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5章:瓜分战果(一) - 最强妖孽

第545章:瓜分战果(一)

“没什么不可能。”劳伦斯叹了口气,朝前走去:“本大公……是历代圣鞭最弱的一个。大公初期的杀招,已经能真正威胁到本大公。他还是大灵术师。这个人……如果不是重大意外夭折,以后必定进入大公境界。这个面子……或许我开始愤怒。但是……” 他眼中闪过一抹极其隐晦的感慨:“到了谈话最后,却是本大公……心甘情愿地卖他这个面子。” “只要他不欺骗教廷。” “冕下……”老者完全愣了,他真的想不到劳伦斯会说出这样的话,大公对侯爵后期高看一眼。这仅仅是侯爵后期!还不是半步!不是虚位!说出去,恐怕大灵术师x的名字立刻会响彻欧美! 不……已经响彻了…… 今日之后,x以大灵术师的身份斩杀半步大公萨维迪恩七世,明天绝对会被发到各大修行网站! “不止如此。”劳伦斯收敛了笑容:“还有一股……比岳大公都强的灵力,若隐若现地注视着这里。” 老者彻底懵了。 “虚,虚,虚,虚位亲王……”他说出这几个字声音都在发颤,额头的冷汗不要钱地往下滴。 如果说大公灭杀侯爵几乎毫无悬念,虚位亲王灭杀大公更是翻手之间。 忽然,他惊呼道:“难道是……” “安东尼奥.黑鸦。”劳伦斯肯定地说:“只有他,有这个实力。” “你说,这种环境下,本大公除了低头让路,还有别的办法?” 另一边,徐阳逸完全看不到圣约翰大教堂了,这才靠在街边的凳子上,长长舒了口气。 看似平静,没人能体会到他刚才那种汗湿重衣的感觉。 他很强,但是,比起大公,还是差之甚远。 劳伦斯看似平静,极少开口,实则每一句话都暗藏刀锋。直面大公威压,即使是他都感觉疲惫。 同时,他也深深地感受到了实力带来的变化。 几十年前,他有这种机会么? 一位大公和颜悦色的询问? 没有,就算他是丹道传人,拍卖会上浮云真人说出手就出手,如果不是古松真人替他挡了一手,现在他恐怕都死无全尸。 随着实力的提升,他已经可以参加一些金丹级别才能考虑的事情。 “先生,要一杯饮料吗?”一个充满活力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徐阳逸刚刚不错的心情立刻阴暗了起来。 “不用。” “你买一根吧,我还等着它回家过年呢……你看,打开第一瓶饮料,你能看到火鸡,第二瓶,有温暖的火炉……” “最后你冻死在了路边?”徐阳逸气笑了,抬头看着乌云渐渐消散的天空。随口道。 充满活力的声音惊讶了:“你也听过卖饮料的小女孩的故事?” “安琪儿……”徐阳逸感觉有些疲惫:“我想静静。” “静静是谁?” 你能不能再恶俗一点? 他彻底不想静静了!管他妈静静是在哪个娘胎里面。皱眉站了起来,就看到安琪儿穿着一身白色的毛衣,笔挺的牛仔裤,高筒毛绒靴,双手负在身后,偏着头站在他身后。 根本没理对方,他径直离开。 “喂!我这么远,千里迢迢过来接你!你就给我说想静静!哪个狐狸精这么不要脸?我知道了!肯定是教廷那个绿茶婊!行啊,你都给她取名叫静静了?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安琪儿一下站到他面前,白了他一眼:“当年看月亮的时候,你还叫人家小甜甜!现在就换静静了?” “你能不能别烦我了?” 安琪儿还打算说什么,岳真人的声音已经从旁边传来:“好了,乖女,一边玩去。我找他有点事情。” 安琪儿朝徐阳逸抬了抬眼皮,做了个:这次放过你的表情,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开。 “贤婿……” 岳真人刚开口,徐阳逸就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几乎想都没想,就无比诚恳地拱手:“晚辈高攀不起。” 岳真人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打量了他半天,笑道:“你有问过本真人的想法么?” “请问真人,怎么才能不娶……” “不行!”岳真人立刻否定。 徐阳逸很无语,憋了好几秒,还是忍不住道:“那真人为什么要晚辈问?” “只是重申一下本真人的态度而已。”岳真人哈哈大笑,根本不在意旁人的目光,打了个响指,一片金光闪耀,旁边好几位美国人顿时发出一声惊呼,随后,两人都不见了。 再次出现的时候,徐阳逸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一间房屋的地下室,里里外外贴满了符箓。并且,一道道赤红色,泛着火焰的铁索,所在上方的门上。 “这是本大公的密室。安琪儿都不知道。”岳真人完全收敛了笑容,即便他活了这么久,眼中也充满了火热的激动:“你拿到了吧……这一次,若不是你那块布帛,我们差点就和教廷直接翻脸。这么大的代价,你可别说空手而归!” 徐阳逸眼中也闪过一抹激动,凝重地点了点头。不等岳真人开口,在储物戒上一抹,房间里一片金光闪耀,金苹果立刻出现。 “禁果?!”岳真人看到它的一刹那,激动地站了起来。满眼的震撼! 竟然是禁果……他想过,可能是一支树枝,甚至可能是一支分支。但是绝对没想到,会是禁果这种东西! 无它,莫名残破的伊甸之树从未结果。生死都成问题。任何果实,都是一株树精华中的精华。花都没开过的伊甸之树竟然有果实? 没有开口,两人的目光都无比炙热。岳真人的手缓缓从上面轻轻拂过。微张的嘴唇散发出欲望的呼吸:“没错……没错!这种感觉,和本真人天空中感觉的一模一样!” “这,就是伊甸之树的一部分!” 他指尖散发出一点金光,徐阳逸仔细看去,这才发现,在金光的照耀下,金苹果上赫然出现了一圈圈细小的文字。 “这是所谓的‘天堂文’……”岳真人声音都激动地有些不稳:“你是不是觉得它现在一点灵气没有?不……它在圣约翰大教堂下方偷取灵气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我猜测,它落下的时候,可能还是一枚种子,经过上千年偷取纽约的灵气----这个全世界势力最纷杂的地方。这才结成果实。” “灵气不外露,这是它的自我保护。这上面这些天堂文,不是人为刻上去的,而是自然生长的。只要解开一枚……” 话音未落,他指尖一圈白光亮起,就在瞬间,一股精纯至极的灵气轰然爆发! “嗡……”整个地下室的符纸,齐齐飘起,上面的铁索都卡卡作响! “这是……”徐阳逸愕然看着四周。刚才的灵气如同无形镰刀,随着灵气刮过,四周,竟然涌起了无数白雾! 白雾之中,数不清光点萦绕。 他伸出手,一个光点落入手中,紧接着立刻冲入他的体内,循环一圈之后,他居然发现之前和珍妮战斗的一番暗伤,肉眼可见地修复! “这……是灵气?” “没有一点杂质,简直好像提炼过了无数次一样!” 然而,他现在的身体根本无法储存。这一个光点在体内旋转一圈之后,崩溃消失。 他心中一阵肉疼。 必须拿到火种……否则自己的修为根本无法前进!像马拉松这样的好事,只有一次。 他还注意到了,这些光点并不是和以往他看到那样是白色。而是……五彩! 红,黄,蓝,绿,金。五行之色! “听说古修时代,灵根分五行,难道是因为灵气的原因?那么金苹果释放的五行灵气,是否就是曾经的古修灵气?”他强压心头激动看向金苹果:“才解开一个符文,灵气就如此精粹强大,如果全部解开……就算只分到一小块,那简直就是修炼的永动机!” 同时,也暗自庆幸。自己是有机会私吞金苹果的,杀了珍妮,没人会知道。幸好自己没这么做,他根本没有消去符箓的力量,要么次级界锚动都不动,要么……自己怎么撑死的都不知道。 岳真人没有开口,而是目光如炬,这一次同时解开了五六个符文。 刹那间,这间冰冷的地下室,瞬间化为修行的洞天福地! “南州。”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这灵气,不比当年南州的洞天福地弱!” “莫慌……”岳真人虽然这么说,声音也带着一丝暗哑:“这才解开六个符文,金苹果上有几百个符文!它在地下起码偷了纽约上千年的灵气,这一点点,说是九牛一毛都抬举了它!” “小子,你记住。次级界锚,就是一个永动机。修炼什么最关键?不是天资,不是物资,而是时间……只要给你数倍,十倍的时间,猪都能冲击金丹!只要将它植入身体……你就等于用地球在修行!无时无刻的灵力提供……足以将本真人冲击元婴的机会提前上百年!” 徐阳逸凝神听着,心中已经翻涌无比。 “我现在,炼丹即修行,我曾经以为这就是永动机了。但是,比起次级界锚,还是太弱了。毕竟我不是时时刻刻都在炼丹,而这个东西……完全等于点开了被动技能‘吸取灵气,’而且不是一点点地吸,是给整个灵气打开了一道口子。胡吃海喝!吃的还全都是山珍海味!” “五色灵气,就算万古丹经王都炼不出来!它竟然可以!那就是说……它不仅仅是吸取,还附带‘提纯’的被动天赋!” “难怪岳真人不惜和梵蒂冈翻脸都要得到它,这个东西……太逆天了。小的次级界锚或许还看不出来。但是大的……尤其这么大的,还是果实的次级界锚,百年难遇!自我生成保护符文更是闻所未闻!一对比,差距简直是天渊之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