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7章:传说的正文(二) - 最强妖孽

第557章:传说的正文(二)

现场,一片安静。 如果说,安静中有什么不同。那就是所有人的目光,都深深看了一眼徐阳逸。 一个大灵术师,在这种情况下死去,是可以“被允许”的。 但是……一位能威胁到大公的大灵术师…… 这就要考虑值不值得了,没人愿意浪费珍贵的投影。尤其是在不一定能拿到那块鳞片的情况下。 “你还能用几次?”斯科里斯沉默了数秒,冷笑道:“那一招,你用不了多少次吧?” “你可以试试。”徐阳逸微笑着坐下。 这一次,再没有任何声息。 无声的认同。 “小子。”斯科里斯也坐下了了,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你很好……” “本大公,衷心祝愿你,能够活着去到教皇国。本大公还缺一具无头骑士,我看你非常适合。” 说完,他桀桀地大笑起来,如同夜枭。 徐阳逸貌似平静地坐下,安东尼奥的声音就在他脑海中响起:“你要的尸体,本大公带来了。另外,不要和这些老怪物对峙。斯科里斯……是最邪恶的死灵法师。在独特的场合,他几乎可以说是无敌的。就算本大公也不能战胜他。” “一百八十年前,他血祭了整整一个镇的凡人。梵蒂冈上一代圣鞭亲自出手,却陨落在了那里。消息直通圣光拱顶,圣座亲临,都还没有杀死他。而是在一百年后,借助一位凡人的身体重生。亡灵法师的秘法邪诡,狡诈,是这里面最凶险的大公之一。” 徐阳逸沉默,许久才道:“但是,有的事,不能不做。” “晚辈现在不出手,只要退了这一步,立刻,其他人就会像闻到血腥味的鲨鱼那样,不停围上来。晚辈必须出手,我知道,只要交手半小时,我必败。而且输得没有活路。但是,我也要他们知道,就算这半小时,我照样能重伤他们。” “没有这个忌惮,他们如果敢随意伸手,冕下,您认为我能活着找到巴别塔?李森各大公借刀杀人,劳伦斯冕下无动于衷,其他大公坐山观火。他们是在看啊……看晚辈是不是真的可以捏扁搓圆。毕竟……鳞片,是在晚辈手中。” 他抿了抿嘴,目光沉定:“刚才退一步,或许不会死。但是后果,比死还可怕。” “你想得清楚。”安东尼奥感慨了一声,点了点头:“不错,你刚才若退了一步,就算活着走出纽约,也不可能活着看到巴别之塔。谁掌握了鳞片,谁就是这次的主导者。他们绝不会允许一位侯爵后期作为主导者的。” “你不怕么?” “当然怕。”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舔了舔嘴唇:“那可是货真价实的大公投影,和这么多大公圆桌会议,晚辈岂止是怕,简直如履薄冰。” 他用眼睛扫了一眼自己的手,安东尼奥灵识扫了一眼,发现竟然在发抖。 “无法控制。”徐阳逸苦笑:“那一瞬间,我仿佛……看到了地狱。” “但,正因为如此,才不能不出手。”他深吸一口气:“另外,谢谢,感谢您的配合,否则,我不久就会露馅。” 安东尼奥的声音消失了。会场再次寂静。 “开始吧。”李森各站了起来,双手一挥,顿时,半空中一百多份羊皮卷闪耀,所有大公的眼神都炽热了一分。 “为表诚意,梵蒂冈方面首先拿出我们的历史原文。”他深深看着徐阳逸:“如果发现其中有什么疑点,还希望x先生立刻提出。” “他?”斯科里斯嗤笑道:“就凭他活的岁月?一只早上出生晚上死亡的蚊子?” “我保持我的看法,侯爵这样的货色,根本不配待在这里。” 不过,这一次没有人理他,所有人都沉吟着看向历史原文。根本没工夫再管其他。 所有羊皮卷宗,齐齐盘旋,形成一股纯白的风暴,数秒之后,金光四射,一份一米多长,半米宽的残破羊皮卷,出现在圣约翰大教堂上空。 上面有一行红色的文字,徐阳逸扫了一眼,记录的正是珍妮曾对他说过的,君士坦丁献土原文! 字迹不长,总共有十排。之后,一片空白。 没有人再开口,更没有一位大公还坐的下来,脚步轻轻一踏,已经出现在羊皮卷旁。 一双双炽热的眼睛,几乎是要把那些字吞进去。每个人的脸上,都没有太多表情,只是眼中闪烁着复杂的光芒,以及……背后死死绞在一起的手。 数十分钟后,所有大公再次回到了原位,每个人都陷入了沉思。 “也就是说……公元六百年的教皇国,其实是个幌子?真正的目的,是为了修建巴别之塔?”矮人披着华美的熊皮披风,带着各种名贵矿石打造戒指的手指,轻轻在桌子上敲击着:“他们为什么要那么做?以什么理由号召的所有人?甚至……还有华夏,印度的修炼者?” “不知道。”李森各摇了摇头:“我想,真正的答案,如果我们真的能找到巴别之塔,一切都解开了。” 矮人不动声色地看了李森各一眼,李森各目光如刀立刻扫了过去:“‘钢铁烘炉’塞恩.钢锤,你也是成名几百年的大公了。你对于梵蒂冈的信誉有质疑?“ “虽然我看不起你们这些神棍。但是不得不说,你们的信誉很不错。”斯科里斯搓着自己尖瘦的下巴,沉吟道:“那么,它倒塌了?如果没有,文献中一定会有记录。” “不可能,修炼者只能抹去凡人的五感。但是,塔是实物,真的是‘通天塔’的话,一旦倒塌,附近的国家都不可能存在。”一位中年妇女沉声道:“它一定……一定还存在的。我的人回报我,x先生说……它在‘虚与实之间,’这句话可信度怎么样?” 李森各凝重点头:“应该可信。” 现场,再次沉寂了下来。劳伦斯强压心头的不耐,站起来朗声道:“开始吧……各位。” “拿出你们的历史正文,让我们看看,这中间到底藏了什么?” 无声之中,斯科里斯率先咬开自己的手指,一滴鲜血在他指尖凝聚。随后……周围无数灵气,竟然旋涡一样涌入那枚血滴! “这是……”就在他动手的那一刻,其余九位大公,轰然起立。 震惊,疑惑,全都死死盯着斯科里斯的手指。就连安东尼奥这种千年老怪物都不例外。 “怎么?”斯科里斯身上不善的苍白色死灵之气缭绕全身:“想动手?” 所有人目光都动了动,强压心中的震惊,随后死死抿着嘴坐了下来。 “刷刷刷!”所有灵气围绕着血滴旋转,刹那之间,全部发出一声声诡异的呼喊,斯科里斯脸色竟然开始一点点地更加苍白,而对比的,那枚血滴越来越亮,仿佛悬挂指尖的红宝石,其中更有无数金色符录闪耀。 隔着这么远,徐阳逸都能感觉血液中恐怖的威能。这威能根本不属于对方,而是属于一种冥冥的,悠久的,恐怖的东西。 不是他感受过的任何威能,而是“道。”道理,世界的法理。就像人老了会死那样,无法违背。 而且…… 他目光不动声色地看过一位位大公,不知道为什么,每一个人的脸色都无比震惊。 “当……”一声轻响,血珠滴下,却在半空中化为一道道血红的灵气,飘入羊皮卷中。刹那之间,羊皮卷上红光大放。 “这是黑女巫家族的‘历史正文。’”斯科里斯满头冷汗,捂着胸口咬牙道:“它记录着一件事……公元四百年左右,黑女巫家族,运送了一万卷魔法卷轴,以及当代的大公二十七人,亲王八人,君王三人……前往教皇国……” 他埋头喘气,并没有看到,身边刚坐下的大公们,再次一个个站了起来。 “斯科里斯……”矮人有些呆滞地看着羊皮卷,颤声道:“你再说一次……你们黑女巫家族的历史正文……记载了什么?” 斯科里斯愕然抬头一看,羊皮卷上,红色光芒闪烁,一个个文字烙印出来。但是,就在刚出现第一排文字的时候,腾的,斯科里斯也站了起来。 “这是什么……”他震撼地看着羊皮纸上的字迹:“这……不是历史原文!” “这不是黑女巫家族的历史原文!” 他的目光陡然凶戾起来,立刻看向李森各:“梵蒂冈,我要一个解释!!” 但是,没人理他。 因为李森各和劳伦斯,全都呆住了。 上面,是一个名字。 一个至圣的名字! 一个他们无比熟悉的名字! st.bartholomew。 “圣……巴尔多禄茂?”劳伦斯和李森各刹那间就跪到了地上,难以置信地看着那个名字:“这……怎么会这样?” “这……是主的十二宗徒啊!!” “任何人,被冠上了圣字,笔墨不可书写,言语不可亵渎。怎么可能……在一个死灵法师的血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