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帝器(三) - 最强妖孽

第55章:帝器(三)

朱红雪没有一丝反应的时间。 因为,紧接着,对方又消失了! “在哪里!”朱红雪浑身都冒着黑雾,嘶哑着声音大声尖叫道:“出来!滚出来!” 金光万丈,照耀天下独步每一个角落。此刻,她和他,仿佛叶孤城与西门吹雪,这才是紫禁之巅的对决。 “受死!”朱红雪尖叫着,左手往左边疯狂抓去,刚伸出,便寸寸变大,最终化为一只巨大的,几十米长的狐爪! 一侧连在她身上,一侧深深挖进天下独步的阶梯看台。 “去死!”她的声音无比凄厉,用尽全力一抓,五道深达数米的裂痕立刻出现在看台上! “小辈!!”右手,五指凝聚出五个盘子大小的黑色灵珠,轰然炸出! “轰轰轰!”天下独步,足足毁去了一大半!数不尽的砂石滚滚落下。 这是惊恐的疯狂,用疯狂掩饰她心中至极的惊恐! 就在这时,她眼角忽然一闪,一片金光交织的人影,陡然动了。 “咔!” 看到了是看到了,但是,即便是她,此刻都无法反应过来! 一腿,徐阳逸跃起从后背用膝盖将对方撞击到地上,轰隆隆的条石碎裂之声,纷纷断裂。无数的鲜血,从地面喷发出来。 骨头碎裂的声音传来,来自于朱红雪的脊背。徐阳逸听得很清楚,却没有一丝动容。 “这一下,是为这里几千条人命。” 不够…… 还不够! 心中的血液在沸腾,有个声音在叫嚣,这几拳,根本不够! 修士的气节,修士的责任,修士的担当。 这一天,以七千人的性命为代价,他学会了这些。 如今,是讨债的时候了。 力量从何而来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现在,要实现他对火云的承诺,手刃此妖! 然后,将她的妖首摆放于天下独步,慰藉这些真正的修士。 “呵呵……呵呵呵……”声声惨笑,从被徐阳逸按着头的朱红雪嘴里发出,她头发早已散乱,双手青筋暴起,抓着地面,层层碎石从她双爪间崩裂!她猛然弹了起来:“小辈!今日,本宫与你不死不休!” 她状若恶鬼,满头黑色头发披散,已经被血液染得污浊不堪。绝美的脸上全是泥土,鲜血,而且已经左凸右凹,根本不成人形! “这一下……”徐阳逸正要打第三拳,忽然发现,自己的周围,赫然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缝! 虚空裂缝! 纯黑色的裂缝,这种感觉很奇怪,如果说,周围的空气是纸,那么,现在就是纸上裂了一条缝。 空气,仿佛变得有了厚度,而这个厚度,形成了一道诡异的黑色裂缝。徐阳逸正处在这条黑色裂缝之中,并且,一股诡异的吸力,正在拖着他往里走去。 不知通向何处,不知里面是什么。 同时,他全身的灵力,刚才充沛得可怕的灵力,正潮水一般褪去。 朱红雪感觉全身压力一轻,她心头本来已经打算拼命。站起来却发现了这惊人的一幕!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她疯了一样仰天大笑起来:“你还是杀不了本宫!你还是杀不了本宫!” “杂种!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下次见面,本宫会将你抽筋扒皮!” 三千青丝乱舞,七窍流血,此刻的她,宛若疯魔。 徐阳逸,全身都被慢慢吸入了那道虚空裂缝。 “卡卡卡……”仿佛时光回溯,三秒之前的伤口,完全还原。那种让五脏六腑都移位的痛楚,让他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回溯时间? 填充灵力? 好像都是,但是心中总觉得,没这么简单。 伤口,越来越大,越来越重,直到他感觉到全身骨头都仿佛断了一般,这才发出一声闷哼。 “记住了……”朱红雪离徐阳逸十几米外,沙哑着声音,不似人形,七窍流血:“渣滓……你最好祈祷别再遇到本宫……” 徐阳逸强压住身体中翻覆的剧痛,全身的灵力还没有褪尽,他猛然手指一点,一条金色光芒构筑的小蛇,飘然朝着朱红雪飞去。 朱红雪的笑声戛然而止,尖叫着双臂护了头。 然而,什么事情都没有。 不……她仔细看了一下,那道空间裂缝几乎已经严丝合缝,但是…… 她……拿着的那个装有功法的玉盒不见了! 另外……旁边刚还有个昏迷的男子,也不见了! “第八十一……偷天换日……”裂缝中,徐阳逸和楚昭南紧贴在一起,徐阳逸拽着玉盒的手都在发抖。苦笑了一声:“艹……” 随后,他也昏迷了过去。 伤害回溯,回溯到朱红雪一掌把没有灵力的他拍到几十米下的地面上的时候。 他,早已经支撑不住了。 如果不是心头一股热血在撑着他,他恐怕早就倒了下去。 只不过,手中仍然抓着玉盒,这,是他修行道路的立身之本。 朱红雪愣愣地站在原地,看着空中终于消失的那条缝隙。嘴角忽然诡异地翘了起来。 “咯咯咯……”轻笑了好几声,随后,她仰天大笑了起来:“走了……走得好,走的真好!哈哈哈哈!” 她的心,终于放了下来,目光,也再一次无比冰寒。 “小杂种……等着吧……”她冷笑道:“你身上竟然有这种东西……即便你不来找本宫算账,本宫也会去找你……” 她朱红雪深吸了一口气,狠狠咬了咬牙。这次亏大了,血祭不成,最后那个不知名小辈的爆发打的自己根基都几乎不稳。起码要修养十几年,才能慢慢补回来。 没想到这些该死的人族筑基修士这么不怕死…… 没想到楚天一手里有神仙醉…… 最大最大的失算,是没想到灵气壁里还有两个人!而其中一个,竟然能让半步金丹的她身受重创! 所有的线索,在最后一刻完全串了起来,形成一条完整的项链。 如果在平时,这样的修士,呵口气都能杀死一片! 这是她的耻辱,堂堂半步金丹,十人之下,万人之上,被练气修士打成这样的耻辱! 更关键的是,她冲击金丹不成,华夏人族修士的追杀令势必紧接着就到!这种大事足够让她凌迟一百次!她现在的情况,如果是那几位人族真正天才动手,她同样逃不过一劫! “杂种……” 深吸了一口气,她化作道道黑雾,消失在了擂台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空无一人的擂台中,寂静无人。忽然之间,所有地面的石块全部轻轻震颤起来! “得得得……”仿佛千万骑兵冲击,紧接着,所有碎掉的石块,如同鬼魅一般飞回原位!“卡卡卡”仿佛无形的手在操控着一块块积木,又如同时光倒流。不到三十秒,整个天下独步已经回归如初! “刷拉拉……”一道虚幻的人影,渐渐凝实。如果有人在这里,一定会大吃一惊。 因为……这个人明明站在面前,却根本无法看清他的长相。甚至连身高,外貌特征这些,只要偏过头,就完全想不起来! 他,就像隔绝于这个空间的外物一般,不存于世,或者超绝于世,超然于万物之上。 四周血肉模糊的场景,他仿佛恍然未闻,一只模糊的手,轻轻在风中抓了抓,一个疑惑地甚至听不出男女的声音飘然而出:“明帝?” 沉默了数秒,人影稍微晃了晃:“原来已经到了半步金丹啊……为了不让我等察觉,竟然布下了弥天阵法,算得上用心良苦……为了金丹,你已经走上邪途,可惜……” ……………………………… 鼻尖传来芬芳的味道,那是花香。 徐阳逸的鼻子微微动了动,没有分辨出这是什么香味,但是非常清新,让人一闻就感觉心神耳目都为之一清。 身子仿佛一块木头一样,微微浮动,那种熟悉的感觉围绕在身边,清凉,湿润。 那是水。 裸露的上身,特别是伤口上有些痒,好像有东西在不停吮吸,按照这么推断,他感觉应该是鱼。 就像夏日的溪水那样,汗带有盐质,下水之后总能引来手指长的小鱼吮吸着自己的脚指。那是依山傍水的安闲人家才有的特权。 可惜他没有。 “刷……”眼睛微微睁开,身体竟然感觉不到一丝疼痛。 他睁着眼睛看着天,感慨就这样突如其来。 这次毕业大典,经历了太多太多的事情……最后,留在那里的人只剩下自己。 不对……还有楚昭南…… 想到这里,他这才发现,胸口的子弹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了。下意识地运转百解吸收灵力,却发现…… 这里没有一丝灵力! 天上没有鸟,没有云,只有碧蓝的天空。他四周看了看,顿时愕然无比。 他此刻,竟然浸泡在一个巨大的莲花池中! 看不到边,望不到头,碧绿的池水根本不知深度。看似清澈,却同样看不到底。 一株株莲花迎风摇曳,仿佛连天的尽头都是粉红雪白的颜色。下方一丛丛荷叶静静漂浮在水面,真正应了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古诗。 他拉进来的楚昭南根本看不到人影。在这广袤无际的莲花池中,没有蛙鸣,没有鸟叫,仿佛被世界遗忘的角落。 但是,这里只有他一人! 不止如此,下一秒,他手下意识地抓了抓,目光顿时沉了下来。 玉盒不见了! 他拼死才得来的功法……直通金丹的功法,现在根本不在他的手中! “艹!”他根本没有多想一秒,猛吸一口气,立刻往水下冲去。 不能丢! 这,是他的起飞点,决不能丢在这里! 多少修士只求一睹它的外表?多少修士在抢人环节因为这部功法的加码付出了天价? 自己拒绝了浮云真人的招募,这个东西就是自己的生命线!怎么能丢在这里! $$$$$$$$$$$$$$$$$$$$$$$$$ 各位读者看官老爷,各位端午快乐! 后天高潮完结,可能要停一天~休息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