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6章:传说的正文(一) - 最强妖孽

第556章:传说的正文(一)

“嗡嗡嗡……”一道道绝强的灵气环绕圣约翰大教堂。稳固传送法阵就耗去了一个小时,傍晚时分,十个传送法阵,完全凝实,十道颜色各异的光华,将辉煌的圣约翰大教堂染做一片流光溢彩。 一道道恐怖的灵压,形同实质地弥漫空间,欧美顶尖存在跨越千万里而来,只为了这份传说中的秘密,无一人推辞。 “哦呵?”一个威严的男子声音,天神一样出现在半空,带着一抹感慨:“本大公多少年没来过这里了。吝啬如梵蒂冈,今天居然开放了欧美的桥头堡----圣约翰大教堂的大门。噢……我都能感觉到这些彩绘玻璃上汹涌的屠魔法阵,梵蒂冈是准备借塔的名义,将我们一网打尽?” 随着他的开口,整个圣约翰大教堂都隆隆作响,不远处,不知道多少行人,惊愕地看着地面,随后尖叫着跑到空旷的地方。 “地震了!?”“mygod……幸好不是大地震。”“怎么突然地震了?地震局干什么吃的?”“为什么一点没有预报?纳税人的钱就这样被他们浪费吗?” 圣约翰大教堂,发出声音的传送阵仿佛地狱的深渊,令人压抑的灵气潮水一样涌出。徐阳逸闷哼了一声,大公灵压和侯爵有质的区别,他如同被压在五指山下一般难受。 劳伦斯不动声色地站在了他前面。不是对徐阳逸好,而是徐阳逸就算死,也不能死在圣约翰大教堂。 不只是他,梵蒂冈都担不起这个责任----在不明白那个恐怖的魔鬼和徐阳逸到底什么关系之前。就算猜到他有些话在假传圣旨,也只能当不知道。 一道人影,从那个漆黑的传送门中出现,随后,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恐怕只有一米五高,拄着一根镶金嵌玉的手杖,从黑色传送门中一步迈出。 “伏地魔,泰纳斯.安德隆斯……”劳伦斯掩下眼中一闪而过的厌恶,双手合十:“愿主的荣光永远庇佑你。” “收起你虚伪的一套吧,神棍。”泰纳斯毫不掩饰自己同等的厌恶,冷笑道:“最好祈祷今天我们的来到能有所斩获,否则,本大公不保证圣约翰大教堂能完好无损。” 就在此刻,一个火红的传送门中,冲天火光爆发,四周的空气刹那间化为赤红,仿佛身处地狱火焰之中。一道浑身燃烧着火焰,足足有两米多高的伟岸身影,神灵一样从中跨出。 徐阳逸目光一闪,这并不是人。 而是一个龙头的人,七窍中,烈焰升腾,好似地狱魔神。 不过,这人和之前的伏地魔一样,都是投影。和普通投影不同,这个投影起码具有真身七层威能。足以击杀任何大公之下的修士。 “格罗高木.天堂之吼。欢迎您的莅临。” 接下来半个小时内,一道道身影从传送门中走出,任何一人,走出去,在欧美都是众生膜拜。 十二位大公,一位侯爵后期。 十三张华贵的椅子,铺着柔软的北极熊毛皮,凭空出现,没有任何人说话,全都坐了下来,围绕着那一枚青色鳞片。 “我想,具体的情况,各位的后辈已经转达各位了。”劳伦斯坐在主位,双手交叉,淡淡道:“东西就在这里,李森各大公掌管的,所有梵蒂冈关于教皇国,通天塔的记录,一共一百二十一份卷宗,全部是路西法等级,现在,都在这里。” “我……” “等一下。”就在此刻,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他是谁?” 所有目光都看向了徐阳逸,声音毫无感情地继续说道:“从来没有大公坐着讨论,一个区区侯爵后期还稳稳坐在这里的道理。小辈……我不管你是谁。现在,立刻,从你座位上滚下来,做你该做的事。我可以不计较你的无礼,也不追究你身后家族的责任。” 徐阳逸没有开口,而是让内心镇定,貌似平静地看了对方一眼。 “这位是大灵术师x先生。这块鳞片也是他的东西。”劳伦斯想动,李森各却在下方不动声色地拉住了他的衣摆,微不可察地摇了摇头,笑道:“你有什么问题吗?黑女巫的分支,‘恐怖大公’斯科里斯.塞穆里奇?” “他的东西吗?”斯科里斯大公声音仿佛嗤笑了一声:“现在就不是了。” “轰!!”徐阳逸头顶,一只黑色骨头突兀出现,每一根指头都带着白色的冥火,大山一般朝着徐阳逸头顶抓去。 “你这是做什么!”劳伦斯猛地回头看向李森各,咬牙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背后有谁!是,现在谁都想拿到这个东西,有了它,就等于有了主导权……” “我当然知道他身后那个怪物。”李森各目光闪烁地打断了他的话:“但是,这是斯科里斯出的手,我们谁都没想到,不是吗?” “大灵术师珍贵,巴别之塔的主导权比他珍贵一亿倍。听着,劳伦斯,这是主的意志,这是圣经中的神话。如果x没骗我们,里面可能埋藏着众多古修的尸骸,遗宝,功法,秘闻。任何一样,都绝非大灵术师可以比较。他死了,我们最多顶上‘看护不力’的罪名。真正要死的是斯科里斯。” “轰!”就在黑色骨手落下的一刹那,停住了。斯科里斯戏谑的声音响起:“吓得尿裤子了吗?小仓鼠?” “本大公,再给你一次机会。听着,这不是你这样微渺的侯爵可以涉足的事情。将这个东西转让给本大公,说出你知道的一切。本大公可以考虑留你一条命。” “这场圆桌会议,就不应该有大公之下的身影。” 徐阳逸笑了笑,目光从所有人身上扫过。三位大公中期,五位大公初期,一位大公后期,一位虚位大公。 很不巧,虚位大公正是安东尼奥.黑鸦。 而出手的斯科里斯,大公初期。 他的目光扫过所有人的时候,安东尼奥不动声色地回了个眼神,徐阳逸微不可察地摇了摇头。 “你竟然还笑得出来?”斯科里斯看死人一样看向徐阳逸:“该说你胆大包天呢,还是无知无畏呢?” “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他推了推面前的咖啡杯:“给本大公斟满咖啡,跪下,好好地献上来。当着所有人转让不属于你,你也没资格获得的东西。本大公会宽恕你的无知以及无礼,说不定,你咖啡冲得不错,本大公还会从指缝里漏点残汤剩饭给你。” 徐阳逸站了起来,微笑着鞠了一躬:“斯科里斯冕下,初次见面……” “闭上你的嘴。”斯科里斯的投影,是一位秃顶,苍白,两边头发垂下披肩,骨瘦如柴的男子,嘲弄地看着徐阳逸:“本大公没有允许,谁给你发言的胆?你以为你是谁?” “也别想和本大公拉关系,你的资历,修为,根本没有和本大公说话的资格。本大公和你说了这么几句,已经是你的福音。” “斯科里斯先生。”李森各眉头一皱:“x先生可是圣白十字会的人。你是想和整个欧美为敌吗?” 徐阳逸深深看了李森各一眼,话语中的匕首已经刺破了他看似慈祥的外貌。 借刀杀人。 这不是劝阻,而是火上浇油。 斯科里斯仰天大笑,低下头来的时候,眼中的讥讽已经化为实质的杀意:“大灵术师的名头,对于别人行得通。对于本大公,就是一堆狗屎。修炼亡灵魔法,就等于已经隔绝了所有圣药的机会。本大公独来独往,需要害怕一堆狗屎?” 徐阳逸淡淡道:“你好像弄错了。” “我不是以大灵术师的身份站在这里。”他左手一片青光山药,豁然之间,现场所有大公,除了安东尼奥,都深吸了一口气。 大公之威! 一个侯爵后期竟然发出了大公之威! 正在眼观鼻,鼻观心,心如止水,满头金发的矮人惊讶地抬起头,嘴里的烟斗喷出漫天烟雾,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徐阳逸。 一位斗篷中的女子,第一次微微抬了抬头,斗篷下一片黑暗中,忽然两点红芒闪烁。 “而是,以能威胁大公的身份站在这里!!” “刷!!”一道无形剑光,扫荡全场! 侯爵感觉不到,伯爵更感觉不到,然而,现场所有人,所有大公,衣袂齐齐飞舞,就连整个大教堂,都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哀鸣。 圣剑! 降临! “好大的狗胆!!”斯科里斯愣了愣,随后怒发冲冠。 侯爵后期对着大公挥剑? 这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表面上是证明自己,实际是践踏他大公的威严! “很遗憾,你,被剥夺了‘生存’的权利。”斯科里斯左手轻轻一握:“亡灵法典。” “轰!” 天空中的骨手,猛然挥下,然而,就在此刻,青色剑光,巨大的骨手,齐齐崩溃。 “你们还有没有把其他人看在眼里。”沉默坐着的安东尼奥投影身上,一股超越现场所有人的虚位之力海啸一般涌起,苍白的头发随风飘荡:“如果你们不谈,就滚出去。” “否则……别怪本大公亲自动手……‘请’你们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