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帝器(二) - 最强妖孽

第54章:帝器(二)

朱红雪没有逃。 因为,徐阳逸的手,死死抓住了她的手! 徐阳逸没有开口,只是以微微发红的眼光看着满脸惊惶的朱红雪。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做,只是出于本能。 身体里,金光四射,一股空前强大的灵力充盈着他每一块血肉!每一根骨头! 他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的身体,他也知道,这绝非自己的修为! 但……那又如何? 他只知道,他很强! 现在的他,非常的强! 强到……可以和朱红雪分庭抗礼的地步! “不……小辈放手!!!”朱红雪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完全没有刚才闲庭信步的泰然自若,出声就是尖叫!紧接着,她的手,立刻布满白毛!一层层往后蜕变! 再次妖化! 毫无犹豫! 道道白色灵光闪烁,之后,徐阳逸浑身散发着金色光芒,如同神临人间,轻轻抓着朱红雪的一根手指。 “刷拉拉!”层层雪白的银毛,迅速泛起在朱红雪身上,眨眼之间,那只巨大的狐狸再次出现! 这一次,没有优雅,没有闲庭信步,只有一声充斥天下独步的声音! “杀!!!!” 两百多米长的九尾银狐,右爪最前端,被一位满身是血的青年握在手中,甚至,只扯到了对方几根毛。 但是,她惊恐地发现,她挣脱不了! 一位半步金丹,一位练气初期,她……还是挣脱不了! “受死!”朱红雪的杀意彻底爆发,九根尾巴,和嘴巴同时张开,一颗紫色的内丹,如同雷火一半猛然飞出! 它只有足球大,对比朱红雪的妖体可谓小到不能再小。但是,上面一道道血脉一半的纹路,一条条奔走的雷霆,一丝丝喧嚣的紫气,证明着它其中含有滔天威能! 这是内丹。 半步金丹结出的内丹。一旦达到金丹期,上面血脉一样的纹路尽数消失,成为真正的妖丹。 她,距离真正的金丹期,仅仅一步之遥。 否则,也不敢冒这种天大的险情血洗天道分舵。 她不能不爆发,此刻的徐阳逸,给她的感觉太过危险!面对这种“生物,”第一本能是进攻! 因为这个进攻,是为了逃跑! 那是帝器……是帝器!她心头都在尖叫,这种失传了无数年的东西怎么可能在对方手里?! 逃……逃是第一反应!尽管过了一百多年,她牢牢记得当时已经筑基的自己如何在那个死太监的手下落荒而逃! 现在徐阳逸这个,看起来仿佛比那个更强大! “好强的力量……”徐阳逸并没有看那枚飞来的半成品内丹,而是看着自己的身体。 全身,没有一丝瑕疵,一道道金光,从自己毛孔里,七窍里喷发出来。那个巴掌大的半边盒子,在气海前旋转。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这到底是什么境界? 握了握拳,身体周围的风顿时“嗖”一声紧了。如同铁壁。 “汝,只有三息。” “谁?”一道声音,猛然出现在他脑海,他立刻问道。 没有人回答,徐阳逸此刻没有心情听对方解释。 三息……三秒么? 心中的战意,如同火山一般爆发! 几千条人命…… 八位筑基修士的命…… “还债吧……婊子……” 没有道理可讲。 杀无赦! 第一秒! “第九十……舍身!”“第八十三……星火。”“第七十……水月无间!” “警报!警报!”就在同时,上一层,满是残肢血泊中,天道浑身信息束光点疯狂闪动,没有丝毫人情味的声音不停响起:“检测到超出世界可容级能量……检测到超出世界可容级能量……扫描开始……” “金丹初期……中期……后期……金丹大圆满……警报!警报!无法继续检索!超出分舵分身权限范围!超出世界能量等级!” “请问,是否启动杀戮兵器?请问,是否启动杀戮兵器?” “不……”就在同时,数道复杂的声音,异口同声,咫尺天涯一般在房间中响起。紧接着,天道分身浑身信息束陡然闪烁,随后,闭上了眼睛。 “记录所有录像。”一个声音响起:“将此事列入超s级机密。事关帝器,不可松懈半分!” “关闭所有通道,十分钟内,本真人亲自到场。” 天下独步,一道快如闪电的幻影,身后拉出了长长的残影,以肉眼根本看不清的速度,瞬间,出现在了狐狸头顶! 舍身,增幅所有技能。星火,他所记得的最快的轻身解法。水月无间,他一直想用但根本用不出来的中段解法! 百解,谁都知道是低级功法,谁会花那么多心思去学?就算是徐阳逸,也只记得几十解。也就舍身值得一用,然而代价也太大。 这一刻,舍身却仿佛根本没有动用过灵力!而近乎瞬移的速度,让徐阳逸的目光都闪了闪。但是,他没有停。 现场,早不是一个小时前其乐融融的现场。 残肢,血液,死尸……到处都是! 这是修罗场。几千条人命,八位筑基前辈的目光在看着他,这一拳,他用尽全力! “咚!”一声闷响,朱红雪的天灵盖,生生被打下一个巨大的凹痕! 但是……没完! 水月无间,是灵力层层爆发的解法,当第一拳打下去以后,徐阳逸的拳头都抬了起来,半空中,响起了连续的“咚咚咚”闷响声! “嘎!!!”天灵盖,百会穴所在之处,致命要穴遭到重击!朱红雪扬起巨大头颅痛声惨呼!第一次,她见了血,而且是七窍流血! “小辈!!!”声嘶力竭的尖叫中,她的声音化为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波纹!四散爆开!紧接着,随着“轰隆隆”的声音,天下独步的地板,阶梯看台,一圈一圈,尽数崩溃! 但是,她刚仰起头,目呲欲裂地看着徐阳逸,瞳孔却陡然收缩! 因为……天空中,天下独步四个字,没有了! 不是真正没有,而是万道金光,霞云跃动!一道道金光勾勒出一个人的幻影! 那是一个豹首人身的奇异怪人,骑在一只猪首马身的怪物背上。 他的面容,无法看清,明明感觉可以,一眼看去,却一片茫然。 一手持竹简,一手做拳,正徐徐朝着她锤下! “嗡!”这一秒,她全身的毛,如同头顶上有一台巨大的螺旋桨飞机,全部被刮得到处翻飞!甚至眼睛都眯了起来! “啪嚓!”她四只爪子,猛然生生踩裂了地板!出现一大圈一大圈的蛛网裂痕! 锐利的狐眼,都被天空中吹下来的巨大风压吹成了一丝。 她看见了那只拳头。 不快,她却根本躲不开! “怎么……怎么可能!”她仰天尖叫起来:“被‘抹去’了!我‘躲开’的意识被‘抹去’了!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咚!” 话音未落,那只金色的拳头,已经不徐不疾锤到了她的头顶! “啪啪啪!”一串牙齿碎裂的声音,她所有牙齿,因为头顶和下颌的巨大撞击,尽皆粉碎! 血液,不要钱一样从七窍中涌出!头颅已经显而易见凹下去了一块! 这一击,打的她眼冒金星,脚都站立不稳!巨大的身躯轰然倒地,扬起一地沙尘! 第二秒! 徐阳逸根本没给对方休息的机会,第二击,闪电般来到! 很普通的一击,然而,那个万道金光缠绕的诡异身影,再一次出现在对方身后! “是它……”这一瞬间,朱红雪想起了一个古老传说。 豹首人身,坐骑猪首马身…… 但是,晚了,万道金光缠绕的拳头,毫无怜惜地轰到了她的内丹之上! 这一击,是朝着内丹来的。 要结丹? 那就轰碎了你的内丹! “嘎!!!!!”一声惨叫,仿佛摧枯拉朽!朱红雪庞大到两百多米的身子,刚刚倒地,倒飞着吐着血摔了出去! 心腔都在震动! 内丹和妖修息息相关,这一刹那,朱红雪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一片铁叶,被放到一个巨大的锤子下面疯狂砸了一下! 然而,她没有一丝一毫争斗的心,自从她想到对方背后那个虚影是谁之后,就再也没有战斗下去的欲望! 开什么玩笑……那可是……传说! 华夏人人皆知的传说! “嘎!”母狐狸的凄厉嚎叫,受此重创,根本没有攻击,反而庞大的身躯灵敏地一转身,疯狂朝着门口逃去! 逃! 可怕,太可怕了! 这种传说竟然是真的! 两百多年,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逃!一定要逃,留在这里,死路一条! 逃走中,她的身躯迅速说小,最后变为一名穿着旗袍,满脸惊恐的少女,然而,手,脚,头发都是黑烟。黑雾缭绕中,朝着门口疯狂冲去! 第三秒! 空中,只能看到一道金色的残影! 下一秒,徐阳逸已经站到了对方眼前,看着满脸惊恐的少女。 “饶……”“咚!” “这一下,是你想杀我。”徐阳逸感受着自己的拳头陷入对方柔软的腹腔,根本没给对方说完的机会。对方满脸惊恐的表情,三千青丝垂落的绝色面容几乎就垂在他的肩头。他神色冰冷,没有因为对方的美丽有一丝犹豫。 咚的一声闷响,朱红雪整个人都被打离地面。她的后背,明显被深陷的拳头打出一个高高的凸起,嘴巴大张,眼睛圆睁。根本无法相信。 这个区区练气…… 这个渣滓一般的练气…… 这个她随便就能碾死的垃圾! 竟然……自己竟然被他三秒打成了这样! 这一刹那,她面容扭曲,整张脸在妖和人之间不停变换。时而狐耳,时而人耳。时而竖瞳,时而黑瞳。 身上的皮肤,一片雪白,零点几秒之间,在毛和皮肤之间不停转换!头发切换于黑和白,上一刻还是九股白发,下一刻,就是满头青丝! 狂颤的双手,忽然之间冒出尺长的指甲,下一秒,又重新收拢回去! 内丹震荡,妖基受损……她心中亡魂大冒! 一拳,差点将她打回原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