你甚至只能缩成一团,在黑暗的角落瑟瑟发抖。” 她抬起自己的玉足,牵着雪白的纱裙,愕然看了看上面溅起的一丝血迹,叹了口气:“玷污了诸神的光辉。” “轰!!!”就在此刻,血池中冲起冲天巨浪,根本无法想象三米大的血池怎么可能有这么多血水----几分钟之前,那里还是最坚实的地面。 一道极强的灵力波动从血柱中迸发,吹得珍妮金发飘飞。她不再看徐阳逸,喃喃道:“然而,主是怜悯的。即便如同你这样黑暗的魔鬼,他也会施舍给你一丝光明。接受主的恩赐吧,被主彻底救赎,净化,是你清洗自己的道路。死亡并不可怕,起码对你这样的人来说,反而是一种重生。” “在你彻底被恶魔之息影响,变为毫无知觉的奴隶,然后被我净化之前,我会让你死的明白。”她抚了抚金色的长发,轻声道:“这是通灵法阵。” “而且是极为高阶的通灵法阵。普通的通灵法阵,根本不需要用到媒介。然而,它用到了。金苹果就是它的媒介,看到它的一刹那,我就知道,解开封印的一刻,就是你----带着卑微的黑暗之心的大灵术师x陨灭的一刻。堕落如你,怎么经得起恶魔的引诱?” 徐阳逸没有开口,他已经听不清珍妮在说什么了,只感觉对方一张一合的嘴唇是如此诱人,浑身雪白的肌肤是白皙得让人炫目。 他艰难地伸出手,却无力垂下。身体里实在一丝力气都没有了,一种难言的强烈欲望冲进他的脑海,他从未感觉过如此霸道的力量。简直能取代人的思维。 珍妮看到了他微小的动作,厌恶地扯起纱裙,离他更远了一点。嗤笑道:“黑暗的渺小生物也妄想触碰圣光?你没有这个资格。再挣扎也是没用的……高阶通灵法阵,召唤出封印的东西,都需要祭品。恶魔大部分都是鲜血为祭品。这是召唤恶魔通用的法则。无论封印的东西是死是活。” “下面的恶魔封印了一千多年,一定早就死去。而我,有圣光庇佑,只有如你这般披着虚伪面皮的伪善者,才是最适合血祭的对象……” 随着她的话语,天空中的血水变为点点灵光消散,一尊阴暗的巨像,出现在飘然落下的漫天红点中。 珍妮停住了嘴,转过头去,她的手都激动地握了起来。 x死定了,她不再关心,而面前,就是车奉朝所隐藏的东西…… 他到底隐瞒了什么? 这个唯一在君士坦丁历史原文中出现,却绝对没有被披露的人,这个微不足道的路人,为什么又被埋在圣约翰下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