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8章:传说的正文(三) - 最强妖孽

第558章:传说的正文(三)

所有人都呆住了。 “知道我们为什么震撼了吗?”矮人许久才回过神来,深深看着斯科里斯:“历史原文,特别是有关这些传说的原文。都是每一个家族的绝密。我们之间从不知道对方的历史原文是怎样的。怎么书写?什么内容?什么载体?” “没人知道,然而,你的历史原文就出现了这个?不不不……我要说的不是它……”矮人满头扎成辫子的金发飞扬,下一秒,咬破了自己的指尖,一滴红宝石一样的鲜血凝结:“我要说的是……矮人族的历史原文,也是这样的载体,这样的记录方式。” 他目光看向所有人,一字一句地说:“别装了各位。看刚才大家的表现,咱们十大家族……恐怕全都一样!都是藏在血脉之中!” 他还没有说完,劳伦斯的颤声已经打断了他:“你错了……真正可怕的不是这个……不是这个啊!!” “你看看周围!!”他浑身白袍飞扬,嘶哑开口:“这里……除开x先生,一共有十二个人!!” “这……代表了什么?!” “你们……谁敢想下去?” 死寂。 就算在座的全都是世界至尊的大公,此刻,也感到了无比震撼,以及迷雾重重。 十二宗徒,在座的十二大公,一切的一切,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没错……”塞壬家族的妇女,优雅地站了起来,脸色一片凝重,指尖同样凝聚出一滴鲜血:“塞壬家族……同样也是这种记录方式……以血为媒,刻印在血脉之中。” “半龙人家族同样。”那位魔神一样的半龙人伸出自己的手掌,掌心一滴鲜血折射着妖异的红芒。 “伏地魔家族一样。”“塔古勒家族一样。”“柯文纳斯家族一样。”“精灵族……也一样……” 所有声音全部响起,十滴血珠,晶莹剔透,红宝石一样闪耀在上空。劳伦斯抿了抿嘴唇,轻轻划破自己的手掌,声音都有些颤抖:“梵蒂冈……还是一样……” “主啊……这是您的旨意吗?如果不是巴别之塔线索再现,是否我们永远也无法得知,欧美所有顶尖家族,都是同一种传承法?难道……您是告诉子民,千年之前,我们都是十二宗徒的派别吗?” “别搞笑了。”塞恩.钢锤神色凝重地嗤笑了一声:“你是想说欧美十二宗徒都是我们的祖先?矮人族从来不需要这样的祖先。” “十二宗徒的后代可能成为本大公这样的?”斯科里斯冷笑道:“你是在侮辱十二宗徒,还是在侮辱我们?” “主的光辉普照众生。”劳伦斯浑身白色衣袍翻飞,冷哼:“你们要怎么解释现在的一幕?” 塞壬家族的女子走前两步,深吸了一口气,手中血珠飞出:“刚才只是斯科里斯的历史正文,那只是一个偶然,本大公绝不会相信如此荒唐的事情。” “刷……”她的血珠红光四射,刹那间化为一道道血红灵气依附到羊皮卷上,红光闪烁中,所有人都死死盯着羊皮卷。 紧接着,所有大公都咬了咬牙,十枚晶莹剔透,宝石一般的血滴,齐齐飞向羊皮卷。刹那之间,红光大盛。 “丝……”“难以置信……”“这……我简直无法相信!”“这就是我们历史正文的真面目?那么以前世代相传的又是什么?”“必须和梵蒂冈的历史原文配合才能显现?这……这真的不可思议。” 数分钟后,红芒停息,一行行文字,全部出现在了羊皮卷上。但是…… 没有一个是他们本应该有的历史原文! 所有历史原文,这些家族都看过。然而,此刻和他们记忆中的完全不同!不是文字,而是…… 名字! 圣伯多禄!圣安德肋!圣长雅各伯!圣若望之鹰!圣玛窦!斐理伯!圣小雅各伯!圣多默!圣西满!圣达陡! 再加上之前的圣巴尔多禄茂……赫然全部都是耶稣的十二门徒! 以圣之名。 “呵……”李森各手指都在发颤,天空中,羊皮卷上放出蒙蒙白光,仿佛圣主福音。他声音都有些飘忽了:“十二宗徒……真的是十二宗徒!主到底在暗示我们什么!” “不!”劳伦斯上前一步,沉声道:“少了一个人。” “主的十二宗徒中,唯一一个没有被冠以圣名的人……”他转过头,目光灼灼地看着李森各,一字一句地说:“出卖耶稣的犹达斯依斯加略。” “犹大。” 所有人目光都看了过去,李森各如梦初醒,随后难以置信地说:“这不可能,我将一切都奉献给了主,我绝对不可能是犹大的血脉,我……” “少说两句吧。李森各先生,我们都是老熟人了。”斯科里斯冷笑道:“是不是,划出你的血脉,奉献给你的主就是。” “不可能!我绝对不会是犹大血脉!”李森各额头上青筋凸起,作为虔诚的信徒,他绝对无法相信这个事实。 斯科里斯嘲弄地看了他一眼:“不是你……难道是那边那个区区侯爵?” “就他?”他毫不掩饰眼中的不屑,扫了一眼不动声色的徐阳逸:“他根本不是欧美人士,和这些圣洁高贵的血脉完全搭不上边。” “李森各。”劳伦斯握住他的手:“你的信仰,我很坚信。教皇也非常坚信。否则不可能任命你掌管所有历史正文。但是,这很可能不是血脉,而是主的暗喻。现在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 “是啊……”带着斗篷的女子毫无感情地说到:“一切以巴别之塔为重,本大公很想看看……当十二宗徒都聚集到一起之后,这份历史原文到底会有怎样的变化。” “不要犹豫了,李森各先生。现在不是谈论信仰的时候,我们千里迢迢来到这里,没空陪你磨蹭。”天空之吼冰冷开口。 李森各脸色连续变化数次,最终咬了咬牙:“好。” “不管这是什么,我的名字绝对不可能和犹大这样的叛徒扯上关系!我也从未感受过血脉里有历史正文!如果是我……本大公会立刻申请辞去梵蒂冈馆长的职务,并且进入……” “没人管你去哪里。”塞恩.钢锤磨牙道:“快……就差最后一个名字,别耽误时间!” 李森各不再开口,猛地划开自己的手掌,用力之猛,血溅三尺。 他没有开口,任凭手上的血溪流一样蔓延到地面上,眼睛都带着血红。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过去了。 没有任何变化! “不是我……”他浑身都颤抖起来,扬起头,声音嘶哑地对着天空喊道:“不是本大公!!” “本大公绝对不可能和犹大有关系!!主啊……你看到了吗!李森各永远是你最虔诚的信徒!!” “不是我……不是我!你们都看清楚!和本大公无关!!” 他张开双臂,任由血染湿他的白袍,笑声里充满喜悦和激动。但是,除了他,没人笑得出来。 “不是他?”天空之吼粗大的手指摸索着龙的下颌,他也感觉不可思议,现场十二位大公,十二门徒,完全正好。除了李森各,还有谁? 难道是…… 他想到了,所有人都想到了。李森各停住了笑容,目光如鹰地扫了过来。 一道道火焰一般炽热的目光盯到了徐阳逸身上,每一位都是大公投影,如此巨大的威压,让他呼吸都有些不畅。 “怎么?各位冕下认为是我?”徐阳逸站了起来,笑着鞠了一躬:“可能吗?” “可不可能,放干你的血就知道了。”斯科里斯冷冷笑道:“小子,你太嫩了,你见过的东西太少,眼界太狭窄,就像猪只知道自己的猪圈和食槽那样。愚不可及。” “君士坦丁献土,不是灵宝,胜似灵宝,要这种东西启动,只有完全符合一切条件。之前几百年,没有巴别之塔的消息,任何家族尝试了一切办法,都无法研究出历史原文真正的含义。更不会有这种机会,将梵蒂冈和十大家族的历史原文合在一起。而今天,它启动了。” “也就是说……在这里,现在,它凑齐了‘必要的条件,’十二宗徒,最后一个宗徒不是李森各先生,那……会是谁?”他嘴上挂着残忍的笑容站起,缓缓走来:“我也认为你不是犹大,你和对方根本没有半点相似,即便犹大这样卑劣的人,也曾经为圣。根本不是区区侯爵可以媲美,但是,这里只有你。” “斯科里斯冕下……”徐阳逸目光更冷:“你真以为吃定了我?” “试试?”斯科里斯夜枭一般的笑声响彻大厅:“一位大公七层的威能,如果还放不干你的血,本大公还有什么面目混在纽约?” “沙!”话音刚落,数不尽的苍白之火,从他七窍冒出,不祥,极端的不祥!带着令人浑身发寒的灵气,仿佛瞬间身处墓园。围绕着斯科里斯,让他仿佛亡灵的君王。 干瘦的手掌张开,骷髅一样的面容上,露出一抹嗜血的微笑:“唤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