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2章:恶魔遗物 - 最强妖孽

第542章:恶魔遗物

“现在还停得下来?”徐阳逸在对方嘴唇上舔了舔:“自己先来招惹我,现在还想我停?嗯?” 他的动作如同疾风暴雨,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精悍的身体抖了抖,珍妮的腿本能地盘绕在他有力的腰上,感到对方的肌肉开始绷紧,尖叫的比任何时候都凶猛:“不!!不!!!不!!!” “拿出去!!你这头卑劣的种猪!!不要!不要在里面!” 但是,她感觉到的是那个器官再次膨胀,数秒后,耳边响起徐阳逸满足的喘息,一股热流差点烫伤了她。 如果说,开始她还是有思想的布娃娃,这一下,她彻底变成了提线木偶。 她的眼睛出现了空洞,当徐阳逸起身的时候,看到她的模样才知道。她竟然睁着眼睛昏了过去。 “真糟糕啊……”徐阳逸看看了一片狼藉的现场,浓重的荷尔蒙味道刺鼻。随后,看到了三米大六芒星外圈之中,那一尊高大的盔甲。 “桀派?” “谢谢。” 他拿起自己的衣服,他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有意识的。或许是在太爽的时候。不过,醒过来了,他也没有停下的想法。 只要是个正常男人,那时候都停不下来。 就在他刚回头的时候,忽然,他看到了一个人。 一个女人。 一个很美的女人。 她的美,不在外表,光论外表,或许比安琪儿,珍妮这样的绝顶美女少了一分。但是那种气质,浑身冰冷如同死寂,仿佛在俯瞰众生高高在上的气质,却让人目光由不得多留恋几分。 而且……这个女人,他认识。感受过对方的灵气。 这是一个亚洲女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连衣裙,仿佛刚从酒会上下来。漆黑的头发羽翼一般飞舞。悬坐在半空,一只手托着香腮,斜斜撑着脑袋,另一只手摇晃着一只红酒杯,正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他。 “别在意。”女人将手中猩红的液体一饮而尽:“继续,当本宫不存在就好。” 徐阳逸不徐不疾地穿上裤子,衣服,这才拱了拱手:“小青前辈?” 不知道是不是看错了,小青眼中仿佛闪过一抹遗憾,然后文不对题地说:“挺大的。茎秆笔直,直径可观,经脉明显。名、器啊……” 嗯? 就算徐阳逸脸皮再厚,也不禁脸红了红,干咳了一声:“前辈来这里是?” “没什么。”小青淡淡道:“这是本宫行走人间的分身之一,金丹初期。嗯……” 她随意握了握拳头,表皮一层层飞起,叹了口气:“好归好,就是有点太脆弱了。” 金丹初期还“脆弱?” 徐阳逸苦笑摇头,这世上,恐怕也只有对方敢这么说了。 “刚才,圣鞭劳伦斯秘密通知本宫,本宫这才知道你的确切方位。不错啊……加入圣战,杀到前三,本宫都没预料到你有如此辉煌的成绩。放心,他说的比你做的更详细。”她声音顿了顿:“本宫化身现在有些事情,大约三天后回到纽约。届时,你来唐人街找我。” “记住,收好你在这里得到的一切东西。等本宫到,切记,切记。” 说完,不等回答,她的身形便渐渐消散。 徐阳逸沉吟数秒,将小青的话记在心中。走到桀派的尸体面前,仔细观摩着这位传说中的恶魔。 又是一尊神话……继小青之后,他看到的第二尊现实中的神话。 红色的盔甲,平凡无奇,而盔甲下,是一具人形的黑色骨头,晶莹剔透,仿佛透明。从骨头表面甚至能看到里面一片片液体流动。 “这就是传说中的魔王?我还以为又是几百米高的庞然大物,居然意外地小。”他目光从桀派身上流动,最后,落到了桀派手上。 对方的左手,是握着的。 沉吟数秒,他亮出鱼肠,朝着桀派尸体的臂骨狠狠斩下。 “当!”一声脆响,反震让他手都差点握不住。尸骨竟然毫发无损。 犹豫了很久,他用灵光包裹着自己的手伸了过去,意外的是,竟然没有一丝异样。 尸骨异常的坚硬,但是握得并不仅,一根根指头掰开,他看到了其中一样东西。 那是一块布帛。 “这是什么?”徐阳逸拿起布帛的瞬间,忽然,整个尸体发出一阵“卡卡”的响声。随后……一道道黑色灵气从尸体七窍中冒出,即便没有实质,也能感受到其中无尽的愤恨,怨毒。呼啸着冲上空中。 “卡……卡……”一声声响,刚才盘腿盘坐半空,双手放在膝盖上的尸骨,忽然就像关节上螺丝被下下来的机械人,最后一道灵气散尽之后,全身骨节都垂/软下来,手臂,大腿自然垂直,仿佛标本一样直立于半空。 就在尸骨响动的一刹那,徐阳逸已经倒退数米。然而,随着尸骨垂直,他忽然愣了愣。 桀派……胸口上,有一个孔洞。 一个几乎布满胸口的孔洞! 红色盔甲破碎,那里面的骨头早就消失无踪,孔洞将这位传说中的魔王打了个透心凉! “这是……”他倒抽了一口气,感觉头皮都有点炸:“瞬杀……” “如果是偷袭不至死,虽然我不知道他何等境界,但是……从刚才恶魔之息能影响我的精神上来看,至少超越金丹。这样的魔王,不可能反应不过来。那么,他的尸骨应该是扭曲的,头会偏向后方。现在这种情况……” 他抿了抿嘴:“有人……从后面,将这位魔王一击必杀!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他沉默地打量着周围,却始终感觉有什么不对。 许久后,他忽然长叹一声:“不只是这样……” “他应该是在封印中被杀,否则谁会封印一具尸体?那么……”他深呼吸了几口:“有人……从千万里外发出一击,于间不容发之间,杀死了这位封禁中的魔王!” 这个想法太可怕了,他就算想起来,都感觉心中一寒。 这等实力,太过匪夷所思! 超越金丹者,在对方手下毫无还手之力! 没有在想这些,他展开手中的布帛。然而,布帛上什么都没有,漆黑一片。 “这布帛绝对不会简单。桀派死之前都抓着它,这股怨气纵横千百年,直到我拿走布帛才消散。或许,车前辈要镇压的,不是桀派,而是这块布?小青前辈让我收好的,也是这个?不……她应该有所猜测,但不确定我能得到什么。” 他慎重地收好这块布。就在布消失的同时,桀派整个尸骨哗啦啦一阵巨响,散作一地。 下一秒,整片血池再次轻颤了起来。 一道道金光从血池中蔓延。数秒后,那枚金苹果缓缓升了起来。 次级界锚碎片! 徐阳逸愣了数秒,终于仰天大笑。 该是自己的,还是自己的。 如此大的一块次级界锚碎片,一旦放到自己的身体里,将会以恐怖的速度聚集灵气,可惜……可惜啊!现在信仰神火已经熄灭,只有再过几年回到开云界,才是它真正发威的时候! 深吸了一口气,他目光如火,郑重地对着金苹果下了好几道封印,这才收了起来。 不敢贸然放入体内,而且……这么大一块,远比一两片树叶,一两节树枝大了许多!放进去他恐怕都会撑死。怎么放,放多少,相信岳真人比他清楚。 一切都结束了……他目光看着上方,进来的时候就感觉到,上面的孔洞有一层极强的禁制,而随着桀派骨架的散掉,禁制也消失无踪。 他想立刻上去,但是犹豫了好几秒,还是在珍妮身边坐了下来。 “只可惜……桀派的身体无法带走,它的骨头太过坚硬。如果炼器不知道能炼出什么来……而且里面黑色的流质也绝不平凡。但是,这始终是恶魔遗骸,还不是普通的恶魔。欧美的诅咒体系我不了解。还是不要妄动的好。再者……” 他目光一寒:“上面的人,我也得保证自己走出去。桀派反而是我最好的护身符。” 又过了十几分钟,随着一声嘤咛声,珍妮终于清醒了过来。 第一件事,她根本没有看桀派的遗骸,而是立刻扫视全身。 这一眼看去,她立刻愣住了。 身上斑斑驳驳的体液,完全无法掩饰,谁都知道她刚才干了什么。 “好了吗?”徐阳逸站在她面前:“好了就上去。” “滚……”珍妮颤抖的声音,嘶哑地从喉咙里传来。 徐阳逸皱了皱眉,叹了口气之后,还是伸出了自己的手。 “啪!”他的手被立刻打开,随后,珍妮母狮一样跳了起来,眼睛发红,疯了一样朝他抓来。 两人灵气还没有回复,现在就是最原始的肉搏,她用牙齿咬,用脚踢,徐阳逸都没动。直到她疯狂地一巴掌扇过来的时候,“啪”的一声,她的手被抓住了。 “恶魔……”珍妮眼中只有一片怒火:“你毁了我对主的奉献!!我几十年的执着!都因为你毁于一旦!!” “我发誓……我珍妮如果不杀了你,绝不回梵蒂冈!” “欢迎。”徐阳逸放开了她的手:“另外,适可而止。” “啪!”刚放开,珍妮一个耳光就甩了过来。重重落在他的手上。 全力的愤怒一击,徐阳逸伸手挡了挡。 不是躲不过。 他的体术比珍妮高得多,但是,他犹豫了一下,没躲。而是伸手挡了这一下。 “你以为这就还清了吗?”灵力在一点点恢复,珍妮身后长发金色羽翼一样挥舞,嘴唇都咬出了血:“还不清……你永远还不清!除非用你的命!” 徐阳逸没有开口,许久才说:“如果你下次再这样,我会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