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2章:双鱼座(一) - 最强妖孽

第572章:双鱼座(一)

“前辈……”黑鹰掩盖住震惊说道:“您,您……可以动用灵力?” 徐阳逸没有开口。 他胸口,挂着一串其貌不扬的项链。 秘宝:阿鲁多夫的祝福! 亲王级法宝! 效果:阿鲁多夫.星锤。矮人族五百年最负盛名的炼金术大宗师。亲王级别。陨落之时最后一件杰作。一寸大小的表面上,密布五万符文,自成结界。结界方圆五十米,其中修士,可以隔绝任何阵法。并且,能在至关重要之时,形成“绝对防御,”除非亲王级,根本无法打破阿鲁多夫的临终祝福。 全身的十件亲王级法宝,其一:海妖的面纱,完美隐匿。其二,阿鲁多夫的祝福,绝对防御。 本来,五十米内,徐阳逸可以肆意调动灵力,亲王以下不可察觉。但是,现在,这个结界的范围,只有五米。 “是护国大阵的威力么?”他不动声色地看了看天空:“不过,也好,阿鲁多夫的祝福结界,范围越小,隔绝能力越强。如果精简到一米范围,是否亲王都难以察觉?” “前辈,我们现在……” “继续走。去圣安东尼。”徐阳逸收回目光,声音如冰:“找一个僻静的地方。” “会不会被发现目的地?” 徐阳逸冷笑一声:“本座没空和他们磨下去,想死,我就给他们一个了断。” 黑鹰闭了嘴,他听出来了,这位特使,是真正动怒了。 一路走来,著名的景观列列在目。耶稣遇难,安葬,和复活的圣墓教堂外,无数基督徒虔诚跪拜。圆顶清真寺外,数不清的穆斯林接受阿訇的祝福。哭墙,苦路,雅法门,圣殿山,圣母安眠堂,最后晚餐厅,马可楼,阿克萨清真寺……让人充分感受到三教圣城的魅力。 只不过……这里从未听说过有“圣安东尼修道院。” 缓缓走了数个小时,按捺住心中的急切,两人终于停在一座破败的建筑之前。 “就是这里了。”黑鹰低声道:“附近相当偏僻,这座教堂只剩残骸,屋顶都没有。这边位于山脚,来往行人不多。” 徐阳逸点了点头,悄然绕过那些残砖断瓦,这座圣安东尼修道院,已经残破得不成样子,残骸大约占地二十米,他粗略扫了一眼,根本看不出这里有什么。 埋在地下? 他沉吟着走到拐弯处,就在进入阴影的一瞬间,他猛地回过头。 不见了…… 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的黑鹰,竟然就在拐弯的一瞬间不见了! “有趣。”他愣了半秒,随后淡淡道:“滚出来。” 没有回答。 “黑鹰是华夏最顶尖的特种兵,现在谁都不能使用灵气,你竟然还能让他不知不觉的消失。还有点意思。”他目光平静地扫过周围:“给你三秒钟的时间,否则……” 他微微一笑:“我不保证你能活下去。” “好大的口气。”隔着一个拐角,一个冷清的女声传了出来,充满了不屑:“你是华夏国的人?” 徐阳逸微笑点头。 “我知道那个国家。”女声嗤笑了一声:“看不清自己的真面目,从来都以为自己还活在几千年前,妄自尊大,实际上外强中干。丢掉了自己的传统,对外国卑躬屈膝。华夏人跪舔外国人已经不是新闻,这种耻辱,你们却甘之若饴。你们卑劣的历史,就是逃,逃,逃。灭,灭,灭。唐代之后,从来没有再站起来过的----东,亚,病,夫。” “也只有你们支那的修士,才以为自己在世界上可以一手遮天。简直狂妄地可笑。说你们是坐井观天,都侮辱了井。” 徐阳逸保持着一丝微笑,淡淡道:“我也知道你是谁了。” “派遣遣唐使,在华夏偷师学艺,带着耻辱的心情忍辱偷生,无一日不想着欺师灭祖,妄图站在世界中心却一直没有站上去。在华夏修行界下苟延残喘的……”他勾了勾嘴角:“东洋鬼子。” “放肆!!!” “刷刷刷!”数道黑影凌空而来,徐阳逸伸手一抓,三枚手里剑被捞到手中。他抬了抬眉:“你的华夏语说的不错,自以为高人一等,又为何还要学我们说话。东施效颦,不觉得难受么?” “比如我,就从不会也不屑学日语。” “你狂妄!!” 女声尖锐起来,这一次,一道寒光骤然闪起,竟然在空中z字形波折三段,化为蓝白色的游龙。 “秘の剣……”一个黑色的身影,声音因为过度的愤怒,从而带着些许尖锐:“燕は戻ります!” “啪!”下一秒,刀刃被抓在了徐阳逸手中。 四周,仿佛忽然寂静了。 四只眼睛,目光对视在一起。属于徐阳逸的,平静,自然,带着一丝漫不经心,还夹杂着些许轻蔑。 属于女子的,惊恐,震撼,带着浓浓的难以置信! 秘剑.燕返。 柳生新阴流绝学之一! 女子非常清楚自己的实力,她不是特种兵,但是,修士的肉体何其坚韧!再加上一招半式的炼体神通,一个排最精锐的特种兵一起上,都不可能是她的对手! 尤其,她还是练气大圆满,在日本已经是极为不错的境界。万万没想到,双方都不能用灵气的情况下,这一招秘剑竟然被对方空手入白刃! “原来是个忍者。”徐阳逸看着面前的女子,一身黑色紧身套装,蒙住半张脸,短发:“口口声声看不起,你偷学华夏古代暗卫的东西,不是用的很得心应手吗?” 话应刚落,女子一脚朝着他下颚踢来,劲道之猛,竟然带起了嗖嗖风声!同时,脚尖上“噌”一声弹出一截雪亮的刀刃,直刺徐阳逸喉咙。 这一腿踢出,空气中骤然画出一道雪白的灵气痕迹。 “这是……”女子目光一闪,心中大喜。 灵气! 不知道为什么,距离这个男子近了,天空中那股恐怖的隔阂似乎再不存在。身体本能之下,灵气自然用出。 她双目一寒,身体诡异地陀螺一样扭动,居然脱离地球引力,在半空中飞速旋转,形成一道黑色的龙卷。 “莲华!!” 你死定了! 女子心中,大喜过望,筑基期根本不可能进入这里的。除了自己家主,没人会冒这个险。这里……只有越弱,才越不会引起伊斯兰教那些大人物的注意。她断定这个男子不会超过筑基! “啪!”想法还没结束,一个响亮的耳光,落在了她的脸上。一阵她根本没想过的,排山倒海一样的巨力涌来,昏过去之前,她最后一个想法,这真的是练气修士? 是不是自己弄错了?太先入为主了? “扑通……”女子跌落在地,抽筋都没抽筋,就再无意识。这还是徐阳逸手下留情,否则,她头颅都得被扇飞。 不知道过了多久,女子轻轻嘤咛了一声,坐了起来。 脑袋一阵阵胀痛,仿佛被一只万斤巨锤打中,脸上也痛的厉害,肉眼都能看到,左半边脸肿得可怕。 “你醒了。”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声音,她吓得浑身一抖,嘶哑开口:“是谁!” 话应刚落,一只手里剑已经飞了出去。 没有丝毫入肉的声响。 “啪!”又是一个反手的耳光,女子整个头都冒金星,怎么会……自己是伊贺流忍者顶尖的人物,以一介女流之身走到这里,怎么可能简简单单两巴掌,自己一身忍术毫无作用? “火遁……” 还没来得及结印,她立刻感觉,身后,一股恐怖无比的灵力,远超他的主人,魔鬼一样升腾起来。 “滴答……”生理性的汗水,滴在地面上,她的牙关禁不住“得得”发抖。身体都颤抖起来。 这……这是筑基前辈! 而且绝对不是普通的筑基,是筑基已经走到最后几步,无限逼近金丹的老怪物! “不……不会的……”她抖得筛糠一样,喃喃自语:“这种怪物……就算华夏都不到百名……这是金丹种子,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来到这里!以身犯险?!” “你好像不怎么长记性。”身后的声音淡淡道:“转过来。” 她死死咬着嘴唇转过头去,只看到对方手里轻轻把手里剑捏成一个铁球,看死人一样看着她:“在本座面前,还有你动手的资格?” “晚辈……见过前辈。”森严的修士规则,她无比屈辱地五体投地,拼命磕头:“前辈!晚辈不知前辈驾临!晚辈该死!该死!” 徐阳逸淡淡看着对方唱作俱佳的表演,数秒后才笑道:“你是不是觉得很奇怪?” “本座动用了不属于伊斯兰教的灵力,为什么还没人过来?” 女子动作微微一顿,她就是这么想的! 自己就算死,也要借刀杀人!把这个讯息告诉主人,还有筑基……还有筑基修士在这里! 而且……这个筑基修士,主人绝不是他的对手!对方是那种逼近金丹的老怪物! “何……何等的惶恐……”女子死死咬着牙,声音却透露出一种哀求:“兰子不敢……” “别废话。”徐阳逸目光中带着杀意看着对方:“说出你的目的,本座可以给你个体面的死法。” 以直报怨,对自己动手,她不可能活下去。 “是……”兰子吞了口唾沫:“晚辈……晚辈属于日本柳生家……”