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3章:安琪儿的决定 - 最强妖孽

第553章:安琪儿的决定

他感觉心中有什么在咆哮,在积淀。开始不明白为什么,最后,感觉,可能是所谓的求知欲。人类与生俱来的欲望之一。 就在这个房间里,他坐了整整一天。小青的话透露出来很多,仔细一想,却全都朦朦胧胧。只是一再重申,那座塔的重要性。 “巴别之塔……真的存在?”他一遍又一遍地摩挲着手中鳞片:“羽蛇神也在那里?那里……藏着飞仙的秘密?以及,我现在不知道的,猜测的,所有问题答案?” “次级界锚为什么会破碎?千年之前是否有大千世界来袭?车奉朝在巴别之塔中扮演了什么角色?这些……我可以去知道,也可以不去知道。” 巴别之塔很危险。 这个答案,无需告诉。 如果按照车奉朝的记录,千年之前所有种族共建的一座巨塔,里面出现再多神异都不奇怪。 千年之后,那里……恐怕已经成了一个魔鬼的失乐园。 去不去? 许久之后,他笑了。 心中的答案非常明显,一定要去。 没有为什么,这是修行的信仰,这一步踏出,可以证明修行的根基到底存不存在。传说中的飞仙到底有没有,人类……是否真的能超脱星球,超越一界,达到永恒的地步。 不只是他,这是所有修士共同的目标,为之奋斗几千年的目标。 “只有真正看到,我的求索之心,才能彻底圆满。”他走到窗户面前,看着已经漆黑的深夜:“侯爵后期之后,路越来越难。我已经感觉修为进展不前了。虽然这是身体无法囤积灵气,但是,心中总有种感觉,金丹,绝非灵气充裕就可达到。” “末法时代之后,不乏惊才绝艳的前辈,多少人停在金丹之前。华夏十几亿人,也才不到二十金丹。这其中,绝非单纯的灵气原因。” “闭门造车绝非修行正途,既然感觉灵气无法突破。那么……我就应该走出去。”他沉声喃喃自语:“最重要的是……我的先祖,我为什么被种下封神结,所谓的守灯人又是什么……这些,关系我本身的最后答案,听小青前辈的意思,都在塔里。” “我……也一定要知道,为什么他要给我种下这种……”他咬了咬牙,脑海中回忆起久违的,八岁时那血腥的一幕:“种下这种……满手血腥的东西……” “我走上这条路,进入天道,走到现在,都要拜他所赐,不弄明白,我……绝不甘心!” 握了握手中的鳞片,他感觉心情渐渐归于平静,终于坐下修行起来。 虽然无法吸纳灵气,但这种修行的感觉,一日不敢忘。是的,他从不甘于平庸。也绝不想借着大灵术师的身份和侯爵后期的境界潇洒过完短暂的百年。 这,绝非他的道。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进来。”随着他的声音,高跟鞋的声音踩了进来。徐阳逸皱了皱眉,柯文纳斯家族不是没有派给他美艳的女性狼人,他也不是性冷淡,但是…… 女性狼人有一个非常“完美”的瑕疵,就是在她们高/潮的时候,真的会变成狼人。 第一次,徐阳逸差点没直接软、掉。 “本座说过不需要女性。”他皱眉道:“另外换个人来。” “哦?我也不需要?” 徐阳逸一阵头大。 安琪儿穿着一身雪白的服务员衣服走了进来,笑盈盈地坐在他面前:“这个play,感觉怎么样?” 徐阳逸没睁眼。睁眼只能看到麻烦,不如不睁。 一只温热的手揉到了他的眉心,他本能地全身灵气运转,又轻松下来。 从没有人这么做过。 天道的教官除了训还是训,对他那么小的孩子都从不假以颜色。到自己长大了,不会有这种亲昵的举动。自己的战友更不会有。今天,却有了第一个。 感觉很古怪,不过……却意外地不排斥。 或许,幻想中母亲的手,应该是这种味道。 手很软,带着点甜香。不知道安琪儿抹的是什么香水,也不知道为什么,总往他鼻子里钻。 他睁开了眼睛。 “还是你的真容帅。”安琪儿没想到他睁开眼睛,愣了愣,随后咯咯笑起来:“以前那张脸难看死了。” 徐阳逸看了她几秒,淡淡道:“肤浅。” “是啊,我就是这么肤浅的女人。”安琪儿松开手,今天的她,头发梳成一根辫子,别有风味:“吃饭了没有?” “吃过了。” “胡说,修士从来不需要吃饭。你都侯爵后期了。”安琪儿撇了撇嘴:“我的好意就这么难以接受?多少人求着让我揉揉他眉头,本姑娘还不屑呢。” 她招了招手,一个食盒飞过来,刚打开,一股久违的食物气息就飘了过来,随之而来的,还有安琪儿温柔的声音:“这是我做的芝士面包,还有奶油松茸汤。我……” “安琪儿。”徐阳逸觉得有点乱,没人对他这么好过。天道里是纯粹的友情,修行之后……小青能算女人? 就她一个异性修士,却如同女王一样高高在上。而安琪儿,起码看起来,是真正在对他好。 但是这种好,打乱他一直的步调,让他觉得……不习惯,非常的不习惯。 可能也不是不习惯,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本能地在退避。 他直视对方的眼睛:“我们相处时间不超过一个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是金丹之女,岳真人境界高绝,只要你愿意,比我好的人大把大把,你这是在拿我消遣?还是准备春风一度?” 不等他说完,安琪儿静静地摆好餐具,轻声道:“只是消遣,还没人有资格让我做饭。” “就算老爸,都没吃过几次。呵呵……你不知道,今天知道我要做饭,他嫉妒地眼睛都红了。你最近最好别遇到他。” 放心,不用你说,我最近也会躲着他走…… 摆完餐具,她将刀叉放进徐阳逸手中:“修士啊,只有修炼的日子,太乏味了。凡人世界有很多精彩的东西,不去品尝,也枉来一遭。” 徐阳逸没接,只是看着她。 他今天必须做个了结,他不想让人走进他的堡垒,从八岁到天道就是这样,这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一种自然,对于要改变自己习惯的东西,任何人都本能地拒绝。甚至第一反应不是去想好与坏。 修士,也不是木偶。 安琪儿抬起眼睛,收敛了笑容。对视了一分钟,终于笑道:“老爸问过我好几次,是不是真的?” “我也不知道。” “第一次看你,只觉得你长的很合我眼缘。我不喜欢斯文的男人,我喜欢强壮,野性的男人。而你呢,正好两点都符合,野性之中还带着沉稳,我爱华夏的男人。” “从小,我要什么,就有什么。老爸很疼我,真的,我能感觉到。如果我说我要月亮,我想他能做到,也会给我。但是并不溺爱我,我认为,这是一种尊重,父母对孩子的尊重。我很庆幸遇到老爸,他并不像太多父母那样,把孩子当成一个‘圆自己曾经梦’的载体。而是真正让我去寻找自己的人格。” “跑题了,我是说,你居然拒绝了我,这让我很好奇。不管我开始是想和你春风一度……”说到这个词,安琪儿毫不避讳地吹了声口哨:“我确实有这个想法。正是因为你这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我才好奇心驱使下,决定和你试探一下。” “没错,就是试探。实际上,男女的接触,都是试探。试探大家世界观一样不一样,性格契合不契合,互补不互补。试探大家的目标追求有没有共同之处。”她耸了耸肩:“其实,圣战之前,我都是在试探。我是华夏出生,美国长大的女人。我不认为太矜持有什么好处。我的观点是,有眼缘,自然要多接触,看看对方是不是真的和表面上那样美味。” 徐阳逸嘴角一抽:“你是在做菜吗?” “当然,小鲜肉。”安琪儿开了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轻掩着嘴咯咯笑道:“如果说那时候就是喜欢上你,就太开玩笑了。我曾经想过,放弃了也没什么。毕竟,合眼缘的多的是,我想,如果我说我想结婚,追我的人能从市政府排到曼哈顿。” “不过,后来,老爸给我看了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圣战录像,无删减版,我承认,你真的很吸引人。”她的手指勾住徐阳逸的下巴,一点一点轻轻触碰到嘴唇:“我喜欢……那种坚韧不拔的男人,不到最后决不放弃。因为我知道,老爸就是这样,从一个区区炼气,到现在比任何人都强。” “几场比赛,无一场放弃,尽管情况,赔率都对你完全不利。这还透露了一点,就是自信。”安琪儿娇嫩的手指从徐阳逸丰厚的嘴唇上划过:“或许,以后有比你好的。不过,我现在没有找到。我不认为有什么理由放弃眼前的,等待一个虚无缥缈的未来。我答应过老爸,三十之后,我就要认真修炼。否则,和你这样的天才结为道侣,我的压力也很大。还剩几年,你说我为什么还要等呢?” “所以,请给安琪儿一个机会。” “我现在,正式开始追求你。”

上一篇   第552章:仙的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