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7章:故人的讯息 - 最强妖孽

第567章:故人的讯息

四辆suv缓缓开在路上,一前一后。刺刀所有人都坐在上面。 “你说……这小子那一手怎么做到的?”第二辆车上,黑鹰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前方那辆车,叼着烟头哼道:“是不是进来之前,在隔壁埋了无声炸弹?” 身边的小玲子一边补妆,一边白了他一眼:“你脑袋装的浆糊不是?隔壁是空房间,里面有千里眼装的十几个监视器,从头到尾没人进去过。再说,无声炸弹?我们刺刀都没听说过,有这东西才邪门儿了。” “那是怎么弄出来的?”黑鹰额头顶在方向盘上,百思不得其解:“一个烟头,弹破一面墙?这他妈见鬼了吧?小说里的内家高手也不过如此吧?现实里咱们都算得上自由搏击的大宗师,内家高手又不是没见过,哪有这么夸张啊?” 小玲子耸了耸肩,想不通的就不想,这是她的原则。 “还化妆?看上别人了?”黑鹰没得到回答,相当不悦地说道。 “哎,别废话,老娘就这点爱好。平时一身血一身汗的,化化妆招你惹你了?认真开车,快撞上了。” 不只是他们,所有看到刚才那一幕的人,都议论着那不可思议的一幕。 最前方的车上,楚昭南一言不发地坐到了驾驶座,徐阳逸坐在副驾驶位。 一路无话,足足一个小时,徐阳逸掏出一根烟,丢给对方一根:“这么久没见,不说点什么?” “没什么好说的。”楚昭南淡淡回答:“你还活着,我很高兴。” “就这个?”徐阳逸似笑非笑地说:“你不问问?” 楚昭南没回答。 “但是我有。”徐阳逸转过头,直视对方的眼睛,眼中潜藏着风暴:“你的灵气呢?” 还是没有回答。 “告诉我,你灵气去哪了?” “是不是南州的所有人都和你一样?” 仍然没有回答,徐阳逸的灵识毫不掩饰地放出,穿透楚昭南的衣服,立刻看到对方丹田部位,有一个明显的伤口。 伤口周围,密布一道道符箓。对于他现在的境界,见识,他立刻认出了这是什么。 “吞噬经脉的符箓……”他眼中闪过一道寒芒,心中杀意沸腾:“一旦附着于人体,会渐渐堵塞大周天的经脉,三年内,将一个修士变成废人。并且不影响凡人的生活机能。这……是政府的惩罚?” 徐阳逸只感觉心中血气翻涌,死死握着拳头,这才压制下去那股立刻冲回南州的心情,死死盯着专心开车的楚昭南,一字一句地说:“谁做的?” “告诉我……到底是谁!” “告诉你又怎么样!”楚昭南仿佛终于火了,或者说,他收起往日的桀骜,装作沉着冷静的面具被徐阳逸毫不留情地撕下来,猛地一踩油门,车轰一声冲了出去。他看都没看方向盘,眼镜有点发红,死死咬着牙道:“我没怪你!当初是我自己决定要去的!你刨根问底干嘛!找抽是不是!” 刚说完,他猛地砸了一下喇叭,suv发出刺耳的喇叭声。 这才是他真正的面目。 徐阳逸直视他的眼睛:“但是,如果不是我,你们不会这样。” “不怪你。”楚昭南瞬间的发泄之后,拿起徐阳逸丢过来的烟点上,吞云吐雾地看着窗外:“谁都没想到结果。再来一次,听到这种机会,我也会去。” 沉默,数秒后,徐阳逸抓住他的手,楚昭南挣扎了一下,皱了皱眉头。但是,下一秒,他针扎了一样,就想收回,却被徐阳逸死死抓在手中。 灵气…… 极度强大的灵气! 是那种……对于炼气期,几乎可以毁天灭地的灵气! “告诉我。”徐阳逸再次重复,没有一点不耐烦,神色带着必杀之意:“有所担当,方为修士。” “这是我毕业之后学到的第一课。” “这个因果,因我而起,自然要因我而灭。” “是谁?” 楚昭南愣愣地看着徐阳逸。他万万没想到,几十年过去……徐阳逸竟然已经恐怖到这个境界! 他心中,忽然升起一种失落感。 当初,自己还能和他平起平坐,现在……对方却把他抛了这么远。 他想追赶对方,却从头到尾都只能看到对方的背影。这让他此刻五味杂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许久,他沙哑着声音道:“你在炫耀吗。” 头别过去,看着窗外,眼圈有些微微发红。 烟太呛了……他狠狠抽了一口。 “你知道我不是。”徐阳逸放开他的手,不知道多少次说道:“告诉我他的名字,谁做的,无论是谁,我回到华夏的那一天,必取他首级。” 沉默,过了一分钟,楚昭南才调整好心情,转过头来,声音中带着极度的愤恨:“南宫。” “南宫家?”徐阳逸脸色平静,声音却如同寒冰:“什么境界?” “半步……金丹……”楚昭南仰天叹了口气:“南宫明钧,南宫家二长老。听说……你杀了南宫家的六少主。” 丹霞宫么? 徐阳逸不动声色地回忆着往事,也就是说……逃跑的雀五,犬六,终于被找到了? 那么……你已经死了。 有仇报仇,以直报怨,这没什么。但是……你错在不该把对本座的怨恨,发泄到本座相关的人身上! “其他人呢?” “苦役。”楚昭南头放到喇叭上,suv刺耳的声音一路狂响,他却不管不顾,这几十年,他太累了,又要保住自己,还要保住其他人,他懂的……他都懂。有所担当,方为修士。朱红雪那一战,不仅仅是徐阳逸明白,他也明白了。 但是……太难了,有的话,他没说出来,徐阳逸根本不知道,自从他走后,古松真人开始还庇护有加,但是……这件事太大了,政府,修行界双重压力,古松真人只能选择闭关。然后,就是南宫世家接手了这件事。 他缓缓说着过往,声音带着痛苦和炙热的杀意,却无比清晰。 “古松真人闭关之后,南宫世家将所有参与者封印灵气,送入秦岭……一个刚开采的矿洞……”烟灰飘落他满身,他却根本不在乎,哑声道:“他说……等五十年……如果你没回来,就全部判处永久监禁……除了我……我爷爷已经很早就去世了,你一走五六十年……谁还记得一个过气的国家部长?” 他终于抬起了头,自嘲地笑道:“你以为我想像现在这么看起来平静,我也想快意恩仇,但是,不行,只有我一个人被放了出来。这还是看在我爷爷过去的面子上,其他人,全都在秦岭深处……我只能逼着自己平静,等待机会……” “真的,面对一个几千年传承的世家……个人的力量……太渺小了……” 徐阳逸拍了拍他的肩膀,沉声道:“对不起。” “没什么对不起,修士不争,和蛆虫何异?”楚昭南摇了摇头:“当年的机会,真的太过完美,谁也没想到,是别有用心。我们没人怪你。” “他们都还好?” “不好,赵家的几位长老,老祖,全都去世了。”楚昭南苦笑:“这么大的年纪……封住灵气,几乎走都走不动,天天生活在南宫世家的鞭子下,吃都吃不饱……五六年后,就被虐待去世了……” 徐阳逸感觉到灵识中传来一股极其悲伤的意识,那是赵子七。他化作灵体躲在自己的脑海中,就算听到这个消息,也没暴露自己。 “对不起。”徐阳逸在灵识中说道。 “不……不关你的事。”赵子七的声音顿了顿才传来:“他说得对,当年……没有对错,如果有,就是错在我们太弱小了……” 徐阳逸点了点头:“不过,我保证,我会把一切都拿回来!” “欠我的……杀了我的人……南宫世家……等本座回到华夏之日,就是你们灭族之时!” 这句话,他说了出来。但是楚昭南却摇头道:“没这么简单。” “徐哥,你觉得南宫世家为什么能得到秦岭的矿脉?他们的势力分布在苏杭一带,怎么可能进入华夏中心腹地?” 他深深看着对方:“因为……南宫家的族长……就在这件事后三年,晋级成功,成为华夏第十位金丹。而云鹤真人,魃真人,地裁真人,寿元已至,已经……陨落了……” 徐阳逸抬了抬眉,略略失神。 这一句话,他真的感觉到一丝白云苍狗的意思。 当年,自己从渔阳市出来……一步一步,走到今天,那些看起来高高在上的真人们……终于……也化作流星了么? “灭日,煌道,柳倾城,南宫无咎,在这五十年内纷纷晋级金丹,现在,华夏还是有十位金丹真人。奇怪的是……半步元婴的天载真人仍然没有寿元将尽的预兆。” 原来是局势大变了啊……徐阳逸感慨地点了点头,难怪,难怪南宫无咎敢这么大胆,动古松真人庇护的人。 “我的……经纪人呢?”他也点了根烟,看着窗外飞速倒退的景色,出神地问道。 “不知道。”楚昭南深深抽了口:“我用过很多方法找它的踪迹,最后只知道,它被南宫世家带走了,是唯一没有判在秦岭做苦役的人。” 他笑了笑:“哦,不,狗。” 徐阳逸点头,不再问了。 楚昭南看不到,他放在一侧的拳头,已经握得死白。 很好……南宫世家……你们真的给本座送了一分大礼! 等“本座”成为“本真人”的时候,我会让你们一点点地……全部吐出来! 南宫无咎? 等着吧…… 本座,距离金丹期,已经不远了……到时候,金丹初期对金丹初期,本座倒要看看,我能不能把你斩杀当场!

上一篇   第566章:震慑

下一篇   第569章:看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