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9章:传说的正文(四) - 最强妖孽

第559章:传说的正文(四)

“嗖嗖嗖!!”无穷的白色鬼火,带着尖锐的嘶鸣,直冲徐阳逸。所过之处,空间都冒出道道黑色裂缝,一片数十米高大的亡灵之潮,尖啸着吞没路上的一切! 然而,下一秒,亡灵之潮外,诡异地出现无数绿叶,亡灵之潮竟然肉眼可见地消弭。不到五秒,全数消失。只余空气中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死亡哭号。 “斯科里斯。”一个沉稳的声音响起:“你是不是太看不起本大公了。” 一股狂暴的灵压从所有人身后升起,那是虚位大公的灵压,超越现场所有人。 安东尼奥白发飞舞中,身后无穷灵气构成的树叶,花瓣盘旋,在他体外构成一个足足二十多米的灵气风暴。看似轻柔,实则狂猛。周围的地面,空气,都仿佛被无形巨手抓住,肉眼可见地扭曲。 “你是一定要保他?”斯科里斯深色也凝重起来,如果说之前的提醒,他还没意识到,现在,已经非常明显了。 x背后,竟然站着亲王之下最强的安东尼奥,大精灵王! 没有回答,回答的是安东尼奥伸出一根指头,直指他的眉心。 “如果是在古战场,本大公都不愿意招惹你。” “但是,在这里,你信不信,本大公两个小时之内,就要你飞灰湮灭。” 沉默,所有大公没有一个开口,而是冷漠地纷纷挪开了自己的位置。十几张座椅,失重一样漂浮在空中,上面坐着好整以暇,坐山观虎斗的各位大公。 “好。”斯科里斯收回了手:“说真的,没有几十万的墓葬,本大公见了您也是绕着走的。今天,我给你个面子。” “不过……让你的后辈,管好自己的臭嘴。”他深深扫了一眼徐阳逸:“大公不可辱,谁敢不敬,就得接受死亡的制裁。” “让他,学会恭敬。否则,本大公就折了他的腰。让他跪下来舔本大公的皮鞋。” 他舒了一口气,坐到了椅子上,再不看徐阳逸一眼。 谁都没有看到,徐阳逸握在身后的手,握的死白。 实力。 实力,还是实力! 实力不够,就算勉强参加了大公会议,对方也根本没把他放在眼中。 有的人会顾忌他那一剑,有的疯子则不会,在这样的疯子面前,他深深感觉到,现在的自己,还不够强。 “若本座到达大公那一日……”他目光微不可察地扫过悠闲品着咖啡的斯科里斯:“就是你陨落之时!” “圣座做不到的事情,本座来做!” “尽快吧。”安东尼奥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徐阳逸,挥了挥手道。 徐阳逸没有开口,更没有怒吼什么莫欺少年穷之类,有的话,自己记住就好。在这里再说这种话,无疑于找死。 安东尼奥已经救了他一次,履行了自己的诺言,他可不相信自己非要找死,安东尼奥会真的保自己。 “刷!”划开自己的手,温热的血被风吹冷,冷却心中蓬勃的杀意,让沸腾的思维彻底冷静下来。 所有目光都看到了他的手上。 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后,都没有任何反应。 李森各叹了口气,他也不相信徐阳逸能呈现出犹大的名字,毕竟,关系太远了。 “果然不是他。”劳伦斯也暗叹了一口气:“那么会是谁?” “外面的人?有可能,外面还有梵蒂冈的大批驻军。任何人都有可能,斯科里斯没说错,今日,必定是凑齐了什么‘必要的条件,’否则……咦?!”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不是徐阳逸的时候,他的手中,忽然升腾起一抹血红的光芒。 “这是……”安东尼奥目光一闪:“历史原文?!” 他的目光,难以置信地看向徐阳逸:“真的在他体内?!” “这怎么可能!他是东方修士!和西方没有一丝关系!难道说来纽约的几个月,就成为了西方人?并且还和犹大有关?” 所有人,愣了一瞬,随后,目光立刻炽热起来。 徐阳逸自己都出神地看着手。 太不可思议了……他都根本没想过,自己身体里竟然真的藏着历史原文! 劳伦斯最先反应过来:“快!将它覆盖到文献上!” 徐阳逸手一挥,顿时,一颗晶莹无比的血珠,和之前十一颗一模一样,从他手掌伤口中飞出,带着数不尽的金色符录,飞行途中,化为道道血光,冲向羊皮卷。 针落可闻。 “沙沙沙……”红光弥漫,数秒后,羊皮卷上终于出现了最后的名字! judasiskariot! 犹达斯依斯加略。也名……犹大! “快看!”就在大家还没有震惊结束的时候,塞恩忽然高呼起来:“看,看鳞片!” “刷刷刷……”名字刚刚出现,十二个圣名发出通天彻地的红芒,全部照耀到了鳞片之上!刹那间,鳞片上金色的纹路,仿佛水一样开始流动起来。重新组合,最后,变为了一副熟悉的地图。 世界地图! 而在这幅地图上,有十二个红点,其中,十一个暗淡。只有一个,散发着夺目的鲜红! “这是……”劳伦斯和李森各只看了一眼,立刻惊呼了一声:“圣城……耶路撒冷!” 房间里,只有心脏狂跳的声音。 秘密……在一层一层被揭开。从圣战,到圣器的解封,到历史正文的出现,层层推动,如今,他们仿佛终于掀开了面纱的一角! 无人说话,十几双震撼的眼睛,相互传达着不确定的眼神。许久之后,劳伦斯长叹了一声:“我明白了。” “从开始,历史正文就属于x先生。”他看向所有人:“这是……属肉和属灵的区别。” “什么是属肉和属灵?”带着斗篷的女子沉声问道。 “属灵?”李森各愣了愣,随后双目一闪,声音中带着激动的嘶哑:“没错……就是这个解释!” “我先问大家一个问题。”他转过头,目光灼灼看着众人:“你们……信不信主?” “我不是说,相不相信本教,而是说,你们相不相信主的存在?” 再次沉默,这恐怕是历史上大公圆桌会议沉默最多的一次。许久,塞恩才淡淡道:“虽然我很厌恶你们这些神棍。但是,欧美应该所有人都相信主的存在吧。” “欧美是天主教的地盘。天主教占据了世界上二分之一的土地,几十亿的信徒。我们修炼者,虽然不信教,但是在座的,好像谁都没有提出过反对耶稣的言论?”斗篷女子沉声道。 “这就是属灵。”劳伦斯一字一句地说:“所谓‘属灵’指的是一个人可以尊主为大,思想、言语、行为都不违反上帝的心意。一位基督徒应该是‘属灵’的,活出上帝的形象。各位至少没有反对主,那就是半属灵。” “相对的,就是属肉体,率性而为,向自我的罪性屈服。而所有十二宗徒中,只有一个人是属肉的。” “犹大。”斯科里斯感叹道。 李森各点了点头:“没错,他从一开始就投靠了恶魔,为了三十枚银币出卖主。但是……我们在座的人,都是半属灵。这个属肉的人,只有是从不相信主的人,这一点……” 他深深看向徐阳逸:“我很遗憾您不是主的信徒。不过没关系。信仰是不能强求的。而现在,只有您一个,是真正属肉体的人!” “我们可以逆推出历史原文启动的真正条件。十二宗徒,旧约中被称为十二宗派。签署这份君士坦丁献土文献的人,很可能是十二支派的后人。不知道为什么,血脉分化到了现在,成为如此繁杂。但是,它真正启动的条件,就是要十二支派相关的人----我猜测,或许不是支派直属,也必须和支派广义上相关。” “十二个人聚集起来,才是打开这份历史原文的真正条件。如果不是今天机缘巧合,我们永远也想不到,他需要的是广义上的‘属灵’和‘属肉体’的区别。” “那么它的意思是?”天空之吼搓着下巴,沉吟道。 “很简单。”劳伦斯和李森各对视了一眼:“我猜测,这十二个地方。就是埋藏着通往巴别之塔真正‘钥匙’的地方。十一个暗淡,你们看,全部都是在欧美。只有这里……” 他手指指向鳞片:“圣城耶路撒冷……世界三大教派之一,伊斯兰教的圣城!它是红色,我感觉,应该是代表‘特别危险’‘属灵者无法进入’的意思。” “也就是说……”斗篷女子仿佛扫了徐阳逸一眼:“这里,需要‘属肉体者’前去拿回来?” “而且,应该是唤醒历史原文的属肉体者。”劳伦斯补充道:“各位,这里可是世界三大宗教之一的圣城。堪比梵蒂冈,亲王坐镇,是必不可少的。耶路撒冷圣城从来都禁止非穆斯林前往。唯一能进入的,只有三种途径。” 他竖起三根指头:“一,凡人政府高官。” “二,维和部队。” “三,超越亲王者。” 徐阳逸沉默着,许久才道:“也就是说,我要单独前往圣城耶路撒冷,从三大宗教之一的穆斯林教里,从他们的亲王,大公眼皮子底下,装成维和部队,去找出不知道在哪里的钥匙碎片?” “各位冕下……你们真觉得我回得来?不会被亲王一巴掌打成粉?”

下一篇   第560章:十年之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