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4章:庆祝会(二) - 最强妖孽

第554章:庆祝会(二)

他端着红酒走过来,深深鞠躬,无比恭敬:“感谢您还记得我。” “恩。”徐阳逸随意地点了点头:“过得怎么样?今天塔古勒家族一个人都没来,你已经投向柯文纳斯了?” “是的。”老帕恩还没说话,之前柯文纳斯家族的侯爵走了过来,亲昵地笑道:“十几天前,崔西斯家族全部投靠柯文纳斯,说是x先生您的意思,对吗?” 徐阳逸了然,这是对方带来对质了。崔西斯在塔古勒家族的族谱中也算靠上,而且掌管财政,他的叛逃对塔古勒家族来说,有些难以接受。同样,柯文纳斯也不相信。 这位侯爵毫不掩饰身上的灵压,半步大公,压得老帕恩苍老的身体再次躬低,身子都在微微颤抖,脸白如纸。 他害怕……徐阳逸说不。 那么……他必定会被斩杀现场!即便那位圣鞭恐怕都不会管!没看到对方面都没露么? 时间,在他印象中过得如此漫长。三秒,如同三年,就在他感觉身体里的水分仿佛都被汗液蒸发干了的时候,徐阳逸天籁一般的声音终于在耳边响起:“跟我来。” 徐阳逸走上了大厅正中,一只烫着波浪发的黑色人狼旁边,弹了个响指,顿时,那只正在弹钢琴的人狼安静了。 迅速地,现场所有人都安静了。 “各位,非常感谢大家的热情。”他微笑着鞠了一躬:“我初到欧美不到半年,能得到大家的认可,我非常开心。” 掌声响起,无论真诚与否。 他笑着压了压手没人觉得这不对:“在这里,我要介绍我来到欧美认识的第一位朋友。” “崔西斯家族的帕恩.崔西斯。” “当时,我们做了一个承诺。而现在,我准备兑现这个承诺。”他和明显呆住了的老帕恩握了握手:“从现在开始,崔西斯家族作为我欧美的代理人,各位有什么问题,可以去和崔西斯家族商谈。” 顿时,无数目光,烈焰一样射到了帕恩身上。而帕恩本人,手里的杯子“啪”的一声掉到了地上。 “怎么?不愿意?”徐阳逸笑着看着瞳孔都有些扩散的老帕恩。 “不……愿意!!我愿意!!”愣了三秒后,老帕恩这位侯爵修士,几乎是竭嘶底里地尖叫道,身体九十度的鞠躬:“非,非常感谢您的提点!!崔西斯家族愿意为x先生效忠!!” “这老不死!!”人群中,一位黑女巫家族的侯爵恨不得一脚踢死脸色发红如同圣诞老人的老帕恩:“怎么交了这么好的狗屎运!” “fuck!为什么不是我们伏地魔第一个遇到x?!” “一步登天啊……任何大灵术师都需要代理人,我们都以为柯文纳斯家族已经拿到手了……结果……他竟然给了自己第一位‘朋友?’” “呵呵……现在所有和x有关的交易,都得从他手里走。或许他捞不到一分实质的好处,不,他根本就不敢捞。但是,这种建立起来的人脉……啧啧,崔西斯家族么……不是x,谁听说过他们的名字?” 四周的声音,嫉妒中掺杂着蔑视,不屑。但是低着头的老帕恩完全无视了。 崔西斯……这个没落了几百年,不,从未辉煌过的名字,今天,迎来了他发展的天大契机! 他绝对不会贪墨一分,这是最愚蠢的举动!通过代理人,而和这些家族搞好关系,不需要资源,崔西斯百年内,只要x不死,必定有望走向一流家族! 就算因此,要和一些顶尖家族交恶,但是,和收益不成正比!而且,交不交恶,都看他们的手段! 更重要的是…… 他眼中闪过一抹炙热。 x阁下,可是有望进阶大公的! 他还不满百岁! “非常感谢……您的抬爱。”他声音都在颤抖了,行了一个无比恭敬的大礼:“崔西斯家族必定不负您所托。” 这条金大腿,抱上了,白痴才会撒手! 就在这时,徐阳逸点了点头,他知趣地退了下去,就在身旁家族的人递给他红酒的时候,他手都还抖得差点洒到西服上。 “在这里,还有第二件事。远比第一件事更重要。”徐阳逸收敛了笑容,将杂事丢给崔西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但是下面这件事,却是他经过深思熟虑的。 看到他的表情,全场都寂静了起来。徐阳逸轻轻抹了抹储物戒,一道青光倏然飞出。 “轰!!”紧接着,一股巨大的威压弥漫全场,现场所有人,包括他在内,都齐齐一矮身子。 “刷……”一道青色的光弧,铺天盖地一样从他面前冲出,其中蕴含威严,好似魔神降世,神灵苏醒! “这是?!”矮人侯爵猛地睁大眼睛,他第一反应是看看这到底是什么,然而,身体却根本不由自主地半跪于地,浑身都神经性地发颤。 “可怕……好可怕的东西!这是什么?!”另一位侯爵倒抽一口气半跪下来,突如其来的灵力仿佛巨手让人差点无法呼吸。他寒毛倒竖地颤声道:“灵宝么?不……比灵宝还更上一个等级!这,这简直就像魔神的血肉那样!” 伯爵更不用提了,所有伯爵跪伏余地,战战兢兢,汗出如浆,脸色苍白如纸。 “x先生!!”就在此刻,半空中忽然传来两声饱含怒意的责问:“你这是做什么!” “这是我梵蒂冈借用的东西,你怎能不经允许自动展示!”劳伦斯,和一位不知名的,同样穿着白色神职袍的老者,刹那之间就出现在半空,两股精粹无比的灵压立刻弥漫全场。硬生生减轻了那股灵压,顿时,大厅中响起一片如释重负的声音,伯爵一片片地瘫倒在地。 徐阳逸不动声色地扫了两人一眼,根本懒得废话:“这是那位前辈要求这么做的。” 刹那间,两位大公如同被捏上了脖子的鸭子,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那位不知名的大公,脖子都憋得通红。轻咳了一声,扯出一个无比尴尬的微笑:“那……你也应该通知我们一声的,毕竟,我们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变脸之快,堪称川剧。 徐阳逸心中冷笑,曾经有部古老的电视,有一句话很有意思:你用前朝的剑,来斩本朝的官? 他就是要用华夏的剑,来斩欧美的官。 什么?你说不是那位的意思?那你自己去问啊?你敢冒这个险吗? 看两位大公的态度,他就知道,必然是不敢的。 “是晚辈冒昧了。”他微笑着鞠了一躬,劳伦斯手中圣光一闪,圣光如潮从头顶洒下,所有人精神状态为止一振,这才纷纷站了起来。 每一道目光,都集中在徐阳逸面前,那一枚数米大小的鳞片上。 青色,尊贵的青,辉煌的青,不可一世的威严,在半空中荡漾出肉眼可见的灵潮。看到它,就能想到它的主人是何等模样,何等恐怖。 “容我为大家介绍一下。”劳伦斯压下心中的激动,沉声道:“这位,是梵蒂冈掌管机密的检察长,李森各大公。掌管教廷所有机密。除了教皇之外,他是知道‘真正的历史’最多的人。” 李森各优雅地鞠了一躬,随后沉声道:“x先生,为什么?” 徐阳逸神色如常地开口:“因为,她觉得梵蒂冈吃不下。同时,欧美没有任何一股势力能单独吃下。” 话不算恭敬,然而意外的,李森各和劳伦斯对视了一眼,却并没有反驳。 “除开欧美十大家族,所有家族退出圣约翰大教堂。”劳伦斯直起苍老的身子,不容置疑地开口道。 空气中飘荡的圣光,立刻在肃穆中带着一丝冰冷的杀意。所有家族,没有一个人敢多说一句话,刚才还笑语嫣然,音乐曼妙的会场,人员如潮,无声撤走。 十分钟后,房间内只剩下了不到三十人,就连十大家族的后辈,也全部被赶出圣约翰大教堂。留下来的,每一个都代表着欧美最顶尖的一股势力。 “劳伦斯冕下,李森各冕下,看来,你们当初就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徐阳逸率先开了头问道。 “有一些猜测。”劳伦斯沉声开口,双手合十,波澜不兴:“但是,具体是不是,还需要李森各先生来甄定一下。不过,现在看来,仿佛不用了。” “还是请x先生,先复述一下那位前辈的话吧。” 徐阳逸点了点头,心脏有些加速。 小青没有告诉他,这块鳞片要怎么处理。他更不可能拒绝之后的梵蒂冈租借,然而,小青的意思是:随他处理。 巴别之塔,是一定要去的,不过,梵蒂冈很有可能甩开他单干。他的号召力根本不可能和世界三大宗教之一相提并论。那么,要怎么才能让侯爵后期的自己主导这件事呢? 思索了一天,他决定了这个办法。有小青的名义镇场子,谁都不敢说个不字。 “这块鳞片,来源我就不说了。我只想说重点。”他目光如火扫过所有人:“它……记录着‘塔’的信息。我相信,梵蒂冈教廷能留下各位,大家的家族恐怕都有相关的‘历史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