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浮生若梦(一) - 最强妖孽

第56章:浮生若梦(一)

然而,越往下游,他的心越沉。 无底线…… 这个莲花池,仿佛无底洞一样深!他竭尽所能,脖子上青筋都憋出来了,都看不到底! 碧绿的池水在周围波动,除了碧绿,还是碧绿,目所能及的十几米内,根本没有池底的痕迹。 “妈的!”钻出水面,休息十秒,他咬了咬牙,毫不犹豫地朝着莲花走去。 身体仍然痛的可怕,但是现在这些疼痛根本比不过内心的焦灼。 他不知道这里是哪里,搜索着记忆中的一切,却发现没有一个地方对的上号。这种如同海一样的莲花池必定是在淡水,但是哪个大湖有这么广阔的莲花池? 天空一碧如洗,无风无云,他甚至看不到远处的山,陆地。说是莲海丝毫不夸张。 内陆,不可能有如此大的莲花海。 他需要一片陆地。 有了陆地,就代表可能会有人,有了人,他才知道所处的地方。更重要的是…… 顺着陆地下去,他才能沿着水底前行! 就算翻遍这片莲花池,他也必须找出自己的立身之本来! 修士,一生只能有一部主修功法,这部功法的品级,直接决定了修士上升的空间。日后不是不可以更换,但是,更换主修功法不仅需要洗经伐髓,更需要无数的天才地宝!洗经伐髓之后还有二十年的修养期! 别说练气修士,筑基修士都担负不起这二十年! 他游向一株荷花,却发现,这里的莲花格外的大,花瓣展开大约有一米左右。下方的莲叶一两米的有之,有的更是长大到三四米。 在莲叶上休息了片刻,“扑通!”他再一次跳入水中。 如同刚才一样,仍然是一望无际的绿色,仍然是飘飘荡荡的莲花根茎。 但是,就在此刻,不知道是不是眼花,他仿佛看到,就在他下方,整片水潭动了一动! 他眯着眼睛看了过去,一丝青光扫过,那一刹那,他几乎以为自己看到了池底! 然而,只是仔细看了一秒,他的心脏都漏跳了好几拍,立刻捂住自己的嘴,憋着气用最轻的动作游了上去。 如同青蛙一样露出水面,甚至只引起了一圈微小的涟漪。他游到一片莲叶上,轻轻趴了上去,一动不动,目光闪烁,耳朵紧紧贴着莲叶,听着水下的一举一动。 那不是池底。 这片大的如同海一样的莲花海里,有东西…… 因为……他看清楚了,刚才那一丝青光,是…… 鳞片! 漫无边际的鳞片!青色的鳞片!根本看不到头的鳞片! 就在自己脚下,百来米深的地方,有一头大到让人恐惧的生物,正静悄悄地潜伏在下面!如同沉默的死神! 他现在,就等于走在那只生物的背上! “哗啦啦……”一阵长达十分钟的拨水声,从水下传来。因为太深,上面的莲花根本看不出动静,即使有,也是以为是风吹。如果不是趴在莲叶上仔细听,根本听不清晰! 徐阳逸用最小的幅度站了起来,美丽的莲花池,刹那间感觉到杀机四伏。 妖?他抿着嘴唇,脚底下像装了垫子一样跳到其他莲叶上。筑基老怪,百米妖体……刚才他惊鸿一瞥,绝对不止百米! 千米都有可能! 压下心头的急切,他用最轻柔的动作,跳跃在各片莲叶之间。现在,焦急无用。有水,有鱼,他不可能被饿死,没有灵气但是还有手脚。短期内只要自己小心,应该没有危险。 不知道走了过久,四周仍然是茫茫无际的莲叶海,但是,他却发现,在这里,他不会饿,更不会累! “大概走了八个小时……”他打坐在莲叶上,心中终于出现了一丝怀疑。 这里……是真实的世界吗? 八个小时,天色不变化,自己不累,不饿,这更像是灵识,而不是本身。 “走入幻境?” 这也有可能,他听说过,厉害的符箓阵法,让人根本感觉不出来。 但是……那只巨大的生物呢? 他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妖,如果是,又是什么境界? 符箓阵法再厉害,教授也说过,只能模拟自己能力之内的。否则不是筑基期也能困住金丹期?这不现实。 那只生物,他没有敢去感受对方的气息,但是他敢肯定,朱红雪都模拟不出来! 一片寒意掠上心头,紧接着,又是无比火热。 寒的是,如果这是真的,这个世界上,残存的秘密,那些从几千年前流传下来的秘密,也太过可怕,太过惊人。 在人类不知道的地方,或者江底,或者地底,永远有一双眼睛,长在漫无边际的身体上,看着地表的人类。 热的是,无论这个世界上藏着多少秘密,都在等着他! 只要他走出去,他就能真正参与到这些秘密中去,在一处处华夏对外号称“封闭”的绝密古迹中,寻找古修的遗址,探索自己的福缘。 “嘘……”他深呼吸了一口气,目光平静了下来。 一切的一切,都要等他出去再说。 不知疲倦地走着,他不知道走了多久,或许一天,或许三天,或许一个月…… 终于,在跳上一朵最高的莲花后,他发现了这片海洋中唯一不同的地方。 一朵巨大的莲花出现在视野中,大约有十米左右的直径,没有任何莲叶衬托,仿佛就这样漂浮在水上。 但是,那朵莲花的莲心上,竟然建有一栋残破的凉亭! 没有人可以交谈,更没有选择,深吸一口气,他二话不说立刻跳了上去。 所有的动作,都轻柔无比,他没有忘记,水底下,有些不可言说的东西。如同睡眠的死神,他绝不想吵醒对方。 “这是……”刚跳上去,他的目光亮了起来,因为……上面放着一只玉盒。 这只玉盒,太过熟悉,这就是焚天通玄秘法的玉盒! “嘘……”心中的巨石,终于落了地。 他伸手拿了过去,就在这时,他忽然发现,他的“身上”仿佛飘起无数金色柔光,似纱,似雾,如同他整个人是由这些金色柔光组成的那样! 下一秒,近在咫尺的玉盒“轰”的一声,碎成了无数碎片! 一卷锦书,出现在崩溃的玉盒之内,他知道,里面就记载着无数人渴望至极的焚天通玄秘法,通往金丹的一把钥匙。 不等他反应,那卷锦书“嗖”的一声,猛然往他头顶飞去。 “刷……”就在同一时刻,万里无云的天空中,一阵竹帛之声响起,万道金光垂下,一枚近乎无穷大的竹简,正在随着金光的浮动轻轻拨动! 不知其长,不知其宽,如同顶天立地! 竹简不是实质,而是仿佛灵气构成。此刻,正在天空中中波浪一般起伏。 无穷的金色,对比起这枚根本看不到尽头的竹简,此刻却仿佛最普通的黑,只是为了衬托那抹最耀眼的白。 徐阳逸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如果非要从他的字典中找出一个字眼,那就是神圣。 构建这枚竹简的金光,比其他的光芒“神圣”了太多!甚至让人从心底生出一种渺小之感。 这一刻,他仿佛站立于天庭之下,仰望天宫的凡人。 “刷!”那份锦书无风自展,一个个书上的墨字好似通灵一般飞舞,迅速飞上了那部无穷无尽的竹简!刹那之间,一道乳白色的光芒,在一片金色之中盛开!仿佛开天辟地之时那最初的一抹光。 紧接着,那枚竹简上,赫然出现了一排排文字。 排头:焚天通玄秘法。 但是,接下来的字,却不停地飞舞着,如同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操纵着它们“排版。” 有的是一句话,忽然从中间断开,随着金光灵龙一般的舞动,一粒粒金粉仿佛蝴蝶一般无声落上竹简,无声无息再多出了一句话。有的是一个字被剔除了出来,化为一片金粉,在半空中渐渐消散。 徐阳逸看着这一切,目光闪烁,没有说一句话。 “五十九……五十七……”他嘴里在轻轻念着一串数字,从六十到零,他仿佛充满了耐心,一直在重复这件事。 一直数了四十个六十,他霍然站了起来,沉声道:“这里,不是真实世界!” “之前我就在怀疑,内陆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莲花海。现在,我数了整整四十分钟,没有一个人出现!”他端坐在莲叶上:“如此大的阵势,全球修行卫星不可能没有捕捉到!七名人类金丹修士坐镇七方,无论是在哪个方位,半个小时之内必定到达!” “现在……却没有人……”他眯起眼睛:“我不会累,不会饿,这已经脱离了练气修士的法则。那么……” “谁拉我到这里来的?” “这里是传说中的秘境?或者是谁在操纵我的灵识?” “刷!”就在徐阳逸思维极速转动的时候,天空中那枚金光构成的巨大竹简,终于停止了动作。 竹简不知道有多长,有多少枚竹片构成,其中十余片上,赫然多了一列列金色小字! 第一片竹片,是单独的一行大字。徐阳逸清楚地记得,这里,本来是焚天通玄秘法的位置,但是……现在,不是了。 五个大字,浑身散发着璀璨的金芒,霸气无比地取代了焚天通玄秘法六个字,堂而皇之地居这片竹片之首! 万古丹经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