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3章:庆祝会(一) - 最强妖孽

第553章:庆祝会(一)

两人隔得很近,他们认识已经三个月,却从没有一次如此面对面的交谈,安琪儿的吐息兰花一样拂动在徐阳逸的脸上。好像那些疯长的野草,从他坚硬的盔甲外壳一点一点侵入进去,蔓延全身。 徐阳逸感觉心跳有些加速。 这不是一个好现象,这代表,他对这个女人并非不心动。 实际上,长相,身材,家世,他根本没有可挑剔的地方。而且…… 他同样不喜欢绕圈子,率性的性格,对他的胃口。 但是。 他,还有太多的事情没了结。 比如……巴别之塔。 再比如,他的先祖。 心中的野草刚长出来,他就强迫自己压下去。很想淡淡地说不可能。但是说出来,却莫名其妙地变成了:随你。 该死!自己明明不是想这么说的! “那,不尝尝我的爱心早餐?”安琪儿也没有和前几次一样靠到他身上,而是微笑中带着一抹鲜见的贤淑,摆好餐具:“我可弄了一个小时呢。” “就这点东西,你弄了一个小时?”还在后悔刚才为什么自己这么说的徐阳逸,忍不住说了一句。 或许全身的甲壳还很重,不过……仿佛哪里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缺口。 “你不知道,这个奶油松茸汤,特别的麻烦,我跟你说……”安琪儿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神采飞扬,徐阳逸发现自己一点都没有不耐烦,他想找出不耐烦的理由,失败几次之后,干脆任其发展。 三个小时的时间,过得特别快,甚至他发觉一顿饭吃了三个小时的时候,都有些恍然,时间竟然过的这么快? 咦?不是说要了结的吗?怎么剪不断理还乱的感觉? 刚吃完饭。安琪儿收起了餐具,起身离开,如同一片花瓣飘过,带走点点清馨。只不过,出门的时候,转头道:“明天,再尝尝别的味道?” 徐阳逸犹豫了片刻,沉吟道:“暂时不……” “就这么说定了。”不等他说完,安琪儿哼着曲子悠然走出门外。 徐阳逸叹了口气,取出鳞片看了起来。不过,还不到三十分钟,敲门声再次响起。 “进。” 一位侯爵初期,穿着黑色的神职袍,后面跟着四五位伯爵期的神职者,几乎可以用战战兢兢来形容,亦步亦趋地走了进来。 “愿主的荣光永远照耀您,尊敬的x阁下。”领头的中年男子,刚进门就立刻跪伏在地面,黑色神职袍黑玫瑰一样散开,声音诚惶诚恐:“我,神父穆罗,代表劳伦斯阁下,邀请x先生前往圣约翰大教堂。” 身后,所有伯爵期的修士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全都跪伏于地。只不过,他们的眼睛却竭力地想通过余光看看这位传奇一样的大灵术师。 以大灵术师之身,斩杀名震欧美的萨维迪恩七世----他们很理解穆罗为什么行此大礼,面对这种存在,普通的侯爵什么都算不上。当教会其他同期神职者知道他们来邀请x的时候,不知道多少人羡慕得要和他们换位置,谁都想看看x本人,这个有史以来最强的大灵术师是什么样的。 徐阳逸没回答,手指一挥,上百份请帖再半空一字排开,淡淡道:“这些东西怎么办?” “请x阁下放心。”穆罗身体伏得更低:“所有人今天都在圣约翰大教堂为x先生庆祝。” 徐阳逸笑了笑:“还真会堵。” “……只是替x阁下着想,不想在这里麻烦x阁下,而且,这里地方也太小了。” 徐阳逸点了点头,站起来:“出去吧,外面等我,二十分钟后走。” 一行人很快就到了圣约翰大教堂门口,今天不是礼拜日,教堂照样没有开放,而此刻,已经站了不知道多少人。 教堂不远处的停车位上,平时根本看不到多少车,而今天,一辆辆劳斯莱斯,幻影,玛莎拉蒂,几乎占满了所有车道,就当徐阳逸从计程车上走下来的时候,门口顿时喧哗起来。 修士也会休闲,每天自己飞,不累么? 而且还没逼格。 在和凡人融合了这么久的现在,一辆豪车,一艘顶尖的飞行法器----不求速度快,只求造价高,几乎是所有一流家族的标配。 “x先生,实在是太荣幸了。”就在徐阳逸走过去的时候,一位满头白发的老者哈哈大笑着走了过来,手上几克拉的钻戒照耀得花眼,热情无比地握住徐阳逸的手:“圣战太精彩了,我在台上看着都感觉惊心动魄。x先生能以大灵术师斩获三甲,实在佩服!” “那是。”一位老年妇女笑着走了过来,礼仪万方地握了握手:“谁都没想到,同时为x先生的实力而惊叹。但是我更惊叹的,是x先生的潜力,大灵术师,侯爵后期,噢……简直不能用天才能形容。” 一路的恭贺,徐阳逸笑的脸都快麻木了,这些都是一流家族,真正的顶尖家族,全都在门口。 终于来到了门口,一位大约到他腰部的矮人,留着梳着辫子的络腮胡,带着杠铃一样的笑声握住他的手:“x先生,幸会啊,圣战之后这么几天,我简直每天都在想念x先生。能在这里看到,实在是太高兴了。” “x先生。”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女子微笑道:“我是赛壬家族的斯提里科,很荣幸见到你。” 各种各样的问候声不绝于耳,徐阳逸足足过了半个多小时才进入圣约翰大教堂。而此刻,问候的声音已经不同了。 “x先生。”之前的矮人带着醇厚的笑容走在他身侧:“你侯爵后期,眼看距离冲击大公之境也不久了。不知道物资这些准备好没有?” “没有。”徐阳逸如实相告,对于对方的来意,他也猜到了不少。 “呵呵,如果大灵术师不嫌弃,矮人族有一个上等的灵石矿----我是说从未开采过的那种。你知道,冲击大公需要无穷多的灵气,而每个灵石矿中,都有一个灵穴。任何人冲击大公都会选择灵穴的。” “哦?” “哈哈,如果x先生愿意,不如等会儿我们详谈一下?”矮人笑着开口,徐阳逸点了点头----对方身上的灵压非常明显,半步大公。 “条件呢?” “哈哈哈,和大灵术师交易,条件什么的,太俗了。不过,如果x先生愿意,我们非常乐意和x先生谈一谈有关您每年圣药的销售渠道。您也知道,矮人族矿石流通全球,我们和贵国至少五位大公的企业有联系。顶尖家族更有六家之多,请相信矮人族的销售渠道。” “然而也只是矿石的销售渠道而已。”一个浑厚的男声从身后传来,一位花白头发的干瘦男子走了过来,彬彬有礼地举起酒杯:“我们柯文纳斯家族都还没有和x先生谈,矮人族就像越厨代庖了?” 矮人差点就跳了起来----虽然他跳起来也和没跳一样高:“嘿!小白狼,无论x先生交给谁销售,每年都有一单他必须完成的任务。你们已经占了大便宜了!还想把销售也揽过去?!” “没人会嫌钱多,柯文纳斯家族家大业大,要养的人也多。” 徐阳逸感觉头痛,忽然他很想那只贱狗。 这种工作……想必对方会非常喜欢吧…… 在这里迎接他的人,80%都是冲着他手里握着的圣药,其中还有下一季度的招生名额。自己没必要一个个去见,见多了反而得罪的还多。 他端着酒杯,在大厅里惬意地走着。许多人看到他,都对他点头示意----那是侯爵,至于伯爵,那些或英俊或美貌的红男绿女,只能躲在侯爵长辈后面,仰慕地看着那个高大的身影。 “那就是史上最强的大灵术师啊……”“是啊!我可是求着长辈带我来的。”“我简直无法想象,他修炼还不过百年,怎么可能达到这么强的实力,同时还有大灵术师的知识!”“哦?你在质疑x阁下?请注意言辞。”“胡说!我只是感慨!” 轻灵的音乐响了起来,徐阳逸漫无目的地走着,忽然,看到了一个人。 满脸讨好的神色,端着一杯红酒,想靠近,又不敢靠近。 崔西斯家族的老帕恩。 “老帕恩。”徐阳逸笑着晃了晃酒杯:“怎么,看到我还躲什么?” 大厅中,侯爵听觉何等敏锐,顿时不少若隐若现地目光不动声色的扫了过来。 徐阳逸进入大厅,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没有任何人责怪,大灵术师太难出了,这是对方应该享受的威严。这,还是他第一次招呼其他人。 “x阁下……”老帕恩脸上,神色无比复杂,有受宠若惊,有如芒在背,还有难以言喻的忐忑。 就在几个月前,这个人还是从聚集点走出来,当他知道对方是大灵术师的时候,就差点跳了起来。 但是,谁能想到,这只是个开始。 参加圣战,过五关斩六将,一路斩获三甲,这比大灵术师还令他恐惧无数倍! 他当初就感觉徐阳逸很强,却根本没有想到,对方强到这个地步!以至于他每一次想起自己曾和对方动手,都是噩梦连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