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9章:看门人 - 最强妖孽

第569章:看门人

两人再没有多说什么。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不知道过了多久,徐阳逸才说道:“你们是什么任务?危险吗?” “还好。”楚昭南回答:“习惯了。虽然我没有灵力,但是还有许多不需要灵力的符箓这些,对我本人来说毫无危险。” 徐阳逸想了想,拿出一个瓶子丢了过去:“收好。” “人没死,应该都能救回来。” 楚昭南接过,打开看了一眼,倒抽了一口气:“丹药?” 他忽然想起数十年前,震惊修行界的一件事,倏然转头看向徐阳逸:“是你?” 徐阳逸点了点头:“是我。” “我身上没有其他你能用的东西,只有这个。” 楚昭南沉默了片刻:“谢谢。” 再次无话,又过了几个小时,天地交接之处,忽然出现了一片华丽的蓝芒。 它,就像笼罩世界的薄纱。就算隔着这么远,徐阳逸看去,也能感觉到其中恐怖的威能。 蓝色光芒从天空中笼罩而下,凡人根本看不到,一颗颗红宝石一样的星辰倒悬其中,光芒组成半圆形。光罩之内,一圈圈繁复无比的符箓不停旋转,每一颗,只要看一眼,就算他现在的境界,都感觉肌肤生痛。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在蓝芒上空,一本残破的经书,正在其中旋转不停,一道道威严无方的灵光从上面倾泻而出。让人根本生不出一丝亵渎之感。 “这是……”徐阳逸目光如火,深吸了一口气:“护国大阵……” “嗡……”仿佛回应了他的声音,天地之间,蓝芒交汇,竟然从中隐隐约约看到一位圣洁无比的女性身影。 身披白纱,写意行走。行走之间,法阵之中似乎有星辰幻灭重生,让人感觉抬腿就好似走在天边,根本无法匹敌。 “真主么?”徐阳逸的脸色已经无比凝重,万万没想到,这座圣城居然有护国大阵! 就在这一瞬间,他的灵识猛然缩了缩。 他感觉到了…… 刚才因为自己心中震撼,灵识并没有收回,立刻……整整八道恐怖无比的灵气,好似史前巨兽一般,顺着他的灵气倒灌过来。 八位大公! “沙……”他立刻屏蔽自己的灵识,只用眼睛去观察。地平线上,那个朦胧,巍峨,却伟岸的身影上,似乎有八双眼睛同时睁开。 他们好似石雕,长年累月,风吹日晒地端坐于耶路撒冷的城墙。用他们洞察万物的眼睛,观察着来往的一切。他毫不怀疑,一旦有任何疑点,绝对会引来山崩海啸般的一击! “一位大公,我还可以脱身。八位大公……竟然只是‘看门,’不愧是圣城……” 他没有看到,就在同时,相聚几百公里之外。一位绑着白色缠头,带无沿圆帽,赤脚,白袍的老者,缓缓睁开了眼睛。 他很苍老,脸上布满老年斑,然而目光却如同鹰隼一般锐利。白色的胡须及胸,盘坐在虚空,身后的夜色,都因为他的呼吸而朦胧。 “阿拉衣。”虚空中,一个雄浑的男声传来:“你感觉到了?” 老者没有回答,目光直视徐阳逸来的方向:“艾木哲德……是虚位大公。” 沉默,数秒后,雄浑男声笑道:“我在他身上感受不到真主的气息,是异教徒。” “不过是一个区区虚位的异教徒而已。”阿拉衣闭上了双眼:“真主从不相信异端的和平,既然他要来,那么……要么皈依,要么……就匍匐在真主的战刀下吧。” “是从我这里来的,本大公会解决。” “切忌,耶路撒冷决不允许任何异端玷污。”说完这句话,雄浑男声消失。 四周,再次恢复死寂。 又是几个小时过去,距离耶路撒冷,已经越来越近,徐阳逸完全可以感受到,这座三教圣城中蕴含的恐怖而磅礴的力量。 那是信仰之力。 开始,被蓝芒遮盖,现在,已经能看到耶路撒冷的轮廓。整座城市,一道道白色光芒飘飘悠悠从每一个人身上升起,融入上空的经书之中。它根本不像城市,而是一座巨大的信仰火炬。 八个伟岸的身影,盘坐耶路撒冷八方,一道道恐怖的灵识无时无刻从地面扫过。八位大公组成的天罗地网,让一切妄图进入耶路撒冷的异端逃无可逃。 徐阳逸没有开口,他手指上,已经戴上了一枚戒指,非常古老,没有任何特别。然而,只有他能看到,戒指上一圈黑色的光芒包裹全身,任何从他们车上扫过的灵识,居然全部避开了他。 塞壬家族秘宝:海妖的面纱。 除非君主,亲王都无法窥破海妖面纱下隐藏的秘密。 车外,道路两旁,一位位虔诚的伊斯兰教徒,如同秋后的小麦,仿佛受到了神的感召,齐齐匍匐在地,口中吟哦,满面泪水与虔诚,沿途数十米,上百米,全部是朝圣的圣徒。即便他不信教,此刻,也无法不为这种壮观的宗教景象折服。 越来越近了……耶路撒冷外观已经列列在目,终于,在城门口,所有车都停了下来。 但……就在此刻,徐阳逸目光一缩,背上的汗毛都倒竖起来! 就在他们上方,虚空盘坐的一个身影,动了。 他微微站了起来,随后,身形轻轻一晃,消失在空中。 大公中期! 四个字,如同血红的危险信号,拼命地在徐阳逸脑海中尖叫。然而,他压住了心中的退缩感。和其他人一样,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绝不能退! 一旦离开,就再也没有进入的可能。被大公记住了灵气,就等于被耶路撒冷永远挂上了必杀令。 “你……”刚下车,黑鹰看了看他的脸色:“有事?” 徐阳逸摇了摇头,神色如常地走向安检口。 耶路撒冷禁止私藏武器。 所有带着的武器,都必须在门口被收缴,查验。即便是维和部队,特种部队也一样。 他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眼四周,各个国籍的车,全部停在了这里。耶路撒冷的执法人员,警卫,正用探测器从头到尾扫描每一个人。 探测器在他身上没有感受到任何东西,警务人员转了喊了句阿拉伯话,随着一阵“卡卡卡”的声响,面前那道他一碰就碎的护栏,终于缓缓抬起。 然而,就在这时,他的心中,猛然升起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就好像一只恐怖的狮子进入了羊群! 不……还要更可怕! 是一头霸王龙,进入了水牛的领地! “大公!”他的心脏,瞬间加速,轻轻咬着自己的舌头,肾上腺分泌到极点:“这是……大公亲临!” “他……下来了!刚才那个消失的人影!果然……之前被他察觉到了!” “咚咚咚……”心跳声响彻于耳畔,犹如擂鼓。他看起来却更加平静,现在,惊慌是加速失败,他能感觉到,那道恐怖的大公灵压,已经笼罩这个入口。 天空中,无形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头顶。 “走啊!”黑鹰从后面走上来,拍了拍他的肩,但手还没有落下,徐阳逸的手闪电一样握住了他的手腕,力道之大,差点把他的手捏碎。 “我艹!”黑鹰怒目而视,瞪了他半天,却不敢动手,冷哼一声,甩开他的手往前。 没人看到徐阳逸手心中满是汗水。 “糟糕!”他心中,暗骂了一声。刚才忽然爆发的大公灵压,他根本没注意黑鹰就在身侧,条件反射下,差点捏碎了黑鹰的腕骨。 就是这一丝……这一丝现场唯一一个突兀的反应,他已经感觉……那股刀子一般锐利的灵压,死死锁定了他! 镇定……镇定…… 他脸上更加平静,装作不经意地扫了一圈,心,已经冰凉。 目光所及,半空中,一位白袍老者,凌波微步,不徐不疾地朝他走来。 双手合十,面带一丝微笑,白袍在夜风中翻涌不停。随着每一步踏出,头顶上上百米的天幕,轻轻震颤,一个玄奥的符文随着对方步步生莲,带起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波纹,好似行走在天空的神灵。 苍老昏黄的目光,却比月光更皎洁,所过之处,夜云都为之退避。 徐阳逸的目光,尽量自然地从凌空而来的老者身上掠过,仿佛在找人一般,又带着一种特种兵的谨慎,环顾现场。 阿拉衣目光深邃了一分。 那道不弱的虚位大公灵力消失了…… 没有来? 他不这么认为。 耶路撒冷三年一开,此刻忽然出现的虚位大公,他绝对不认为有什么偶然。圣城……无论犹太教,还是基督教,无时无刻都在运营着抢回去。 “刚才,他吓了一跳,显然是感觉到了什么。以至于……这位看起来是特种兵的华夏人,竟然没有察觉到有人过来?这不是一个特种兵该有的警觉性。” 他径直走向徐阳逸面前,凡人根本看不到他,就这么直直站在他面前,淡淡道:“你暴露了……异端。” “咚咚咚……” 心跳如鼓。 一位大公,如果在这里出手,只要缠住他,亲王瞬息便至!有护国大阵的地方有亲王的几率高达99%! 徐阳逸没有开口,仍然是皱着眉,仿佛考虑着什么事,居然径直朝着阿拉衣走去。 阿拉衣目光深沉,灵识笼罩徐阳逸全身。手已经放下,一个老人,却如渊如岳,仿佛铜墙铁壁。 他在看…… 对方的脚,只要因为人的本能有一丝迟疑。 对方的眼,只要因为人的视觉有一点徘徊。 对方的身体,只要因为修士的规则有一毫畏惧。 确定。 杀无赦! 耶路撒冷,从来不缺乏异教徒的鲜血。 它们,染满圣城城墙。

下一篇   第570章: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