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3章:圣鞭的态度 - 最强妖孽

第543章:圣鞭的态度

重申一次~~3更!还是三更!! 尽量让自己保持三更,我希望能坚持久一点! 当然,这要看各位读者的态度。写书几年,这本书成绩并不让我满意,但是,我想写这本,当初看凡人修仙进入的这一行,一直想写一本玄幻 最强妖孽,或许不是最好的玄幻,或者肯定不是最好的玄幻,但是,这是我想写的东西,想让各位看到我乌七八糟的大脑里的世界 请各位道友助攻,支持,让它走的更远! 巴别之塔在等着各位,界锚的秘密在等着各位,希望,各位读者,能认可这个世界,喜欢这个世界,喜欢洋芋这位不一样的修士 谢谢!! 最后,还是,请! ¥¥¥¥¥¥¥¥¥¥¥¥¥¥¥¥¥¥¥¥¥¥¥¥¥¥¥¥¥¥¥¥¥¥¥¥¥¥¥¥¥¥¥¥ “你还想有下次?!”珍妮怒极攻心,抬起膝盖就朝徐阳逸两腿间顶去,然而,对方不知道怎么一别一拐,她没顶到,反而被徐阳逸长腿插进了中间,随着“砰”的一声,徐阳逸一手摁着墙壁,一手掐住她的脖子,眼中怒意一闪而过。 但是,他没动手。 再怎么说,也是自己强了对方,上完之后,依照两人的关系,不需要什么深入交流。但是再揍对方一顿…… 他还是有些道德的。 珍妮哭了。 他没有见过她哭,此刻,她毫不退缩地闭着眼睛等死,白皙的脖子仰得高高的,仿佛不屈的天鹅。只是闭上的眼睛里,泪水根本管不住。泉水一样涌出。 无声,只剩下她肩膀微微抽动的声音。 玉容寂寞泪澜干,梨花一枝春带雨。 徐阳逸忍不住擦了擦她眼角的泪水,随后烦躁地丢开。珍妮无声地从地上坐起,再没有之前的疯狂,而是真正地,轻轻地啜泣起来。 她的啜泣声越来越大,最后,变成嚎啕大哭,捂着自己完美的脸颊,泪如雨下。 撕心裂肺的哭泣,徐阳逸静静地等待着。又是二十分钟,她才止住了泪水。 她的脸色已经变得冷静,但是,那冷静中,带着一抹肃杀的决心。 “嗡……”灵力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珍妮浑身金光一闪,那套女士西装再次出现,除了走路有些矜持,根本看不出她才经历了人生第一次性/爱。 徐阳逸感觉自己又有点硬了。 “准备接受圣光的制裁吧。”她冰冷地看着徐阳逸,化作一道白光,朝着上方飞去。 徐阳逸看着对方越飞越远,忽然喊道:“杀不死我一次,我就干你一次?” 回答他的,是一道圣光,毫不留情地朝着他射来。 “碰”徐阳逸立刻躲开,原地已经出现了一个半米大洞。盛怒之下,珍妮已经再不能顾及这些珍贵的藏书了。 摇了摇头,他同样化作一片青光朝着上面飞去。 珍妮先动,然而毕竟“身体不便,”又在调整心情,竟然比徐阳逸更晚落到了地面上。 “轰隆”青白色的闪电划过长空,透过彩绘玻璃投射进来,在徐阳逸面前拉出两道修长的身影。 就在徐阳逸踏地的一刻,两股大公灵压不分轩轾地涌来,一股,带着狂怒。而另一股,却云淡风轻。 圣鞭劳伦斯,双手笼在白色的神职袍中,衣袂飞扬,全身灵力一触即发,仿佛出鞘利剑,随时都能将他斩于马下。 另一边,是岳真人,双手背负,灵压却好巧不巧地拦住了劳伦斯极具攻击性的灵气。 “拜见岳真人。”徐阳逸半跪于地,抱拳道:“拜见圣鞭冕下。” “哎呀……贤婿辛苦了。”岳真人满面笑容,目光和徐阳逸交汇的一瞬间,徐阳逸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 “嗡……”即便是岳真人,此刻也感觉脑海中一片电流涌过。 拿到了…… 真的有次级界锚! 自己的元婴大计,十停里已经走了八停! 劳伦斯,报以的是无比的沉默,目光如鹰,直视徐阳逸。 “阳逸.徐。”他没有用疑问,而是肯定:“华夏的通缉要犯,你还胆敢拜见本真人?” “欺骗欧美,混入圣战,你有何居心?” 越说,他心中火气越大! 圣器消失了……地面莫名其妙地出现这个大洞,下面什么情况根本不得而知!还可能惹怒那个老怪物……焦虑,愤怒,此刻汇聚为一条难以名状的河流。 “不仅如此,你还敢在梵蒂冈的领地上动手?偷盗圣器……你万死莫赎!!” 最后四个字陡然拔高,紧接着,一股排山倒海的灵力从他手中发出,整个圣约翰大教堂都震了震。 八十老娘倒绷孩儿,这个脸,他丢不起。 惹怒小青的可能,他承担不起。 事后各大家族的诘难,他负责不起。 梵蒂冈其他高级神职人员,甚至教皇的不悦,他更加难以接受! 这个人,非死不可! 不死……他都不知道以什么面目去面对之后无穷多的问题! “轰!”圣约翰大教堂的地面猛地往下一沉,紧接着,半空中,一只金色的手掌凝结而成,带着茫茫圣光,朝着徐阳逸当头拍下。 然而,这只手半途就消失了。 “你什么意思!?”劳伦斯转过头,咬牙看向岳真人:“你难道要为了他和梵蒂冈作对?!你知不知道,圣器是教皇冕下亲自吩咐下来的。一旦有失,就算你大公后期也无法承担!” 就在此刻,珍妮飞了上来。 “圣鞭阁下。”哭过的她,声音还有些嘶哑,深深鞠了一躬,挡住自己脸上所有的表情:“我在下方有重大发现。” 岔开话题,是为了不让对方察觉自己真正掩盖的东西。 劳伦斯心中的火气压下去了一丝,立刻追问:“什么发现?不对……等等……你……” 徐阳逸保持抱拳的姿势,同样挡住面部表情,珍妮没有抬头,此刻只感觉无形耳光扇得她满脸通红,愤怒吗?不对……还参杂了一些别的。 那叫羞耻。 劳伦斯就这么怔怔地看着珍妮,数秒后,颤抖地转过身来,看向徐阳逸,嘴唇都在哆嗦。 “好……很好……你,非!常!好!!” “刷啦啦……”一张黑色的纸张,从他袖袍中飞出,黑色的底面,上面有白色的十字:“绝罚!” “恶魔,接受主的制裁吧!” “我不会杀了你,而是要把你活捉抓给教会!岳真人!”他猛然转头,看向岳真人:“你如果敢阻挠我,除非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岳真人也愣了。 这老神棍怎么了? 刚才如果说还有余地转圜,现在就一点余地都没有!他不是杀不掉劳伦斯,但是代价太大了,当教廷真的存了必杀之心,即便是他都极不安全。 “圣鞭道友,你是不是弄错了什么?” “弄错?”劳伦斯桀桀笑了起来,声音中带着无比的狂怒:“你自己问问他干的好事!!” “渎神……这个渎神者!竟然玷污了最圣洁的金雀花,今天如果不把他击杀当场,教廷威严何存!” “轰!!”一道比之前更加狂暴的灵气升起,劳伦斯苍老的身躯仿佛一瞬间高大许多,一道道金白色的圣焰燃烧在他的身上。这是和岳真人动手都没有过的情况,这是真正的全力一击! “跪下,忏悔!全心全意接受圣裁!在圣焰中化为灰烬吧!渎神者!” 一道足足十米长的金色之矛出现在他手中,上面闪耀白色的雷电,刚一出现,整个空间都在震荡不已,劳伦斯缓缓升高,好似白色雷神降世。 珍妮闭上了眼睛,嘴唇咬的死紧。 耻辱……今日,这就是洗刷耻辱之地。 这个耻辱,必须以他的性命和灵魂来偿还! “啪吱!!”随着电弧乱跳,长矛脱手而出,眼前只有无穷圣光,无数雷电,劳伦斯震怒的咆哮响彻整个空间:“本大公不会杀了你……” “我要将你亲自押解回梵蒂冈!砍去四肢,绑在十字架上,日日夜夜用圣火洗涤你污秽的灵魂!在你身上钉上一千枚圣银之钉,至死方休!” 就在电矛接近徐阳逸前方十米处,他忽然拿出了一个黑色的东西。随着劳伦斯一声惊呼,整片电矛消失无踪。 那是一张布帛。 普通的布帛,没有任何出彩之处。如果说有,那就是上面洋溢着一股恐怖的恶魔之息。不是强,就是单纯的恐怖,千年的封禁让它已经没有恶魔之主的灵力,但是那种高层次生命的强大,只有一丝,都让所有人倒抽一口凉气。 “这就是你们要找的东西。”徐阳逸直视劳伦斯,站了起来。将黑布放进储物戒:“圣鞭冕下,您还要对我进行绝罚吗?” 劳伦斯愣了。 他从没想到过,徐阳逸能拿出这种东西。 “这是……”他不敢回答徐阳逸最后的问题,机智地顾左右而言他:“下面的东西?” “确切地说,这是和‘塔’有关的东西。而拿着他的人,是桀派。” 桀派!! 劳伦斯只感觉头皮一麻,他没有见过千年之前什么样子,但是桀派的名字不可能不知道! 十六柱恶魔,前二十的魔王! “他……是投影?还是打开了裂隙?”他颤声道。 如果是,这世界就完了,千年之前的恶魔战争恐怕会立刻重演。 “死了。”徐阳逸看似恭敬地回答:“下面是他的尸骸。” 劳伦斯长长舒了一口气,立刻追问:“这是和塔有关的东西?” 徐阳逸没正面回答,但是,紧接着的一句话,让他差点灵识崩溃! “教会还要绝罚我吗?” 大公不让人看见面容,是绝对看不到的。所以没人看到,劳伦斯此刻额头青筋乱跳,牙齿都咬的死紧。 好久没有……想像现在这样一巴掌拍死人了。 主是恩泽的,但是,他现在终于体验到了主面对那些可恶的东西却不好拍死的心情。 刚刚吐出去的话,言犹在耳,现在,对方两个问句,让他根本回答不了。 手里有桀派的东西,而不在珍妮手中,就说明下面肯定发生了什么……不!就是发生了什么!那个该死的恶魔玷污了高贵的圣女! 他还知道什么? 不,眼下,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 自己怎么做?

上一篇   第542章:恶魔遗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